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小楼的郭阳,喊了一声仍在张望的酒店司机老刘,一起帮夏月雯把车上的桌椅卸在了原地,等其他人回来以后再一起搬上楼。

    由于车上的空间有限,谭叔返回家具市场除了要装上其他的家具之外,还要把其他人接回来,所以夏月雯便留了下来。

    正午的阳光透过路旁树木枝叶的缝隙,投下了点点的光斑,将夏月雯红润面颊上的汗珠映得晶莹剔透。

    微风穿过绿荫遮蔽的街道,一阵清凉轻抚着夏月雯的秀发,带走了身上些许的燥热,只见她无比享受的做了个深呼吸,将粘连在耳边的发丝撩向耳后,下意识的瞥到正跟酒店司机老刘说着什么的郭阳。

    在阳光的照耀下,夏月雯眼中的郭阳,周身闪耀着一抹光晕,她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郭阳,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整个世界安静的只剩下了耳边的风声。

    察觉到夏月雯的眼神,郭阳疑惑的向她看了一眼,见她呆愣的模样,不禁嘴角微微一翘,轻轻地咳了一声。

    这声轻咳一落,瞬间让夏月雯回过了神来,红晕顿时占据了她的大半个脸颊,只见她本能反应般的低下了头,却又刹那间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踌躇着又把头抬了起来,怯怯的说道:

    “老板……谢谢你,你来一趟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还让你跟着干这样的重活,真是不好意思……”

    郭阳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向夏月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接着掏出了钱包抽出几张钞票,继续对酒店的司机老刘说道:“刘师傅,去买些喝的过来吧,这深市的天气果然跟我们北方不太一样,才三月份就已经热成这样了,在我家那边,这会儿怕是还要穿袄呢。”

    “深市没有四季,这会儿的天气就这样,没太阳时就阴冷潮湿,有了太阳就半步踏进夏天了。”老刘说着,看着郭阳手上的钞票,神色一愣有些狐疑的说到:“郭董,只是买点喝的而已,用不了这么多啊。”

    看着老刘不明所以的样子,郭阳摇了摇头拉起他的一只手,把钞票往他的手里一拍,笑着说道:“你尽管拿着,刚才你也辛苦了,剩下的就当是我给你红包了,快去吧,我都快渴死了。”

    听着郭阳的话,老刘顿时反应过来,满心欢喜的“哎”了一声,便转身喜滋滋的买水去了。看着他的背影,郭阳微笑着摇了摇头,再次向夏月雯看去。

    感受到郭阳的视线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夏月雯的内心顿时像小鹿似的四处乱撞,之前鼓起的勇气刹那间消匿于无形,眼神也变得游离起来。

    “不用不好意思,这真的没什么,小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下你这间小报社吗?”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夏月雯不禁楞在了当场,只见她歪着脑袋一脸的茫然,过了几秒钟的工夫她才反应过来,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一直以来这也是她心中最大的疑惑。

    自己这间半死不活的小报社,如果不是郭阳的投资,单靠猫在城中村的小巷子里接各种小广告,还能坚持多久连夏月雯自己都没底,可他是凭什么笃定自己这间小报社有发展潜力的呢?难道是因为自己?

    怀春的少女,总是容易陷入想入非非的境地,郭阳看着突然间变得忸怩,双手绞在一起,脸颊像是红透了的苹果的夏月雯,禁不住翻了个白眼,放正一把刚刚卸下来的椅子,随意的一坐,自顾自的点找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摊了摊手说道:“小雯,还记得当初我对你说过,我本来也是一名记者吗?”

    虽然没弄明白郭阳说这话到底是什么用意,夏月雯只是从中听出了,他投资自己这间报社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想到这里夏月雯点了点头,眼神里一丝失望一闪而逝。

    郭阳并没有关心夏月雯的心理活动,见她点头便接着说道:“以前我也是一名记者,而且曾经我比谁都热爱这份工作,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让我暂时不得不放下,但是并不意味着我放弃了这份事业,我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

    说到这里,郭阳上下打量着夏月雯,直到盯得她浑身有些不自在,眼神又开始躲躲闪闪,郭阳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你让我觉得是一个可以帮我继续事业的人,所以现在我在帮你,倒不如说我也是在帮我自己。”

    “给你机会,同样的我也是在给我自己机会。”郭阳说完,看着脸上仍有些茫然的夏月雯耸了耸肩,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夏月雯被郭阳的话弄得云山雾罩的,她还是没弄明白,即使他想要继续自己的梦想,那为什么要选上自己呢他是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呢?一切只是巧合遇见那么简单吗?

    可郭阳并没有给夏月雯追问的机会,只听他接着说道:“好了小雯,现在跟我说说你为什么选择了这里吧,我记得当时可是给了你三百万呢,你就租了这么一个……”

    说到这里,郭阳发现并没有合适的形容词,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这么一个像是鬼楼一样的地方?”

    “不是的……我并没有租,我把这里买下来了……”听郭阳的口气,似乎对她选择的办公地点有些不满,夏月雯喏喏的说到这里,语气一竭细不可闻的继续说道:“就是……我花了一百二十万……”

    “啊?你说什么?花了多少?”郭阳被夏月雯的话弄得神色一愣,一脸不可置信的确认似得问道。

    看到郭阳的表情,夏月雯以为郭阳是生气了,眼眶顿时一红,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些许哭腔,满怀愧疚的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花这么多钱把这里买下来,求求你别生气好吗?”说着夏月雯一把拽住了郭阳的衣袖,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着夏月雯的样子,郭阳一脸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愣了有几秒钟的工夫,又打量了眼前的小楼几眼,接着狐疑的说道:“我说过我要责怪你了吗?”

    “啊?”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但又弄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只是疑惑的微张着小嘴,呆呆看着郭阳不知如何是好。

    郭阳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衣袖,从夏月雯的手中挣脱出来,双手比划着眼前的二层小楼,仍是有些狐疑的问道:“你刚刚是说这么一栋楼,你花了一百二十万?”

    “对啊。”听到郭阳询问,夏月雯乖巧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呵呵,可以啊小雯,这种便宜你都能捡的到啊。”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郭阳颇感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楼,有些感慨地说着。

    这种筒子楼,一看就是过去那个年代,企业职工宿舍一类的建筑,里面的房间虽然每间最多只有二十几平的大小,但是这栋楼有两层,像这样的房间至少不下五十个,即使所有的房间都一样大,那也有不下一千平的面积了。

    折合下来每平米只有一千来块,就这个价格且不说放在未来,就算是现在也像是白捡一样。如果换到自己那个时代,就是这栋小楼所在的地段位置,一百二十万大概也就只够买两间的,如果以后遇到拆迁,那价值至少能翻一千多倍。

    夏月雯已经被郭阳的态度弄得有些迷糊了,她对房产一类的资产,压根就没什么概念,所以并不清楚自己是捡了多大一个便宜。

    “你是从那里打听到这栋小楼的,你确定这栋楼真的没什么问题吗?”郭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有人真的会傻到一百多万就把这栋楼给卖了,除非是这栋楼本身就有些不为人知问题,因为就算是现在这个时间段,像这么一栋筒子楼,没有几千万也是拿不下来的。

    听到郭阳的问题,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夏月雯,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她只以为是郭阳看出了什么问题,忙不迭的说道:“难道这栋楼有什么问题吗?这是区府里一个黄秘书介绍给我的,当时他告诉我说这里原先的主人要出国,急于将这里出手,我觉得这里的空间够大,而且离得你之前说的华夏城还近,所以就买下来了。”

    “你是说黄秘书?”听到夏月雯提起这个人,郭阳诧异地问道。

    夏月雯细想了一会儿,接着肯定的点头说道:“对,就是他。”

    听到夏月雯的话,郭阳嘴角不禁微微一翘,怪不得,天底下哪有掉馅饼的事儿,事有蹊跷必有因果。

    想来应该是因为上次在酒店的事情,怕自己在光明区李副区长面前怪罪他,又知道自己的工作不太好做,所以便把心思放在了夏月雯的身上,想借此缓和彼此的关系吧,作为区委的秘书,手上有些资源倒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郭阳微微摇了摇头,黄秘书在官场混迹了多年,果然也是心思玲珑榨之辈,还别说,自己曾经的确有些想在李杰的面前,提起这事儿的心思,不过既然都这样了,那自己就放他一马吧,再怎么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谁也说不准日后会有用到谁的时候。

    见郭阳听到自己的答复之后,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夏月雯不禁有些惴惴不安的偷眼瞧着郭阳的表情变化,直到见他眉头渐缓,这才小心翼翼的舒了一口气。

    “对了,小雯,你是说这里离得华夏城很近?”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郭阳突然想起刚刚夏月雯在言语中似乎提到过华夏城,如果这里离得华夏城又近的话,那可是真是完美的地段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