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李泰的话,郭阳急忙笑着制止道:“阿泰,别麻烦鹅姑了,我就是想吃烧鹅了而已。”说着郭阳撇了一眼李泰手中,刚刚出炉泛着油光的烧鹅,不禁眼神一亮,接着说道:“阿泰,你手上的这三只烧鹅我全要了,给我剁成两份,一只一份,另外两只一份带走。”

    “哎,好嘞,郭董您稍等!”说着李泰转身走向不远处的案板,很快一阵剁肉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鹅姑从店里走了出来,一边说着:“阿泰啊,你刚才吵吵什么,谁来了……”正说着的工夫她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前的郭阳,顿时认出这便是上次高兰带来喝酒,并且帮了自己儿子大忙的那个郭阳。

    想到这里,鹅姑急忙从店里走了出来,一把拉起郭阳的手,将他往房间里拽,一边嘴上说道:“这不是郭阳吗?赶紧进来,阿泰这孩子不懂事儿,见恩人来了也不知道让您坐下喝个茶,哎,这次就你自己和朋友啊,小兰呢?”

    听着鹅姑的喋喋不休,郭阳对身边因为鹅姑热情的举动,而有些紧张的鹿呦使了个稍安勿躁眼色,随着鹅姑走进了屋里。

    “鹅姑,您这话就言重了,什么恩人不恩人的,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您以前一直照顾高姐,所以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她现在工作忙不开来不了,托我向您问个好。”

    听到郭阳的话,鹅姑急忙推脱道:“我也是喜欢小兰那孩子,当初都是街坊邻居的,能帮一把就是一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鹅姑提起茶壶,帮郭阳斟满一杯茶水,接着说道:“上次的事真要谢谢你,自从你打过电话之后,那些人就再也没有找过阿泰的麻烦。”

    “鹅姑,真不用客气,这样最好,那我就放心了,如果他们再不识好歹,我也有继续对付他们的办法。”郭阳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瞟了一眼身边的鹿呦淡淡的说道。

    放在以前,郭阳面对直接的冲突,能想到的办法无非是借助其他势力来压制,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了身边的这俩人,一般小场面应付起来根本就不费劲。

    “妈,来帮我个忙……”就在郭阳与鹅姑寒暄的间隙,只听李泰在里面喊了起来。听到他的话,鹅姑有些不耐烦的回头说道:“好,知道了马上过去,笨手笨脚的。”说完向郭阳告了个歉,便嘟囔着走进了处理烧鹅啊后厨。

    见鹅姑离开,郭阳瞟了一眼杵在身边的鹿呦,却见他正一脸怪异的微笑看着自己,见他的样子,郭阳疑惑的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行了别站着了,坐下吧,让大志也进来。”

    鹿呦招呼了一声外面的刘川志,然后便坐在了郭阳的对面,一脸坏笑的对郭阳说道:“老板,这家店藏得这么深,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听他说到这里,郭阳顿时明白了他坏笑里的意思,不禁翻了个白眼,刚才他与鹅姑的对话,鹿呦不可能没听到,以他的脑子自然也能猜测的出,鹅姑话里的小兰到底是谁。

    想到这里,郭阳撇了撇嘴,半真半开玩笑的说道:“小鹿啊,别对老板的事情别这么好奇,编排老板的不是可是大忌,要不然可是容易被炒鱿鱼的。”

    说着郭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扫了鹿呦一眼,感受着郭阳的眼神,鹿呦不由的一愣,随即明白了郭阳话中的深意,带着几分尴尬的微微一笑,见郭阳杯中的水已经喝干,忙不迭的端起茶壶,起身帮郭阳将水满上。

    见鹿呦已经做足了姿态,心知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郭阳微微一笑,便不再继续追究他的八卦。就在这会儿刘川志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直直的看着展台里的烧鹅,吞咽着口水。

    “喂喂,大志!别看了,撞柱子了。”坐在正对门口位置的鹿呦,看到刘川志的样子,顿时找到了缓解尴尬的宣泄口,急忙调侃似的说道。

    听到鹿呦的话,刘川志顿时反应过来,憨笑着挠着头,一边说着:“早就听说过烧鹅了,但是一直没吃过,真香,嘿嘿。”

    他的话让鹿呦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做出一副我不认识这人的样子,郭阳听到刘川志的话,看着他憨憨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今天就让你吃个够,一会儿那两份烧鹅你们拿去一份当宵夜,两只烧鹅,够你俩吃了吧。”

    “够了!够了!”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激动地点起了头,见他这般饿死鬼投胎似的样子,鹿呦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这时,鹿呦的神情一滞,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对郭阳说道:“这次可不是我三八,您说酒店附近的那些人,既然目标不是您,那会是谁呢?难道酒店里还住着什么身份更重要的人?”

    鹿呦的话倒是提醒了郭阳,既然那些人的目标不是自己,那会是谁呢?如果这些人真是对自己酒店里什么人有非分之想,那也要提前做好准备才是,郭阳可不想让他们在星河酒店生什么事端。可仔细想了想了,郭阳并没有想起酒店里还住着什么身份重要的人。

    作为高兰基金的大股东,如果有什么重要人物住进酒店,郭阳这边作为星河酒店的老板之一,没理由不会得到酒店的汇报。

    郭阳手指轻点着桌子,皱眉凝思着,这时只听坐在一旁的刘川志语气有些感慨的说道:“刚才你们看到那些黑人了没有,嘿嘿,他们可真黑,但是身子骨可真壮,一个个的跟个牛犊子似的,真想跟他们过过招试试。”

    接着只听鹿呦没好气的对他说道:“哼,得了吧大志,别没事儿找事儿了,那些外国人人都是硬茬,你没注意到那些人虎口处跟食指上的茧子,你我也都有,你猜猜他们是干嘛的?”

    听他们说到这里,郭阳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他们二人右手掌虎口,还有食指的中间的关节处,果不其然虽然已经开始有所退化,但还是不难看出那里曾经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老茧。

    刘川志翻看着自己的手掌,那些老茧是经常操作枪械留下的,想到这里他神色一凝,似有所悟的说道:“你是说这些人跟我们一样,都是军队里出来的?”

    “不止,就算是外国军队,只要是正规军,对行军队列的步伐都有要求的,时间久了自然会形成肌肉记忆,从而伴随终身,但是这些人的步伐,看起来杂乱无章。

    本来我以为这些人只是一帮散兵游勇,但后来我发现,看他们站立的姿势,腿部发力的角度,永远对着一个可以当做掩体的物件,寻找藏身处都变成条件反射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伙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雇佣军。”鹿呦捏着自己的下巴,心中琢磨着说道。

    “雇佣军?!呵呵,这可是在华夏啊,有什么人值得用这么大排场?再说了这么大场面,他们是觉得我华夏无人吗?”听到鹿呦的话,就连刘川志都觉得有些天方夜谭了,不禁一脸的匪夷所思的看着鹿呦。

    对于鹿呦的观察能力,郭阳还是很肯定的,既然他说到了这里,那就是八九不离十了,但是这个结果的确是有点让人无法接受,且不说这么一大帮外部势力,进入华夏会不会引起国家安全部门的注意,能被用这种排场对待的,那也不是一般人了吧。

    那到底是什么人呢?一直听着二人对话,没有发声的郭阳在心中暗自琢磨着,单单就是请这么一帮人,只怕也得花不少钱吧。

    想到这里,郭阳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让他想抓起来,却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三人陷入沉思的间隙,鹅姑提着两份切好的烧鹅,从后厨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道:“郭阳,你的烧鹅切好了,最近听说人家法国人喜欢吃鹅肝,我这一琢磨,便也试着做了做,给你放了一份,你拿回去尝尝。”

    听到鹅姑的话,郭阳瞬间把满脑子的乱麻抛之脑后,一旁的鹿呦见状急忙站起来,接过了鹅姑手里的烧鹅,郭阳一边掏着钱,一边说道:“那真是太谢谢您了,只要您做的东西,那味道必然是没得说的。”

    将手里的烧鹅递给鹿呦之后,鹅姑见郭阳掏钱,急忙摁住他的手说道:“郭阳啊,咱们不说阿泰的事而,你来鹅姑这里吃烧鹅,就是看的起你鹅姑,还掏什么钱。快走快走!”

    说着便把郭阳急忙往外推,就连后厨里的李泰也走出来说道:“郭董,上次的事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就是几只烧鹅而已,您想吃随时都可以来吃,我们家这小店只要开门一天,您在这里就是免费的。”

    郭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已经被鹅姑推出了门外,就在郭阳苦笑着,想要把钱给鹅姑放下的时候,站在一旁提着烧鹅的鹿呦,对郭阳使了个眼色。

    见他的神色,郭阳把视线转向他眼睛所瞟的方向,鹅姑的口袋里正露出了百元钞票的一角。看到这里郭阳顿时明白了鹿呦眼神的意思,看样子他已经把钱塞进了鹅姑的口袋。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