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啊!”

    黄昆盟主大骇。

    原本灵验无比的武者直觉,这次竟然变成了催命符!给他的心灵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此时无法,只能亡命回首一击,双掌直捣方元胸腹,这是两败俱伤之法。

    若是对方执意要取走他的小命,则必然身受重伤!

    当然,这一死一伤的结果,同样是黄昆门主所不愿意看到的。

    ‘收手吧!’

    他一招发出,心里则是虔诚地祈祷着。

    可惜,漫天神佛都仿佛抛弃了他,在他面前的年青人嘴角带着一丝狞笑,手爪上的劲力更甚三分,完全就是一副不怕死的滚刀肉架势。

    “天要亡我!”

    黄昆门主心里哀叹,手上却越发加力:“那就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吧!”

    砰!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的脑袋就被方元一爪抓破,脑浆都流了出来,死的不能再死!

    而与此同时,充满元力的双掌,也狠狠印在了方元胸膛。

    巨响当中,方元飞快倒退,胸前衣衫如穿花蝴蝶般片片飞舞,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膛,还有漆黑若铁的肌肤,竟然没有丝毫损伤。

    以鹰爪铁布衫突破的武宗,这前无古人的壮举,在这时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此时他的肉身,纵然牛顶天,都要有所不及!

    更不用说,黄昆门主仓促出手,无法施展全部实力,更是率先被自己击毙,手上真力大减……

    “呼……”

    方元吐出一口白气,胸膛又恢复了原本健康的小麦色,仍自感觉胸口剧痛憋闷。

    “到底是武宗,这临死反击,还是非同小可!”

    他揉了揉胸膛,很是无语地吐槽,没有看到这一幕给围观者带来了怎样的震撼。

    “什么?黄昆门主死了?”

    化骨门主望着这幕,眼珠都几乎要暴突出来:“见鬼……他可是武宗啊,居然被这么一爪抓死,脑袋好像个西瓜一般的碎掉了……”

    不得不说,看着身份地位实力都相差不远的黄昆门主身死,令化骨门主心里立即生出退意。

    他可是堂堂化骨门的门主,更掌握一郡,凶名威震幽山府,又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折在这里?

    “陆大师,还未好么?”

    化骨门主不断后退,来到陆仁迦身边。

    “你以为催动此物是十分容易之事么?更不用说,还要应对刘衍的火行灵术!”

    即使在催发灵阵之图,陆仁迦也没有丝毫松开手上的小鼎。

    一个巨大的鼎炉虚影浮现,将他笼罩在内,更是遥遥与刘衍对峙。

    这位幽山府主自然不是好惹的,一手火行灵术催发之下,即使有着克制,小鼎之上也是布满了蜘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的纹路,仿佛下一刹那就要粉身碎骨一般。

    “纳命来!九九归一!”

    刘衍一掐诀,原本游弋在空中的九条青色火龙发出一声长吟,蓦然互相融合,化为一条天青色的巨龙,俯冲而下。

    “啊……鼎裂丹碎,碧血长青!”

    见到这可怕至极的一幕,陆仁迦咬破舌尖,吐出一口浓郁的精血,染在小鼎之上。

    咔嚓!咔嚓!

    一道道裂纹不断扩大,最后整个小鼎都一下爆裂开来,现出当中一枚青色丹丸,悬浮半空,外放着惊人的灵力,蓦然冲天而起,又化为一片殷红。

    青色的火焰巨龙在血红色的海洋中翻腾,却是渐渐平息下来,火焰熄灭。

    “碧血丹心?这是陆仁迦性命兼修之物,居然也舍得毁了……”

    刘衍一声长啸:“此人必然在准备极其厉害的手段,速速毁了他手上之物!”

    “遵命!”

    牛顶天,项子龙几个大声应命,向陆仁迦扑来。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咳咳……噗……终于成了!”

    陆仁迦口吐鲜血,看着手上灵光四溢的阵图,脸上却是充满了喜色。

    “灵极四合,泰石之灵,听我号令,八方成阵,呔!”

    陆仁迦嘴角溢血,飞快诵咒,将这灵阵之图向前一抛:“去吧!”

    咻!

    灵光一闪,一层迷离的光芒落下,如同天幕一般,将方元与刘衍等人笼罩在内。

    哗啦啦!

    地动山摇,一面面巨石突破地层浮现,组成一座迷宫模样。

    “这是……灵阵?”

    刘衍的惊呼声远远传来,旋即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被分割了么?居然是灵阵,当真有些料想不到呢!”

    方元抚摸着面前粗重的岩石,冰冷的质感传来,告诉他这灵阵的真实不虚。

    “鹰爪手!”

    他突然出手,五指成爪,在面前的岩石上抓下一大块来,又一搓,碎石顿时化为石粉,随风飘散……

    “也很坚固,等闲恐怕轻易破不开!”

    费了一番手脚,终于打穿一面墙壁之后,方元下了结论。

    阵法之道,他没有多少了解,却清楚但凡阵法,总逃不脱困、杀、幻几个类别。

    “这石阵组成迷宫,却没有多少杀伤力,显然是一个困阵,本身危险不大,就怕被分割,再各个击破!”

    “记得灵阵起时,我与其他几人倒是相隔不远……”

    想到这里,方元顿时侧耳石壁,倾听周围动静。

    ……

    “这便是……灵阵?”

    外界,化骨门主盯着突然出现的石堡迷宫,也是几乎呆呆说不出话来:“果然鬼斧神工,惊人无比啊!听说在大乾帝国,大宗派皆请灵阵师布置阵法仿佛,若我的化骨门也有,那还会出今天这事?”

    “陆大师,能否直接催动阵法,将他们一举灭杀?”

    想到今天的损失,化骨门主有些吐血,又期待地看向陆仁迦。

    “做梦!此乃一座困阵,用意是在困人,而非杀人!我哪有阵法师的大能,可改动阵法仪轨?”

    陆仁迦的面色却是十分苍白:“并且光是为了维持此阵,我就不得不随时向内注入元力,你且过来替我一下!”

    “嗯?!”

    当双手放在阵图之上,感受着漩涡一般的吸力,将自己的元力飞快吞噬的滋味,化骨门主的脸色也白了。

    按照这种速度,恐怕要不了三炷香的功夫,他的元力就会被吸尽,损耗本源!

    好在陆仁迦没有坑他,闭目调息片刻,又吞了几枚灵丹之后,将一瓶丹药递给他:“此乃回元散,最能恢复元力,你至少要撑住半个时辰!”

    “该死……”

    说到这里,陆仁迦又有些跳脚:“若一开始就将阵图布置下来,老夫毫发无伤,足可维持大阵,你再与黄昆门主联手,进入阵中,只要不是遇上刘衍,都可逐个击破!”

    “谁知道对方实力太强,并且那年青人的灵术,竟会如此诡异,黄昆门主便着了道……”

    看着旁边的尸首,化骨门主也是心有余悸。

    “好在只要支撑下去,血魔与天残地缺终会赶回来!”

    陆仁迦叹息一声,又骂了一句:“这刘老鬼,倒选了一个好地方,若是在平原之上,老夫调来大军,拼着死伤惨重,也要用人命将他们堆死!”

    山野之中,还想如此,却是不现实的。

    别的不说,光是沉重的军械、还有铠甲之类,便非常麻烦。

    若只是调精锐前来,又无法发挥人海战术的优势,只能是送菜,得不偿失。

    因此,陆仁迦与化骨门主唯有选择长久围困,等待血魔等援兵到来。

    ……

    “阵法之道,果然博大精深……这迷宫石墙,似乎还涉及了宇极之道,天地四方谓之宇,这宇极之道,便是空间之道!好在陆仁迦并非真正的灵阵师,无法发挥这灵阵的真正精妙之处,否则我的处境恐怕会再艰难十倍!”

    迷宫之内,方元砸破一面石墙,叹息道。

    实际上,他还是太过高看陆仁迦与化骨门主了。

    以这两人的修为,只能勉强位置大阵运转,就连阵内也只能依靠原本的仪轨自行演变,堪称机械呆板到了极点。

    “谁在那里?”

    这碎裂声当即惊动了里面一人,过道之内,一个浑厚粗犷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牛都统么?我是方元!”

    方元认出了来人。

    “哈哈……果然是方兄弟!”

    牛顶天顿时好像风一样地跑了出来:“这地方,半天都找不见一个人,可憋死俺了!”

    “嗯,这是灵阵之道,玄秘非常,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府主,免得被各个击破!”

    方元再次侧耳,倾听动静。

    “这法子老牛也试过了,半点用都没有……否则俺也不会好像没头苍蝇一般地乱窜……”

    牛顶天嘟囔了两句,却看见方元起身,沿着一条岔道走了下去,竟似胸有成竹一般。

    ‘普通人自然发现不了这等细微的变化,但我修炼的乃是梦师,神元要求在灵士中也是顶尖,自然与众不同!观察入微!’

    方元这下心里有了底:“这灵阵虽妙,但主持之人太过废柴,若找齐刘衍等人,说不定都能强行破出!”

    唯有灵阵师亲自操纵的阵法,才能做到生生不息。

    至于陆仁迦,还有这个死阵,看起来却是明显差了几个台阶。

    “不过,仅凭一座阵图,就可以困住三名武宗、三名灵士,分割如此长时间,也是足以值回票价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