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哈哈……这金刃符不愧攻击灵符!”

    见到符箓的威力,小侯爷畅快大笑,只是片刻之后,他笑声渐止,看着血流如注的方元,面上的表情好像见到了鬼:“你……你……你……”

    普通人,哪怕未曾突破金丹的修仙者,肉身还是非常宝贵的。

    一下被削掉手臂,外带大半个肩膀,恐怕立即就得痛昏过去,甚至直接死亡!

    但在他面前,方元的表情却十分淡漠,就好像砍的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一样。

    “既然一切都是梦,那所有的痛楚,乃至要害,自然都是假的……只要我愿意存在,就可以存在下去,理论上而言,我就是整个梦境的主宰!”

    方元先尝试着改变自己,令自己复原,又或者直接将修为提升到渡劫期。

    一念之下,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想将自己直接作弊修改成仙人的想法,很可耻地失败了。

    而接下来,方元又尝试修改外界,比如让天上落下一个九九雷劫,劈死面前那几只聒噪的苍蝇,奈何也无法实现。

    “唉……看来还是无法一步登天!”

    方元想到了有关梦境的描述,有的人机缘巧合之下,也可以明知自己是在做恶梦,却根本醒不过来,甚至对于梦中的恐怖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还无法彻底掌控自己的泛意识,自己同样也是如此。

    “能在梦中醒悟真我,已经是很重要的一步了,接下来就是在每个梦中一开始就都能醒悟,所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方元向前走了几步,胳膊上的血液已经流成了一个血塘,面上表情却是淡漠无比,仿佛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血一般。

    “你干什么?怪……怪物!不……不要过来!”

    小侯爷吓倒在地上,胯下更是有着一股腥臊之味传来,**痕迹散开。

    哪怕成功炼气,他也还是个半大少年,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顿时就被吓尿了!

    “在最初阶段,最快脱离自身梦境的方法,还是死亡么?当然,本我也必须有着离开的念头,否则如此的我,纵然渡劫期大能前来,也无法将我从世界上完全抹杀……”

    方元皱了皱眉头,旋即上前两步,抓起了小侯爷。

    “很普通……很真实……”

    他割开小侯爷的手臂,血液与血管、骨骼清晰可见。

    甚至这小侯爷还不断挣扎,取出几件保命之物,砸在他的身上,在他身上又开了几个大大的血洞。

    “有趣!有趣!不知道我下次入梦,是否还会在这里?”

    梦中世界虽然精彩,流速比例却要把握好。

    历史上,还真的有着梦师修炼不慎,直接陷入梦境之中,不可自拔,最终活活饿死的例子!

    是以初阶梦师修炼,必须有着师长在一边看顾。

    方元没有这条件,立即就想着出去,判断两边流速,省的将自己肉身饿死。

    “等到我能真正操纵自身梦境之后,我便是世界主宰,调整时间流速比例,丝毫不成问题……光这一点,就是比其它人多了无穷无尽的时间啊……”

    方元幽幽一叹,带着尖叫不断的小侯爷,来到悬崖边上,猛地一跳。

    ……

    轰隆!

    青峰灵地。

    方元浑身一震,睁开了双眼。

    “入梦……真有趣……想不到我的第一个梦境,竟然是一个修仙世界,我还以为会是那个异世界呢!”

    对于那个科技为主,充满现代化的世界,他还是很渴望再去体验一下的。

    只是梦师入梦,特别是一开始的梦师,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只能被动地在梦境当中游荡。

    “嗯?”

    他看了看面前的香炉,只见上面香烟寥寥,烟头才烧了一半。

    “梦中十数年,现实里面甚至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么?”

    梦师梦境,大多时间流速都要远远超出真实世界,当然,也不乏某些奇葩梦境的出现,那就非常坑了。

    方元沉吟着,手上浮现出传承玉简,贴在额头之上。

    “梦师修行,一开始分为四步,入梦、觉醒真我、修改梦境、主宰!”

    所谓觉醒真我,就是每次入梦,都可觉醒意识,不受迷惑。

    而修改自身,进而修改周围环境,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到了最后,才是修改整个世界,成为真正的梦境主宰!

    完成一次梦境历练之后,方元顿时感觉一股清流从识海汇入眉心泥丸宫之内,整个人一下神清气爽,他沉吟了下,旋即扫了一眼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方元

    精:0

    气:9

    神:1

    职业:梦徒入门

    修为:武道第十一关

    技能:黑沙掌五层、鹰爪铁布衫十一层凝聚元力真种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三级”

    “梦徒你还是梦师中的新人,刚刚有着入梦与觉醒的能力,乃是最为基础的入门级!”

    “一次入梦修炼,能增长神元1,已经很不错了!”

    方元见此,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梦师的要求之高,实在不可思议,甚至以他之前普通人四倍的神元,竟然也只是刚刚达到了修炼的门槛!

    当然,入门越难,正式踏上修炼之途的好处就越大。

    “梦师的修炼,一开始还是在自身梦境,毕竟这最为安全,若是在他人梦境中受伤、死亡,对于本身神元也会有着恐怖的创伤……什么时候,能够彻底掌握自身梦境,才算入了梦师的门槛,之后便是探索他人的梦境……”

    方元看了问心居士留下的传承之后,也很清楚梦师在一开始,还是非常弱小,甚至没有多少自保之力。

    唯有到了真正成为梦师,探入其他人梦境的时候,才是梦师真正发威的开始。

    “与武者丹田气海不同,梦徒所修炼的,却是眉心泥丸宫,到了梦师阶段,就是梦元力……”

    方元摸了摸眉心。

    他已经感觉到,在自己泥丸宫之中,有着一股微弱而清凉,与内力截然不同的力量。

    从性质上而言,它更加偏向法系的血元力、灵士元力一点,却又有着差别。

    “到了能真正掌握梦境的时候,这一丝元力雏形也就会变成梦元力,为一切修炼之根本!”

    方元起身,舒展了下筋骨,来到外界。

    这是一处修建在青峰灵地半山腰的茅房,外面用篱笆围了一圈,炎玉晶米与问心茶树赫然在内,散发出勃勃生机。

    “果然……还是灵地最适合灵种的种植啊!”

    方元来到篱笆边上,一个精心开辟出来的田圃当中。

    除了两株成熟灵植之外,他还将那枚朱果之核,以及抢救出来的一些灵植种子洒了下去。

    希望以此灵地的神异,这些灵植都能茁壮成长起来。

    梦师修炼,过犹不及,目前阶段,每天入梦一次便可,此时,方元便将剩余的精力都放在了打理灵地,收服红眼白鸟之上。

    那些雏鸟饿个几天,顿时就有些有奶便是娘的味道,总算开始进食,令方元略感欣慰。

    只要此时低头,未来就有的是办法驯服,日积月累,潜移默化之下,纵然心如顽石又算得了什么?

    怕就怕白鸟王那样,已经心存死志,当真是做什么都没用了。

    “还有这些鸟蛋……让铁翎黑鹰去孵?似乎有些不靠谱!”

    方元爬到平台之上,摸着一枚巨大的白色鸟蛋,感受着其中幼鸟的悸动,不由摇了摇头:“或者……去找群母鸡过来试试?说不定有用呢!”

    若是被白鸟王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保管羞愧欲死,甚至动摇念头都是有着可能。

    “啾啾!”

    就在方元打算是不是拿鸟蛋去刺激下白鸟王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狂风,铁翎黑鹰的身影降落在平台之上,背上还带着花狐貂。

    它这些天逗弄白鸟,与花狐貂一起在灵地与幽谷来回撒欢,却也颇为自得其乐,丝毫不知道自己差点大祸临头,被方元当成孵蛋的保姆。

    “又发现什么了?”

    看到示意自己上前,方元笑着说了一句,靠近几步,眼睛顿时一凝。

    “咯咯!”

    花狐貂悻悻地叫了一声,身上赫然有着一个伤口,细腻平整,不是野兽,而是出自人类武者的兵刃。

    “这伤势……幽谷出事了?!”

    比划交流一番之后,方元的眼睛顿时眯起,眸子中放出精光。

    “也是……我这几天心思都放在了灵地之上,外面的事根本没怎么管,莫非出了什么事?”

    “只是纵然那地已经不是重点,也是我起家之地,更是我与师父的脸面!”

    “敢惹到我头上来!”

    方元冷笑一声,上了铁翎黑鹰之背:“走吧!该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啾啾!”

    铁翎黑鹰振翅高飞,顷刻间没入云层,消失无踪。

    ……

    幽谷。

    此时,在谷口的茅屋之外,两拨人正在对峙。

    一方乃是韩长老与周文武,一方乃是一帮陌生武者,簇拥着一名鹑衣百结,满面红光的老人。

    “刚才的白貂,便是神医所养,你等还要如此无礼?”

    周文武看了一眼老神在在、事不关己的韩长老,还是硬着头皮,站出来大声说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