<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已深。

    房间中明灯如昼,满室生光,一盏盏明灯有若星辰。

    这是用的夜明珠,堪称奢侈到了极点,只是比起方元手上的那一团光芒来,又立即相形见绌,宛若鱼目与珍珠的区别。

    “龙珠龙珠这个世界上,恐怕的确有着真龙蛟龙什么的,必然也不会少!”

    这个世界太大了,方元此时所居的大陆,不过是偏僻一角,穷乡僻壤一般的所在。

    因为偏僻,天地元气浓度又低,这才没有多少势力看得上,俨然成了一个小小的遗忘之地。

    但真正的世界中心,比如大乾帝国那里,就彻底不一样了。

    方元注视着手上的明珠。

    一股幽蓝色的光华,在珠子周围不断绽放,洋洋洒洒,令人目眩神迷。

    “这不仅是蛟龙一身龙元的精华,更寄居了一道神念,如同玉简一般!”

    方元微微闭目,强大的神念一下破入蛟龙珠中。

    “吼吼!”

    在珠子之内,一片混沌,突然有着龙影浮现,蛇身鱼尾、头顶独角、腹生四爪、每爪三趾,正是一条标准的青蛟!

    它见到方元神念,顿时大怒,咆哮一声,张牙舞爪地扑来。

    “哼!区区一点蛟龙之气,也敢作祟?”

    方元神念轰鸣着,宛若雷霆碾过。

    噗!

    数道巨大的闪电凭空出现,劈在蛟龙身上。

    那青蛟惨叫一声,顿时土崩瓦解,化为点点青紫之气逸散开来。

    “现!”

    方元神念继续探寻,排开混沌,一排金色的字迹顿时浮现出来。

    ‘吾名聂狂,大乾中州人士,以百毒炼金身横行于世,后辈小子得之,必扬我威名,令世人知晓,吾道不绝’

    金色的字迹密密麻麻,一开始,却是一段自述。

    “聂狂?”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元睁开眼睛,将手上的蛟珠收好:“这百毒炼金身,真的有着如此威能?”

    这蛟龙珠子里面的传承,乃是一套武学秘法。

    只不过令方元失望的是,并不如乾坤巨灵功等大乾武道一般,讲究通脉,然后铸就圣体。

    这个聂狂巅峰时期,也不过一普通武宗,还未开脉。

    但他手上,却有着一位通元灵士的血债!

    正因为如此,才逼得他不得不远走高飞,来到这个穷乡僻壤隐居避祸。

    “一名普通武宗,能杀了通元灵士?”

    这给方元的感觉,就是蚂蚁咬死了大象!

    “当然,若是这百毒炼金身,真的如同他所说那样,倒还真有一点可能!”

    按照聂狂所言,他乃是一个武道小门派出身,有着自身的传承,他这一脉的祖先,当年突破武宗,却由于功法缺陷,无法晋升通脉,一直郁郁寡欢,后来立下重誓,必要自己创造出一套不逊色通脉的功法来。

    这位祖师武功不行,于医术毒功方面,倒是颇有所长,耗尽一辈子心血,终于摸索出百毒炼金身的雏形。

    此功法说白了,便是以各种剧毒之物,淬炼武者肉身,激发潜能,由此不断提升肉身之力,境界没有提升,力量却不逊色于通脉武宗,说白了,就是专门强健肉身的功法。

    虽然所用毒物十分珍惜,但的确可行,按这聂狂所言,他虽然未曾通脉,但肉身之力极端强横,巅峰时期足足有着七元之力,并且周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连通元灵士的灵术都奈何不得!

    这实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杨家的乾坤巨灵功,只不过能增加一元之力,在大乾就已经算是十分不错的功法,这百毒炼金身,竟然能增加六元之力?”

    方元摸了摸下巴:“的确相当不错,只是”

    如此功法,若没有缺陷,那在大乾恐怕早就大行其道了,又怎么会落魄到连门人都庇护不了?

    他只是看了眼后面的药方,心里就有了推测。

    “玉骨幽冥花?天香焚骨草?”

    这一个个毒物的名字,方元连听都没听过。

    倒是其中一味辅药,他勉强认识九节玉菖蒲,乃是地品的灵植!

    “消耗太大,与产出根本不成正比!”

    方元摇摇头,看出了这门功法的不足来。

    哪怕它再强横霸道,需要的资源实在太恐怖了,培养一个聂狂出来的所需,完全足以拉扯出几名通元灵士,还外带几个通脉武宗!

    并且,通脉武者哪怕身躯不如这百毒金身,但通脉大成,凝聚圣体之后,对肉身同样是极大的增幅,威能恐怕还要超出金身几分。

    这么一比较下来,那些宗门还培养习练这种功法的弟子,才是傻子一般的举动。

    “观此人说话行事,皆是霸道狂嚣,不似正道,八成是个邪派散修通过坑蒙拐骗,强取豪夺,为自己争取来的晋升资源”

    仅仅凭着功法,方元就将这聂狂的来历猜得七七八八。

    “若是在这里,要凑齐药物,完成一炼都是困难!”

    方元摸了摸下巴:“不过对我来说倒是还有几分可能!”

    此功法没有通脉部分,完全就是肉身的修炼,对普通武宗而言,根本没有多大用处。

    但方元自身有着种植术异能,倒还没有彻底绝望。

    因为是以硬功突破的武宗,他当然知晓这种强大肉身的好处。

    “这百毒炼金身,分为一炼、十炼、百炼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需要的天材地宝与绝毒之物都是成倍提升一炼之后,肉身便可增长一元之力,并且有着百毒不侵之能,聂狂乃是十炼境界,肉身坚逾钢铁,能硬抗通元灵术,又暴增五元之力!”

    “至于百炼境界,只是这编纂者的推演,哪怕聂狂的祖师,都未曾达到不是学不会,而是消耗太大了,根本无法满足!”

    “不过,聂狂也说了,经过他们师门几代人的摸索与补全,这秘法的理论绝对完美无缺,只要消耗跟得上,哪怕是千炼、万炼都未必没有可能!”

    方元咬了咬牙齿,蓦然下定决心。

    “十炼、百炼我根本不指望,但即将前往大乾,能多一分自保之力,也是好的,就先将这份秘法修成,再上路吧!”

    对于他而言,能得到这百毒炼金身,同样是意外之喜。

    方元此时作为这片地域的太上皇,无论需要什么,都有的是人力物力为其所用。

    当他到幽国国都,略微放出消息之后,几乎整个大陆都忙碌了起来。

    各种常见、不常见的毒物,来源产地天南地北,甚至还有草原上的供奉,都被源源不绝地送至王宫。

    “一炼境界,乃是此功法最为容易的阶段!”

    宫殿之内,一层绿色的烟雾萦绕,如龙如蛇,又在边缘处被几道灵纹阻挡。

    方元盯着眼前的几个大鼎,里面的药液沸腾,散发出一股清香的味道,很容易令人沉迷。

    但实际上,这些都是毒!剧毒!

    什么雪山大蜘蛛、青竹五步蛇、三眼孔雀胆、以及追魂夺命蝎

    还有天残花、地腐草、醉人兰

    各种知名的、不知名的毒物,先经过几次提取,然后汇聚到这药鼎当中继续纯粹,普通人沾之立毙!哪怕武宗,说不定都会被毒死!

    “并且,所需要的药材与毒物还不算太过珍惜,能找到替代品”

    方元本身也是名医,修炼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咕噜!咕噜!

    一个时辰之后,药香渐渐收敛,方元熄灭火焰,就见到丹炉中的药汁已经浓缩,变成一块块黑色的药膏。

    他点点头,脸上露出喜色,毫不犹豫地上前,将毒膏涂抹在身上。

    “呜”

    毒物接触皮肤,一种剧痛、麻痒的感觉顿时蔓延开来,渐渐深入骨髓,仿佛有着千万只蚂蚁在攀爬、撕咬一般。

    之前已经尝试过几次,此时的方元却是眉头一皱,强行忍住,默运心法,开始吸纳毒性,刺激自身潜力。

    这百毒炼金身的做法,便是如此简单粗暴,又蕴含至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此功法的一炼大药,最重要的一味,正好便是毒蛟珠!”

    片刻之后,药性渐渐被吸纳,方元的皮肤上也泛起一丝古铜般的色泽。

    他站起身,感觉体力又增长了一分,不由满意地点头,又来到偏殿。

    此殿堂纯以大理石筑造,中间挖了一个大坑,里面都是煮沸的药水。

    在池子中心,那颗蛟龙珠起伏不定,散发出一丝丝幽蓝之意。

    “这才是传承,既有着功法,也有着配合修炼的宝物!可惜只有一炼!”

    方元丝毫不惧滚沸的开水,脱去衣物,直接跳入水池当中。

    哗啦!

    剧毒的水液席卷,带着滚烫的温度,简直如同将人千刀万剐一般。

    “爽!”

    方元牙关紧咬,周身元力涌动,开始冲刺某个关卡。

    砰!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间似乎传来一声龙吟,水池中的那枚蛟龙珠一下炸开,化为丝丝缕缕的粉末,不断没入方元体内。

    “吼吼!”

    方元鼻腔颤动,发出龙吟一般的声响,蓦然一跃而起,来到池边,看着自己的双手,脸上带着一丝喜色:“一炼境界,终于成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