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日之后。

    方元盘坐在一块青石之上,眉头微微皱起,似带疑虑。

    “九关之后,便是吸纳阳气,突破阳关,但若要在突破同时就阴阳汇聚,打造元力真种雏形,晋升地元境界,则是还缺了一点武道借鉴……”

    这方面,虽然他有着血魔经的灵士之法,但与武道终究有着区别。

    鹰爪铁布衫最高只到十二关大圆满,没有丝毫突破武宗、与真正元力有关的内容。

    唯一能令方元起着点借鉴心思的归灵心诀,又偏偏残缺不全,令他很是有些遗憾。

    “归灵心诀口耳相传,难道要去抓一个归灵宗真传或者长老逼问?”

    他心里浮现出一个念头,旋即很快将之压了下去。

    “啾啾!”

    就在此时,狂风呼啸,铁翎黑鹰庞大的身影降落地面,对着方元一阵嘶啼。

    “哦?有人前来?”

    方元摆了摆手,静坐片刻。

    梆梆!

    梆梆!

    没有多久,沉闷而富有穿透力的铜锣声就从谷前传来。

    “又来送经验的了……!”

    方元瞥了一眼自己的专长熟练度,就见医术已经满了绝大部分,几乎与种植术持平,不由一笑起身,来到谷外。

    “归灵宗的人?”

    在小亭之内,一行人正在恭敬等待,守足了规矩,当先的赫然是上次见过一面的鲁至森。

    “神医来了!”

    这蛮汉看到方元,脸上登时一喜,抢先出来几步行礼。

    “嗯,原来是鲁长老,这次又是谁伤了?”

    方元开口直接得很,但任何一名归灵宗弟子都不以为忤,毕竟神医么,总有着与他人不一样的规矩。

    “咳咳……是老夫!”

    众弟子让开,现出坐着轮椅的韩长老。

    “老夫伤病在身,不能全礼,还请神医莫怪!”

    韩长老抱拳行礼,神态却是颇为谦和,令鲁至森等归灵宗之人都十分诧异。

    林蕾月倒是不在此处,到达青叶城的时候,她就返回家族,即使找了藉口,但心思也是昭然若揭。

    “医者父母心,我自然是不怪的!”

    方元特意加重了口气,却见韩长老眉头一动,笑吟吟地应承下来,丝毫都不以为忤的模样,心里顿时一凜,知道此人阴沉至极,不好对付。

    “请!”

    将人带进草庐,方元把了把脉:“韩长老这是内伤,已经缠绵逾月,有些难办……”

    同时,心里还略微有些感慨,这归灵宗的左右长老,外带宗主,自己可算是见全了。

    “神医法眼如炬,老夫这伤,就是之前五鬼门副门主所赐!咳咳……”

    韩长老向后略微示意,鲁至森顿时抱着一个锦盒上前。

    “听闻神医有着规矩,韩某也不敢违背,特送上玄阴心法一卷,还望神医笑纳……”

    韩长老一挥手:“此心法乃是五鬼门真传,可一路修炼至武宗境界都无丝毫问题,更无半点疏漏,听闻神医之前还在少阳城义助我宗那林丫头,韩某在此谢过,此秘笈便是薄礼……不论此次成与不成,事后还有重礼送上,包管神医满意!”

    “玄阴心法?五鬼门镇派神功?”

    方元一怔,旋即接过木盒打开,就见里面一卷黑色文书,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字,从十二关到突破武宗一丝不少,以他目前的见识,只是看了几行,顿时就辨认出绝对是真货。

    “这份礼……可是太重了!”

    他扣着木盒盖,表情肃穆:“此功法韩长老真的决定送出?没有麻烦?并且据在下所知,但凡此种能突破武宗的镇派功法,必然有着几句关键缺漏,必须口耳相传,不露文字的吧?”

    镇派心法是什么概念?

    这代表着若是方元有心,随意去另外一个地方,都可以凭借它开宗立派,受万人景仰!

    此种门派根基,简直是江山神器一般,岂可轻易与人?

    “神医果然是明白人!”

    听到方元一下就提到点子上,韩长老眼睛一亮:“此功法乃老夫自己夺来之物,而五鬼门又风流云散,因此神医大可收下,不必惧怕有人来找你麻烦……并且其中缺漏之处,老夫已经为其补足,神医大可找人尝试,验证一二,绝无问题的……”

    “补足?”

    方元眉头一皱。

    “不错……只是抓几个五鬼门真传而已,简单的很……”

    韩长老哈哈大笑,而方元却是一下默然。

    很明显,抓到这些人之后,甚至不用严刑逼供,搞不好有人就主动将宗门卖了,当成保全自身的筹码。

    ‘这可当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

    方元脸色木然,心里却带着一点喜意。

    毕竟他刚刚想寻找一部武宗功法,完成自己的设想,就有人巴巴地送上门来,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甚至,摆在他面前的韩长老,都是一个极好的实验品!

    凝练阴阳二气、元力真种,突破地元境的武者,还要抵抗无力,任凭自己施为如此好的机会,可不是哪里都能找到的。

    ‘地元武者已经凝聚元力雏形,通过观察此人的筋脉与内力,我的猜想论证完全可以更进一步!’

    方元眸子有些炙热,那种专注而虔诚的态度,顿时令韩长老都有些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你先出去,我要施针了……”

    方元取出金针,神色肃穆,对旁边的鲁至森道。

    “哦!好!”

    虽然很想看着后续,但鲁至森可不是傻子,立即恭敬地退出了草屋,并且还贴心地关上大门,至于心里到底想着什么,那可就谁也不知道了。

    “我将会施展金针渡厄之法,一会韩长老若感受到什么,千万不要运功抵抗,切记顺其自然!”

    方元转过身,脸上的表情晦暗不定,纵然韩长老人老成精,也是不由心里大凜,勉强一笑:“恐怕以此时老夫的状态,纵然想动作,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很好!”

    方元出手如风,两枚金针顿时向着韩长老眉心刺来。

    “嗯?!”

    韩长老脸上肌肉一抽,双手似动未动,旋即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砰!

    他身体重重倒在席上,方元看了看他手掌,脸上却带着一丝戏谑之色:“看似很放心我,但实际上戒备颇深啊……当然,也可能是老江湖本能的警惕,但我很不幸地告诉你,你猜对了……”

    有着如此上佳的实验品在前,他又怎么会不好好利用起来?

    既然准备废物利用,再让韩长老保持清醒,却是十分麻烦,不如直接刺昏了干脆。

    “这就是医者的特权,我不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的伤好啊!”

    方元望着毫无反抗之力的韩长老,脸上笑意越发扩大……

    ……

    吱呀!

    良久之后。

    茅屋大门一下拉开,露出有些疲惫之色的方元。

    “神医,韩长老如何?”

    早已热锅蚂蚁一般的鲁至森立即围了过来。

    “幸不辱命!”

    方元擦了擦脸上的虚汗,露齿一笑:“你们先带他回去,七日之后,再来一次施针,辅以草药,半年之内,当可痊愈……”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鲁至森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而想到宗门供奉人力不可挽回的论断,他更是对方元多了数分敬畏,躬了一躬,来到茅庐之内,就见韩长老躺在地上,呼吸均匀,脸颊也多了一丝血色,不由大喜:“多谢神医,我等立即告辞,七日后再来!”

    也不多话,命归灵宗弟子放下其它礼盒,带着韩长老离开。

    方元目送着,等到人影消失之后,脸上才出现一丝诡秘。

    论实际的,韩长老身上的伤势虽然难缠,但若他动用真本事,小半月便有着把握救回,此时说出这些,自然是想将他病情拖得更久一点,毕竟如此上好的实验体,可不能轻易放走了。

    “并且……此人对我戒心颇深!”

    想到刚才韩长老的举动,方元的面色也是阴沉下来。

    对方可是归灵宗唯二的左右长老之一,位高权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的态度,其实就是归灵宗的态度,此时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到了自己面前。

    “不过也是……”

    方元自问,若是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出现一个不可控因素,自己的反应八成要比归灵宗更加激烈。

    此时对方不过是试探,或许还存着拉拢的心思,但日后可就难说了。

    “好在此次大有收获,我的假想也是可行的!”

    想到自己刚才的实验,方元又兴奋地握紧了拳头。

    韩长老的,还主动挺身而出,担任实验品,对方元助益颇大。

    至少,他就能够确定,自己直接打磨元力真种的猜想完全可行,特别是在得到玄阴心法之后,就相当于补全最后一块短板。

    “哼,纵然是师语彤也不会想到,什么神功秘笈我根本不在乎,只是想看看它突破武宗之描述罢了,甚至还有着血魔经对照,一些错误与疏漏根本隐瞒不过我……当然,这韩长老也不可不防!”

    方元想了想,回到幽谷之中,换了一身衣服,又命令花狐貂看家,自己则是远远追上了归灵宗的队伍。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