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后视镜,看这车后排狼吞虎咽的郭阳,老刘微微一笑,这样的老板还真是少见,待人好没什么架子不说,连吃相都不像别人那样做作。

    想到这里,老刘从置物箱里拿出了一瓶水,递向身后说道:“郭董,您慢点吃先喝点水,别噎着。”

    郭阳对着后视镜尴尬的一笑,接过了老刘递来的水,接着说道:“谢谢,真没想到,这深市做的馅饼,竟然跟我们北方的味道差不多。”

    听着郭阳的话,老刘笑着说道:“不用客气郭董,其实以前我也没吃过这种东西,不瞒您说,前些天我从华夏城买了一套营业房,等看房的时候觉得有些饿了,就四处逛了逛打算找点吃的,这才发现了这家卖馅饼的店,一尝之下味道竟然不错,所以这次我才又买了几个。”

    郭阳喝了一口水,将堵在喉咙的馅饼冲了下去,缓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你从华夏城买房子了?嗯,这会儿买最好,虽然价格是贵了一点,但是你放心,就华夏城的升值潜力,你买了绝对不会后悔的,况且你还是星河酒店的员工,可以走员工内部价。”

    对于这点,郭阳可是比谁都清楚,等华夏城到了自己曾经那个年代,房价绝对会番将近十倍,特别是华夏城里多数还是商用的营业房,价格只会更高,可谓真正意义上的买一套房,下半辈子都会衣食无忧。

    听到郭阳的话,老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相信您的话郭董,我走的就是内部价,比市场价低了不少。”

    说到这里,老刘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好在这些年来也算攒下些积蓄,有套营业房可以出租,也可以做些买卖,哪怕就算给子女换换生活方式也好。”

    听着老刘的话,郭阳默默地点了点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过好在老刘选择对了,这套营业房就足够他的子女衣食无忧了。

    很快老刘将郭阳送回了酒店,刘川志看样子已经接到了周冰的通知,提前在酒店的门口等候郭阳多时了,车子刚刚停稳,他便一脸焦急的走上前来,帮郭阳打开了车门。

    “老板,您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让我们一通好找,其他兄弟这还在外面没回来呢。”

    郭阳对老刘道了一声谢,然后再次强调着说道:“一会儿把车放下就去餐厅吃饭,记我的账,听清楚了吗?”

    听到老刘肯定的答复,郭阳这才从车上走了下来,对刘川志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出去办些事情,还不至于劳师动众的,更何况现在大白天的,你们还怕我被人吃了不成。”

    如果面对郭阳的人是鹿呦,那他听到郭阳的说辞,一定会有无数反驳的理由,但刘川志显然并不像鹿呦那样口齿伶俐,只见他听到郭阳的话,脸上的神情显得更加急切,嘴里却只是“可是……可是……”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了,别可是了,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么?你去通知一下其他人,让他们赶紧回来,一会儿我有事要说一下。”见刘川志的样子,郭阳不禁在心底暗笑,急忙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

    郭阳说完,不等刘川志反应,便径直的走进了酒店里,独留下刘川志看着郭阳的背影,懵懂的眨了眨眼睛,他总觉的自己应该是被糊弄了,可一时半会儿的却又实在摸不着头绪。

    老板说的没错啊,他的确是好好的回来了,没发生什么意外,自己还能说什么?到底哪儿不对劲呢?刘川志费解的挠了挠头,苦思了一会儿,还是掏出了自己珍爱的手机,挨个通知了在外的其他人,赶紧回酒店集合。

    房间里周冰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听到电梯的铃声响起,她忙不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电梯门口,等着电梯门打开。

    “郭阳,你去哪儿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都快急死我了!”电梯门一打开,周冰便扑进了郭阳的怀里,带着些许哭腔说道。

    看着怀里周冰担心的样子,郭阳有些六神无主的轻拍着她的肩膀,对周冰可就不能像对待刘川志那样了,那只能适得其反根本就行不通,想到这里,郭阳如实的对周冰说道:

    “小冰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我去了一趟夏月雯的报社,听了一下她的发展计划,然后还去了华夏城的工地,陪那儿的建筑工打了几把牌。”

    如果直接告诉周冰自己在工地做了什么,一定会让她更加担心,所以郭阳还是选择了避重就轻的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说道:“打牌?你什么时候有这个爱好了?”以周冰一直以来对郭阳的认识,他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所以直觉上觉得这个理由显得有些突兀。

    听到周冰的问题,郭阳心里咯噔一下,他本以为只要描述成无关紧要的小事,就不会引起周冰的注意,但他却忘了,这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除了自己的母亲,便是眼前的女人了,所以打牌这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便显得格外的突兀。

    “谈不上什么爱好,只是随便玩玩而已,我想听听工人们对工程的看法,见他们正在打牌,所以只能靠这个来拉近关系了。”

    说到这里,见周冰仍是半信半疑,郭阳眼珠一转,转移话题似的说道:“对了小冰,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郭阳的话,成功的转移了周冰的视线,只见她听到郭阳的话之后,疑惑的开口问道:“什么事啊,弄得神神秘秘的?”

    “先坐下再说吧。”说着郭阳将周冰拉到了沙发旁坐下,然后接着说道:“是这样的小冰,我们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正好大志的签证还要等几天才能下来,我想趁这段时间有空,不如回北方省一趟。

    一是这次去M国还不知道要待多久,看看家里的情况也更放心一些,再就是今天郭琳琳给我打电话了,说她想把艾丙超市开到省城,想请我去帮她参谋一下在省城选定的地址。”

    听完郭阳的话,周冰释然的一笑,接着说道:“嗨,我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件事儿了,咱们出来这么久,也是该回家去看看了,再不回去恐怕家里该有意见了。”

    见周冰的意见与自己不谋而合,郭阳笑着说道:“这样就好了,我上午出门的时候,已经让酒店帮我们定了明天的机票,我打算让大志继续留在深市办签证,其他人跟我们一起回去。”

    听着郭阳的话,周冰轻轻地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的说道:“需要这么劳师动众的嘛?我们只不过是回趟家而已,不需要这么多人跟着吧。”

    郭阳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说道:“小冰,这也是没办法啊,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现在惦记着咱们的人恐怕不在少数。

    不说别人了,郑仁杰虽然在M国,但是他家的势力可是一直在国内对艾丙虎视眈眈,这个不得不防,总之小心使得万年船,我可不想因为一时疏忽,发生什么让我后悔莫及的事情,小心点总是好的。”

    听着郭阳的解释,周冰沉吟着,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唉,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跟着吧,不过我有点担心的是,大志自己留在深市行么?他那么憨厚老实,自己留下来怕是有些不妥吧。”

    周冰的话,不禁让郭阳想起了刚才发生在酒店门口,自己把刘川志糊弄的一愣一愣的事儿,他人是笨了一点,说他憨厚倒也说得过去,但是说他老实,那也得看他干嘛,如果让他打断人的腿脚之类的,他可是比谁都利索。

    郭阳的脑海中,带着唯恐天下不乱基因的刘川志,跟“老实巴交”这样的形容词合在了一起,那张呆萌的大脸,不禁让郭阳暗自窃笑,一不小心脸上便露出了些许端倪。

    察觉到郭阳脸上的异样,周冰不禁疑惑的问道:“怎么了阳阳,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不对?当然哪儿都不对!大志这人根本就跟老实沾不到边好嘛,但郭阳再怎么说,也不能把刘川志曾经在港九,单枪匹马一夜之间平了安南帮的事迹告诉周冰。

    看着周冰狐疑的表情,郭阳的眼珠一转,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起大志憨傻的样子了,没关系我会嘱咐酒店派个人帮他,需要他亲自出面的机会并不多,他那么大人了生活总是能自理的吧,再说等他签证下来就会去北方省跟我们汇合了,想来应该也用不了几天。”

    听着郭阳的话,周冰终于放下心来,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电梯铃响了起来,只见郭阳起身走到电梯门边,拿起电梯的通话器说了几句,便转身走了回来。

    “阳阳是谁啊?”周冰有些好奇的问道。

    “哦,出门去找我的人回来了。”说着郭阳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嘀咕着说道:“这些人回来的可真够快的啊。”

    “还说呢,这些人也是够负责了,听说联系不上你,他们可是比谁都着急,非得出去找你,拦都拦不住,还说如果找不到你,那你就肯定是被绑架了,只要把深市所有地下势力翻个底朝天,总能找到线索什么的,呵呵。”周冰语气轻快地说着,可能和她觉得着郭阳的保镖门只是在吹牛而已。

    但是郭阳听着她的话,却是感到一阵恶寒,还好自己回来了,要不然就这些人可是比恐怖分子还恐怖的人物,本来军伍出身的他们,就对所谓的地下势力不屑一顾,要是闹起来恐怕真能把深市搅得乌烟瘴气,那作为他们老板的自己,可就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