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瀚,说这样的话就见外了,但是既然你愿意跟着我,那我自然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威弗尔的董事会里,除了董事长肯特之外,总得有个说话算数的人,你说是不是?”郭阳轻描淡写的说着,但他的话落尽李文瀚的耳朵,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

    之前郭阳虽然答应过李文瀚,帮他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但具体的职位并没有保证,再怎么说,从郭阳的目的出发,他也只是需要一个代言人而已。

    这一点李文瀚自己也明白,所以并没有要求多高的职务,只要让郭阳拿到预计的股份,由他在身后撑腰,即使李文瀚是个没有任何职务的董事会成员,他说的话在董事会里,也同样有一定的分量。

    之所以这样,无非是郭阳心中对李文瀚仍存在的一丝警惕,担心他在董事会里做大,从而影响到自己今后的计划。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了,李文瀚的话无异于是对郭阳的效忠宣言,正因为如此郭阳把心中对他唯一的一丝警惕也放下了。在威弗尔的董事会里,当然是职务越高说话越好用,所与李汶翰意外的得到了郭阳做出的保证。

    郭阳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让李文瀚做到在威弗尔董事会里,除了董事长肯特.威弗尔以外的第二把交椅。这可是李文瀚曾想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自从互联网泡沫真如郭阳所言一样破裂之后,李文瀚就再也不会怀疑他话的真实性,在李文瀚看来,郭阳只要说得出,那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谢谢,谢谢老板!您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您拿到威弗尔更多的股份!”回过神来的李文瀚,不禁心花怒放的说道。

    他虽然已经想到跟随郭阳一定会有好处,但却没想到这福利竟然如此之大,在他完全把郭阳的话奉为真理的心态下,李文瀚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坐在威弗尔董事会里,呼风唤雨的模样。

    “嗯,股份这种东西,当然是多多益善,你尽力就好,昨晚纳斯达克下降了九百点,我所有的投入都已经收回了,只要过了今晚,你就可以开始行动了,到时候你联系高兰基金在华街的证券代理,他会给你提供收购股权所需要的资金。”

    听着郭阳的话,李文瀚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大概再有个三五天,等我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就可以回M国了,但是……”说到这里,李文瀚不禁有些扭捏,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看着他时不时的瞟刘川志两眼,郭阳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哈哈,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放心吧,等你回M国的时候,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在你身边保证你的安全,那里现在对你来说就是狼窝,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你去送死。”

    说到这里,郭阳语气一顿,看了一眼刘川志,接着说道:“但是大志可能不行,他只能这阵子在你身边,他连护照都还没办出来,可能还得等个十天半月的,所不能陪你一起去M国了,不过这几天还会有其他保镖来我这里报道,身手也是了得,到时候我找几个跟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听到郭阳的承诺,李文瀚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刘川志,只要郭阳能派人保护自己就够了,而且他说了那些人身手不错,他对刘川志的评价也就是这样而已,想来那些人不会比刘川志差,李文瀚默默地想着。

    就在这时,李文瀚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刘川志警惕的闪身靠在了门边,只听门外有人低喝了一声:“是我!快开门。”听到这个声音,刘川志明显的神色一松,他听得出门外的人是鹿呦。

    门一打开,鹿呦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微笑走了进来,抬头便对郭阳和李文翰说道:“两位老板,别愣着了,赶紧的,我们看好戏。”说着还招呼着刘川志说道:“大志,快来搭把手,然后快把灯关了!”

    说完,鹿呦自顾自的将房间里的一把椅子搬到了窗前,见他的举动,郭阳与李文瀚相识一笑,各自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恶趣味,点了点头起身向窗户走去,就这一会儿的工夫,窗前已经摆下了四把椅子。

    房间里的的灯光灭了,鹿呦将本来拉死的窗帘一把拉开,就像舞台拉开了帷幕,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亮光,郭阳与李文瀚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

    四人一脸兴致勃勃的坐定,突然发现问题出现了,这里有将近三十层楼的高度,往下看楼下的只能依稀见到几辆停在路边的车,又是在晚上,连个人都看不清,最关键的是这个房间里只有一架望远镜。

    “咳咳……”就在众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坐在最边上的鹿呦突然轻咳了一声,见把其他人的视线引了过来,只见他高深莫测般的一笑,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了几个圆柱状的小玩意儿,一边给其他人发着一边说道:

    “刚才楼下地摊上买的,虽然就是小孩儿的玩具,但是最起码应付现在的的场面是够了。”

    郭阳从鹿呦的手里接过了他所谓的小孩玩具,借着窗外的灯光稍一打量,发现这竟是一只小小的单筒望远镜,虽然做工有些粗糙,其塑料的材质,注定价格不会超过十元,但鹿呦说的没错,应付现在的场面,这小玩意儿几倍的倍数倒是真够用了。

    郭阳将鹿呦买来的小望远镜,放在眼上,往下看了一眼,心中暗自想着。

    “喂,小鹿,你刚才报警怎么说的?”郭阳一边注视这楼下三三两两交头接耳,或者观察四周的,被派来对付李文瀚的人,一边对鹿呦说道。

    “我没报警,我直接打给了深市的安全部门,我就说星河酒店附近有间谍组织活动,可能还有武器,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听到郭阳的问题,鹿呦头也不抬的,继续注视着下面说道。

    郭阳听到他的话,正看着楼下的眼神不由一滞,微微侧了侧头,撇着鹿呦有些疑惑的说道:“你怎么会有那里的电话?你这么说,他们真的不会当做恶作剧吗?”

    “嘿嘿,我在竹贤阁待了那么久,总能知道一些特别的事儿,再说这样的事是马虎不得的,一旦接到这样的举报,不管有多荒诞都会立马有人着手调查,因为这事儿造成的后果,没人能担得起。”鹿呦全神贯注的盯着楼下,咧着嘴说道。

    听到他的话,郭阳点了点头,竹贤阁就像个无所不能的地方,鹿呦能从那边得到安全部门的电话,到也有些情理。

    但是想到他在举报电话中说的话,郭阳不禁有几分无奈的说道:“小鹿啊,你说就你满嘴瞎话的样子,当年是怎么当老师的啊,整一个误人子弟啊。”

    “瞧您说的,我现在虽然在您身边,但可是正儿八经的在编小学老师呢,当年我带的班可是整个年级成绩最好的,一个诚实的人总要学会说谎,才不会被真正的骗子伤害,哈哈。”

    “你诚实?哈哈鹿丫头,你可别开玩笑了,你现在说的话就是在撒谎你知道吗?”坐在另一侧的刘川志听到鹿呦的话,噗嗤笑了出来,带着几分鄙视的,接过了他的话头说道。

    “榆木疙瘩,你再叫我鹿丫头,我就拿钉子扎死你……”听到刘川志的话,鹿呦一时有些羞恼,恶狠狠的反击道。

    “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哎,老板,怎么还没人来处理这帮家伙,看起来他们好像要有什么动作了。”一直在认真盯着楼下的李文瀚突然说道,因为楼下的人是来对付他的,所以对楼下这些人细微的举动,他比谁都敏感。

    听到他的话,郭阳忙不迭的将望远镜放在了眼前,这一看果不其然,只见之前三三两两分布在四周的人,渐渐有了聚在一起的征兆,有人打开了一辆车的后备箱,将一只黑色的手提旅行包拿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李文瀚紧张的看了郭阳一眼,刚要开口,只见郭阳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的某个方向,淡定的说道:“文瀚,别着急,再等一会儿……”

    说着郭阳突然站了起来,在其他人诧异的眼神中,将那具房间里自带的望远镜搬了过来,他在楼下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鹿呦买来的儿童玩具因为倍数不够,所以看不清具体的细节,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郭阳还是将这具专业的望远镜搬了过来。

    “怎么了老板?你发现了什么?”见郭阳将这具需要站立操作的望远镜搬了过来,鹿呦突然意识到,应该是他发现了什么,所以不禁疑惑的问道。

    郭阳并没有急于回答鹿呦的话,这具望远镜的倍数,可以看清楼下任何的东西,甚至连那些人脸上的表情都历历在目。

    郭阳先是扫过了这些人的脸,只见他们的神色轻松的模样,正听那个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黑色手提旅行包的人说着什么,看到这里,郭阳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从他们的表情来看,并不像马上就要有行动的样子。

    紧接着郭阳将视线,放在了那只车后备箱上的黑色手提旅行包,虽然刚才那人已经把旅行包上的拉链打开了,但是因为楼下街边灯光的问题,从郭阳的角度看下去,旅行包里黑洞洞的一片,看不清到底放了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