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冰拖着方楠回了卧室,现在客厅里就只剩下鹿呦和刘川志了,见周冰已经将卧室房门关死,郭阳放下心来,他生怕自己接下来谈话的内容,会引起周病的担忧。

    郭阳神色一整,突然变得有几分严肃,只听他接着说道:“方楠的事情是误会,那路口上那些布控的人总不是误会吧。那么多人凑在街头,总不能是为了参加聚会,现在天已经快黑了,等入了夜,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有所行动?”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与刘川志知道正戏来了,相视了一眼,瞬间敛去了脸上嬉笑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只听鹿呦接着对郭阳说道:“老板,这些人的具体目标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总觉得他们不是针对您来的。”

    “哦?你有什么想法?”听到鹿呦的说法,郭阳不禁有些好奇,很想知道他从哪里得出的结论,如果不是针对自己,那就最好了,谁也不想整天的被贼惦记。

    听到郭阳的问题,鹿呦沉吟了一番,接着说道:“视线!他们的视线有问题,在这些人里素质良莠不齐,有些人受过专业训练,但有些人没有,这些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监视某些事物的时候,眼神总会下意识的瞟向事物所在的本身。

    照理说,老板,您的房间在酒店的最顶层,如果想看你的房间,只需要抬头往最高处看就可以了,不会有选择的时间。

    但之前我跟大志走过这些人的身边,却发现他们在瞟向监视目标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个寻找的过程,而且有这种现象的不止一人,这说明他们监视的方向,很可能不是您的房间。”

    听着鹿呦的解释,郭阳心中充满了赞赏,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很有道理,这样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的确是需要在严苛的环境中摸爬滚打才能锻炼出来。

    郭阳将双手背向脑后,抬头看着天花板陷入了片刻的思索,良久他将双手放下,看了一眼窗外的光景,天色已经渐渐变得深蓝,但西边的天空还仍保留着几分晚霞的余韵,看到这里郭阳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嘴角一扬挂上了一丝了然的微笑。

    看到郭阳的表情,鹿呦与刘川志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老板要下指令了,不禁下意识的正色坐直了身子,只听郭阳解着说道:

    “算了,我们也别在这里胡思乱想了,想破脑袋也不一定能猜到他们真实的目的,现在天都快黑了,再耽搁下去怕是他们该行动了,要证明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不是我其实也很简单。”

    郭阳说着,看着二人迷惑的表情,再次微微一笑,起身走到房间里的座机前,拨通了酒店前台的电话。

    “您好,星河酒店前台,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甜美女声,郭阳只感觉耳朵说不出来的舒畅,嘴角一扬接着说道:“你好,我是住在‘星河’房间的郭阳,我有事儿想要出门一趟,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酒店的司机,我会在三分钟后下楼,让他在门口等着我。”

    “嗯,好的郭董,我马上就通知司机师傅,把车停到门口。”听到前台的答复,郭阳挂掉电话,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二人,鹿呦已经猜到了郭阳的想法,神色中一片了然的轻轻点着头。

    但是刘川志显然没弄清郭阳的用意,有些担忧的说道:“老板,外面那些人的目的还没弄清楚,您就这么贸然出去,恐怕会有危险啊。”

    听到刘川志的话,鹿呦顿时翻了白眼,小声嘀咕了一句:“榆木疙瘩。”

    可这句话有意无意,不偏不倚的传进了刘川志的耳朵,只见他顿时横眉一竖,有些羞恼的对鹿呦说道:“鹿丫头,你说谁是榆木疙瘩!是不是想吃我的铁拳!”

    “呦呵,能耐了啊大志,也不看看你那大粗脖子都成啥样了,对不起,我不跟伤残人士动手。”鹿呦并没有在意刘川志对自己称呼,阴阳怪气的说完,无谓的耸了耸肩。

    “你……”轮斗嘴刘川志哪是鹿呦的对手,眼见刘川志被气得面色涨红,大有在自己房间里跟鹿呦动手的趋势,郭阳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呵斥道:“别斗嘴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个没完,赶紧的,咱们下楼。”

    郭阳话声一落,向电梯走去,他对着俩人的关系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前一秒两人还精诚合作亲密无间,后一秒就能因为琐事动起手来。

    但郭阳也明白,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交流方式罢了,从之前在地下停车场的遭遇便能看得出来,他们俩之间还是很有默契的,并没有受到相互之间关系的影响,所以郭阳也是言尽于此,点到为止并没有怪罪二人相互拆台的举动。

    听到郭阳的话,二人顿时止住了话头,不再言语但仍用眼神做了一番争斗,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了,相互不服气的瞪了一眼,起身跟随郭阳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缓缓地下降,在电梯里郭阳看了一眼仍在互瞪的二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们俩人先别瞪了!脸上又没有花,都听我说,一会儿各自的眼睛都给我放亮一点,盯着那些人的举动,我还就不信了,他们的目标如果真的是我,见我走出酒店会无动于衷。”

    说到这里,郭阳的嘴角划过一丝得意的弧度,鹿呦之前也说了,这些人里素质良莠不齐,如果他们的目标真是自己,那总会有人暴露出什么的。

    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这才明白了他要出门的用意,神色一愣,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见他的表情,鹿呦轻哼了一身,将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正了正神色,做了个深呼气,眼神中刹那间闪过一阵凌厉的光芒。

    电梯门打开,酒店前台已经在们口等候多时了,在她的指引下,郭阳龙行虎步的走向正停在酒店门口的加长林肯,而鹿呦与刘川志则一前一后,拱卫着郭阳的安全。

    鹿呦先一步走到车后座门前,一边将车门打开,眼神却扫过了街头巷尾那些无所不在的眼线,见他们的反应,鹿呦的脸上扬起了些许淡淡微笑。

    这些人见郭阳从酒店出来,虽然他的排场,引起了这些人的些许骚动,但是看样子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应该是在确认郭阳的身份,但随后并没有做出对郭阳针对性的举动,这便说明郭阳的计划成功了,现在基本已经排除了,他们的目标是郭阳的可能性。

    郭阳低头进入车里,鹿呦也随着他坐在了车的后排,而刘川志则随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三人在车内坐定,鹿呦示意的看了一眼郭阳,却见他轻轻摇了摇头,瞟了一眼驾驶座上的司机。

    鹿呦会意的点了点头,闭口不语将视线转向了车窗外,继续观察着那些人的举动。

    郭阳所在的座驾缓缓驶过这些人身边,但是并没引起他们丝毫的反应,仍在时不时的交头接耳,或者是往楼上瞟一眼。

    当车子驶出酒店门前的干道,刘川志一直盯着窗外的后视镜,而鹿呦也扭头看向车后,一直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没有发现有可以的车辆跟上来。

    现在二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些人的目标果然不是郭阳。

    从二人的表情里,郭阳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微微一笑,语气轻松的向司机报出了高兰曾经带自己去过的,那家烧鹅店的地址。

    不多时,郭阳的专车停在了鹅姑烧鹅店门前的道路上,烧鹅店所处的巷子本身就比较窄,郭阳的车已经占用了这条小巷的大部分空间,只留下一条窄窄的,供行人来往的通道。

    鹿呦与刘川志先一步走下车子,站在车边查看四周无异常之后,才示意郭阳下车,虽然已经排除了那些人的目标是郭阳,但是保镖的工作,本身便是事无巨细的保证自己雇主的安全。

    对这一点郭阳也没什么办法,他们是自己找来的,而且想到自己之前对他们的保证,不管现在有多不便,也要自己受着,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在维护自己的身家性命。

    郭阳嘴角挂着一丝苦笑从车子里钻出来,鹿呦紧跟他身后,站在了烧鹅店的玻璃展柜前,而刘川志则留在了车边,将车门大开着,警惕着周围的一切,保证如果发生意外,郭阳可以第一时间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到车里。

    郭阳扫了一眼展柜里的烧鹅,抬头对店里大喊道:“鹅姑!生意上门了!”

    随着郭阳声音一落,鹅姑并没有出现,一名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吆喝着“来了来了,您稍等。”手中提着几只刚刚出炉的烧鹅,从后面走了出来,见到郭阳神色不由一愣。

    见到这名青年男子,郭阳立马就认了出来,这是鹅姑的儿子,曾经那个欠了一屁股债的李泰,见他现在身上系着围裙,手中提着烧鹅的样子,郭阳心中不禁有些欣慰,看来当初高兰的激励并没有白费,也没有枉费自己帮他免了欠下的赌债,人只要愿意改邪归正,那便是值得尊重的。

    “哎,郭董?是您来了啊!”认出了郭阳身份的李泰,一边热情的招呼着郭阳,一边向身后喊道:“妈!赶紧出来啊,郭董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