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晨。

    夜雨初歇,天地间略微带着点水汽,山景一片空明。

    犹带潮湿的道路上,一支车队缓缓驶过,上面一个青衫少年,眸子乌亮,又带着点兴奋,正在高谈阔论:“再过不久,就到幽山府城了!”

    “我夏国幅员辽阔,按照地理又可划分为三大府……烈阳、清河、苍水等郡,都是从属于幽山府!而府城便是幽山府的中心,繁华程度非是郡城县城那些小地方可比,我幽山府主更是幽山府第一高手!传说中能呼风唤雨的灵士!”

    他脸上略微带着点潮红,有着少年第一次出远门的味道,有些炫耀的味道:“我家商铺也在城中,做点小生意……”

    “哈哈……玉公子太谦虚了!你家商号怎能算小生意?”

    方元一身粗布麻衫,骑着一头青色毛驴,跟在马车旁边,间或与这少年攀谈,倒也不疾不徐,自得其乐。

    在他心里,仍旧有些腹诽:‘看样子,那韩长老对我戒备颇深啊……可惜,他以为能坑了我,却不知道只是资敌罢了……’

    治愈了韩长老之后,对方倒也没有赖账,立即送来了灵物报偿。

    只是令方元有些无语的是,对方看到了红玉稻田之后,明显不想让他增长实力,送来的灵物不是翡翠草这等常见的,就是千年冰果、万载空青这类必须种植数百年乃至长千年才有功效的灵植之种!

    正常而言,这些灵种纵然珍惜,但方元即使是到死也未必能够等到开花结果,偏偏又无可奈何。

    毕竟光以一次治病的诊金而论,对方所出已经非常丰厚。

    只可惜韩长老并不知晓,方元连朱果都愿意笑纳,并且成功种植,本身种植术更是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专能化腐朽为神奇。

    ‘当然……大幅度缩短灵植生长周期,连灵肥都无能为力,还是得着落在种植术的升级上,通过归灵宗搜刮灵种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希望这府城能给我收获!’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留下花狐貂看守幽谷,铁翎黑鹰坐镇灵地,自己则是骑了头青驴,优哉游哉地向幽山府城而来。

    一路上倒也游戏风尘,随心所欲,偶尔路见不平,做了几件好事之后,被这路过商队的少东家看到,当即就对他的武功惊为天人,邀请同行。

    在得知这支白云商队的目的地也是幽山府城,并且这个名叫‘玉新楼’的少年,还是整个白云商号的少东家,标准地头蛇的时候,方元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加入商队,顺带套些话。

    不得不说,幽山府城的确要超越郡城一筹,别的不提,即使一个小小少年,见识也远远比郡县中的一些青年才俊广阔。

    ‘就算归灵宗弟子,也不一定各个都知晓灵士之说呢……至于我,若不是后来多读了几本书,此时也只是龟缩山谷的草鳖罢了……’

    方元心里略微汗颜了下,旋即就听到玉新楼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

    “方兄,你以不到二十之龄,便能武破六关,纵然在府城之内也是了不得的年青俊彦了,有生之年说不定真能一窥武宗之境的……”

    在玉新楼眼中,六关境界的方元已经是天资纵横,难以言喻,比他这个连四关都没有的纨绔强了太多太多。

    “玉贤弟谬赞了,府城之中藏龙卧虎,我这区区修为,又算得了什么呢?”

    方元微微一笑,瞥了一眼正在前方低头挥舞马鞭的老头。

    此老倒也不错,有着四天门修为,乃是实打实的九关武者,应该便是这支商队隐藏的底牌了。

    自从自己与玉新楼开始攀谈之后,此人似乎不放心,一直悄悄观察着自己动静,却不知他没有看透自己底牌,本身却被瞧了个底掉。

    ‘看起来……连玉新楼都不知道,这个赶车的老郭头才是整个车队里面的最强者,那几个内力武者却是知晓……嘿嘿,这是被当猪养了么?’

    方元心里冷笑,看向玉新楼的目光也暗含着怜悯。

    如此看来,这个少东家,位置坐的可不是十分稳固啊。

    ‘神元高强,利用血魔经与梦徒的一些小技巧,隐藏自身修为,实在太简单了……’

    此时一个四天门的打眼,令方元确定,自己摸索出来的这套隐藏技巧,的确还有着一点价值。

    至少,元力之前,是休想看破自己的伪装了。

    ‘若是遇上师语彤呢?被看破的概率,大致在五五之间吧……’

    方元眼睛似眯非眯,有一搭没一搭地与玉新楼闲谈,又暗中揣摩一些梦境的诀窍,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欢呼:“到府城了!”

    “哦!这便到了么?”

    他精神一震,催动胯下驴子,行到马车前面。

    转过一个大弯之后,一座雄伟的巨城顿时浮现在方元眼帘。

    幽山府城给方元的第一感觉,就是城墙很高,非常高!

    黑黝黝的城墙高耸无比,宛若一个庞然大物横亘于地,最低处也有十丈!

    这是什么概念?

    普通的武者,纵然练出内力,要想再像县城一般翻墙入巷,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雄伟吧?”

    玉新楼见着这一幕,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这幽山府城,可是第一代幽山府主亲自设计、督促而建,他老人家乃是一位阵法师,这城墙不仅高耸入云,地基中更是铭刻了灵阵,坚固无比,没有丝毫缝隙……有三重,分为外城、内城、核心,长居十万户,为夏国南方第一!”

    “嗯,果然名不虚传!”

    方元点头表示认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古代雄城,的确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震撼感。

    特别是……

    ‘初代幽山府主,阵法大师督建的么?难怪给我一种淡淡的压抑感觉……看来他在其中布置手段的传闻,应该是真的了……’

    “这代幽山府主是位灵士,又不知道有着何等风采!”

    方元暗自一叹。

    与他还有血杀子这等学徒不同,真正的灵士,必然已经凝神归元,练出元力,出手成法,威力浩然无穷。

    阵法师能筑造此等大城,灵士却是将威力集中于灵术之内,以自身撬动天地之力,沛然难当,一人可比千军万马。

    ‘若说武宗看破我遮掩的概率只有五成的话,能隐瞒过灵士的概率便只有一成不到,须得小心一点了……’

    离得近了,那城墙也变得越发高大起来。

    甚至,到了城门之处,巨大的门扉如同怪兽巨口,在它之下,连马车都变成了蝼蚁一般。

    在城门内外,乃至城墙之上,都有着穿着黑色甲衣的武者来回巡视,一个个气息冷峻,狼顾鹰视,显然乃是一等一的好手。

    “内息!最差的也是四关的内息武者!”

    方元看了这一幕,心里又是一动。

    这个幽山府城的防卫力量,明显要超出归灵宗不止一筹。

    “这是幽山府兵,幽山府主直辖的大军,千万莫要招惹!在幽山府城,得罪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幽山府主一系的力量,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玉新楼压低声音,好心地提醒。

    “放心,这个我自然理会得!”

    方元灿烂一笑,与其他人一同缴纳了费用,这才被放行入城内。

    哗啦!

    进入城中,一阵热闹喧嚣顿时扑面而来。

    宽阔可并行数辆马车的青石板大道上,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两边小店鳞次栉比,更有诸多地摊、货郎……形形色色,走马观花,令人几乎目不暇接。

    “这府城繁华,又比郡城高出一头!”

    方元不由由衷感叹了一下。

    “若是平时,幽山府还没有如此热闹,否则怎么说方兄你赶上好时候了呢!”

    玉新楼笑吟吟地道:“再过不久,便是我们幽山府主的三百大寿,四方前来恭贺的宾客络绎不绝,再加上幽山府商会准备联手,借此良机,举办几个大型庙会,将整个夏国的行商都吸引到了此处,甚至还有外国之人……即使夏国国都,也没有这里热闹了!”

    “哦?是么?”

    方元心里一惊。

    他宅习惯了,对于这种大事却没有多少耳闻,而周文武显然也不觉得幽山府主要举办寿宴,会是幽谷神医要考虑的重要之事。

    毕竟,他的层次还是太低了,只局限于青叶城之内,恐怕一生都脱离不了清河郡的桎梏。

    ‘只是……三百大寿?’

    方元有着问心居士的传承,以及血魔经,对于灵士却不陌生。

    普通武宗,纵然没有突破,基本也能活个二百年,灵士更久,但初阶也就大概三百年寿元的样子。

    ‘从师父的只言片语来看,灵士进阶极难,那幽山府主,恐怕在修行一道上也没有多少建树,否则也不会窝在这里……如此看来,他阳寿将近?幽山府主之位,即将更迭?’

    想到这里,他当即精神一震。

    知道此时如此多人汇聚于幽山府中,可不单单是为了贺寿如此简单。

    ‘幽山府中,风雨欲来啊……可这又与我有着什么关系呢?’

    再三谢绝玉新楼的邀请之后,方元独自一人离开,望着繁华的街道,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