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人?”

    铁翎黑鹰落下,庞大的身躯,顿时令城主府一阵大乱。

    方元可以明显感觉到,数架弩箭已经在暗中瞄准自己,那种强大的威胁感,令铁翎黑鹰不安地扭动着身体,显然是感受到了能重伤乃至将它毙命的力量!

    ‘也对……幽山府若是没有点防空手段,岂非早就成了飞行灵禽的天下了么?’

    他驾驭黑鹰擅闯幽山府城,甚至直接落在城主府面前,早已惹来大量注意。

    警报声中,大量的幽山府兵包围而来,领头的大汉身高八尺,头戴牛角盔,憨直莽撞,声如洪钟:“大胆!竟敢擅闯幽山府,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这牛都统胆大心细,知道能驾驭如此灵禽的,必然是异人,并且对方未曾直接降落在城主府内,显然也没有多少恶意,挥手命令幽山府兵不得轻举妄动,这才喝问着。

    “呵呵……山野之人方元,求见幽山府主!”

    方元负手而立,自铁翎黑鹰背上一跃而下,气息有若巍峨高山一般,纵然在诸多幽山府兵的团团包围之下,也是谈笑自若,潇洒从容。

    “武宗?!”

    牛都统眼神一凝。

    如此陌生、又如此年轻的武宗,实在令他十分警惕,又有些骇然。

    “你要见我们府主?”

    他盯着方元,在脑海飞快思索了一遍,仍旧没有联想到任何一位驯服灵禽的成名武宗,不由道:“我会为你禀报,但见与不见,还要看我家府主的意思……”

    “这个自然……”

    方元似胸有成竹。

    实际上,纵然在战时,戒备森严,府主大人日理万机,但一名武宗的能量,哪怕没有后方势力支持,也足以让刘衍挤出时间相见了。

    果然,没有过去多久,一名幽山府兵就匆匆跑出来:“府主请贵客至客厅一叙!”

    “甚好!不过先等我去拿件礼物!”

    方元回到鹰背之上,将灵音扛了下来。

    “你这是……”

    牛都统眼睛顿时瞪成了铜铃大小。

    他很想说自家大人已经过了贪花好色的年纪,并且对方堂堂一个武宗,还做这种掳人送礼之事,实在有些掉价。

    但等到方元拨开秀发,露出灵音面容的时候,牛都统的脸色就更是狂变了:“灵音!!!”

    对于这陆仁迦的爱徒,他可是熟悉得很,当初寿宴之上还见过,更知道陆仁迦为了护送此女,直接出动了两名武宗。

    但现在,竟然就被这么打昏,当成礼物送上门来。

    其中差距,实在令他的脑子都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觉得这礼物如何?”

    方元手一抛,昏迷的灵音就落到了牛都统手上。

    “呃……”

    牛都统一阵尴尬,旋即还是命人上前,将灵音带下去,好生看押起来,对着方元翘了翘拇指:“兄弟……好手段!”

    到了此时,他已经对于方元没有多少怀疑了。

    纵然还有着一点利用灵音取信的可能,但府主大人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反而是整个幽山府的最强灵士,刺杀什么的完全就是搞笑。

    而若是出谋划策什么的,难道将幽山府的诸多幕僚参赞当成傻子么?

    因此,牛都统已经差不多认定,面前这位年青的武宗,还当真是诚心前来加盟的来着,面上立即多了几分喜色:“来……老牛亲自带你去客厅!还有你这头灵兽!”

    这粗豪汉子眼珠一转:“来人!将后厨那几头雪纹牛宰了,将上好的牛肉送上来,务必要让它吃得满意!”

    “多谢!不过我这灵兽有些与众不同,喜欢烤肉!”

    方元微微一笑:“若有烈酒,就更好了!”

    “哈哈……兄弟你人是妙人,就连灵兽也与众不同,正好我城主府的烤肉也是一绝,再上十几坛陈年的花雕酒!”

    牛都统眼睛大亮,大生知己之感。

    看来若非方元有事在身,恐怕都要拉着他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番,再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了。

    “还请带路!”

    将铁翎黑鹰留在外面吃喝,方元随着牛都统,跨入城主府之内。

    此地原本庄严恢宏,奈何很多建筑看起来都比较新簇,更有着几个巨坑还未彻底修补过来,比之城门更见残破。

    ‘这就是当日灵士武宗混战,造成的遗留了?’

    方元心里默道。

    从当日城外所见,城主府的战斗可是极为激烈,半座大殿都被打上天空,整个城主府纵然毁于一旦都是毫不稀奇的。

    此时能重建到这个程度,已经足见那位幽山府主的能力,还有麾下工匠心灵手巧了。

    转过一个小花园之后,一个偏厅顿时浮现在方元面前。

    “贵客还请用茶,府主大人稍后便到!”

    进入厅堂之后,牛都统请方元坐了,立即就有两名巧笑嫣然的丫鬟送上香茶,又束手退下,显然不敢在厅内久待。

    “我们幽山府的昙茶,可是夏国一绝,不可不尝!”

    牛都统端起茶盏,竟然也显得有些文雅,小心翼翼地抿着茶水,神态颇为享受。

    “哦?”

    方元一笑:“那倒正要领教了!”

    他掀开茶盏,一股幽香之气顿时散开,淡雅宜人,有若空谷幽兰,独自绽放,带着空虚寂静的美感。

    半透明的茶水中,数片茶叶慢慢舒展而开,此叶有若白玉,上面的脉络清晰可见,根部连在一起,叶片蔓延,简直就仿佛一朵昙花缓缓盛开一般。

    “好茶!”

    方元不由耸然动容:“光从‘色香味’的‘色’而言,此茶已经是绝品!”

    当然,他也清楚,以牛都统这等粗人而言,哪怕再花哨好看,也是对牛弹琴,牛嚼牡丹,能让他如此沉醉的,八成就是灵茶。

    ‘就是不知比我的问心茶如何?’

    心里转动着念头,方元抿了一口茶水。

    一股清淡的芬芳,顿时在口颊中散开,一点点刺激着味蕾,慢慢增强,滋味隽永,不是那种一开始就刺激无比,喧宾夺主类型的,却令人难以忘怀,越品味道越是深刻。

    当然,伴随着茶水入腹,一股灵气也是蓦然逸散而开,令方元丹田一暖,感觉元力似乎略有进益,只是这增幅非常微小,几乎等若于无。

    “如何?”

    牛都统铜铃般的眼睛直瞪方元,见到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立即一拍大腿:“兄弟好样的!”

    “嗯?”

    如此一惊一乍,反而将方元弄得一头雾水。

    “方兄弟啊,你不知道,这昙茶乃是灵茶,产量有限,连府主都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才舍得使用,那些灵士、武宗,无论哪个,第一次品到这茶,都得失神片刻,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兄弟你还是俺看到第一个面不改色的,俺服你!”

    “呵呵……”

    方元顿时无语,感觉这牛都统似乎在认同之人面前,表现得太过一根筋,有些大大咧咧的神经病之感觉。

    实际上,这茶虽然不错,但最多也就黄品顶尖罢了,要想让喝惯问心灵茶的自己失态?根本就是个笑话。

    “府主大人到!”

    就在牛都统越发纠缠,令方元以为他想跟自己拜把子的时候,幽山府主终于来到了客厅。

    “见过府主大人!”

    他心里长松口气,连忙借此摆脱牛都统的攀谈,上前行礼。

    “呵呵……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刘衍双手虚扶,笑容满面。

    借着起身的机会,方元也在仔细打量这位幽山府主。

    乍一看之下,只会以为对方不过干瘦的普通老头,唯有那两条赤色的眉毛非常醒目。

    但方元不仅修成武宗,法系更是晋升梦师,却是越发察觉到了不同。

    在这刘衍的身周,竟然无时无刻都不在萦绕着属于火行的力量,甚至单纯以神元观测,就会发现在主位上的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枚熊熊燃烧着的大火球!

    此种幻象,代表着此人在灵士上的修炼,必然已经登峰造极,甚至濒临突破,就快窥视到更高一层的境界。

    “小友名为方元?”

    面对主动加盟,并且还交了投名状的强者,刘衍当然不会摆什么强者的架子,面带笑意,十分和善,就宛如邻家老头一般。

    只是眼睛当中,就多了数分郑重:“若老夫没有看错,小友不仅是武宗,灵士方面似乎也有涉及……并且,已经突破了那一步登天的瓶颈,可对?”

    这不是什么秘密,早在交出灵音的时候,方元就有着心理准备。

    刚才又故意外放了部分神元,被看出来也十分正常。

    “正是!”

    方元矜持地点头,不过,再给这刘衍十双眼睛,也看不出自己真正的跟脚乃是梦师。

    毕竟,法系道路万千,梦元力又最擅变化幻象,刘衍能认出来才是见鬼。

    “果然天纵奇才,老夫佩服!”

    刘衍面色顿时肃穆起来。

    “什么……方兄弟,你竟然还是灵士?我的乖乖……”

    旁边,牛都统张大嘴巴,简直快要脱臼:“俺老牛可真是服了你了!”

    “牛都统,你先出去!”

    刘衍眉头一皱,摆了摆手。

    “属下告退!”

    面对府主大人,牛都统不敢怠慢,立即躬身退出,将整个厅堂让给这两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