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到这幅模样的周大小姐,方元皱了皱眉头,旋即转身回谷,自顾自地喝早茶去了。

    这个刁蛮大小姐的性子,就是应该好好磨一磨,最好等到她受不了,自己离开,那更是皆大欢喜。

    至于同情什么的?

    难道他会对这个刁蛮小姐有这种情绪,开玩笑呢?

    山谷之内,方元砍柴、生火,烹煮米粥、早茶,一股香味顿时四溢,甚至连周文馨都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肚子咕咕乱叫。

    她脚步不自觉地上前,来到谷口,却愣是不敢进去。

    周大小姐虽然有些蛮横,却并非傻子,昨日方元已经如此郑重其事地警告,再冒然犯界,纵然她老爹都救不了她。

    再说,上次那些豪仆被白光割断手筋的场面,也是牢牢印刻在她心底,令周文馨如何敢放肆?

    没有办法,只能就着谷内的香气,啃着硬巴巴的干粮,心里的委屈更是不用提了。

    ……

    谷内。

    方元与花狐貂一人捧着一个小碗,喝着红玉稻米粥,可丝毫没有救济对方的打算。

    这灵米珍贵,没看到连方元早餐都变成喝粥了么?无论一人一貂,都是珍惜非常,绝无半点与外人分享的心思。

    “纵然我的珍珠玉晶米,也是凡品绝顶,长食能养气宜体,增补元气呢……”

    方元想着想着,又叹息一声:“灵茶早已告罄,红玉稻米也不多了……现在每天早茶换成平常的茶叶,都让我痛不欲生,要是连灵米都没得吃,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咯咯!”

    旁边,花狐貂极为通灵地举起了小爪子,表示自己同样如此感觉。

    “归根到底,还是灵肥!”

    方元盯着花狐貂:“以前让你带我去,你总是推三阻四,现在呢?我已经是四关的武道小好手,这份实力如何?”

    “咯咯?!”

    花狐貂将碗里最后一滴粥水舔舐干净,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碗,来到空地上。

    “哦?这是要和我练练?”

    方元精神一振,来了兴趣,知道花狐貂对现在的自己也有些估摸不定,要实战一下才能确认。

    “来吧!”

    自从那次击杀宋玉杰之后,方元也发现,在实战中所获得的经验,要远远超过平时自己苦练所得,那还有什么说的,一见花狐貂如此,他当即同样有些跃跃欲试,来到场中。

    “不要留手!”

    方元深吸口气,双掌一下子变得漆黑如墨,青筋凸起,如同蚯蚓一般,不断向上蔓延,连带着他两条手臂都变得粗大了一圈。

    ‘这大体上,就是我内息运行过的线路,躯体都得到了增幅?’

    被黑沙掌强化的部位,以双掌最强,手臂次之,胸膛与小腹再次,至于其它的后背、双腿、头部等等,完全就是可有可无了。

    没办法,黑沙掌一来级别低,二来根本就不是专注防御的功法,能附带强化一下双掌与手臂,就已经很不错了。

    “嘶嘶!”

    倒是花狐貂,发现原本平凡无奇的方元,一下变得危险起来,浑身的毛发也是略微竖起。

    咻!

    它爪子一按地,整个身体顿时化为一道白色的闪电,仿佛电光石火般来到方元面前。

    嗤嗤!

    尖利的爪子带起劲风,仿佛刀刃一般割面生疼。

    “来得好,就是这样,不要留手!”

    方元一掌拍出,眼睛大亮。

    他只与花狐貂交过一次手,也就是月色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的花狐貂灵智远没有现在聪慧,并且自己当时也只是个不会武功的凡人。

    此时却是两者都有了进益,更令方元热血沸腾,有些想摸摸花狐貂的底。

    “黑沙莽莽!”

    一想到这里,他右掌掌心蓦然变黑,带着一股腥香之气,仿佛曼陀罗般醉人。

    “嘶嘶!”

    花狐貂见此,竟然完全不敢与他对攻,身影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之’字形的轨迹,仿佛闪电般灵巧避开,绕到方元身后,一爪破空,突袭而来。

    “反身掌!”

    方元反身又是一掌,劲风大作中,花狐貂轻灵地跳开,只是他粗大一圈的手臂上也多了三道鲜红的爪痕。

    “嗯?攻击力很高,防御力却很低!”

    看到如此的花狐貂,方元心里立即有了论断。

    他此时功注双臂,一个小伤口根本不算什么,略微运功,肌肉就自动夹住,止血镇痛。

    “好!再来!”

    方元战到酣处,大呼一声,双掌仿佛带起黑风,飞沙走石,更有剧毒,令花狐貂连连倒退,愣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嗯……花狐貂真正的实力,攻击上连七八关的武林好手都要忌惮,只要不是专修硬功,碰到都要吃个大亏……但防御太弱,一个四五关的武林高手都可以破防,短板比较严重,只有依靠速度弥补……’

    一番大战下来之后,方元感觉自己气力不济,率先罢手:“停下吧!”

    他时刻要全力运功,逼迫花狐貂退开,内息消耗得很快。

    如此对耗下去,最终结果,必然是花狐貂更胜一筹。

    ‘若我此时是五关武者,当可支撑更久,特别是若能突破伤门关,内息凝练一股,形成内力,就可以续航更久,到时候应该能胜过花狐貂了……’

    方元握紧拳头,对自己的进度还是比较满意的。

    特别是在看到黑沙掌的熟练度又涨了一大截之后,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很好,花狐貂,以后这样的陪练,每天都要来几次!”

    “嘶嘶……”

    对面,花狐貂有气无力地吐了吐舌头,对它而言,对上这样凶恶的掌风,还要时刻保持高度注意与之周旋,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咯咯!”

    不过看着方元这么短时间之内,就从一个普通人变成这样,饶是花狐貂也有些惊异,又举着小爪子一阵比划。

    “可以了?”

    方元看出它的内容,一阵狂喜。

    那个灵肥的所在之地,终于可以对自己开放了么?

    一旦有了源源不绝的灵肥,灵茶与灵米的产出都不是问题,自己必然可以飞快获得提升!

    ……

    清河郡,寇家庄。

    此庄子在县内也算豪强,庄中多以寇姓人为主,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出了一个掌法大家,自创黑沙掌的寇封!

    但此时,整个寇家庄,却是笼罩在一片尸山血海当中。

    熊熊的火焰直上数丈,将原本厚实宽敞的庄园尽数吞噬,寇家庄之内,杀声震天,一名名归灵宗弟子,面无表情地展开了屠戮。

    事实证明,在清河郡霸主级别的势力面前,整个寇家庄的反抗显得殊为渺小。

    “宋长老有令,寇家庄上下,鸡犬不留,尽数屠灭!”

    “杀!”

    ……

    在诸多杂乱的呼喊当中,某间大宅院之内,一条黑影扑了出来,双掌尽成漆黑之色,带起阵阵恶风,但凡靠近的归灵宗弟子都是捂着喉咙,脸色惨白无比地倒在地上。

    “宋中,你欺人太甚!”

    黑影咆哮着,赫然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头:“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纵然有事,也只找老夫就是,你竟敢如此?”

    “江湖规矩?”

    一直阴沉着脸的宋中动了。

    他一动,整个人就仿佛柳絮般飘向老者,动作之快,有如鬼魅。

    “黑沙掌!”

    老者运起毕生功力,双掌前推,更是将毒素催动到极致。

    世人皆以为黑沙掌以刚猛著称,殊不知最厉害的还是用毒,他这一脉,唯有真正的入室弟子,才能传以此种诀窍,老者一身功力,自然登峰造极,甚至有过奇遇,突破了伤门的门槛,乃是第六关的武道高手,在郡内都小有名气。

    “黑沙掌,淬毒!”

    宋中仍旧面色淡漠,眼睛中带着不屑,蓦然右手一牵,划了一个圈子,又一引。

    咔嚓!

    在老者惊诧的目光中,他的左掌与右掌就轰然相撞,巨大的力道混杂毒素,立即就令他双臂骨折,身受重伤,吐血倒地。

    “能将黑沙掌突破到第六关,你也算是个人才,只是你远远不知道伤门之后的恐怖!”

    宋中悠然道:“一触伤关,全身皆伤!至得惊门,劳心伤神!死关最怖,不成就死!武道三险关,一关更比一关难,我已突破惊门,浑身内力凝练如钢,你区区一点毒素内力,又如何撼动得了?反而被我反击,命在旦夕!”

    “宋长老……老夫是得罪过你,但何至于此啊!”

    老者望着满目疮痍的景象,不由悲从中来。

    “你得罪我,还没有什么关系,老夫本来也是要讲讲江湖规矩的,但现在,玉杰都死了,老夫又还有什么顾忌……”

    宋中平静地说着,但越是如此,老者脸上却越浮现出震怖之色:“莫非你以为是我?不不!”

    “是不是没有关系,反正你那些亲传弟子,一个都跑不掉的!”

    宋中淡漠说完,一指点在老者眉心。

    这位已破六关,将黑沙掌凝练至史无前例,化生黑沙内力的老者,就这么软软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尸体。

    见到老者身陨,宋中脸上也没有多少开怀,反而带着疑惑之色:“据那些仆役所言,玉杰乃是死于淬毒黑沙掌,但既不是这死鬼,他的几个亲传弟子,又怎么可能是玉杰的对手?我究竟遗漏了什么?”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