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酒店

    位于顶层的“星河”套间里,郭阳正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上的时代周刊,而封面上赫然正是高兰一身职业装的模样,紧绷的一步裙显得知性又有几分性感。

    “东方的奇迹女神,呵呵……”郭阳正看到关于高兰的专访,忍不住有些得意的发出了笑声,引得一旁的周冰不禁侧目向他看来。

    “阳阳你笑什么呢?”周冰好奇的问道。

    郭阳当然不会说自己便是高兰登上时代周刊的始作俑者,这件事如果往深层次里解释,根本经不起常理的推敲,问题只会回到他是如何预测互联网泡沫会破裂上,为了不至于再为这个问题伤脑筋,郭阳只是摇了摇头说道: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高姐有些话说的挺有道理的,就像这一句‘我们要时刻对上天保持一颗敬畏的心,因为你不知道哪天他会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喜。’哈哈哈哈。”说到这里,涡阳再也控制不住大笑了出来。

    看着他的样子,周冰懵懂的琢磨了一会儿,因为她并不知道这样的话,正是郭阳教给高兰的托词,所以实在听不出这句有些玄学范畴的话,到底好笑在哪里。

    其实好笑的也并不是这句话本身,郭阳之所以笑成这样,是因为采访高兰的记者貌似真把这句话当真了,并且进行了大篇幅的赞赏,看来西方人的脑回路的确有点不一样,郭阳心中不无恶趣味的想着。

    “好了,你笑你的吧,不理你了,我要陪方楠去买几件衣服,等去了M国总要出席一些场合的,到时候总不能还让她穿一身运动装,还是得有几件撑得起场面的衣服。”百思不得其解的周冰,感觉莫名其妙的撇了撇嘴,一边说着站了起来。

    周冰的话倒像是提醒了郭阳,只见他稍微正了正身子,接着说道:“带上大志吧,他的护照办理时间应该到了,反正你们也要出去,就顺便带他去把护照给拿出来,我们已经耽搁的够久了,李文瀚那边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去M国了。”

    听着郭阳的话,周冰沉吟了片刻,有些为难的说道:“我跟方楠可能要去一些女性专属比较私密的店铺,他一个大汉跟在我们身后的话,可能会有些不方便吧。”

    “那就让他在门外等着呗,反正他又不是没做过,总之带一个像他那样的人,你不会后悔的,至少能让你们解放双手,在逛街的时候,不会受到拖累。”郭阳意有所指的说着,嘴角微微一翘挑了挑眉毛。

    看着郭阳的表情,周冰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饶有兴致的抬头琢磨了一会儿,俏皮的一笑说道:“那好,就让他跟着吧,我带他去领护照,他帮我们提东西,很公平不是吗?”

    听着周冰的话,郭阳与她相视一笑,早上被吵醒的那点怨气,刹那间便烟消云散了。郭阳的嘴角挂着一丝坏笑,将双手枕在脑后,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刘川志浑身挂满手提袋的样子。

    等待的时间一如既往的漫长,计划的行程已经被护照和签证的事情耽搁的够久了。送走了周冰与方楠,郭阳回到了卧室,电脑屏幕上仍然定格着凌晨纳斯达克的走势,郭阳瞟了一眼,随手拿起一旁的计算器,计算出的一串长长的数字。

    看着这串数字,郭阳露出了一个志得意满的微笑,当时只在账户里留了十亿美金,这些天来已经翻了将近十倍了。

    想到这里郭阳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十点,M国东部时间应该是晚上二十二点,应该还没睡一边想着,郭阳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李文瀚的电话。

    “文瀚,这些天以来,有多少威弗尔的股东同意出售股权了?”电话一接通,郭阳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老板……”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的口气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有变故?”听着李文瀚在电话里的口气,郭阳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虽然之前已经考虑到过,收购的过程可能不会像想象中那么顺利,但是如今还没弄清楚,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的郭阳,仍是不免有些紧张。

    只听李文瀚嘬了一阵牙花子,发泄情绪般的低声骂道:“这帮该死的猪猡,事到如今刀都架到脖子上了,还是这么不知死活,真不明白是该说他们清高,还是傲慢。

    说到这里,李文瀚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唉,老板,是我考虑的有些简单了,从我的调查情况来看,这些人大多明明已经快要揭不开锅了,可他们还是不太乐意转让的手上的股权,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也仅仅只收到了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而且其中还包括来自二级市场的百分之五。”

    听着李文瀚的回复,郭阳抬眼看着天花板,皱着眉头沉吟了良久,紧接着问道:“文瀚,难道现在还有其他人想要收购威弗尔的股权?”

    “这个我可以确定,当前金融市场受到这么大的震荡,大多数投资者都收到了波及,更多的人正保持着观望的态度,所以还并没有人对威弗尔感兴趣。”

    听到这里,郭阳的嘴角一翘,眉头舒缓开来,只听他接着说道:“嗯,我大概能明白了,既然他们没有别的买家可以选择,那就只剩一种可能了,无非是在拖时间而已,要么等着市场复苏,要么就是待价而沽,想把手里的股权卖个更高价而已,哼,不着急我们时间有的是,他们想要拖那就拖着吧,到时候连现在的数目怕是也拿不到了。”

    互联网的股票一路疯涨了几年,膨胀了几百倍,现在这个势头被打破,一路下跌想要等到恢复,只怕是要将近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华街的投资者都已经换好几茬了,这些人如果能撑到那时候,连互联网泡沫都没能把他们拖进深渊,这也算是底蕴深厚命不该绝,自己再怎么做,也收购不了他手上股权的。

    “嗯,好,您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就再拖一阵子看看吧。”李文瀚的话有些没底气,郭阳听着安慰着说道:“文瀚,不用太紧张,别忘了人都是贪婪的,他们虽然被手上的互联网投资所拖累,但是威弗尔集团受到的波及却是很有限,所以这些人本能的将手头威弗尔的股权当做救命稻草也在情理之中。

    放心吧他们会知道互联网的泡沫,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他们,前方不光有深渊,还有地狱呢,那时候连威弗尔的股权,也填不满互联网泡沫带来的损失了,他们迟早会卖掉手头上任何可以卖的东西,到那会儿价码可就不是他们说的算了。”

    “好的,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了,您什么时候来M国?这边还有一些文件可能需要您亲自签署。”听完郭阳的话,李文瀚的语气明显轻松了不少,只听他接着对郭阳说道。

    “也就是近几天的事了,只要条件允许,那我马上就动身……”郭阳正说着,电话里突然传出了一阵连续的爆响,紧接着便听到鹿呦略显慌乱的大喊道:“X!别打电话了!还不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愣在那儿等吃枪子吗?”

    “文瀚!怎么回事儿!”郭阳听到鹿呦的话,确定之前听到的是一阵枪声,不禁心中一紧,忙不迭的说道。

    郭阳的话声一落,并没有得到李汶翰的回复,电话里紧接着传出了一阵呼呼的风声,想来应该是李文瀚正在快速移动着,还有时不时的一两声枪响,让郭阳不仅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文瀚!到底怎么了,快说话!”可郭阳焦急的追问,并没有得到李汶翰的回答,只听一阵撞击的声音传来,电话里便再也没了动静。

    郭阳心急如焚的将电话回拨了过去,这一次电话却无人接听了,只传出一阵阵嘟嘟的忙音,听到这里,郭阳烦躁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李文瀚与鹿呦身在大洋彼岸,就算遇到了危险,自己也是有心无力。

    想到这里,郭阳长叹了一口气,跌进了沙发里,此时的他,除了焦急地等待着电话再次响起来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一时间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心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郭阳心中有些度秒如年的感觉,烟灰缸里堆起的小丘上,一缕青烟还在袅袅的飘散,郭阳的神色里堆满了焦躁不安。

    就在他即将要崩溃的刹那,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电话上显示的是鹿呦的号码,郭阳忙不迭的摁下了接听键。

    “MD,好险,老板我被袭击了。”电话里李文瀚粗重的喘息着,听着他的话,郭阳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是谁干的?”

    李文瀚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一遍回答道:“我没什么事儿,不过小鹿挂了点彩,您别担心,我们现在暂时还算安全,这次的人蒙着脸,不过想来应该还是为了上次的花红来的。”

    听到鹿呦受了伤,郭阳的心顿时一提,接着说道:“小鹿受伤了?严不严重?要是还能接电话,就把电话拿给他。”

    “没那么严重,您稍等一会儿……小鹿,快过来,老板的电话。”李文瀚说着,小声的的呼唤起了鹿呦的名字,似乎他们并不在一个位置上。

    不多时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便听鹿呦在电话里说道:“老板,您找我?”

    听到鹿呦的声音,并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郭阳不禁舒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你没事儿吧,情况怎么样,看得出那些人的底细吗?”

    “我的情况还好,就是肩膀受了点擦伤,还好这些人不是上次在国内那样的硬茬,要不然我跟文瀚都得交代在这儿了,枪手至少有四个人,突然从街边冲出来向我们开枪,如果是训练有素,我已经被打成筛眼了。”

    鹿呦有些后怕地说着,但声音里却隐隐的透着些许兴奋,让郭阳不禁想起了初次见到他时,弹奏高山流水的样子。

    这人是有精神分裂吧,郭阳担心之余,不无恶意的想着。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