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起床看着自己的财增长,总是一件让人格外开心的事情,所以即使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本来一脸迷蒙,心情烦躁的郭阳,当不小心瞥到卧室里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仅有的起床气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阳阳,吵死了,快点去看看是谁啊,还要不要人睡觉了?”可并不是所有人都与郭阳有一样的心态,比如仍躺在床上的周冰,说完她猛地翻身,将被子蒙在了头上,稍纵即逝的娇嗔面容,透着几分春潮尚未退却的红晕。

    郭阳无奈的叹了口气,耸了耸肩,随意的将睡袍往身上一披,快步走出了卧室,顺手将房门关死,来到客厅里站在电话前深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哪位?”郭阳虽然已经竭力的按耐住性子,但口气中仍然有些没好气的意味。

    “老板,是我。”电话是刘川志打来的,就在昨天,他已经升职了,被郭阳任命为了安保组的组长。

    听到电话里传出了刘川志的声音,郭阳下意识的看了一墙上的时间,六点整。看到这里郭阳感觉自己的气息,突然间又有些要失控的征兆。

    “大志,你这么大清早的把我吵起来,最好有充足的理由,要不然我可能会不高兴的,然后你也可能会不高兴,比如发现工资少了什么的。”

    “呃,老板,是他们一大早就把我喊了起来,纠缠个没完,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吵醒您啊。”虽然刘川志没听明白,自己老板什么高兴不高兴的理论,但是却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工资可能会少,所以忙不迭的解释道。

    听着刘川志略带着委屈的口气,郭阳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说道:“好好,说吧大志,他们纠缠你要干嘛?”

    刘川志沉吟了片刻,接着开口说道:“是这样的老板,他们来问我今天需要他们做些什么,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您的行程之类的啊?”

    听到这里,郭阳越发无奈,细想了一下,昨天好像真的没给他们交代一下具体工作,不过郭阳听着刘川志的话,倒是有些意外,一直以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他,能想到要问自己的行程,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了。

    一边想着,郭阳开口说道:“不错嘛,大志,有进步啊,都能想到问我工作需要了,看来你还是挺有当领导的潜质嘛,不错不错。”

    听到郭阳夸赞,电话那头的刘川志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只听他憨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嘿嘿,老板别这么说,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您满意就好。”说到这里,只听刘川志的语气一转,可怜兮兮的说道:“既然您满意,那能不能别扣我工资了?”

    刚对刘川志印象转变了一些的郭阳,听他说到这里禁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耐的回答道:“废话少说,你告诉他们,只要我没特别嘱咐那就九点上班!九点之前他们爱干嘛干嘛去,实在待不住可以出去跑几圈,总之别打扰我。”

    说完郭阳在刘川志一阵“哎哎……”声中挂掉了电话,吐了一口气,摇着头回到了卧室里,不知道员工太勤奋,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一边在心中嘀咕着,郭阳苦苦的一笑,看着床上已经再次发出了轻鼾声的周冰,掀起了被子的一角轻轻地溜了进去。

    “阳阳,你干嘛啊,让我再睡会儿。”

    “不干嘛啊,我就是觉得我我们还可以再努力一下。”

    “讨厌……”

    ----------分割线------------

    京城,宏大集团。

    “王总,三天以来我们动用了国内所有的资源,我的团队已经连续加班超过了六十个小时,这已经是我们所能查到的所有资料了……”

    王怀宇听着下属的汇报,低头翻看着刚刚送到案头关于艾丙集团财务收支的资料,眉头紧锁一脸的阴郁,像是要滴出水来。

    “唉,你们加班超过六十个小时,我又何尝不是在这里陪了你们六十个小时?累?哼……”王怀宇叹了口气,手中攥着艾丙集团的资料平静的说着,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有些紧张的公关部经理,一声冷哼摘下了眼镜随意的丢在一边。

    说着王怀宇抬头看了一会儿天花板,似乎在沉思这什么,突然他把手上的资料,毫无征兆的往桌上用力的一拍,巨大的声响,让他面前的公关部经理猛地打了个寒战。

    “你还好意思跟我说累!六十多个小时!你们就给我找来这个?就是因为你们这群废物!我们宏大已经丢了北方省的CBD项目!

    现在只是让你们去查郭阳到底哪里来的资金而已!那么大笔的资金流动,不可能不落痕迹,你们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说!还拿一句‘海外资金’来糊弄我?嗯?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你跟你的团队,全TM给我滚蛋!”

    王怀宇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对于自己总经理的突然爆发,公关部经理完全没有一点准备,王怀宇现在的模样,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平时的认知,他从没想到过,那个平时谦谦有礼的总经理,此刻会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

    其实也不怪王怀宇会突然失态,自己刚刚接手总经理的位子不久,本来是想借着拿下北方省的CBD项目来证明一下自己。

    甚至为此他还向郭阳许下了相当优厚的条件,但郭阳毫不动容,坚持己见也就算了,现在自己竟然还败给了他的CEO沈晓曼,不但无法向自己的父亲交代,而且还因为败给了一个郭阳身边的女人,让他心中充满了挫败感。

    现在又听到下属部门的调查毫无进展,一心想要亡羊补牢的他,终于控制不住爆发了。

    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公关部经理的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打透了,听着王怀宇的话,吞吞吐吐的说道:“王总……那个……艾丙的资金是出自港九高兰基金的支持……港九那边跟内地的环境不一样,而且我们并没有多少人脉……所以根本无从查起啊。”

    “借口!都是借口!给我滚回去继续查!查不出来你们谁都别想走!”听着公关部经理的解释,王怀宇用力的拍着桌子,声嘶力竭的吼道,但口气里多少有些任性的味道。

    公关部经理无奈的叹着气,战战兢兢的退出了他的办公室。“小宇他怎么了?”公关部的经理刚一步退出王怀宇的办公室,身后便传来了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公关部经理的身子蓦地一震,缓缓的转过身,只感觉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一片阴影里,眼前的人身材魁梧高大,眉宇之间与王怀宇有几分相似,但更多的是透着一股引而不发的霸气。

    “董……董事长,您好……王总没什么,可能……只是心情……不太好。”眼前的人正是王怀宇的父亲,宏大集团的董事长王鹤辰,压迫感不只是来自于他的身形,仅仅只是上位者的气势,已经让公关部的经理感到一阵窒息。

    听到公关部经理的回答,王鹤辰眉头微微一皱,沉吟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好了,这里没你在什么事儿了,你先去忙吧。”

    公关部经理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说道:“是,好的董事长……”说完他急匆匆的就要离开,客刚走了没几步,就再次被喊住了,只听王鹤辰接着说道:“对了,你让公关部的人都下班吧,明天再继续查,再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该垮了。”

    听到王鹤辰的话,公关部经理感动的就要哭出来,急忙千恩万谢的说道:“谢谢,谢谢您董事长……”听着他的话,王鹤辰微笑着挥了挥手说道:“好了,赶紧去吧,休息好了还要回来继续忙呢。”

    听到王鹤辰的话,公关部经理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好了,我知道了董事长,您放心吧。”然后边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转身的一刹那,他并没有看到身后王鹤辰,瞬间敛去了脸上的笑容,眼神中的轻蔑一闪即逝。

    王怀宇无力地瘫在了椅子里,满面愁容的盯着天花板,听到办公室的门发出响动,他头也不转烦躁的喊道:“滚!别来烦我!给我回去继续查!查不出来……”

    “哼,兔崽子,让谁滚呢?查不出来怎么样?”

    一声冷哼顿时打断了王怀宇的发泄似的怒吼,只见突然反应过来的他,翻滚着从椅子里站起来,一脸惊慌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嘴唇哆嗦着与之前的形象判若两人。

    “爸……那个……”

    “别叫我爸!这里是公司……”王鹤辰再一次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挺有本事嘛?查不出来不能下班?如果让他们撂了挑子,难道要你去给我查吗?你把公关部门的工作接过来?”

    “哼,蠢材!我王鹤辰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你是集团的总经理没错,但也别忘了,如果把他们逼到做不下去了,那你就什么都不是!”

    说到这里,王鹤辰叹了一口气,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看来你的历练还是不够啊,从今天起你这个总经理就别做了,继续跟在你黎叔的身边当个跟班吧,什么时候他觉得你可以了,你再回来。”

    王怀宇面色苍白的听着父亲对自己的宣判,只感觉周遭的光景竟变得有些模糊,而且还还逐渐有旋转的趋势。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王怀宇想到这里,顿时感觉胸中气闷无比,但仍坚持着说道:“爸……不!董事长……可是我去了黎叔那边,调查的事情怎么办?这一直是我再跟进的啊。”

    听到自己儿子的话,王鹤辰绕过了他身边,坐在了他之前的位子上,扫了一眼桌面上的材料,沉声说道:“好了,这你就别担心了,我自会处理的,你不是已经证明过你的能力了吗?”

    王鹤辰的话,如同一道闪电击中了自己的儿子,只见王怀宇身子猛地晃了一晃,低头苦苦的一笑,沉默地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见自己儿子走了出去,王鹤辰脸上的表情顿时缓和了不少,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拿起了桌上的那份文件,手指敲打着桌面,自言自语般的嘀咕道:“哦?海外资金么?艾丙集团……艾丙集团……我倒要看看这个郭阳到底是什么来头。”

    王鹤辰一声轻哼,脸上浮上了几分与年龄不太相符的跃跃欲试,他注视着资料上郭阳的名字,一时间就像是一个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