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的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鹿呦与刘川志坐在房间里的长沙发上,而郭阳则坐着茶几一头的单人沙发,三人的眼神则都放在了,坐在郭阳对面的方楠的身上。

    方楠看了一圈众人没有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而是先将自己的头发束成了马尾,露出了那张精致绝伦的俏脸,虽然她的肤色算不上白皙,但却让她的脸上更添了几分英气,而她现在正被三人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特别是那个姓鹿的娘炮,看样子就像要把自己吃掉似的,方楠在心中不停悱恻着。

    而郭阳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坐在自己对过的方楠,心里不禁想到刚刚他们打斗的场景,现在对方的样子,让郭阳实在是想不出来,这看似柔弱的身体内能够蕴含刚刚那么强大的力量。

    “来,小楠妹妹吃水果吧。”突然间周冰的声音,冲破了房间里的尴尬气氛,只见她端着一盘刚刚切好的水果,微笑着从茶水间里走了出来。

    “谢谢你,冰姐。”方楠看到周冰走了过来,赶忙站起身,乖巧的接过了周冰手中的果盘,然后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

    见她此刻人畜无害的样子,郭阳心中闪过一阵恶寒,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之前那个差点要了刘川志性命的煞星,和眼前的乖巧可人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一脸委屈的刘川志,此时正轻轻抚摸着脖子上的绷带,看着眼前方楠的样子,以及她娇滴滴的声音,脖子上的伤口又有些隐隐作痛。之前因为方楠的动作有些大,她的指甲差一点就割开了刘川志的喉咙。

    唉,听说如果被女人骑在头上,可是要倒霉三年的,这可怎么办啊,刘川志一边挠着脖子上的绷带,一边在心中琢磨着,要不然穿个红内裤避避邪?

    鹿呦则是对方楠充满了兴趣,倒不是说被她的美色吸引,而是单纯的觉得现在这年头,有这般身手的女孩子,的确比凤毛麟角还要稀有,让他不禁想起了,之前在竹贤阁与自己一起工作的那名喜欢穿水蓝色旗袍的姑娘。

    “不客气,不客气。”周冰说着,见众人仍没有下手的意思,不由得接着招呼着说道:“哎,你们也别愣着啊,都吃都吃,这是我让酒店特别挑的水果,绝对不像昨晚我吃的那个菠萝一样,酸到我眼泪都出来了。”

    说着周冰意有所指的看了郭阳一眼微微一笑,却让本来注意力不在她身上的郭阳顿时联想到了那之后的事情,不禁坏坏的一笑,挑了一挑眉毛,在一起相处久了,周冰哪还能读不懂郭阳的表情,脸颊微微的一红,翻了个白眼。

    “咳咳……嗯,小楠是吧,我就这么称呼吧。”受了周冰一记白眼,郭阳轻咳了一声,对方楠说道。

    “嗯,好的,老板,孙乾哥也是这么称呼我的。”听方楠在这种环境下称呼自己老板,让郭阳不禁觉得有些别扭,他的脑海中瞬间联想到了某些不太健康的场合。

    想到这里,郭阳再次借助轻咳,掩饰了一下神色中的尴尬,接着开口说道:“那个……小楠,你以后就称呼我阳哥就好了,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你只要保护好小冰的安全就好了,你也看出来了,最近我这边风声有点紧,弄得我们都紧张兮兮的,才闹出了这样的误会。”

    说着郭阳看了刘川志一眼,只见他仍在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绷带,眼神直愣愣的看着空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我知道了,之前孙乾哥已经把这边的情况跟我说过了,我会保证冰姐的安全的。”听着方楠的话,郭阳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方楠的身手之前已经见识过了,能让刘川志吃瘪,保证周冰的安全也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郭阳微微一笑对她说道:“这样就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解决的,就提前告诉我,或者如果不方便对小冰说也行,但是别不好意思。我答应过孙乾要照顾好你的生活,你就把我当你哥就好了。”

    “嗯,阳哥我知道了,我也看得出来,你是真把你身边这些人当兄弟看待,不说别的如果单纯是雇佣关系的话,之前你完全没必要去停车场,也没有必要要求用你自己换回你的保镖,既然这样,我相信你也不会亏待我的。”方楠一脸乖巧的看着郭阳,就像一个邻家小妹一般。

    听着方楠的话,郭阳微微一笑,瞟了一眼长沙发上的二人,却被鹿呦与刘川志一脸感动的神色吓了一跳,不禁急忙说道:“我说你们俩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们的职责是保护我的安全,接下来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到时候你们别恨我就成了。”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与刘川志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只听鹿呦接着说道:“大志嘴巴比较笨,不善于表达,所以就有我来说吧。

    我们以前都是军人,习惯了服从上级的命令,别说有您真心对我们二人在先,即使没有从我们跟了您开始,您的话就是命令,就算是让我们去死,我们也不会皱半点眉头的。

    说到这里,鹿呦一顿,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川志,只见他飞快地点着头,不由的淡淡一笑,接着语气一转,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开口说道:

    “不过有件事我想特别声明一下,老板,这次的事情只是误会,但是我想说,如果以后真的遇到这样的事,平时我们听你的,但这时候你必须听我们的,只要接了你的活,那你的性命就比我们重要,所以以后你千万别再做拿你换我们的事儿了。”

    看着鹿呦郑重的神色,再看看刘川志坚定的眼神,郭阳不禁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好吧,以后我注意,不过你们也得好好的活着,在我郭阳身边,绝对亏待不了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挂了,可就仅仅只能领到一份可观的抚恤了。”

    “那个……‘挂’是什么意思?”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冲散了房间里严肃的氛围,连路由也控制不住脸上郑重的表情,苦笑着对身边问出这句话的刘川志说道:“‘挂’就是死了!”

    听到鹿呦的解释,刘川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脸懵懂的说了句:“哦……”担谁也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弄明白,人死了就死了,为什么还要挂起来。

    见他迷蒙的样子,鹿呦不禁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唉,若你真遇到什么事儿走了,会把你的照片放在地上,供大家踩来踩去吗?”

    “那怎么行!当然要挂……呃……”听到鹿呦的话,刚想要反驳,但说到这里突然他语气一顿,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哦,原来这就是挂的意思啊,想到这里,本想低头掩饰尴尬的刘川志,因为脖子上绷带的不便,只得梗着脖子挠着头傻笑了起来。

    他此刻的表情,顿时引起了房间里的一阵哄堂大笑。

    “对了,阳哥……你们这里有可以换的衣服吗?那个……我……”就在众人大笑的间隙,只听方楠有些羞怯的说道。

    “啊?怎么小楠,为什么要换衣服?”听到方楠的要求,郭阳不禁有些疑惑,但当他问出这句话之后,只见方楠的脸色更加红润了,低下头去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那个我今天出门穿的裤子有些紧,之前的动作太大了,所以……所以……有些崩线。”

    方楠说完这句话,头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胸口,倒让问他的郭阳变得有些尴尬,还好周冰的反应比较快,见方楠难为情的样子,又见鹿呦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急忙拉起了她的手说道:“走,小楠,姐姐带你换衣服去。”说着将视线转向鹿呦,气冲冲的说道:“瞧你们还是大男人,跟个小姑娘过不去,有意思吗?哼。”

    听到周冰的话,鹿呦倒还没什么,刘川志却突然指着自己脖子上的绷带,委屈巴巴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没曾想却引来周冰的一个白眼,只听她一边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还真有本事了。”一边将方楠拉起来,像卧室里走去。

    听到周冰的话,刘川志脸上的神色更加委屈,而鹿呦则一脸同情的看着郭阳,安慰似的说道:“老板,您真是受苦了。”

    郭阳尴尬的摇了摇头,嘴里却高调的表示到:“等你明白了什么叫爱情,自然也就明白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这话,本就是说给周冰听得,所以,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看着周冰的背影。

    果不其然,他话声一落,引来了周冰的回眸一笑。

    他看得出来,周冰确实是很喜欢方楠这个小姑娘,但放在以前,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这样不讲理的话,小冰这是怎么了?一定是最近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想到周冰最近一段时间的变化,郭阳暗暗的琢磨着。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