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想了一下,似乎已经很久没听到夏月雯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夏月雯把她那小报社从小巷子里搬出来了没有。

    上次在医院听她汇报情况的时候,就听她说起过已经选好了合适的位置,不知道现在弄得怎么样了。一边琢磨着,郭阳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了房间。

    郭阳并没有通知在另一间房里的安保人员,只是在走出酒店大厅的时候,吩咐了酒店前台,让她按自己随行人员的数量,准备去北方省省城的机票,然后便出门了。

    “喂,月雯,你在哪儿?”走出酒店的大门,郭阳站在门前拨通了夏月雯的电话。

    “啊,艾……哦不……老板……”夏月雯一句“艾丙”差点脱口而出,但随即意识到了什么,止住了话头接着说道:“今天我约了人送办公用品,正在新租的写字间里等着呢,我跟你说啊老板,我有我自己的工作间了……”

    夏月雯的语气很欢快,显然是心情很好,大有滔滔不绝说下去的架势,郭阳一脸微笑的听着她的话,眯眼瞟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啊,感受着脸上的温度,郭阳心底无奈的闪过一丝感叹。

    虽然只是三月中旬,但地处南国的深市,雨水已经渐渐地多了起来,像今天这样的太阳的确是不可多得,但明媚的阳光同样也让郭阳沉浸在了一片似有似无的闷热里。

    之所以是似有似无,是因为郭阳今天出门,穿了深色的长袖外套,暴露在三月的阳光下,呼吸着略带潮湿的空气,即使脸上感受着仍有些凉意的微风,也带不走被深色衣物吸收,蓄在衣物里发散不出的温度。

    只是不一会儿的工夫,郭阳的鼻头已经隐隐的蓄起了汗珠。

    “好了好了,月雯,先别说了,我一会儿就过去,给我留点悬念好嘛?先把地址告诉我吧。”郭阳抹了一下鼻头,感受着指尖的湿润,带着一丝苦笑打断了夏月雯献宝似的滔滔不绝。

    “啊?你要过来?好!我马上找人去接你。”听郭阳说要过来,夏月雯显然是有些意外,随即有些惊喜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正说话的工夫,酒店的专车已经停在了郭阳的面前,他示意司机稍等一会儿,然后接着说道:“好了月雯,我的车已经到了,你写字间的地址在哪儿?”

    听到郭阳的话,夏月雯便没在坚持,将自己的地址告诉了他,郭阳挂掉夏月雯的电话,把刚刚她告诉自己的地址告诉司机,然后低头钻进了车里。

    郭阳虽然在深市已经待了有一阵子,但是对这里熟悉的地段,也仅限于酒店的四周,或者少数去过的地方,但这其中并不包括夏月雯告诉自己的地址,郭阳坐在车里,任凭酒店的司机带着他左拐右拐,终于停在了一栋老旧的两层筒子楼的下面。

    郭阳走下车,打量着眼前这栋颇具历史特色的筒子楼,心中闪过一阵狐疑,难道这就是让夏月雯喜出望外的工作环境?这根那小巷子里有什么区别?同样都是一副闹鬼现场的模样啊,难道夏月雯这小丫头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特殊癖好?

    想到这里,郭阳强扯着嘴角,露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回头对酒店的司机确认似得说道:“老刘,你确定地址没错吧,这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啊。”

    带郭阳到此的酒店专车司机,是高兰为了方便郭阳出行特别配给他的。老刘听到郭阳的话,低头透过副驾驶的车窗,向他所说的这栋小楼看了一眼,也是满脸疑惑的说道:“郭董,我是按您给的地址走的,如果地址没错的话,那就是这里了啊。”

    说着老刘打开车门探出了半截身子,左顾右盼了一番,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神一亮,接着说道:“郭董,就是这里没错了,您看。”

    听着老刘的话,郭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有个锈迹斑驳的街牌,上面的名字正是夏月雯之前告诉自己的地址。

    看到这里郭阳颇感无奈的挠了挠头,对酒店的司机说道:“那好吧,老刘,你在这里等着我。”说完郭阳深呼了一口气,往筒子楼的门洞里走去,心中不无怨念的叨着,我给了你三百万,难道就弄了这么一个地儿?

    一脚踏入小楼门洞,四周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阴仄的走廊里透着一丝发霉的味道。郭阳耸了耸肩,径直往里看去,正对面一条木制的楼梯蜿蜒向上延伸,斑驳的壁纸上,一盏壁灯勉强让楼梯拐角处的一抹阴暗里,有了些许昏黄的光芒,照亮了已被磨去紫檀色漆皮,透着厚重包浆光泽的台阶。..

    郭回头看了一眼,酒店的司机老刘正靠在副驾驶的车门上,点着了一根烟,面露陶醉的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气,见自己向他看去,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着向自己挥了挥手。

    “夏月雯!你在哪儿!给我出来!”郭阳有点受不了这样静谧到压抑的环境,加之心中对夏月雯的些许失望,三百万在这个年头,在深市最好的地段租一套写字间都绰绰有余,没成想她给弄了这么一间鬼屋似的小楼。心中想着,郭阳便不禁有些烦躁,站在楼梯下喊了起来。

    可他的呼喊虽然在走廊里引起了一阵回音,但却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随着他引起的回声渐渐平息,四周再次静谧了下来。

    站在楼梯下,郭阳不禁一阵愣神,甚至有几秒钟的间隙,他还生出了几分被夏月雯耍了的感觉,正当他不耐烦的一步踏上了吱呀作响的楼梯,一声卡车的鸣笛从楼外的小路,传进了他的耳朵。

    紧接着小楼的门洞外一阵刹车声响起,郭阳疑惑的向外看去,只见酒店的司机老刘已经坐进了驾驶室,倒车让出了门前的位置,随即一辆崭新的小型卡车,便出现在了郭阳的眼中,只见驾驶室里坐着的,正是夏月雯的印刷工谭叔。

    谭叔坐在驾驶室,往门洞里看了一眼,看到正站在里面的郭阳,不禁咧嘴一笑向他挥了挥手,然后微微向后仰了一下身子,露出了副驾驶上夏月雯欣喜的笑脸。

    “老板,你来的这么早啊。”夏月雯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打开车门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跳了下来,像只灵动的兔子般蹦跳着来到了郭阳身边。

    “真对不起,我还以为你要等一会儿才来呢,所以跟谭叔去搬了一些桌椅回来。”夏月雯并没有察觉到郭阳脸色中的异样,只是满怀欣喜的说道。

    看着夏月雯被明媚的阳光熏得微红的俏脸,挂着纯净又毫不做作的微笑,郭阳不禁为自己之前的想法而感到一丝羞愧。

    自己在想什么呢……不管曾经自己那个世界夏月雯是什么样子,这个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小姑娘啊。

    “没关系,的确是我来的有些早了。”郭阳一边说着,鬼使神差般的伸出手,宠溺般的轻抚着夏月雯的秀发,当他察觉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妥的时候,夏月雯的脸颊已经羞红的像要渗出血来。

    “老板,你干嘛啊,讨厌……”虽然郭阳意识到不妥之后,便急忙把作怪的手从她的头顶拿了下来,但很显然已经有些迟了。

    只见夏月雯的头深深地埋进了胸口,细若蚊吟般的说着。额前的刘海依稀遮住了她娇羞的面容,却更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咳……嗯……对了,你还没吃饭吧,哎,怎么只有你跟谭叔,其他人去哪儿了?”郭阳轻咳了一声,借以掩饰心中的些许慌乱,忙不迭的转移话题,以此冲淡空气中四处弥漫着的尴尬气氛。

    夏月雯微微抬起头,透过额前的刘海,瞥了一眼略显慌张的郭阳,镜灵动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丝了然的光彩,只见她抿嘴微微一笑,俏皮的说道:

    “他们啊,还在家具市场那边等着呢,买的桌椅因为车子太小一趟拉不完,车里又坐不下,所以我先跟谭叔回来把这车卸完,然后再回去装剩下的,顺便把他们带回来。”

    听着夏月雯的话,郭阳古怪的笑着,歪头打量了她一番说道:“你可是我的社长兼总编啊,这样的活让他们去干就好了,你跟着掺和什么呢?而且你这小身板,能干得了这样的重活吗?”

    听到郭阳质疑的口气,夏月雯犟了犟鼻子,有些不满的说道:“老板你别小看人,这样的活,以前我可一直都没少干,我力气大着呢。”

    说着夏月雯在郭阳眼前挥了挥胳膊,本想展示一下自己肌肉的线条,但却发现自己藕段似胳膊上,并没有任何纹理的存在,只得悻悻的把胳膊收了回去。

    看着她娇憨的模样,郭阳差一点再次控制不住,伸手想抚摸一下她的头顶。还好楼外谭叔爽朗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

    “月雯啊!赶紧来帮谭叔卸车,别缠着郭老板了,你是想把我这老头子累死吗!”听到谭叔故作抱怨的话,夏月雯吐了吐舌头,接着对郭阳说道:“哎呀,老板,那您先自己逛逛,这里环境真的挺不错的,我去帮谭叔把车上的桌椅卸下来。”

    夏月雯说完,也不等郭阳反应,扭头便匆匆的跑了出去。郭阳看着她欢快的背影愣了几秒的工夫,回过神来再次四处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难道是我欣赏水平出了问题?这里哪里像环境不错的样子啊。

    郭阳并没有多少兴致独自参观这栋鬼楼般建筑,听楼外传来了桌椅碰撞以及谭叔无奈的哀叹,郭阳微微苦笑,将身上的外套一脱,搭在身旁木质楼梯的扶手上。

    “好了月雯,我来帮你们吧。”一边说着郭阳挽起袖子走出了小楼。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