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灵山。

    此山绵延数百里,纵深不知几许,物产丰饶,很是养活了一批附近的山民。

    只是外围再进去,雾气渐重,没有任何路径,纵然常年入山的老猎人也容易迷路。

    但此时,两个人影却并肩而行,渐渐深入,不论嶙峋的怪石,还是茂密的丛林,皆是如履平地。

    没有多时,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山谷,地气升腾,丝丝缕缕的雾气萦绕,在绿色的叶片上形成晶莹的露珠,于阳光下反射着七彩斑斓的光晕。

    “嗯地气升腾,四季如春,倒是一个不错的所在,那人就在这里?”

    当中一名山羊胡,眉眼如刀,手掌如同鸡爪般的人就问着。

    他身穿藏青色长袍,目光冷硬而锐利,又隐约间带着不屑,顾盼之间,就如同猛虎一般,令旁边一名中年员外打扮的人只能陪笑擦着脸上的冷汗:“正是此谷内有个别院,为我那好友所建,贤侄也在那里。”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叫他贤侄?”

    山羊胡老者冷笑反问。

    “唉不论如何说,我与他师父都是数十年交情,更何况,这次还是我有愧于他唉”

    员外长吁短叹,眉宇间苦意更甚。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入山谷。

    这山谷不大,却带着一股暖意,又有一眼清泉缓缓流过,环境极是清幽,正中建着一座别院,十分精致,外围一圈篱笆,种了一些玉晶米、颗粒饱满,生机勃勃,长势看得很是喜人。

    “唔这院子、这地,都很不错你那老友,倒像是个胸有沟壑的,可惜已经死了”

    山羊胡老者摇了摇头。

    “问心居士避世隐居,不问俗事,但一手医术与种植之道都是颇有造诣,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与他相交,我那贤侄,就是他收养的孤儿”

    员外摇着头道。

    两人上前,越过篱笆,敲了敲门扉。

    咚咚!

    清亮的声音在山谷中响,却不见应。

    “嗯?没人?”

    员外有些诧异,但旁边的山羊胡老者却是毫不客气地推门而入:“哼!装神弄鬼!”

    精舍内的陈列异常简朴,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具之外,就只有一间静室,倒是精舍之后,又有一个小门,打开后,一片更大的花圃就呈现出来。

    一汪泉眼在花圃中间涌动,冒着活水,叮咚有声,与周围姹紫嫣红相映成趣。

    而就在几株花卉之中,一名少年抬起头:“原来是林叔来了?还请稍等!等我将这株茶花种完!”

    他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大眼睛炯炯有神,说不上多么英俊,长相很普通、很平凡、穿着粗布衣衫,此时卷起袖口,裤脚沾了淤泥,就好像一名专心致志的老农一般。

    “哦,方元呐,你先忙你的,我不急!”

    或许是心里有愧,这林叔尴尬地笑道。

    种茶颇有讲究,特别是这茶花,喜阴不喜热,方元特意找到泉眼之后,一块阴凉所在,将茶花慢慢种下。

    先是松土,旋即浇水施肥,浇水用的是山泉水,特意放了两天,他动作不快,却一丝不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等到一切做完之后,方元又来到清泉边上,冲洗着手脚的泥土。

    这泉水自地下活眼而来,触肤清凉无比,又没有冰寒刺骨之意,乃是上品中的上品。

    一番梳洗之后,方元缓缓走到房中,就见到了满脸不耐烦的老头。

    “林叔,这位是?”

    他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之色。

    “哈我来给你介绍下!”

    林员外哈哈笑道:“这位是归灵宗的外门执事,冷面铁鹰余秋冷余先生你知道的,蕾月也是刚刚拜入的这个宗门”

    “余先生好!”

    方元打着招呼,笑得非常憨厚。

    “哼!果然是深山野民,不知礼仪,我等来了半天,连杯茶都没有!”

    余秋冷哼哼着道,看来若不是旁边的林员外拉着,他早就要好好教训一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抱歉,寒舍简陋,怠慢贵客了”

    对于这,方元眉毛一挑,不冷不热得了句,又看向林员外:“林叔这次来,所为何事?”

    “这个那个”

    林员外有些踌躇,半天之后,才红着脸道:“蕾月拜入了归灵宗,这可是方圆百里之内数一数二的大宗门,有着武宗坐镇的,那宗主大人见了蕾月资质,很是喜欢,并且还收她为亲传弟子,只是习练宗主一脉武技,必须是纯阴之质,因此你与蕾月的婚事”

    “哼!”

    这时候,余秋冷直接开口:“蕾月姑娘是我宗主大人的高徒,资质过人,日后说不得都能冲击武宗之境”

    接下来虽然没说出口,但癞蛤蟆与天鹅肉的比喻还是呼之欲出。

    “哦!原来如此!”

    方元听了,沉吟了下,却是缓缓道:“两位稍等!”

    直接起身,转入里屋。

    “咦?”

    这姿态,却令林员外有些意外了。

    他自问纵然自己年青之时,若是遇到这种事,也绝对无法保持如此平静的。

    ‘莫非是暗怒在心,要鱼死书包网.bookbao2破?’

    林员外有些心寒,又看了看旁边的余秋冷,对方却是老神在在地投了一个眼色过来,意思非常之明显。

    纵然那少年要狗急跳墙,也必不是这位冷面铁鹰的对手。

    “林叔!”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方元的身影走了出来,手上捧着一个木盒:“这是我与蕾月姑娘的婚,自订婚后,小侄也思虑过几次,自觉配不上蕾月姑娘,今日林叔能来,也实在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嗯?”

    林员外怔怔接过,打开之后,就看到了之前的婚,不是假的。

    想不到事情如此顺利,令他一下子怔在那里。

    倒是余秋冷,带着‘你小子还算知情识趣’的目光,站起身就要走。

    “唉方贤侄,我其它话就不多说了,你与蕾月,实在是有缘无份这里一点微薄心意,还请千万收下!”

    林员外红着脸,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递过。

    “既是长者所赐,那小侄就却之不恭了!”

    方元也不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直接接到手里。

    “甚好!甚好!”

    他越是如此平淡以对,林员外却越发无地自容,直接拉着余秋冷,飞快走了。

    “嗯,是整个幽谷的地契,居然能打通关节,搞到这个,林员外还算挺大方,挺有门路的么?”

    等到他们走后,方元打开包裹,就见到里面是一张地契,几块金银,还有一个玉瓶,不由笑了。

    他自然晓得,这位林员外当初之所以要将自己与蕾月定下婚事,完全是因为师父问心居士妙手春,救了他的一条小命,再加上有攀附之心,这才定下。

    现在自己靠山倒了,对方女儿又攀上高枝,能客客气气地商议解婚,而不是直接打上门来,就已经是比较克制的了。

    自己实际上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收下赔礼,也是为了此故,否则就是心怀怨恨,容易招致麻烦。

    “要是不答应,难道还要喊几句莫欺少年穷,再被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么?”

    方元苦笑着,喃喃了一句。

    好在他天幸豁达乐观,与那林蕾月也只是见过几次,并没有什么爱慕之情,倒也不怎么气闷。

    至于侮辱、名声什么的等等

    对于他这个隐居深山的闲人而言,难道那些山鸡野兔,还能嘲笑他丢了面子不成?

    是以只要自己不当事,外界的毁誉,当真就是清风拂面一般。

    既然不怕丢面子,女方的赔偿,那真是不拿白不拿的了。

    “咦?红玉稻种?”

    当他一一清点,打开玉瓶之后,却是有些惊喜地叫了出口。

    在玉瓶当中,是一粒粒晶莹如玉,浑圆硕大,外包红衣的稻谷,又带着一股火辣之气,勾人馋涎。

    这可是灵种,十分珍惜,方元找了很久,也曾经拜托过林员外,这次终于一并送了过来。

    “嗯,这红玉米本份属阳,却需在阴时种下,今夜就在那新开辟的地上将它们种下去吧”

    方元掂了掂玉瓶,脸上带着喜色。

    谷外。

    “唉”

    林员外长叹一声,纵然早已下定决心,但今日见到方元举止有度,不卑不亢的姿态,还是有些惋惜。

    “怎么?林员外有着担心?”

    余秋冷在旁边笑道:“婚已退,又收了赔礼,纵然他日后要闹,也是自己理亏当然,若你还不放心,老夫也可以再次转,顺手除了这祸害。”

    “不不!”

    林员外双手乱摇:“我只是看方元这小伙子人真不错,可惜了蕾月”

    “哼,你那女儿日后若成就武宗,什么青年才俊不是任凭挑选,何必对一个山野穷小子恋恋不忘?”

    余秋冷神色戏谑:“当然,若你还是不舍,完全可以再嫁一个女儿过去嘛!反正只要不是蕾月姑娘,我们宗主一概不管的。”

    “唉都出了此事,我哪里还有老脸提啊”

    林员外叹息一声,加快脚步。

    两人越走越远,转眼间消失在群山之外。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梦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文抄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抄公并收藏逍遥梦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