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漫长,下午孟青青来找周冰,郭阳现在才知道二人已经要好到这般程度,俨然已经变成了闺中密友,关起房门窃窃私语,却让郭阳感到更加无聊,翻看了一番高兰发来的报表,全是做空了哪只股票,投入保证金多少,下跌到多少抛售,收益多少金额之类的资料,看的郭阳一阵头晕眼花。

    郭阳揉着太阳穴,将视线转向窗外的远方,却见太阳已经西斜,看起来已经不似之前那样强烈。就在郭阳打算出去走走,顺便看看夏月雯将报社弄得怎么样了的间隙,房间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郭阳有些疑惑的上前将电话接起,这个电话一般不会有人打,别人联系自己更多的还是直接打自己的手机。“喂,你好,我是郭阳,请问哪位?”

    “老板,我是鹿呦……这段时间您哪里也别去,就在房间……里呆着。”鹿呦那边的环境似乎信号不太好,声音时断时续啊让他的口气更显得紧张神秘,而且除此之外还能清晰的听到周围的回声,想来他应该是待在一个空旷的环境里。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听到鹿呦的话,郭阳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周冰的房间,房门紧闭,这才小声的说道,生怕她听到会担心。

    “刚才我和大志出酒店……给他的老婆汇款,发现这一带的路口干道好像……已经被什么人布控了,每个路口不远都停着一辆车子,周围总有零零散散……的人走来走去,看步伐应该是练家子。

    其中有不少还是外国人,黑的白的都有,而且刚才有个姑娘……在前台询问您的房间号,我觉得……这些人的目标可能就是您,我已经和大志……在盯着那姑娘了,现在这些人来意不明,等我去把事情弄清楚,再向您……汇报。”

    郭阳听着鹿呦的话,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小心一些,着太阳还没落山,光天化日的,不见得有人会选择这时候动手,也可能只是误会。”

    “但愿如此吧,老板,在我回您电话前,一定不要出房门……我X!大志……。”说着鹿呦的突然大喊了一声,紧接着电话里的声音戛然而止,让郭阳的一颗心瞬间悬了起来。

    “小鹿!小鹿!”郭阳的呼喊,却并没有得到鹿呦的回复,紧接着电话里的便传出了对方已经挂断的嘟嘟声。

    郭阳的心顿时跌倒了谷底,他看了一眼周冰的房间,盘算了一会儿,接着走进了电梯里,来到酒店的一楼,大厅里人来人往,并没有二人的踪迹。

    想到之前电话里的回声,郭阳心中顿时想到了什么,再次走进了电梯,这一次他直接来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电梯门一开,郭阳便把门边的垃圾桶,挡在了电梯门之间,这样电梯门关不上,也就无法回到楼顶,周冰也就不会出来了。而且这部电梯是专用的,如果没有楼顶房间的钥匙,谁也不能使用。

    将一切办妥之后,郭阳走出了电梯,轻声呼唤起了鹿呦以及刘川志的名字,听到周围的回声,郭阳更加确定鹿呦的电话就是从这里打出去的。

    “老板,别过来!”郭阳话声一落,便听到鹿呦的声音,在地下停车场里荡起了一阵阵回声。

    郭阳循声走向鹿呦所在的方向,转过停车场一根粗大的立柱,眼前的一幕顿时让郭阳震惊不已,只见一名被长发遮住了脸,却遮不住婀娜身材的姑娘,此时正以乘骑的姿势,跨在刘川志的脖子上,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了她那两条从刘川志肩头自然垂下的修长大腿。

    而刘川志虽然一脸的不甘,还隐隐它有着几分委屈,却是一动也不敢动,因为此时那姑娘正一手扳住刘川志的下巴,另一只手修长的小指,则正顶在他喉结的一侧,看着那指甲被精心修剪成尖锐的模样,毫无疑问只要那姑娘想,便可以随时将小指刺进刘川志的气管,顺便将他的颈动脉扯断。

    “老板!你怎么过来了!快走!这小娘皮很危险!”正与那名姑娘对峙的鹿呦,见郭阳竟然走了过来,顿时心急如焚,再也顾不上保持温文尔雅的样子,一脸急切的对他喊道。

    但是他的声音同样传进了那姑娘的耳朵,而且她显然对“小娘皮”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只听她发出一声轻哼,小指便再次向前递了几分,紧接便听刘川志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虽然瞬间便抿住了嘴,但额头却已经渗出了些许汗珠,脖子上被顶住的位置,也缓缓的流出了一道鲜血。

    “姑娘!别激动,有事好商量,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是郭阳,不管你是谁派你来的,你的目的是我,还请你把这傻大个儿给放开,我愿意跟他交换。”见到那姑娘危险的举动,郭阳急忙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感动,但是现在并不是纠结郭阳仁不仁义的时候,只见他一个闪身,挡在了郭阳身前,一边紧盯着骑在刘川志肩头的姑娘,一边开口说道:“老板,您别冲动!我们俩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如果还要您来犯险,那要我们有什么用。”

    就在此时,正被那姑娘挟持的刘川志,也斜着眼睛盯着郭阳说道:“老板,听鹿丫头的,别过来!我今天阴沟里翻了船,是技不如人死得其所,还希望您能帮我照顾家中妻儿老母。”

    正说着刘川志猛的一把,攥住了肩膀上那姑娘伸着小指的手,口中大声吼道:“姓鹿的!你的钉子呢!”

    本来骑跨在刘川志肩头的姑娘,听他说道“阴沟里翻船”这句,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不禁脸颊上飞起了两朵红霞,正是这片刻的失神,让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被紧紧攥住无法动弹,胯下的人喊了什么她已经顾不得了,因为她已经听到尖锐物体,刺破空气而发出的尖啸声。

    来不及多想只见那姑娘一个翻身,用大腿夹住刘川志的脖颈,从身后转到了身前,一瞬间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刘川志紧攥自己手的手腕,在空中转了个身,借着自身体重,以及腰腿部的力量,竟把五大三粗的刘川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也就是在刘川志身子倒地,发出了一声闷响的同时,只听她身后的混凝土墙上“叮!叮!”两声,两只寒光闪闪的钉子已经扎在了上面,只露出了短短的钉子头。

    发生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郭阳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到那姑娘一咕噜从地上窜起来,一边挥着手一边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是方楠,是孙乾叫我来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