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莫非是天意!”

    在方元面前,三张各有残缺的藏宝图重合在一起,顿时变得完美无缺,上面的线条活灵活现,勾勒出一片区域,中心一个红点,竟然只有在集齐三副残图之后才会出现,外人纵然临摹了都是无用,必须要真本。

    “第一份残图,乃是韩寿送上门来的,第二份残图,为烈阳郡五鬼门中抢来,血杀子处获得……而这第三张藏宝图,竟然就在血魔身上……”

    方元揉了揉眉心,仔细思索起来。

    “等一等……第三份藏宝图,根据五鬼门打探,乃是伴随着那位高人的第三徒,去了外国……而这血魔,恰恰也是闲散灵士,周游四海……莫非,此人便是那第三徒的传人?”

    他眼睛一亮:“若真是如此,很多事情都解释得通了!”

    从血魔功上看,血魔与血杀子必然有着干系,而血魔若是那高人的传人,肯定也知晓藏宝图的秘密,血杀子与五鬼门主的结识,就未必是偶然,八成是受到血魔的指使,虚与委蛇,要打探另外两份的下落。

    甚至,后来血杀子私吞藏宝图的举动,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虽然都是猜测,但方元觉得,事情真相,大致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我最近似乎与宝藏有缘,刚刚得了陆仁迦的秘府,马上又有一个更大的等着我……”

    方元仔细看了下地形图。

    这上面的山峦水脉有些陌生,不过没关系,只要将夏国与附近诸国的地图找来比对,他就有信心按图索骥,找到藏宝所在。

    “这宝藏非同小可,从那位高人的做法来看,说不定继承还有些风险,倒不是急于一时!”

    方元跃上红眼白鸟:“先将刘衍之宴赴掉再说……只是……”

    他看向周围,脸上不由带了一丝迷书包网www.bookbao2.com与尴尬:“这里到底是何处?”

    ……

    就在方元追得太远,以至于都出了夏阳府地界,不得不往回赶路的时候。

    夏阳府城。

    此时的府城形貌早已大变,虽然经历过一番兵火,城墙却大体保留下来,只是原本的旗帜已经变成了幽山府兵的军旗,街上行人稀少,纵有也是疾步匆匆,偶尔抬头,望着那黑色的幽山府旗帜、以及趾高气昂的府兵们,眼底藏着一丝恨意。

    城主府之内却是一片热闹。

    自刘衍展露无匹的武力以来,夏阳府之内的世家宗门无比战栗,纷纷前来请降。

    不仅如此,刘衍更号召治下武宗灵士汇聚一堂,大有整合武力,一统夏国的架势,城主府内日夜饮宴,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而一件件珍惜至极的灵物,特别是火行之属,也被刮地三尺的府兵们搜出,源源不绝地送往城主府中。

    “烈火烹油,当真好一番旺运!”

    城主府外,之前与谢灵韵密议的老道看着上方虚空,眸子中似有着琉璃之色闪过。

    他转首,又望向谢灵韵:“王女可准备好了?”

    谢灵韵咬了咬嘴唇,看着竟然有几分无奈:“连道长都说此人正在旺运,我们又为何要与其硬拼?”

    这玄生老道,不仅修为高深,为灵士境界,更是有着种种异能,之前谢灵韵已经吃过这老道几次亏,这时自然不敢怠慢。

    “非也非也!”

    玄生道人摇头晃脑:“这刘衍虽然运道旺盛,却是有如火堆,唯有依靠源源不断的焚木,才有着这点辉煌,只是他气血两亏,寿元无多,又能有多少原料好砍伐?之前击败两位府主,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次我们再设下此局,他必然有死无生的。”

    谢灵韵面露踌躇之色,没有说话。

    “呵呵……莫非王女想要看着此人从容统一两府,逼降清泉,再大肆进入王都,逼迫王室让位么?”

    老道见此,嘴角带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我自然不愿,只是你等条件,太过苛刻……两家结为姻亲,割一郡两郡,或可商量,但幽山府足有六郡,乃吾国三成国土……祖宗披荆斩棘,百战余生,才留下这点基业,后世子孙不孝,又怎可轻易弃之?”

    谢灵韵缓缓道。

    “自从夏哀王之后,三府主并立,这些国土,不过名义上归王室所有罢了……”

    玄生老道一摆手:“并且……王女与国君在王都之时都答允下来,更签订了国书,难道此时还想反悔?”

    “自然不是!”

    谢灵韵眼眸如电,逼视玄生:“灵韵只是想提醒道长,还望武国能遵守国约,否则我夏国虽弱,却并非无人!”

    “这个自然!”

    玄生老道脸上泛起点红晕:“等到王女下嫁我们大王之后,夏国武国便是一家,夏国国君乃是我国岳丈,岂有不帮之理?等到灭了刘衍之后,夏国不但得一强援,还可光明正大地将夏阳、清泉二府收归己有,这是可喜可贺之事啊!”

    “但愿如此吧!”

    谢灵韵深吸口气:“我已将本国武宗带来,城主府内的内应也会助你,不知玄生道长准备如何动手?”

    “刘衍已经接触通元瓶颈,拿普通陷阱对付他不过笑话,唯有以势压人,临之以堂堂正正之军,辅以奇兵,方是正道!”

    玄生一笑:“为了今日,我武国国师已经星夜赶来,还有血魔与老道压阵,再加上这位武宗与城主府的内应,刘衍必然死无葬身之地的。”

    “武国国师?”

    谢灵韵一听到这名号,眼中顿时流露出忌惮不已的目光来。

    “哈哈……若不是他老人家静极思动,愿意出手,老道一身筋骨,又能打几斤钉,敢来招惹刘衍呢?现在王女相信我们的诚意了吧?”

    玄生老道哈哈大笑,突然从怀中取出一节礼炮,抛上半空炸响。

    嗡嗡!

    刺耳的声音当中,一道强大至极的气息骤然浮现,桀骜狂嚣,一人脚踏青叶灵器,横飞而来,声音如闷雷一般碾过全城:“老夫武无道,刘衍何在?”

    “武国国师?”

    一只追风隼自城主府中飞出,刘衍与木离道人一前一后,神情皆是肃穆无比。

    特别是刘衍。

    只是一眼,他就可以肯定面前这人,一身灵术修为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都是聚元境巅峰,被困在瓶颈的存在。

    “武国与夏国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国师为何来此?”

    刘衍赤眉如火,大声问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武无道头戴束金冠,面容粗犷,有若刀削斧凿一般,身后大氅随风猎猎飘扬,周身气息沉若渊海,更加类似武者大宗师,却是实打实的灵士。

    “受人之托?”

    刘衍眉毛一下竖起,几乎要燃烧起来:“王都那群贱人!早知道如此,当初老夫拼着修为大损,也要先奇袭王都,灭了夏国王室!”

    “此时说这些,已经太晚了,请!”

    武无道一摆手。

    “请!”

    刘衍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对木离道人传音:“你先下去,与三名都统一起,维持住府兵,谨防有人偷袭!”

    “属下遵命!”

    木离道人一拜,脸上却诡秘的光芒一闪,右手探出,正中刘衍背心。

    “嗯……你……”

    这一下变生肘腋,纵然刘衍都是反应不及,被结结实实地一掌打中,脸色一红,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好胆子!”

    他咬着牙,周身火焰一下大盛,下方的追风隼遭了池鱼之灾,立即变成一团空中的火球。

    “府主恕罪,老朽如此,实在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木离道人早在得手之际便轻轻一跃,来到飞叶法器之上,在武无道身后说着:“老夫原本就是夏国王室之人,之前与府主交往,尽数都是骗你!”

    “哈哈,做得好!”

    地面隐蔽处,玄生看到这一幕,立即眉飞色舞:“想不到王女竟然能招揽一位灵士,还安插至刘衍身边,此等心计智谋,老夫可真是自愧不如。”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动手吧,我可不想幽山府还有什么再起的机会!”

    谢灵韵吐字如冰,既然已经动手,便要蛇打七寸,斩草除根!

    “甚好!有着我们安插的暗子,还有王女的大义名分,在这夏阳府中,大事立即可成!”

    玄生老道发出信号,没有多久,整个夏阳府城便开始骚乱起来。

    “府主大人!”

    看到刘衍被暗算,牛顶天几个都统目眦欲裂,疾冲上前,来到追风隼坠落之处。

    轰!

    一道气劲涌起,将追风隼的残尸撕扯得七零八落,刘衍的身影缓缓走出:“我无事!”

    他嘴角鲜血淋漓,当中更有点点绿芒,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

    “刘府主,你也不必以追风隼激我……”

    上空,木离道人神色淡漠:“你先催发秘法,伤了本源,老道又在高阶灵物中种下手段,此时你不仅重伤,更是中了剧毒,一身灵力又能发挥多少?”

    “木离道人,你敢如此?”

    牛顶天气得哇哇大叫。

    “两军交战,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武无道大笑一声:“莫非你到现在还不懂这点?”

    “哈哈……好!”

    刘衍虽然气息微弱,此时双眼却是炯炯有神,外放精光:“今日一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