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约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都会区之一N约都会区的核心。逾一个世纪以来,N约在商业和金融的方面发挥巨大的全球影响力。这是一座世界级城市,直接影响着全球的经济、金融、媒体、政治、教育、娱乐与时尚界,其中联合国总部也位于该市,因此纽约也被公认为世界之都。它经常被称为N约市NewYorkCity,官方名称为TheCityofNewYork,位于N约州东南部。

    曼哈顿岛是N约的核心,在五个区中面积最小,仅57.91平方公里。但这个东西窄、南北长的小岛却是M国的金融中心,M国最大的500家公司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把总部设在曼哈顿。7家大银行中的6家以及各大垄断组织的总部都在这里设立中心据点。这里还集中了世界金融、证券、期货及保险等行业的精华。位于曼哈顿岛南部的华街是M国财富和经济实力的象征,也是M国垄断资本的大本营和金融寡头的代名词。这条长度仅540米的狭窄街道两旁有2900多家金融和外贸机构。著名的N约证券交易所和M国证券交易所均设于此。

    N约也是世界上摩天大楼最多的城市。代表性的建筑有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洛克菲勒中心以及后来的世界贸易中心等。帝国大厦和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均有100多层,它直耸云霄,巍峨壮观。N约也因此有了“站着的城市”之称。N约还是该国文化、艺术、音乐和出版中心,有众多的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科学研究机构和艺术中心,美国三大广播电视网和一些有影响的报刊、通讯社的总部都设在这里。

    帝国大厦前面有一栋摩天大楼,至少也有六七十层了。这是整个N约投资界精英聚集定居的豪宅公寓,虽然号称是公寓,其实是那种单户三四百平的大平层。在寸土寸金的帝国大厦周边商业区内,能买得起这般豪宅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的。

    就是在这样的一栋豪华公寓里,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灯火通明的房间里,郑仁杰正一脸紧张的通着一个电话,自从跑回M国以来,郑仁杰感觉自己的生活就没顺当过,好不容易在股市里圈了一笔钱,谁知道互联网泡沫又破了,一夜之间又全部打了水漂。

    之前他是住在一栋海边的别墅里的,曾经何时,他从来都瞧不起城市里这些在高楼大厦内的公寓的,可是现在的财务状况,已经由不得他矫情了,即使如此,天生喜欢享受的他,还是选择了这栋高楼里,最豪华的一间公寓。当然,即便如此,他的处境也不是普通人能相提并论的,至少住的还是顶尖的富人区。

    “爷爷啊,你孙子被人欺负惨了!”本来一脸紧张的郑仁杰,正说着眼珠一转,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可从他毫无泪迹的眼睛中不难看出,这只不过是他想要在自己爷爷面前,谋取主动的手段罢了。

    “对!就是郭阳啊!那个艾丙集团的董事长,北方省姓薛的老不死的外孙女婿!他太不把我们郑家看在眼里了!要不是他孙儿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啊!”

    之前也许是为了自己面子考虑,也许是自负到认为可以独自对付郭阳,总之不管怎么说,郑仁杰一直没在自己的家族里,提起郭阳的名字,可能在他的意识中,郭阳不过是一个无所谓,可有可无的小人物罢了。

    即使到现在,这仍是郑仁杰对郭阳的主要看法,之所以求助于自己的家族,不过是因为自己与郭阳相隔万里,而且自己的助手孙乾还叛变了,一时有些力有不逮而已。

    “对!爷爷!我要让他的艾丙集团破产!我要得到他的一切……呃……”正滔滔不绝的发泄着情绪的郑仁杰,像是听到了什么意外的消息,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噎在了嗓子里,神色也变得有些震惊。

    “啊……现在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手段对付他了吗?等?还要我等多久?我现在每天过的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可都是拜他所赐啊!您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啊!”说到这里,郑仁杰手术的刀口处不禁又有些隐隐作痛。

    现在他终于明白过来,当初赵三捅自己那一刀,是郭阳与孙乾串通好设计的阴谋,只是自己明白的有些晚了。

    这一刀让自己丢了一个肾脏,导致身体大不如前不说,最关键的是以前夜夜笙歌的日子是再也无法体会了,有时候忙活整整一夜,那里还是软哒哒的一坨,每到这时候,他便对郭阳和孙乾恨到咬牙切齿。

    “呃……好的好的,爷爷您别生气,身体要紧,我等我等着就是了,迟早有一天我要把姓郭的还有小黑碎尸万段!”电话那头郑老似乎是对郑仁杰的心急表示了不满,郑仁杰顿时变得有些慌张起来,可见郑老平时在郑家拥有多大的威势,即使相隔万里,也让郑仁杰一时不敢造次。

    “可是爷爷,我M国这边的公司已经无法继续经营了,纳斯达克的突然崩盘,让我赔进了公司的所有资金。

    对了有件事儿您可能还不知道,造成这次纳斯达克崩盘的,正是跟我有些合作的李文瀚,对!就是他,他现在是是威弗尔集团华夏考察团的负责人,嗯,我明白了,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跟他好好谈谈,把他拉进我们郑家的势力。”

    郑仁杰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李文瀚现在已经是郭阳的人了,还在打着将李文瀚收为己用的算盘,只要将他投靠了郑家,那自己因为他赔进去的资金,还有什么重要的呢,郑仁杰默默的想着。

    ”那资金的事儿……好好!太好了!爷爷谢谢您!”正说着,郑仁杰突然变得喜上眉梢,显然是从自己爷爷那里得到了什么承诺,想来无非是郑家的资金支持。

    挂掉与爷爷的通话,郑仁杰脸上的神色顿时轻松了不少,看来资金短缺的问题已经成功解决了,放下了心头的包袱,郑仁杰脸上闪过一丝兴致勃勃的神色,只见他微笑着拿起了一旁茶几上的皮鞭,在手中行甩了几下,鞭子在空气中发出了几声脆响。

    听到这阵声响,郑仁杰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一边扯着衬衣上的领带,向里间的卧室走去,那里面的的圆床上,正五花大绑着一个蒙眼封口衣服单薄的少女,听到郑仁杰的脚步声,顿时发出了惊恐的呜呜声。

    少女的声音,无疑撩起了郑仁杰更大的兴致,只见他嘴角扬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一瞬间的工夫他的眼中便已经赤红一片,呼气也变得格外粗重。

    显然正常的欲望无法满足,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从其他的地方寻找慰籍心灵的快感,郑仁杰便是这种心态,心灵的空虚已经无法填补,只见他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皮鞭,用力的挥了下去……

    所谓变态,其实就是这么来的。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替你打开一扇窗。可如果这扇窗没有上帝给打开,被关了门的人就会自己寻求情绪发泄的出口。郑仁杰显然就是如此。他之所以将郭阳恨之入骨,不仅仅在于郭阳从他手里夺走了什么,而是郭阳直接让他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真正的最后的尊严!

    郭阳,我要让你死!郑仁杰面目狰狞,恶狠狠地扑了上去。

    --------分割线---------

    “啊嘁!”正埋头在一叠资料中的李文瀚,没来由的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莫名其妙的他用力的揉了揉鼻头,嘴上嘀咕着:“难道青青又想我了?”

    之前的那个喷嚏,显然已经打断了李文瀚的思路,手头上的工作一时间陷入了僵局,只见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了,正一脸贪婪的擦拭着手中的枪械,眼神还时不时的往桌面上瞟两眼的鹿呦。

    遭到鹿呦惦记的桌面上,此时摆满了长长短短的各种武器,盒装的子弹被摆的到处都是,让人不禁有些眼花缭乱。这是鹿呦与李文瀚做的交易,自己保护他的安全,他提供自己想要的任何武器。

    看到这一幕,李文瀚撇了撇嘴说道:“我说小鹿啊,你脑子这么好用,为什么不来帮我个忙,老盯着那些军火干嘛?他们又不能跑了?”

    显然鹿呦对李文瀚的工作并不怎么感兴趣,他的话甚至连鹿呦的视线都没有引过去,只听鹿呦接着说道:“咱们各司其职,你帮老板收购股权,我保护你的安全,既然要保护你的安全,显然这些东西,比你手上的笔可有用多了。”

    说完,鹿呦将手上擦拭干净的枪支轻轻的放在了桌上,就像生怕摔坏了什么宝贝一样,紧接着又拿起了另一把枪,用棉布沾了一点枪油擦拭了起来,可眼神却仍是时不时的盯着桌面上,那些琳琅满目的物件。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李文瀚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耸了耸肩,像是琢磨了一会儿什么,接着开口说道:“对了小鹿,你说咱们的老板应该快来了吧,我这边已经帮他收购了百分之十五的威弗尔股权了。”

    李文瀚说到这里,到时顿时将鹿呦的视线吸引了过了,只见他也琢磨了一会儿说道:“之前给大志打电话,他说他的护照已经拿出来了,而且其他的人已经到齐了,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了。”

    “嗯……”听到鹿呦的回答,李文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他的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之前断开的思路再一次接上了,只见他转眼睛又趴进了那叠厚厚的文件里。

    夜幕更加深沉了,纽约今天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安静。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