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幽山府城。

    半月时光倏忽过去,由于没有了战乱隐忧,在外逃难的居民陆续回归,增添了不少人气。

    城主府,某间富丽堂皇的客房之内,方元盘膝坐在榻上,双目微闭,已然入了自己的梦境。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眼睛睁开,带着一丝回味的表情:“这梦师之道……果然奇妙无穷!”

    到了梦师阶段,已经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梦境,纵然还未到泰定的心灵境界,但只要自己不受到什么重大的心神打击,导致道心崩溃,在自己的梦境中,就是绝对的主宰!

    就在刚才,他又到了幼时的那个世界中遨游了一番,顺带还去到梦中,将以前愉悦的经历,重新体会了一遍。

    其中滋味,实在是复杂难言。

    “那个世界……太真实了……”

    并且,对于那个梦中世界,方元也渐渐有了更多猜测。

    “或许……它真的存在,而我真的去过那里,甚至,那里是我的故乡也未可知,只不过赶上了过气的‘穿越’,两个不同世界的灵魂开始融合,不分你我,幼时之梦,就是渐渐在觉醒记忆?”

    他默默思索着,又望了一眼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方元

    精:10

    气:10

    神:6

    职业:梦师入梦

    修为:梦师第一层凝聚梦元力、武宗

    技能:鹰爪铁布衫十三层???、迷魂术、迷踪步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四级”

    一次入梦,便是一场修行,看到神元又有增长,方元非常之满意。

    “我此时的神元,恐怕还要在刘衍之上……有些树大招风了……”

    他此时也有些察觉,自己在覆灭陆仁迦一役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委实有些惊世骇俗。

    外界有着大敌之时,盟友自然越强越好,但到了和平时期,却容易引来忌惮。

    正因为有着此种顾忌,他才故意低调,蛰伏起来,表露自己对于权势的无意,避免猜忌。

    反正以他目前的实力,也没有几个敢冒然挑衅他,外加侵吞他应得那份的,如此做反而有利于他维持一个与世无争的高人形象,就如同那木离道人一样。

    果然,对于方元如此,刘衍十分满意,更殷勤款待,一留就是如此长时候。

    “方大师在否?”

    正思索着,外面,木离道人的声音传来,令方元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

    这城主府中,一应用度都是顶尖,只是还有一个木离道人,三天两头找着各种名义拜访,与他交流灵禽心得,对铁翎黑鹰更是表露出极大的兴趣,有着不惜代价交换的意思,委实令他有些不耐烦。

    若不是看在对方在饲养灵鸟之上的确有着两把刷子,对于木行灵术也十分精熟,让自己学到不少东西,恐怕早就翻脸了。

    “原来是木离道长!”

    此时伸手不打笑脸人,方元迎接出去,含笑问着:“莫非又想与在下交流灵禽心得?”

    “非也!今日却是有着正事!”

    木离道人脸色肃穆:“前线传来消息,项子龙都统领兵,已经将最后一支流窜的叛军剿灭,整个幽山府,彻底平定了!”

    “这是大好事啊!”

    方元颌首道,却是没有多少惊讶。

    叛军的首脑高层、元力境强者都被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余下只不过是秋后蚂蚱的苟延残喘,这早在意料之中。

    “不错,这次刘大哥召集我们过去,八成是要论功行赏了!”

    木离道人呵呵笑着:“此役方大师你劳苦功高,出力最大,哪怕要一个郡作为赏赐,府主也必会答允下来的……”

    “这个……却是不必了,我孤家寡人,闲云野鹤,也没有多少熟人需要照顾……”

    方元摇摇头,又看出了这木离道人的一个缺点。

    政治上太蠢!或者说,天真!

    ‘这次的叛乱,就是前车之鉴,刘衍又怎么还会容忍大权旁落,地方诸侯割据?更何况……此时归灵宗、化骨门、黄昆门被夷灭,三郡毒瘤一扫而空,烈阳郡的五鬼门更是风流云散,其它两郡又早就在刘衍掌控下,不挟此余威,建立集权,还等什么?那刘衍,八成有着废弃宗派,改立郡守的心思。’

    ‘我此时若出面讨要,的确能得一郡,但日后恐怕就要被视为眼中钉了!还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当然,此种集权与分权的博弈,必然连绵持久,方元根本无意顶在前面,反而准备稳坐钓鱼台,静观事态发展。

    至不济,已经吞下去的青叶城,反正是不可能吐出来了。

    ……

    “见过府主!”

    在厅堂之内,方元与木离道人拱手为礼。

    不得不说,权力是男人最好的补药,此时的刘衍大权在握,满面红光,可谓意气风发。

    “哈哈!两位来得正好!”

    刘衍大手一挥,两名府兵顿时上前,将一副幽山府地图打开,铺在地上。

    “此次能够诛灭陆仁迦那厮,多亏二位相助,方兄弟更是居功至伟,这幽山府,我当与你们分之!”

    他颇为豪气地道:“两位看上何处,尽管圈来,本府无有不允!”

    咕噜!

    木离道人喉结滚动,看着一个偌大的幽山府摆在面前,任凭划分,不由有些眼睛发直。

    好在他也知道自己能耐,最多就有些辅助之功,战力不行,更没有旁边的方元功劳大,顿时默不作声,看着方元。

    “呵呵……此役,在下不过略出绵薄之力罢了,不敢居功!并且,在下闲云野鹤惯了,无意开宗立派……”

    方元摆了摆手:“若府主大人厚爱,还请将陆仁迦的丹师典籍赐我,外加指点灵士之途,还有帮助搜刮一批灵物种子,那便感激不尽了!”

    “如此太薄!太薄了!怎比得上你的高功?”

    刘衍连连摇头。

    但神元过人的方元,却是捕捉到了他眼里隐藏得极好的一丝喜色,心里暗暗摇头,面上却诚恳无比:“府主大人请听我一言,之前陆仁迦为祸,险些将整个幽山府都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实乃地方分权太过,宗派世家坐大难制之故,此时万万不可再重蹈覆辙!”

    “嗯……方兄弟所言,一针见血啊……”

    刘衍喜上眉梢:“本府有意废宗置守,命幽山府兵进驻各郡,以郡守管辖,两位觉得如何?”

    到了此时,他才算是图穷匕见。

    “大善!”

    方元心里翻了个白眼,却还是点头道。

    “这……似乎不错!”

    木离道人眼珠一转,似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

    “哈哈……好!”

    刘衍大笑,状极欢快:“木离道长,木元观附近方圆百里,老夫直接划拨给你,作为你的观产,可代代传承,不纳赋税!”

    “至于方兄弟,你之所求,我都允了,但还是太轻!”

    刘衍起身,踱走几步:“清河郡第一任郡守,可由你举荐,并且,那里还有归灵宗的十亩灵田,也一并归属你所有!如何?”

    “多谢府主大人成全!”

    方元当即道谢。

    “呵呵……本府还有一个小礼物,等到方兄弟回房之后,就会明白的!”

    刘衍笑呵呵地道,神情中仿佛带着一丝戏谑。

    “嗯?”

    方元有些一头雾水,告辞出来之后,回到自己房间,顿时知道方才刘衍话语的涵义,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躺在榻上的灵音,很是无语:“这是怎么回事?”

    “启禀大人!”

    旁边一名管家笑得眉不见眼的:“我家府主大人说了,这既然是您的俘虏,如何处置,自然也是您来决定!”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方元顿时无语,挥手将管家打发走,看着面容苍白,有些我见犹怜的灵音,有些苦笑:“还真是将一个麻烦丢给我了啊!”

    平心而论,自己杀了对方师父,斩草除根才是正常。

    刘衍将她交给自己,恐怕真的有着借刀杀人的心思。

    ‘这位幽山府主……可以共患难,但不能共富贵啊……’

    方元闭上眼睛,回想着初见之时,与现在判若两人的刘衍,默默下了一个结论。

    “人之欲壑乃是无穷的,当时的刘衍,只以击败陆仁迦的叛乱为第一要务,是以礼贤下士,但现在,内患尽去,立即就想收权,等到一统幽山府之后,是不是又该将目光转向其它两府,乃至夏国王室了呢?”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等到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就立即离开吧!”

    回想着方才所见的一幕幕,方元顿时下定决心。

    这时再上前,打量着灵音,就发现此女只是昏迷,倒没有多少损伤,只是花容有些憔悴。

    “杀了?”

    方元摸了摸下巴,摇摇头:“倒是不急,并且……陆仁迦身死之后,此女应当还知道很多秘密,刘衍或许问不出来,但我就不一定了,至不济,也能拿她当靶子,练习入梦筑梦之法……”

    身为梦师,他本身就是最为优秀的情报窃取搜集专家,哪怕刘衍已经认定此女被榨得毫无价值,他也能再搜刮出三两油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