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恩不言谢!”

    皇甫仁和深深鞠躬,带着女孩兰若飞快跑开。

    方元来到鼠须男边上,手持灵符,似笑非笑:“这个符箓,谁给你的?”

    “啊……你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奈何这家伙此时痛得在地上满地打滚,间或呼喊几句,根本就没法交流。

    “唉……我就知道……”

    方元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一波赶来的人马。

    这波人马比起倒地的这些就精锐了许多,一律穿着制式长袍,胸口纹着一个巨大的狼头印记,赫然是在这一片凶名能止小儿夜啼的野狼帮帮众。

    咔嚓!砰!

    见到这一幕,原本还在看热闹的行人顿时一哄而散,周围家家户户紧闭门窗,显然畏惧到了极点。

    “就是你伤我野狼帮之人?”

    诸多帮众当中,一名中年迈步而出,脸上似有一层荧光,更与地上躺着的鼠须男有着几分相似。

    “你是哪位?”

    方元明知故问道。

    “哼,鄙人杜风,忝为野狼帮护法!”

    这杜风气息沉凝,眼眸如电,赫然是突破了惊门的七关高手,令方元不得不感慨幽山府武学昌荣,连一个小帮派头目都有如此武艺。

    “很好,你这帮众强拐良家妇女,又该当何罪?”

    方元大声说道,感觉正气满满,似乎自己也变成了正义化身一般。

    “强拐良家?”

    杜风有些疑惑,但旋即就知道八成是这个亲戚起了色心,又或者接了私活。

    不过此时,自然帮亲不帮理,只是又看不清方元底细,这才有些踌躇。

    “看来你真不知道……”

    方元脚踩在鼠须男大腿上,慢慢用力:“快说,否则当心我打断你四肢,让你一辈子变成废人!”

    “啊……我说!我说!”

    鼠须男立即大叫。

    对于他这等混子而言,白刀子红刀子出没有什么,大不了一死,但若成为废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却是最大恐惧。

    “是一个女人让我如此做的,每次都是她来找我交易,搜集合适的童男童女,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啊……还有,我想起来了,她声音很好听!”

    这人是个软蛋,见到自己舅舅迟疑,立即就将所知倒了个干净。

    “原来如此!”

    方元点点头,撤了脚,转身就走。

    这种嚣张与华丽丽的无视态度,顿时就令杜风差点气炸了肺。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将野狼帮放在眼里之人!

    “大胆!”

    看到对方要走,他终于忍耐不住,一把向方元背心抓去。

    “哼!”

    方元头也不回,反手一掌。

    砰!

    虚空一颤,杜风整个人倒飞而出,在半空中就吐出一口鲜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四天门!”

    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如此年青的一个武者,竟然就到了四天门境界?!

    甚至,还不是普通的九关、十关、那种无法反抗的感觉,甚至超出了他们帮主,令他联想到了那些成名已久的四天门巅峰高手!

    “如何?还要继续么?”

    方元看了看周围,纵然发生如此多事,也不见巡逻的幽山府兵赶来,看来不仅因为此地是贫民区,更是因为野狼帮的关系。

    “不!不敢!”

    杜风勉强爬起,脸上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这等武道高手,要覆灭他们野狼帮,一夜时间就可以杀光高层!

    想到这里,他立即躬身致歉:“这人无知,冒犯了先生,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还请尊驾暂熄怒火!”

    “什么?”

    鼠须男呆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神通广大的武者舅舅,竟然会被人一掌打吐血,更是毫不犹豫地就放弃了自己。

    这等帮派中人,欺软怕硬,能屈能伸几乎成了本能,当即就爬起磕头,砰砰有声,带着鲜血:“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罢了!”

    方元摆摆手,想着弄到的灵符,这来源或许还得从他身上打开。

    “这位少侠,我们野狼帮刁帮主最喜聚会四方青年才俊,若是不嫌弃的话,可愿往我们总舵一行?”

    杜风见到方元如此好说话,眼珠一转,抱拳问道。

    “没功夫!”

    方元面色一冷,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深入龙潭虎穴,给对方对付自己的机会,哪怕是刚刚化敌为友,也是不行!

    当即身影一闪,大步离开了。

    ……

    杜风凝望着方元的背影,良久都没有言语。

    “舅……舅舅!”

    地上的鼠须男半天才爬了起来,捂着断手,忐忑不安地道。

    “哼!”

    杜风负手而立,脸色冷峻:“瞧你干的好事……赶快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告诉我……还有,你什么时候变成了外人的棋子,做这等肮脏事了?”

    他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道。

    早在八方风雨汇聚于此的时候,整个野狼帮就在帮主的率领下进入蛰伏状态,毕竟过江猛龙太多,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翻船。

    但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这个亲戚居然还敢如此不知死活地顶风作案,当真是嫌命太长了。

    “舅舅饶命……”

    鼠须男还能说什么,难道坦言自己财迷心窍,见色忘义么?只能低着头道。

    “哼,跟我回去再说!”

    虽然此时恨不得直接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宰了,但杜风还是强忍怒火,恨恨说着。

    一行人来去匆匆,直到人影彻底消失在街角后,那些居民仍旧不敢打开门窗。

    倒是一道黑影,缓缓跟在这些人后面,露出方元带着精光的眸子:“又是一个神秘的灵士实力……这幽山府城,真是越来越乱了!”

    他自然不会大大咧咧地去中陷阱,不过尾随着调查一二,却是没有丝毫问题。

    ……

    野狼帮总舵离此地不远,乃是一处四进的大宅院,在门口与围墙处,还有着精锐的野狼帮弟子看守。

    大堂之内。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杜风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侄子,实在恨不得直接宰了他,免得给自己惹祸:“说吧……你到底收了谁的钱!”

    “舅舅饶命啊……”

    鼠须男涕泪横流,将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

    “什么?一道符箓,遇见合适的童男童女就会发生异象?”

    杜风是个有见识的,顿时上前,又狠狠踹了鼠须男一脚:“别人让你做就做,我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他实在是又惊又怕啊。

    此等手段,绝对是灵士灵徒之流,并且做事如此藏头露尾,八成是外来的邪修,一旦被幽山府兵发现自己与他有着牵扯,后果不堪设想。

    但不做也是不行,若对方发现不对,不知道会不会来拿野狼帮泄愤?

    纵然一个最低等的灵徒,要覆灭野狼帮也绝非难事。

    想到这里,又是飞起一脚,将鼠须男踢得吐血。

    “此事厉害,我恐怕得去告诉帮主!”

    就在杜风脸上阴晴不定的时候,一名紫袍青年跨入厅堂之中:“杜风,出了何事?”

    他神态从容,眼睛中放着精光,不知为何,又似乎隐约带着点猥琐之气。

    “帮主大人!”

    杜风咬着牙,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一位疑似邪派的灵徒,还有一个四天门的武道高手……”

    这外貌有些猥琐的紫袍青年,便是野狼帮的帮主刁光兜了,武功练到内力境界,便可延年益寿,他真实年纪,却是比杜风还要大,并且,经历也是传奇,从一个卑微的店小二爬到一方帮主,所花时间也不过数年而已。

    “果然是多事之秋!”

    此时,这位堪称励志草根的刁大帮主,听到这些消息之后,也是不由头大如斗起来。

    “帮主大人,要不要?”

    杜风看着自己的侄儿,脸上露出危险的光芒。

    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或者取信于帮主,他绝对不介意杀了一个侄子表忠心的。

    “先好生看管起来!”

    刁光兜挥了挥手,立即就有两个帮众上前,将杀猪一般惨叫的鼠须男拉了下去。

    “属下失职!”

    等到惨叫声已经低微至听不见的时候,杜风同样半跪在地,向刁光兜请罪。

    “唉……”

    刁光兜长长一叹:“想不到刚刚做下大事,竟然还有此横生枝节!”

    杜风浑身一震,自然知道帮主一直在筹谋一件大事,想不到竟然会挑在这时候动手,之前的蛰伏根本就是掩护,不由顿生高深莫测之感。

    “属下该死!”

    此时无法,只能一个劲地谢罪。

    “算了,你有过在身,我也不得不罚……”

    刁光兜抿了抿嘴唇:“正好黑牢里面新来了一个犯人,就罚你看守,千万不能再出篓子了,明白不?”

    “犯人?莫非是白云商会的……”

    杜风眼睛大亮,躬身退开:“小的明白了,绝对不会再出问题。”

    等到他离开之后,留下的刁光兜摸着下巴,却是陷入了沉吟中:“可惜了……若是能拿下那女孩,也未尝不能行险,交好那位灵徒,相比四天门而言,自然还是灵士值得拉拢……嘿嘿,想两不得罪?最后结果恐怕适得其反!”

    他对于杜风的选择隐约有着猜测,心里却是不屑,真正处于斗争当中,还想不站队,做梦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