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嘶嘶!”

    果然,在看到毒龙草之后,花狐貂顿时发出代表危险的嘶嘶声,浑身毛发张开,脊背微微弓起,仿佛撑满的弓箭一般。

    “丝丝!”

    刹那之后,方元就自白石堆中听到了回应,一道细黑长线蜿蜒着爬了出来,昂起半边身体,吐着紫红色的信子,做出威胁姿态。

    “这是……蛇?”

    他看着突然出现的长蛇,有些倒抽凉气。

    这条蛇长约三尺,拇指粗细,身上黑色的鳞片炯然有光,带着一节节如同脉络般的纹路,最关键的是它尾部泛白,犹如一串珠链,獠牙雪亮锋利,头顶更是长着一个硕大的肉瘤,如同紫珍珠一般浑圆饱满,隐约泛着光芒。

    “珠尾蛇?”

    方元一下就将它与问心居士提过的清灵山中几种厉害毒物联系起来:“不……普通的珠尾蛇,哪里有着这样修长?并且头顶应该也没有这种肉瘤……异变?”

    他非常肯定,这条珠尾蛇纵然不是灵兽,也必然比普通的珠尾更加凶悍。

    “嘶嘶!”

    此时,花狐貂却是张牙舞爪,缓缓迈步上前。

    看着一身毛皮雪亮的花狐貂,这头变异珠尾蛇显得十分忌惮,盘成一圈,蛇头作势欲扑。

    “是了……花狐貂本来就是蛇类的天敌,此时又是灵兽,得了我灵茶的增幅,应该能拿下才是……”

    珠尾蛇奇毒无比,方元可没有信心凭借着手上的柴刀与解毒剂对付,连忙远远躲开,又紧张地注视着场中的动静。

    两头奇兽对视良久,花狐貂突然一闪,疾扑数步。

    “丝丝!”

    珠尾蛇一下鳞片张开,从獠牙中射出半透明的细线,犹如弩箭一般飞射。

    “喷毒?”

    方元在旁边看了冷汗直流,知道自己对上这一下,八成没有什么躲开的希望。

    咻!

    这时,半空中的花狐貂却是轻巧地一个转折,犹如闪电一般,避开毒箭,身躯化为一道白线,于电光火石间扑到白色乱石阵中,前爪死死按住珠尾蛇脖颈,任凭它尾部缠绕而上,张开巨吻,露出尖利的门牙,毫不客气地啃噬而下。

    咔嚓!

    只是一口,珠尾蛇的半个头就消失不见。

    “干得好!”

    方元大喜,连忙跑了过来。

    他首先看了看刚才珠尾蛇的毒箭落地之处,就见不仅土壤焦黑,就连石块都被腐蚀出星星点点的坑洞,不由倒吸冷气。

    “花狐貂,做得真是不赖!”

    方元连连夸赞,将毒龙草小心地收起:“嗯,有着这个,再配合之前的三星草、一枝叶、还有这条珠尾蛇……师父留下的‘阎王令’材料倒是齐全了!”

    这药方名字吓人,实际上却是一味解毒良药,能化百毒,纵然到了鬼门关,也有如阎王一旨令喻一般,足可乖乖还阳。

    “靠!你少吃点,这蛇我还有用呢!”

    等到计较完毕之后,方元顿时很无语地看见花狐貂已经抱着珠尾蛇,仿佛啃甘蔗一般啃了半截,正挖出一枚紫绿色的蛇胆,吞了下去。

    “幸好……毒囊还留着……”

    方元又过去细细检查,这才松了口气。

    心知纵然以花狐貂的神异,面对这变异珠尾蛇的剧毒,还是有着忌惮,不敢冒然食用。

    ……

    “这次入山,虽然没有找到灵肥,但阎王令的材料却是收集齐全,回去之后就可调配了……”

    回程路上,方元的心情相当不错。

    阎王令虽然效果神奇,但配置却并不复杂,只需要将几种材料按比例混合鞣制就成了,难处还在于材料稀罕少见。

    “有了这个,日后若是出去行走,也方便一点……”

    方元沉吟着,突然间,面色一变。

    在他面前,赫然出现了一株断树,人腰粗的古木被拦腰截断。

    这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断口处,一个清晰的掌印却是显眼异常!

    “人力而为,破关武者?!”

    方元神色一下肃穆起来,又看了看附近有些狼藉的痕迹:“在互相争斗?居然一路深入了清灵山?”

    “嘶嘶!”

    白花狐貂注视着这一切,也是毛发倒竖,变得紧张起来。

    “走,跟上去看看,就看一眼!”

    方元毕竟还是个少年,好奇心起来,顿时再也忍不住,直接对花狐貂道。

    花狐貂嗅了嗅地面,顿时找到一个方向,追逐上去。

    方元紧随其后,旋即看到了更多凌乱的脚印,还有血迹。

    “的确是一追一逃,并且,这破坏力……”

    方元神色肃穆,等到前方出现声响的时候,更是将步伐放缓到了极限。

    “韩寿……叛徒……”

    隐隐约约间,伴随着山风,一阵人声就传了过来。

    方元不敢冒然上前,看了看周围,灵机一动,爬上一株大树,借着厚厚实实的树冠将自己身形完全遮掩,举目瞭望。

    他运气不错,再过去是一片草地,两个人影正在对峙,一黑一白,似乎都没有发现他的窥视。

    “师兄……我错了,饶命啊……”

    方元来得不是时候,战斗明显到了尾声,那黑衣人不敌,被一掌正中胸膛,大口大口地吐血,旋即又跪了下来,磕头求饶。

    看着这一幕,方元只感觉自己心里对武道高手的憧憬立即破灭了一半。

    “嘿……看来高手不一定就要人品好么……之前能打得那么厉害,现在情形不对,立即就服软服得无比迅速……”

    他站着说话不腰疼,自顾自地想着,丝毫没有站在那些武者的立场上考虑。

    被黑衣人这么一跪,白衣人似乎有些踌躇,举起的右掌迟迟不落,反而面色涨红,大声喝骂了起来。

    隐约间,方元也只听到了‘叛门’‘宝物’等等的字眼,却并不是十分清楚。

    正当他以为好戏结束,准备先走了之的时候,场中异变突生!

    那黑衣人突然疾扑而出,一拳狠狠印在白衣人胸口!

    咔嚓!

    刺耳的骨裂声,纵然方元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但那白衣人临死反击,也是非常厉害,黑衣人同样吃了一掌,伤上加伤,却吐血狂笑,得意非常。

    “啧啧……这人阴狠!”

    方元看得啧啧称奇:“最后翻盘,简直是大逆转啊!”

    这时候,就见黑衣人蹒跚着上前,似乎想从倒地的白衣人身上翻找着什么,却身子晃了一晃,倒了下去。

    “嗯?两败俱伤?看来那白衣服的武功还是比黑衣服高点,临死反击都能这么厉害!”

    方元麻溜地下了树,来到战场边缘,愣是不敢靠近。

    不得不说,这两人之前的比斗与破坏余波,有些吓到了他,令他不敢随意接近。

    特别是这最后幸存下来的黑衣人,实在太狡诈了,万一是他察觉了自己在旁边窥视,想将自己骗过去送死,那再去捡尸体岂不是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

    想到这里,方元当即捡起一块石头,砸在黑衣人身上。

    砰!

    没反应。

    再捡,再丟!

    砰!

    还是没反应。

    方元满脸狐疑,最后挑了一块最大的石头,用尽浑身力气,扔了过去。

    噶咧!

    骨折了……

    “这都没反应?难道伤的这么重?”

    方元瞥了眼地上的紫红色血水,感觉都快汇聚小溪了。

    “花狐貂,你过去咬着他脖子,注意不要用力!”

    方元比划了半天让花狐貂上前将黑衣人制住,这才施施然走上前去查看。

    那白衣人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面相憨厚,大概三十来岁的模样。

    倒是这黑衣人,长得还过得去,就是下巴略微尖刻,显得有些阴狠,此时脸色也是惨白如纸,不仅胸口凹陷,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一条大腿更是被自己砸断了,可谓祸不单行。

    “此人阴狠……不过,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方元用步包着手,很快就将两人搜检了个遍,黑衣人身上空无一物,令方元暗骂穷鬼,倒是白衣人的兜囊里,有着打火石,金叶子,还有两瓶上佳伤药,大概刚才黑衣人就是想翻找这个,奈何实在伤得太重,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药不错啊,在外界应该大大有名,可惜……我不认识……”

    一番搜检,没有找到最想要的武功秘笈之后,方元看着剩下的黑衣人这个麻烦,脸上有些踌躇。

    旋即,他咬了咬牙齿,下定决心,草草挖了个坑,将白衣人埋了,又看向黑衣人,目光中神色复杂。

    ……

    “不要……不要过来!”

    梦中,师兄浑身鲜血,前来索命。

    韩寿惊叫一声,清醒了过来。

    身下,是坚硬中带着一丝柔软弧度的硬板床,周围一些木制家具,看着有些简陋。

    但对于被追杀至今的他而言,就简直是天堂一般了。

    “怎么回事?我最后不是……”

    韩寿一个激灵,想挣扎着爬起,却发现自己伤得实在太重,甚至不仅胸膛,就连大腿都是剧痛无比,不由有些奇怪。

    他被大师兄以破山掌印在胸口,那是记得清清楚楚,但什么时候,连腿上都受到如此重伤了?

    并且,他怎么来到的这里?此处又是何地?

    “你终于醒啦?”

    吱呀一声,房门推开,一个面相平凡的少年就端着药碗走了进来,似乎长松口气:“那日俺采药看到你伤成那样,委实吓死了,幸好老天保佑……”

    他将韩寿扶起,似乎想喂他喝药。

    韩寿勉强坐起身,看着身上丝毫未动的衣物,特别是右脚的靴子,这才长松口气。

    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完美破防盗章节,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