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仔突然间的态度转变,不禁让郭阳的心中生满了疑惑,特别是听到波仔试探似的询问,显然已经是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了。

    难道这人见过自己?还是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露出了马脚?郭阳在心中暗自琢磨着,接着开口说道:“别先生、先生的,我就是做点小生意而已,这不正好在华夏城买了一套营业房,今天是想来看看,结果碰到了强哥,说起这儿能玩儿两把,一时技痒便跟着过来了。”

    听着郭阳的解释,波仔狐疑的盯了郭阳一会儿,咬了咬牙,有些为难的小声说道:

    “先生,我说您就别拿我开涮了,做什么小生意能买得起您这块表?我要没看错,这是江诗丹顿吧,这么一块表都快能换一套房了,所以听哥们儿一句劝,赶紧走吧,我让人放您出去,要不然在这里惹出麻烦来,那对谁都不好您说是不是?”

    波仔半是威胁的话,顿时让郭阳觉得一阵无奈,千算万算还是忘了手腕上这块表了,这是周冰前些日子送给自己的,但是因为自己对手表牌子什么的并不是太关心,一直以来也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可以看时间的工具,所以忽略了它是一块江诗丹顿的事实。

    其实之前阿强也认出了这块表的牌子,但是因为他的眼光的问题,并没有看出这块表的具体型号,所以只是觉得郭阳手表的价格也就是万把块,既然能在华夏城买得起营业房,也就能买得起这样的表。

    而波仔则不同了,显然他更有眼光一些,直接看出了手表的型号,他知道这块表至少要将近二十万,绝对不是寻常人带的起的,能带的起这块表的人,也基本上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惹得起的。

    同样的道理,郭阳也明白,他知道自己的手表已经引起了波仔的忌惮,无奈之下只能抬出了阿强,耍赖般的大声吆喝道:“你管我带了什么表呢,这是别人送我的不行吗?我就是想在这儿玩几把!这可是你大哥都同意了的,怎么你还想拆你大哥的台?”

    听郭阳提起阿强,看他理直气壮的样子,波仔到是犹豫不决了起来,自己已经把话说这份上了,如果他还是不领情,那就只有三种可能了。

    要么是这人就是人傻钱多还好赌,听到有赌局就迈不开腿,这种人自己可是见了不少,但那也是以落魄者居多,像郭阳穿着这么体面的人,还真是罕见,再怎么说赌博不能发家致富这道理,波仔可是比谁都明白,真正的赌徒可没几个乐意把闲钱花在穿着上的。

    另一种可能就是,强哥其实知道他的身份,故意把他骗到这里来想套他的钱,想到之前阿强对他使的眼色,波仔还是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在当前的情况下,波仔的思维已经先入为主了,再次联想到之前阿强的眼神,更觉得其中另有深意。

    最后一种,也是波在最担心的,郭阳来这里是另有目的,但他手腕上带的表,同样排除了他是警察卧底的可能,这样的表连一般小富豪都带不起,何况是警察?只要不是警察,似乎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虽然波仔的眼光要强于他的大哥阿强,但是要他猜测出郭阳的身份,的确是有些难为他了,这已经不只是眼光的问题,因为他与郭阳的地位已经相差太远,在并没有见过郭阳其人的情况下,他根本无从下手去猜测。

    波仔心中不停地斟酌着,脸上满是挣扎的神色,想来想去还是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真的是第二种可能,那自己如果真的任由他走了,强哥岂能轻饶了自己?更何况之前他大声吆喝,已经惊动了这里其他的马仔,他要现在走了,其他人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自己放走的。

    想到这里,波仔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在他甘愿做送上门来的肥羊,既然这样那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

    拿定了主意之后,怜悯的眼神再次闪过波仔的眼睛,只见他面容一缓,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唉,既然你这么想玩儿几把,那我也就不拦着了,我们也是开门做生意,总没有赶客人的道理,你说想玩儿点什么?”

    听到波仔的话,郭阳不禁暗自舒了一口气,如果波仔坚持不让自己入局,那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打探也就仅限于此了,虽然他这会儿也可以联系人将这个赌局给抄了,但是很显然郭阳想知道的更多,比如有没有艾丙的人牵涉其中。

    郭阳抬眼四处打量着,突然他的视线一滞,停在了其中一张牌桌上,之所以这张桌子吸引了他的视线,是因为郭阳发现,围着这张桌子的三个人竟然是在打斗地主。

    这一发现,不禁让郭阳惊诧无比,没想到后世风靡全国大街小巷,各大游戏平台的斗地主,这会儿竟然已经出现了。

    其实郭阳并不清楚的是,斗地主在九五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被发明了出来,只不过用了很长时间才在全国推广开来,这会儿很多地方还在沿用着它本来的名字“二打一。”

    “那个是什么?是不是斗地主?”郭阳指着那张桌子,疑惑的向波仔问道。

    “斗地主?你说那个?那叫二打一,是最近一阵子刚刚兴起来的新玩儿法。”听到郭阳的话,波仔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解释着说道。

    听着波仔的解释,郭阳的嘴角微微一翘,见他的神色,波仔眼珠一转,开口问道:“怎么郭先生您对二打一有研究?”

    虽然波仔已经决定继续阿强的计划,打算宰郭阳一刀,但他的身份却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算波仔弄不清楚郭阳的真正身份,但也已经隐隐感觉出了他与郭阳地位的巨大差距。

    也许强哥不怕得罪这位郭先生,但自己还是谨慎一些吧,弄不好真惹出了事儿,自己还要被推出来当替罪羊,本着心中的想法,所以波仔对郭阳的称呼一直是用着敬称。

    “研究倒是谈不上,略懂而已。”郭阳说着,嘴角扬起了一抹跃跃欲试的弧度,他当然不只是略懂那么简单,想当初斗地主大赛,可是北方报业集团每年年会的保留节目,作为董事长的他可是连续蝉联了三年的冠军。

    郭阳之所以只蝉联了三年,跟第四年还没赶上,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也有着必然的联系,虽然当初因为他是董事长的身份,他的对手也有几分放水之嫌,但不管怎么说,他确确实实也是跟其他人一样,从初赛一直杀进决赛,个人实力也自然不容小觑。

    还真是怀念啊,上一次玩儿斗地主还是一六年的元旦吧,一转眼却倒退了十六年,心中想法的混乱逻辑,不禁让郭阳的脸上挂上了一丝怪异的苦笑。

    郭阳脸上的神情,让在一旁观察的波仔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试探着问道:“那么郭先生,您要不要玩儿几把?”

    “玩儿!为什么不玩儿?就这个了!”说着郭阳一脸兴致勃勃的,径直向那正打着二打一的桌子走去。

    见郭阳已经走了过去,波仔急忙快走了几步,先一步来到了桌旁,挥手轰着其他人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别打了,玩儿别的去!强哥的客人要玩儿二打一!”

    本来围着桌子的三人正玩得的兴起,突然被波仔打断,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看就要动手,但听他接下来说这是强哥的客人,三人脸上的火气刹那间消失无踪,相互看了一眼,再看向郭阳时,眼中已经多了一丝同情的意味。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走?怠慢了强哥的客人,你们担得起吗?”见三人还没有离座的意思,波仔有些狐假虎威的接着说道。

    不过他的话也算是好用,三人紧接着一脸怨念的,骂咧咧的扔掉了手上的牌,起身就要离开,可就在这时候波仔指着其中一个人喊到:“哎,你们走了,这里就我跟郭先生两个人还怎么玩儿?那个谁你留下,陪郭先生好好玩儿几把。”

    波仔话里“好好”两个字,特别加重了口气,被他喊住的那人,本来还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但听到这两个字,脸上顿时闪过了些许欣喜。

    急忙又坐回了之前他所坐的位置,见他的举动,波仔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接着对郭阳说道:“郭先生,您看,二打一咱们俩人是没法玩儿的,这位朋友您可以称呼他小孙,就在这片工地上讨生活,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玩儿的,让他陪留下您觉得怎么样?”

    听着波仔的话,郭阳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孙,见他的长相到是一副忠厚的样子,但刚才波仔对他说的话里,明显是藏着猫腻,所以就算小孙不是这间赌档的人,那也至少了解这里的套路。

    但又有什么重要呢,说起来自己才是这间赌档里唯一的外人,人人眼中的肥羊,可靠的牌友那是不存在的,想到这里,郭阳无所谓的摆手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说道:“随便了,赶紧的,咱们快开始吧。”

    听到郭阳的话,波仔出了一口气,眼中一道精芒一闪而过,这才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呢,郭先生?哼,回头让你变白条鸡!

    别以为二打一就能输得慢了,只要底数够大,一样翻番翻掉你裤子,更何况小孙还是跟我一伙儿的,想到这里,波仔不露痕迹的瞥了小孙一眼。

    就算小孙不是赌档的人,但是刚才我已经给他使了暗号,不但不用他花一分钱,而且只要赢了你的钱,就能拿走百分之十的提成,他能帮着你可就真出鬼了,哼哼,波仔在心底不无得意的想着。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