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即使如此,我还是有些心里不安!”

    陆仁迦眉头皱得更深,蓦然起身踱步,下了决心:“你立即下去传书,用灵讯!命血魔与天残地缺兄弟放弃任务,尽快回来!”

    “这……”

    化骨门主面色一变:“大师是怕……陷阱?”

    “不错!若那擒拿师语彤的武宗与刘老鬼有着联系,这就是引蛇出洞之计!”

    陆仁迦踱了几圈,识海却是越发清明:“纵然要去,也必须召集所有高手,一同前往!老夫要让那刘老鬼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

    化骨门主刚刚起身,蓦然间,两声嘹亮的鹰啼就从九天之上传来。

    “敌袭!!!”

    凄厉的钟鼓声在化骨门上空回响,底下低辈弟子一片大乱,核心守卫却是站在制高点,操持弓弩,遥遥对准高空。

    “哈哈……老夫一直憋屈,今日方可痛快宣泄!直冲下去,不必害怕弩箭!”

    刘衍大笑连连,一伸手,面前顿时浮现出九条青色火龙,张牙舞爪,咆哮狰狞,炙热的气息四溢,轰然落下。

    熊熊!

    一座箭塔被青色火焰击中,塔顶顿时熊熊燃烧起来,预备的八牛弩一下被点燃,连旁边的操弩手也难逃魔掌,浑身被火焰充满,惨叫着从箭塔上摔了下来。

    “放箭!放箭!”

    化骨门主大怒,飞跃到一间屋顶上,抢过一张大弓,力发千钧,一道箭矢如长虹贯日,直冲两头灵禽而来。

    在化骨门主身后,原本慌乱的弟子长老们总算找到了主心骨,大量远程武器同样飞起,迎战大敌。

    “天地元气,听我号令!”

    刘衍再次掐诀,两道青红色的火焰就在铁翎黑鹰与追风隼身前形成,有若护盾一般。

    与此同时,大量的火焰在半空炸开,如同流星火雨般落下。

    此乃灵火,纵然份量极小,对于一般的低阶弟子而言还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蛇蝎毒物,更不用说,如此大范围地纵火,立即就形成了火灾,点燃一幢幢精美的屋宇。

    “刘衍!刘老贼!”

    化骨门主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红了:“我与你势不两立!”

    咔嚓!

    他欲弯弓再射,却用力过猛,直接将弓箭拉成了两段。

    “陆仁迦……你这个老贼,给我滚出来!”

    刘衍意气风发,大声呼喝着宿敌之名。

    方元神色沉凝,强大的神元之力散开,与铁翎黑鹰沟通,避开那些威力惊人的弩箭,又有火罩护体,在万箭齐发中游刃有余。

    ‘按照刘衍路上所言,这陆仁迦本人是丹师,又招募了一名灵士,号称血魔,除此之外,他手下还有两大武宗家奴,是为天残地缺!如此实力,再加上三家宗门门主,甚至能将此时的幽山府压入下风!’

    七名元力境的强者合力,是足以令此时的幽山府换个主人了。

    刘衍之前手下的幽山都统,显然不止三个,但有一人叛变,后来与另外一位都统在上次大战中同归于尽,一来一去之下,实力顿时要弱对方一筹。

    ‘若我不来,幽山府一方只有两位灵士、三个武宗,错非刘衍本身实力惊人,恐怕早就被陆仁迦灭了!至于之前,若刘衍敢用如此战术,没有我与铁翎黑鹰分担压力,肯定会被直接围攻死,半点侥幸都没有!’

    “白门主!”

    陆仁迦望着这幕,顿时摇头:“敌强我弱,还是暂避锋芒,前往空旷之地,灵火无法燃烧,也能减少损失!”

    “此时对方顶尖战力尽出,纵然在归灵宗出事之后,黄昆门门主也快马赶来,我们还是不敌,为今之计,只有发令,命血魔等人尽快归来!”

    合着他们与血魔等人之力,哪怕对方多了一头灵禽,也足以占据优势。

    “此时不要再管这宗门了,直接向山下军营突围!”

    呜呜!

    早在化骨门被纵火之际,下面的几个军营顿时骚动起来,号角急促,弩箭上弦,论戒备森严,还要在化骨门总舵之上。

    毕竟此时的大军之中,汇聚了三郡的精兵强将,更是专司征伐,不是一盘散沙的门派弟子可比。

    “走!”

    化骨门主面色狰狞,顾不得心痛,浩大的声音传遍全场:“我化骨门弟子,分散突围!”

    这一招虽然无奈,却也大是有效。

    毕竟刘衍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而已,又能杀得多少?

    哪怕宗门被烧,也只是失了面子罢了,日后大可再建,没有见到刘衍自己的城主府都已经毁过一次了么?

    “追上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不需要怎么分辨,刘衍就看到了化骨门主之后的陆仁迦,眼珠血红:“纳命来!”

    轰隆!轰隆!

    他手上浮现出一枚枚粗大的火球,直接从半空砸落,简直如同喷火机一般。

    “哈哈……刘老鬼你这次可谓精锐尽出了,就不怕亏血本?”

    陆仁迦哈哈大笑着,挥手而出三枚丹丸。

    蓬!

    白色的丹丸在半空中炸开,周围气温骤降,化为一片冰天雪地,与火焰同归于尽。

    ‘这人虽然是丹师,但却并不只是个炼丹呆子啊!’

    方元见着这一幕,若有所思,暗中命令铁翎黑鹰又飞高了些。

    灵士武宗行动何等之快?

    只是片刻,陆仁迦与白骨门主便翻山越岭,来到了白骨山下。

    军营之中,一道烟尘也在飞快赶来,领头者身穿黄袍,声若洪钟:“陆大师,我来助你!”

    “黄门主小心,这刘老鬼不知从哪搞来一头灵鹰,竟然比那只追风隼还要刁钻强横!”

    陆仁迦见到是黄昆门主亲自前来接应,心里一松,连忙叫道。

    “哈哈!请大师放心,那刘衍,还真以为我们会对灵禽毫无防备么?”

    黄昆门主一挥手,马队中几辆马车的敞篷打开,现出五架造型极为奇异的弓弩,弩箭上描绘着诸多不知名的纹路,箭头上隐约有着青色的利芒闪过。

    “瞄准!”

    “放!”

    在几名队官声嘶力竭的咆哮当中,五架弓弩顿时发出惊人的怒吼。

    哗啦!

    可怕的后座力,顿时令数辆马车直接散架,轰然炸成碎片。

    损耗如此之大的弓弩,威力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这是……”

    高空当中,方元率先神情一紧,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铁翎黑鹰,向右闪开!”

    咻!

    几乎是他神念一动后,一道淡青色的轨道就无视火焰防御,擦过铁翎黑鹰的翅膀,击落下几片精铁翎羽。

    “混账!”

    在旁边,刘衍五指抓出,一道火爪浮现,将另外一根弓弩碾为灰烬。

    铁翎黑鹰是方元早有准备,这才侥幸躲过一劫,但旁边的追风隼就没有如此好的运气了。

    伴随着木离道人的惊呼,追风隼虽然一下速度激增,躲过了两根弩箭,却被最后一支正中翅膀,钻出一个血洞,发出凄厉的惨叫。

    “好!”

    地面之上的陆仁迦,看着摇摇欲坠的追风隼,却是大松口气:“黄门主的机巧之术,果然非同小可,这次立了大功。”

    “我黄昆门以机关术起家,此弩机乃老夫亲自督造,关键机括皆以百炼玄铁为材,弩箭还经过炼制,铭刻风系灵纹,哪怕是四天门级别的翎羽防御,也无法阻挡突刺!”

    黄昆门主语气中甚是得意。

    “围上去,杀了那几人!”

    见着追风隼越飞越低,陆仁迦的眼睛中立即爆射出寒芒。

    “就我们?除非大军围上,否则……”

    白骨门主见到灵禽上的人影,顿时有些底气不足。

    但要何等愚蠢的武宗灵士,才会主动落入千军万马的围困当中呢?

    “放心,即使没有大军之助,我们也足够了!”

    陆仁迦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又似肉痛地取出一物来:“有它在手,哪怕对方人数再多一倍,也足够拖延到血魔与天残地缺兄弟归来!到时候就是那刘衍死期!”

    “这是……阵图?!”

    黄昆门主眼睛一亮,舔了舔嘴唇:“想不到陆大师连如此稀罕之物都能弄到手!”

    “黄兄弟过赞了!”

    陆仁迦苦笑一声:“灵阵师在我们这片早已绝传,此份灵阵之图可谓绝版,并且还只能再使用一次,不过饶是如此,也花去了陆某人小半身家……”

    “嘶……早闻灵阵师难以成就,若从容布置,威力却是惊人无比,果然非同小可。”

    一名丹师的身家有多少?哪怕只是小半,恐怕也足以令任何一宗门眼红了。

    如此代价,换来的灵阵图,又该有着怎样的威能?

    光看陆仁迦有把握留得下对面如此多高手,便足见一斑!

    “追!”

    黄昆门主与化骨门主对视一眼,立即跟随在陆仁迦后面,沿着追风隼降落的位置追了过去。

    “嗯?”

    半空之中的方元,立即也发现了这一幕,眼神一凝:“好胆色,竟然脱离大军保护,直接追出来了!”

    以他们的灵活性,要想追上自己等人,唯有抛弃大军。

    但敢以寡敌众,必然是有着什么依仗!

    “嘿嘿……难得陆仁迦如此豪气,老夫又怎么不敢舍命陪君子呢?”

    刘衍一指深山:“走,去那里!”

    深山老林之中,大军难行,却正是他们发挥的所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