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文瀚,他们会保证你的安全,你只要下去随便露个脸,如果证明只是虚惊一场最好,但是一旦确认了他们的目的,大志会第一时间带你回来,剩下的事就交给小鹿去办好了。”郭阳将手放在李文瀚的肩膀上,安慰着一脸惶恐的李文瀚说道。

    听着郭阳的话,李文瀚沉吟了起来,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这些人就是来对付自己的事实,但是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丝侥幸,那就是别人没必要摆出这么大的排场,用雇佣兵来解决自己。

    如果证明郭阳的猜测是对的,那自己就该重新审视一下当前的形势了,看样子那边对自己的恨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想到这里,李文瀚拍了拍自己胸前的衣服,看着郭阳,嘴唇不自主的撇了撇,说道:“好吧,郭阳,那我就下去走一圈,看看他们的反应。”

    说完李文瀚向鹿呦与刘川志点了点头,有些决绝的先一步向门口走去,郭阳向二人示意了一下,让他们跟在了李文瀚的身后。

    三人走后,客厅里便只剩下了郭阳自己。星河酒店的高层房间,因为是附近最高的建筑,加上又有几面巨大的观景窗,主打的便是酒店附近的景色,所以在这些房间里,都会有一架观景用的望远镜放在窗边,作为功能性的装饰。

    而李文瀚房间里,也有这么一架。郭阳将这架望远镜搬了过来,钻进帘子后面,观察起了楼下那些人的反应,因为是居高临下,所以对他们的举动,看的比在楼下更加清楚。

    郭阳一直静静的观察着,过了有一分钟的工夫,他清晰地注意到楼下附近那些人中,明显出现了些许慌乱,在最前面的人还好些,但是后面的人,相互走动、交头接耳的频率,一时间变得更加频繁。

    看到这里,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想来他们已经看到了出现在楼下的李文瀚,见到目标出现,并且弄不清目标的意图,自然会格外紧张。

    就在这时,郭阳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周冰的疑惑的说话声,便出现在了客厅里。“咦,青青,李文瀚怎么回事,怎么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你们的开关在哪儿,快把灯打开。”

    因为郭阳站在窗帘的后面,加上房间里没有开灯,所以周冰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踪迹。

    “哎,这李文瀚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就把灯关了,出门去了吗?哼!也不说一声,看一会儿回来我不好好收拾他,冰冰姐,我跟你说啊,这男人就不该惯着!你看就跟文瀚似的,刚给了他点好脸色,现在出门都不告诉我了。”

    周冰的话音一落,紧接着传来了孟青青的埋怨,藏在窗帘后的郭阳,听到孟青青的话,顿时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周冰变得与之前大相径庭了!原来这根子出在这里!恰巧听到了周冰与孟青青之间闺房密语的郭阳,一时间恨得咬牙切齿,果真是近墨者黑啊,人学好不容易,学坏一个孟青青就够了!

    郭阳正在心中恨恨的想着,只感觉周围的环境一亮,应该是孟青青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冰姐,小心!窗帘后面有人!”郭阳这会儿的心思,都放在编排孟青青上了,一时忘了周冰可是带着方楠一起出来的,她的警惕性可要比周冰与孟青青强多了。

    房间的灯一亮,她便发现了窗帘后的异常,闪身便挡在了周冰身前,出言警醒道。

    “小楠!是我!”听到方楠的话,郭阳急忙喊道。连刘川志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吃了亏,自觉不是她对手的郭阳,生怕接下来她会扔出什么东西加以试探,便忙不迭的从窗帘后转了出来。

    见出来的人是郭阳,方楠不露痕迹的收起了手上的一个小物件,但是她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出郭阳的眼睛,让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只簪子,心中暗暗想着,郭阳不觉有些庆幸。

    直到这会儿,他才注意到方楠现在的打扮,只见她换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想来应该是孟青青的,因为这件衣服曾经在他的身上出现过,但这会儿穿在方楠的身上,却展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效果,竟显得她格外清丽可人细致高挑。

    “咦,郭阳!你怎么在这里,我家李文瀚去哪儿?”本来有些紧张的孟青青,见到走出来的人竟然是郭阳,脸上表情不由得一缓,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打断了郭阳欣赏的眼光。

    郭阳上下打量了一眼孟青青,不得不说她现在的中文,比自己第一次见到她那会儿要好得多,但是听到之前她对周冰的话,心中却没来由的对她生出了几分厌恶感。

    只听郭阳淡淡的说道:“我来找文瀚谈些事情,他带着我的保镖去楼下了,一会儿就回来,你不用担心。”郭阳说着,坐在了李文瀚刚才整理的出的沙发上,拿起了一叠资料看了起来。

    虽然察觉到郭阳的语气似乎有些冷淡,但生性大大咧咧的孟青青,加上她对郭阳一直就不是很了解,所以并没有考虑其他,只是以为郭阳身为一家集团的董事长,其性格本就是如此。

    “哦,那你们聊吧,我先去下洗手间。”听到郭阳的话,孟青青点了点头,便快步走进了洗手间里。

    虽然孟青青看不出郭阳的情绪,但从大学就跟他在一起的周冰,却是深知郭阳的心态变化意味着什么,见孟青青关掉了洗手间的门,周冰急忙坐在了郭阳身边,挽起他的胳膊,撒娇般的说道:“阳阳,青青开玩笑的,她本质并不坏,你别生她的气,放心吧我又不是没有一点是非观,怎么可能照本宣科的真按她的说法去做。”

    见二人亲密的样子,方楠知趣的走到了窗边,出于本能的警惕,显然她对郭阳之前为什么藏在窗帘后更感兴趣一些,看到郭阳搬到此处的望远镜,方楠不禁好奇的看了下去。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脸上的神色顿时一缓,无奈的一笑说道:

    “我并不是生她的气,我就是觉得她的话有些太自以为是了,世界上的男人不会都跟李文瀚一样,就算李文瀚不觉得什么,但放在别人身上就不好说了,如果因为她的话,让其他人的感情产生困扰,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沾沾自喜。”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生她的气,真是言不由衷,真虚伪!好啦,我知道了,我不会因为她的话,就对我们的感情产生怀疑的。”说着周冰俏皮的点了一下郭阳的鼻子,随后缓缓的俯下身子,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

    看着周冰的神情,郭阳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刮了刮自己自己刚才被周冰挠到的鼻尖,对周冰现在的状态,郭阳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小冰,不说这事儿了,你跟小楠还没吃东西吧,烧鹅我放在房间了,喊着孟青青你们一起去吃吧。”

    “嗯,阳阳就知道你最好了,是不会随便对别人发脾气的。”郭阳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根本没有记恨孟青青的意思,理解了他话里的含义,周冰撒着娇说道。

    “好啦好啦,快去吃吧。”看着周冰的模样,郭阳宠溺的揉了揉周冰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嗯,好!之前我们下楼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你买回来的烧鹅了,本来青青说要拿件衣服给小楠穿,现在衣服已经换好了,我们本来就是要回去吃烧鹅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

    正说话的间隙,孟青青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环顾了一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接着嘀咕道:“李文瀚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说着摇了摇头,对周冰说道:“冰冰姐,咱们走吧,我都饿坏了,咱们不等他们了。”

    听到孟青青的话,周冰先是应了一句“好的。”然后对郭阳说道:“阳阳,你不跟我们一起上去吗?”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了,你们先去吧,我等李文瀚他们回来,我们一起上去。”

    周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你们快点,别等我们吃光了你们没得吃。”说完周冰起身站了起来,接着听郭阳说道:“那可是三只烧鹅,你们能吃掉的话就尽管吃吧。”

    “那可不一定,你就等着瞧吧。”说着周冰招呼着仍在窗帘后的方楠“小楠,你在干什么呢?咱们走了。”

    “哎,这就来了。”方楠的话音一落,从窗帘后转了出来,只是此刻她面色怪异的看了郭阳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察觉到方楠的神色有些怪异,周冰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小楠?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方楠之前的眼神,同样落在了郭阳眼中,想到窗帘后的那架望远镜,再联想到她之前的身份,郭阳顿时明白了她眼神的含义,她一定是注意到了楼下那些人,作为一名曾经的女特战,应该不难看出那些人布控的安排。

    想到这里,郭阳看着几步远的方楠,看到对方也在看他,便不露痕迹的摇了摇头。

    见郭阳的指示,方楠愣了一愣神,随即向他做了个会意的眼神,对周冰说道:“没事儿,冰姐,我只是想到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阳哥待会儿要失望了,可能我会一口气把那些烧鹅都吃掉也说不定。”

    听到方楠的话,周冰娇笑了起来,只听她笑着说道:“那好!一会儿我们就靠你了!”说完想郭阳还做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然后拉着方楠便往外走。

    只是一直走在前方的周冰没有注意到的是,方楠回头再次向郭阳做了个眼神,虽然没说话,但是郭阳几乎没想便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要不要帮忙。”

    郭阳微微笑了笑,轻轻摇头,方楠这才随着她离开了。

    见三人离开,郭阳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方楠机敏,对于她的表现郭阳很是满意,要不是她及时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怕是今晚就要露馅了。再怎么说平白引起周冰和孟青青的担心,这不是郭阳想看到的结果。

    三女前脚刚走,房间的门再次打开了,只见李文瀚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郭阳对面的沙发上,半晌无语。刘川志跟在他身后走进房间,先将房门关死,然后对郭阳说道:“老板,已经确定了,那些人的目标果然是李文瀚,现在小鹿已经按您的指示,去公用电话亭报警了。”

    听到刘川志的话,郭阳点了点头,将视线转向李文瀚,安慰着说道:“文瀚,你不用担心,这是华夏不是在M国,这里还不是一个资本可以控制一切的国家,他们想玩儿在M过那一套怕是行不通了,一会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儿要出门,就喊大志跟你一起,我让他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

    听着郭阳的话,李文瀚的脸上终于恢复了些许血色,他看了一眼刘川志,然后对郭阳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次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只怕我可能过不了今晚了。”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你就别推脱了,如果你没把那这件事告诉我,我的确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同可能会丢了工作,算了算了。”说道这里,李文瀚摇着头叹了一口气。

    只见他接着正了正神色,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突然起身对郭阳鞠了一躬说道:“老板,我以后就这么称呼您了,承蒙不弃,过去有什么得罪的还望您多担待。”

    看着李文瀚的举动,郭阳不禁一愣,但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从李文瀚的眼神中可以看的出来,直到这一刻他才放下了心中的野心,真心愿意跟随自己。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