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郭阳最关心的,并不是这只黑色的手提包里放了什么。

    他慢慢地调整着望远镜的角度,对准了离这些人百米外,两栋楼之间的夹巷,那里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刚才用鹿呦买回来的那个儿童玩具,郭阳无意中发现在暗黄色光芒笼罩的边缘,有些影影绰绰,似乎在眨眼间闪过了很多人的样子。

    郭阳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边的阴影,这具望眼镜的倍数,可不是鹿呦买回来的儿童玩具可以比拟的,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巷子里的事物,甚至连路灯周围,围绕着几只飞虫都清晰可见,但是这部望远镜并没有夜视的功能,所以灯光所不及的范围里,仍然还是黑乎乎一片。

    “老板,你到底在看什么啊?”鹿呦见郭阳一直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有些按耐不住的问道。

    郭阳依然在安静的看着外面,神色不动的小声说道:“我总是感觉外面有什么不对……”说到这里,郭阳心中一动,暗暗想到,鹿呦跟刘川志都曾经在边境钻过林子,查看黑暗中的事物,应该比自己专业的多。

    想到这里,郭阳向鹿呦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然后说道:“小鹿,你过来,用这个望远镜看看,那边的巷子里,我总感觉在那边是不是藏着什么?”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诧异的来到他身边,一边应和着郭阳,一边与郭阳换了一下位置,趴在了望远镜的目镜上。

    站在旁边的郭阳,瞟了一眼远处,没过几秒钟,便听到正在观察的鹿呦轻声说:“老板,您是会特异功能吧?”

    郭阳转过头看着正在观察的鹿呦,原本是一脸疑惑的鹿呦神色已经严肃了起来。

    “怎么样小鹿,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见他的神色,郭阳在一旁询问着。

    “有意思,真有意思,我还琢磨着他们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出现呢,原来早已经在周围埋伏了。”鹿呦一边操作着望远镜的聚焦,一边小声地说着。

    “哦?他们?他们是谁?”听到他的话,郭阳疑惑的问道。鹿呦盯着目镜,调整着望远镜的角度,在周围扫了一圈,接着说道:“嗯,老板,你观察力真够可以的,这你都能注意的到……当然是收拾下面那些家伙的人啊。”

    说完鹿呦便抬起头,给郭阳指了一个方向,然后低头一边用望远镜看着远处,一边对郭阳说道:“您看,那黑巷子里是不是时不时的闪过一点微弱绿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对讲机通话的指示灯,呵人还真不少呢。而且您发现没有,周围路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这个时间这点儿人流量,不太正常吧?”

    说着鹿呦再次站直了身子,离开了郭阳的那具望远镜,将它还给了郭阳,听到他的话,郭阳俯身趴在了目镜上,向巷子里看去,仔细观察之下,果不其然那里真如鹿呦所说的一样,时不时的亮起点点的绿光。

    因为那里没有灯光,加上绿色本身就不是穿透性特别强,所以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还真注意不到。

    接着郭阳又将视线转到了周围的街道上,果然如鹿呦所说的一样,十几分钟之前还络绎不绝的人流,就这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变得稀疏了不少,特别是酒店门前这一段,往日这时候门前应该是人流不绝,但现在已经没几个行人了。

    看来一定是有人在更远的地方做了布控,悄悄疏散掉了这一片范围里的行人,一般来说,这是行动开始的前奏。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李文瀚急忙将手上的望远镜一扔,跑去把电话接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听李文瀚接着喊道:“老板,电话是找你的!”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不禁有些诧异,找自己的电话,怎么会打到李文瀚的房间来,一边琢磨着,走到了李文瀚的身边,只听他小声的说道:“是酒店的总经理。”

    李文瀚的话并没有驱散郭阳心中的疑惑,只见他点了点头,接过了李文瀚手里的电话说道:“你好,我是郭阳。”

    郭阳的话声一落,星河酒店总经理的声音便传了出来:“郭董事长,您好,我是星河酒店的总经理,之前给你房间打过电话,但是您的太太说您在这里,冒昧打扰,请您见谅。”

    听着酒店总经理的话,郭阳心中顿时了然,接着说道:“没关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郭董事长,有个声称是深市安全部门的人来找我,说要暂时接管酒店的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这样一来难免会影响到酒店的生意,所以我想问一下您的看法。”

    听着酒店总经理的话,郭阳顿时恍然大悟,看来安全部门真的要行动了,因为那些人离的酒店并不远,所以如果在抓捕行动中,一旦酒店里有行人出入,难免会被牵连其中,不但会影响行动,如果被劫为人质可就惨了。

    本来以酒店总经理的权限,是完全可以做主的,想来也是因为自己住在酒店里,所以才会出于礼貌的向自己汇报一下。

    想到这里,郭阳接着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尽量配合安全部门的同志,一定要避免我们酒店的住客受到危害,其他的一切你来做主就就好。”

    听到郭阳的答复,酒店总经理接着说道:“好的郭董事长,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也请您不要出门走动,以免发生危险。”

    “嗯,好的谢谢。”说完郭阳挂掉电话,迫不及待的回到了窗前,趴在他那具望远镜的目镜上,对其他人说道:“大家盯着点楼下,好戏就要开场了,刚才酒店的总经理给我打电话来,说安全部门的人已经接管了酒店的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想来他们马上就要行动了。”

    听到郭阳的话,其他人顿时变得一脸兴致勃勃,急忙将视线转向了楼下。

    这一会儿,楼下的道路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郭阳的望远镜因为倍数高的缘故,所以可以看得到那些人的表情。

    可能到了这时候,楼下的人也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慌乱,开始急忙招呼着自己的同伴赶紧上车,但是似乎已经有些晚了,街上没有闲杂人等,也正是抓捕的好机会。

    在郭阳的视线中,只见刚才那条藏着人的夹巷昏黄的街灯下,迅速的闪过了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这等场景以往只有在电视里才见到过,现在看到现场直播,心情一时还有些激动,只是望远镜并不能传导声音,但仅仅是画面,也能感觉出空气里弥漫着的那股火药味儿。

    一转眼无数人从连接楼下干道的巷子里涌了出来,在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将他们围在了中间,刹那间枪管便已经顶在了头上。

    短短只有几秒钟的时间,现场的局势便已经控制住了,那些佣兵就算是战斗经验再丰富,在无数黑洞洞枪管下,也翻不起风浪来了,甚至没有想象中的反抗,便全部抱头蹲在了地上。

    见到这般场景,郭阳心中不禁有些发堵,本想着可能还会有些冲突之类的可看,没成想这么快就结束了,就像一拳打在了空出,满心的期待落了个空。

    不过这样也好,显然能兵不血刃的解决掉他们,是最好的选择了,免的弄出什么流血事件来,谁都有父母或者妻儿的,伤着谁都有人跟着难受。

    但感觉希望落空的人,显然不止郭阳自己。

    “嘁,一帮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白长了那么一副五大三粗的好面相。”看到这里,只听刘川志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听到他的话,鹿呦难得跟他意见保持了一致,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次我同意大志的说法,还佣兵呢,野路子就是野路子,就这种档次也好意思来华夏混,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好了,好了,你俩也是够了,这样不是挺好吗?你们还想看他们拽出两把步枪在大街上扫射,弄得生灵涂炭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听到郭阳的责备,鹿呦与刘川志耸了耸肩,瞬间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只听郭阳一边看着楼下的抓捕行动,一边接着说道:“对了,小鹿,你之前不是还说过,这些人的战斗经验又多丰富吗?看这样子不太像啊。”

    听到郭阳似乎在质疑自己的观察能力,鹿呦有些不忿的说道:“这些可是佣兵,在佣兵的世界里只有两件东西是最重要的,那就是钱和自己的命,他们可没有什么奉献精神,这种形势下,也就只有正规的军人才会有继续抵抗的想法,就他们这种野路子,不吓尿裤子就不错了。”

    “哦,这样啊,那既然这样,请几个杀手多好,目标小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得手的概率也就更大,偏偏请了这么一伙人,现在还给一锅端了。”听到鹿呦的解释,郭阳撇了撇嘴说道。

    郭阳话声一落,只听鹿呦接着说道:“不是的老板,杀手本质上跟佣兵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单独行动跟团体协作而已,而且因为行动中没什么人可以依靠,他们把自己的命看得更重,钱这种东西,有命赚还要有命花才是啊。

    所以他们一般不会接没有把握的活儿的,别让电影给骗了,挑战什么的对杀手来说是绝对不存在的,除非是疯子。这里可是华夏,一张外国人的面孔就够显眼了,还谈什么悄无声息的把目标干掉。

    也就是佣兵才会接这中跨国追杀的活,他们总归是还有一点冒险精神的,但是花费又太高了,往往得不偿失,一般人又不会请。所以说起来,老板,您这朋友也算是有面子了,怕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了吧。“

    听着鹿呦侃侃而谈,李文瀚苦笑着放下了手上的望远镜,深呼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岂止是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啊,是得罪了一群大人物,到昨天晚上为止,M国股市已经蒸发了一万亿美金以上,元凶的帽子已经盖在了我的头上,我现在都有点觉得,他们开出五百万美金的花红是不是有点少了。”

    “万亿?!美金?!五百万的花红?”听到李文瀚的话,鹿呦与刘川志一脸震惊的扭头向他瞪了过来。

    “乖乖,一万亿美金那得是多少钱啊!”刘川志在心中算着能换成多少华元,两眼无神的抬头看着天,瓮声瓮气的说道。

    “五百万美金,是买你命的吗?啧啧……不得不说请佣兵应该是够了,如果是独立完成的话,是不是就能独享这笔赏金了?”鹿呦说着,眼神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起了李文瀚。

    虽然鹿呦眼神中的贪婪很做作,明显是故意做出来的,但现在的李文瀚已经无法分辨其中真伪了,任何的威胁他都会信以为真,只听他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呃……那个小鹿……不!鹿先生,有话好好说,五百万美金也不是什么大数目,您以后跟着老板,一定会得到比这些更多。”

    瞥了一眼李文瀚惊恐的样子,郭阳摇了摇头,向鹿呦呵斥道:“好了小鹿,你就别开玩笑了,看你吧文瀚给吓得,以后跟着我别说一个五百万,十个又能怎么样。”说着郭阳语气一转,幸灾乐祸的接着说道:“哎,快看,那些人被押上车了。”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向李文瀚吐了吐舌头,拿起望远镜,继续往楼下看去。刘川志并不懂什么是金融,所以他有些弄不明白,李文瀚到底哪里值五百万美金,盯着他看了半晌也没得出想要的结果,摇了摇头继续观察楼下事态的发展了。

    这一会儿的工夫,李文瀚已经被二人的眼神,吓到说不出话来,直到见二人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他才偷偷的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