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秋意渐浓,又转入寒冬。

    一片片鹅毛般的大雪从天幕划落,不用多久,整个幽谷就是一片银装素裹。

    方元推开木制窗户,呼出一口白气。

    身为内家高手,冷热不侵,此时的他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却没有感到丝毫寒意。

    “啾啾!”

    半空当中,铁翎黑鹰鸣叫一声,抓着一只小鹿,稳稳落在雪地中,眼巴巴地盯着方元。

    很显然,不说幽谷中的灵物供应,就是每天的熟食烤肉,都已经将它的嘴养刁了,纵然现在方元赶它,恐怕黑鹰也不愿意继续去过那种茹毛饮血的野兽生活。

    “咯咯!”

    一看到有好吃的,花狐貂跑得飞快,在雪地上留下浅浅的一行脚印,宛若梅花一般。

    “啾”

    看到方元出来,铁翎黑鹰又叫了一声,涵义非常清楚。

    “哦?有人靠近,并且还是熟人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虽然方元还是学不会兽语,但一些简单的发音意思却还是大体弄懂了一点,特别是他与黑鹰约定的信号,更加不会有错。

    “小黑,你先去后面躲躲”

    方元一边料理着小鹿,一边头也不地对铁翎黑鹰道:“放心,今天的灵米与烤肉,都少不了你的”

    “啾啾”

    听到这个保证,铁翎黑鹰方才不情不愿地飞起,顷刻间就化为天际的一颗黑点。

    这可是方元的秘密武器,轻易不能给外人看到。

    至于花狐貂的存在,对于相熟之人而言,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反而有着巨大的威慑。

    “周文武求见大人!”

    果然,没有片刻,伴随着铜锣之音,方元施施然走到小亭,就见到穿着厚厚狼皮大氅的周文武,独自一人在那等候。

    “见过大人!”

    看见方元出来,他顿时眼睛一亮,上前行礼。

    “嗯你也不算外人,随我入谷吧!”

    此人的忠诚勉强可以信任,并且也是经过检验,被下了暗手控制的,在方元这里的待遇又与别人不同。

    “郭家背后的那个神秘势力,查清楚了么?”

    方元弹了弹身上的雪花,随意问着。

    这种不畏寒暑的姿态,立即令周文武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羡慕之色:“已经查清,特来禀告居士!”

    “很好,进谷说话,正好灵米熟了!”

    方元瞥了眼周文武,目光纯净,却令他有着一种浑身上下都被看透的错觉:“你本身武道,已经到了第五关,接下来就必须扎牢根基,冲击伤门的门槛!”

    “积累越雄浑,突破三险关的可能越大,并且纵然失败,受到的反噬也会越轻上次的红玉稻米吃完了?这次就再带上一批!”

    “多谢大人!”

    周文武顿时兴奋非常。

    毕竟,能日食灵米,用以武道冲关,简直是连归灵宗嫡传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有着这个,他傻了才背叛方元,更不用说,此时在他身上,还有对方特意做下的手脚。

    虽然没有明言,但想到这位大人的神医之名,周文武顿时什么小心思都没有了。

    此时,哪怕方元让他与归灵宗敌对,周文武恐怕都只有硬着头皮上。

    而纵然如此,方元对周文武还是颇有保留。

    至少,他就隐瞒了灵茶与黑鹰的存在。

    “见过貂尊者!”

    步入幽谷之后,周文武看到花狐貂,又是深深一揖,态度谦卑到了极点。

    此时的他,自然知道花狐貂便是幽谷的护谷灵兽,专门看管红玉灵米。

    也唯有这样的秘密,才值得用灵兽守护。

    想起一开始被引见的时候,对方直接无视,自顾自抱着陶瓷大碗吞食灵米的场景,周文武简直有着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啊。

    太耻辱,太不堪了有没有!

    打不过人家养的狗也就算了,甚至就连吃的都不如人家的狗食,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还好大人后来就赐下了灵米,虽然不如貂尊者的量多’

    此时,待遇与宠物齐平的周文武很是欣慰,却根本不知晓,他所珍若性命的,都只不过是别人不大看得上的东西而已。

    “坐吧!”

    进入精舍,方元随手抓来一个蒲团,又倒了一杯清茶当真是普通的茶水,却令周文武有些受宠若惊,连道不敢。

    “郭家背后的势力,有眉目了?”

    方元身上一抖,原本的几片雪花就飘然洒落,丝毫不存,自顾自地坐下问着。

    “不错”

    一提到这个,周文武就是脸上一抽。

    错非有着方元之前提醒,再加上几次施展医术为他保命,还有一点运气,他八成就要折在郭家了。

    “自从上次失利之后,宗门又连着派来了几批人,由长老带队,与郭家背后那个势力狠狠斗了几次,总算弄清楚对方的跟脚,乃是五鬼门!”

    周文武恨恨道。

    “五鬼门?!”

    方元皱了皱眉头,实际上,他对于周围的势力,根本不怎么熟悉。

    “此门十分神秘,一向只在烈阳郡中盘踞,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郭家老祖,竟然是它的记名弟子”

    周文武叹息一声:“五鬼门在幽山府内大名鼎鼎,实力与归灵宗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论神秘歹毒,还犹有过之,这次冒然启动郭家暗子,又派出高手前来,似乎是为了寻找某件东西”

    “哦?到底是何物?”

    方元心里一跳,直接问着。

    “小人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一件宝物!被门中叛徒盗出,不过事隔如此之久,恐怕早已远遁了吧”

    周文武摇了摇头:“归灵宗执事们也是损失不小,才堪堪打探到这个消息,据我所知,在这段时间内,郭家人已经损失惨重,而五鬼门的高手也似乎觉得此地乃是鸡肋,已经开始准备撤退了”

    “撤退”

    方元点点头:“是因为归灵宗?”

    “不错!”

    周文武点头,语气中隐约带着点自豪,这是他从小的习惯:“此时已经惊动了宗主大人,甚至准备派寒长老下来,五鬼门再怎么嚣张,青叶城也毕竟是我归灵宗的地盘!倒是”

    说到后面,他又带着点迟疑:“对方这次撤离,仿佛是因为有着什么极为重要之事,要往抽调武力宗门已经下令彻查,说不定余波还有得延续!”

    “这样啊”

    方元听了,良久不语。

    很显然,这次归灵宗的行动,一定程度上是在给他挡灾。

    错非对方吸引走了五鬼门的大部分注意力,说不定人家就要直接找到幽谷来了。

    只是此时的撤离,令方元有些不解。

    青叶城乃是归灵宗地盘,而归灵宗又有着武宗坐镇。

    一旦引起师语彤的注意,立即撤离,也在情理之中,但从周文武的描述来看,又似乎另有隐情。

    ‘说不得当真要出山一次了!’

    挥了挥手,命周文武退下,方元眼中精光连闪,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能让一个五鬼门都如此在意的藏宝图残片,必然不会简单,也令他起了一点好奇心。

    郭家。

    一辆辆马车已经整装待发,同行的郭家之人面色悲戚,不少妇孺还传出嘤嘤哭声,毕竟这一去,就是背井离乡,有生之年也不知晓能否再度归。

    “哼,哭哭哭就知道哭,一群累赘!”

    旁边,几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衣武者面色不愉,又大声喝骂着:“莫要做这小女儿姿态,都给我动作快点!”

    “师父,为何要救此庄,毕竟除了郭家老祖之外,这些凡人,与我五鬼门又有何干系?”

    一名胸口绣着骷髅的弟子有些不忿,向旁边的老者抱怨道。

    “混账!”

    岂料老者眼睛一瞪,气得胡子飘起:“郭家父子为我五鬼门而亡,我们又连番大战,令郭家死伤惨重,若不妥善处置,岂非让其它弟子看了心寒?须知宗门的根基,恰恰就在那些看起来平凡的普通人与低微弟子啊”

    “哼,归灵宗”

    年青武者冷哼一声:“以师父你的手段,纵然七八关高手前来,也未必要如此吧?”

    “嘿嘿,若只是内家高手前来,也就罢了”

    老者摇了摇头:“只是老夫得到消息,这次归灵宗支援中,还有着寒老鬼,他二十年前便凝练阴阳二气,乃是四天门境界即使不甘心也得承认,为师还是逊色他一筹!”

    “此次青叶城之行,当真令人不快”

    仿佛想到了什么,青年武者的面色也阴沉下来:“我们师兄弟折损太惨重了倒是那些归灵宗弟子,即使重伤,没有多久就又生龙活虎地重新出现”

    “嗯,这为师也听说过,在此地出了一个神医,能妙手春,起死人,肉白骨,传得神乎其神,现在看起来,当真有着一点门道,日后若有机会,少不得要去拜会一二的”

    老者一勒马缰,头也不地离开:“但此时,任何事都比不上宗门大事重要,等到出了清河郡之后,你与师兄弟直接护送这批人去烈阳郡,为师先走一步!”

    说完,也不顾后方如何,直接策马狂奔,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