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啾啾!”

    青峰灵地之中。

    方元扛着一根翠绿灵竹,奔行如风,身后是数只灵禽与红眼白鸟组成的大军。

    最难对付的红眼白鸟王仇恨虽然被那铁翎黑鹰拉走,但方元这个‘小偷’明显也没有逃过鸟王之眼,嘶鸣一声,诸多白鸟便围攻而来。

    “该死的,我的衣服啊……”

    为了保护灵植,方元只得依靠铁布衫气功,一次次硬抗白鸟飞爪啄击,没有多久身上的衣物就彻底报废,近乎赤身。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灵鸟的攻势,令他身上多出不少血痕。

    “花狐貂,还不动手?”

    冲下山峰之后,方元身影几折,冲向白雾,蓦然又是一声大吼。

    “咯咯!”

    电光一闪。

    一道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扑,叼住一只灵禽红眼白鸟的脖子,但听咔嚓一声脆响,那白鸟脑袋转向一个诡异的弧度,眼见是不活了。

    “哈哈……做得好!”

    抓住这个机会,方元冲入浓雾当中,总算出了一口长气。

    “咯咯……咯咯……”

    花狐貂放下灵禽,在灵竹旁边跑来跑去,摇着尾巴,满脸讨好的表情,简直跟条哈巴狗一样。

    “呵呵……你也知道这灵竹的珍贵了?为了护着它,我身上多了多少伤啊……嘶……”

    方元倒抽一口冷气,干脆将剩下的布条一把扯开,当成纱布包扎伤口。

    “错非有着师父留下的上好金创药,不留疤痕,小爷的卖相可就彻底废了……”

    他一边龇牙咧嘴地裹伤,一边恨恨看向旁边的灵禽:“好……今天晚上就吃烤鸟肉……”

    方元躲在浓雾中,耳边听着依稀传来的巨鹰惨叫,又有些庆幸。

    “想不到……这红眼白鸟王竟然还有着狂化的能力,这次若非这黑色巨鹰先趟雷,那下次八成就是我了……”

    他满是幸灾乐祸的想法:“鹰兄你一路走好,小弟失陪了!”

    也不管其它,直接抓着灵竹灵禽,与花狐貂飞快消失在浓雾中。

    ……

    幽谷。

    自从上次立威之后,如今整个深山都几乎成为了世家禁地,外面又有周文武照看,倒是一派平静。

    方元来到谷内,直奔种植园,等到发现几个机关陷阱,以及几处小布置都安然无恙之后,顿时心里一松。

    虽然种植园比较隐蔽,但其中灵米、灵茶等等,都是相当珍惜之物,由不得他不如此警惕。

    “等到日后,将这些移植到青峰灵地中去,幽谷就作为一个单纯的居住之所,那便好上很多了,此时唯有多加小心,布置陷阱,再令花狐貂时刻看守了……”

    方元先来到茶园所在,巡视一番,见到问心茶树安然无恙,这才长出口气,闷闷想着。

    以前他只是个普通人,暴露了这些,必然引来觊觎,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武道小成,凝练内力,倒也足够镇压。

    只要问心茶增长神元的奇效不传出去,其它对于他而言不过小麻烦而已。

    “但能避免,还是要尽量避免的……”

    方元神色一肃,飞快思索起来:“真正要论守护,还是花狐貂最为保险,又或者在种植园附近布下几个绝杀陷阱,比如放养毒物,最好是与变异珠尾蛇一般的奇毒……当然,传闻之中,灵士之流,能布置阵法,借助天地之力,奥妙无穷,奈何这条最不可能……先放着吧……”

    纵然日后迁居灵地,必要的防御仍旧需要,方元现在就开始考虑。

    “真正效果最好的,还是传说中的阵法手段,奈何现在条件不足,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有着问心茶叶,配合坐忘茶道,他的神元进展一日千里,足以应对任何灵士、丹师之类的入门要求。

    奈何那样的人物,根本只在传说当中,方元想学也学不了,只能翻白眼。

    “咦?”

    倒是他来到红玉稻田之后,有些惊喜。

    只见在稻田当中,红玉一般的秧苗茁壮成长,势头很是喜人。

    而在旁边,一排翡翠一般的嫩芽也冒出了头,充满欣欣向荣之意。

    “翡翠草!此物果然十分容易成活!”

    方元看得一喜,蹲下身体,望着翡翠草的叶片:“花狐貂,你吃不吃这个?”

    “咯咯?!”

    花狐貂满脸纠结之色,旋即小爪子抱住了旁边的灵竹,再不松手。

    仿佛是在说,宁肯啃竹子也不吃草。

    “哈哈……你个小机灵!”

    方元微微一笑:“以后的灵竹出来了,还会少得了你么?”

    竹子与其它植物不同,乃是分根而生,只要栽种得法,到了春天竹笋破土,那不用多少年就会长成一片竹林,在诸多灵植当中,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一项了。

    否则,方元也不会一看到它就兴奋非常,连红眼白鸟王的其它珍藏也顾不上多看,直接选择了这个。

    “嗯,就在这里吧!”

    他沿着种植园找了一圈,最后选择在几块青石垒砌成的小山旁边将灵竹种下,又专门开辟出一道水渠。

    吱呀……

    微风吹过,灵竹上枝叶摆动,发出沙沙声响,几个骨朵含苞待放,隐约可见纯白色的花穗。

    “看样子,成活下来的概率很大……”

    方元洗净双手,脸上满是欣慰之色,又看向自己的属性栏中,种植术的描述:

    “种植术三级你是种植界当之无愧的专家级人物,双手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经过你种植的作物,有极小概率发生优良性状异变!”

    这极小概率,他可是深深领教了。

    之前整个种植园当中,只有一株茶树发生异变,果然低到可怜。

    但就是那一株茶树,异变之后的问心茶,配合坐忘茶道,竟然有着增长神元的不可思议神效,可谓一饮一啄,皆有天定了。

    而此时方元心里有着另外的打算。

    这灵竹、灵米、还有灵草,都是可以大批量种植之物,数量堆上去,只要运气不是差到极点,总能诱发异变的。

    在灵种之上再发生异变,会产生什么?

    这种结果,令方元都非常之期待。

    “只是……这专长的等级,提升起来比技能更加麻烦呐!我黑沙掌与鹰爪手习练起来,进度都是一日千里,但唯独专长类别,总是遇到瓶颈,似乎非得满足什么条件,才能进入下一级……”

    方元有些惋惜地看着自己的医术与种植术。

    这两门专长的熟练度,此时都已经到了99%的地步,奈何就是差了那最后的一点,死活都上不去。

    此种状态,立即就令方元联想到了之前瓶颈。

    错非他得到灵种,种植术也突破不了三级大关。

    “莫非……这两样专长的提升,也是与此有关?医术需要成长,必须不断治病救人,又或者突破什么疑难杂症,而种植术,则是要更高一级的灵种?”

    专长虽然不能立即转化为战力,但在其它方面的支援却是无与伦比,饶是方元也非常重视。

    “好了,喝茶去!”

    处理完一切之后,他拍拍双手,带着花狐貂来到精舍。

    一杯坐忘茶,洗涤心灵,物我两忘。

    感受着丝丝清亮之意渗入眉心、天灵,令他神元开始丝丝增长,方元顿时陷入一种恍恍惚惚的境界当中。

    ……

    “咯咯!”

    一番入定之后,方元神清气爽地起身,却发现花狐貂跑到他脚边,一副急切的样子。

    “嗯?这倒真是奇了……”

    以花狐貂的性子,每次饮茶之后,都比方元沉醉的时间更长,这次却有些出乎预料。

    “咯咯!”

    见到方元不加理睬,花狐貂的模样越发急迫,蓦然一拉方元的裤脚,示意他跟上。

    “这是……发现了什么?”

    方元神色一凝,跟随着花狐貂走出幽谷。

    翻过一处小山丘之后,他惊疑一声,终于知道花狐貂发现了什么。

    入目所及之处,乃是一片灌木丛,此时已经被压倒大半,一头庞大而神骏的黑色巨鹰正卧在上面,翅膀处有着巨大伤口,鹰眸如电,带着凶悍野性,看到方元之后,更是发出示威一般的嘶鸣。

    “大黑鹰,竟然逃出来了……”

    方元啧啧称奇,上前两步。

    “啾啾!”

    黑鹰一振翅膀,奈何扑腾两下,掀起一阵狂风之后,又重重摔落地面。

    “这……该怎么办?是杀?还是置之不理?”

    方元望着这老鹰,一时显得有些踌躇。

    但花狐貂立即跳出来,举着爪子比划。

    “你是让我救它?”

    方元对于治病救人……不,救鹰也是无可无不可,毕竟严格说起来,自己不仅抢了对方的机缘,就连它脑袋上那一记鹰爪伤势,也是自己打的呢,好像应该补偿一二。

    “救它倒也没有什么,但你看它这模样……让我怎么救?”

    方元上前两步,黑鹰顿时仰首挺胸,作势欲啄。

    “咯咯!”

    花狐貂转了转小脑袋,一溜烟跑到黑鹰边上,咯咯有声,仿佛在解释一般。

    而随着它一番指手画脚,黑鹰头一偏,眼里的戾气倒是少了不少。

    方元看着这一幕,嘴巴却是渐渐张大:“见鬼了……你是貂啊,怎么还会说鸟语?”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