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郭阳蓦的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周冰,想要在她被吵醒前将电话接起来,却发现往常可以直接从平躺状态,直接坐起来的他,今天竟然使不上一丝力气。

    察觉到这一现实,郭阳苦笑扭动着身子,从床上翻了下来,扶着无力的腰肢,缓缓地站起来,看着床上面色红润眉角含春,没有被手机铃声造成任何影响,仍在发着轻鼾的周冰,无奈的摇了摇头。

    郭阳轻叹了口气,抄起桌上的手机,刚想摁下接听键,却被屏幕上定格的趋势线吸引了,昨晚因为事发突然,电脑并没有关,而且很显然酒店的电脑没设定屏保,所以屏幕一直亮了一夜,将昨天华街交易所收盘前,纳斯达克股指最后的状态,定格在了郭阳的眼前。

    我X、X……!郭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心底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动词,“活久见”他顿时想起了自己前世的一个网络用语,如果当下的时代,也有这个词的话,那肯定也会有很多人,惊叹到生出与郭阳一样的感慨。

    电脑屏幕上的趋势线画出的幅度,比昨天还要完美,弧度更大。甚至在昨晚京城时间零点以后,变得平滑无比,连波动的曲折都很少能看到了。

    九百点?!郭阳看着屏幕右下角的涨跌数字指示,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竟然是昨天的三倍!那岂不是说自己昨晚的收益将超过二十亿?而且还是美金?

    郭阳一时的失神,已经忘了手上的手机还在响着。

    “阳阳,你愣着干嘛呢?为什么不接电话。”周冰慵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顿时将郭阳飘到九霄云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转过身看着床上,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的周冰,忙不迭的说道:“哦哦,不好意思,小冰,把你吵醒了,你继续睡我到外面接。”

    说完郭阳见周冰再次没了动静,又瞟了电脑屏幕一眼,这才依依不舍得走出了卧室,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因为时间耽搁的太久,手机铃声已经停止了,郭阳翻看了一下未接来电的记录,发现电话是高兰打来的。

    不用说郭阳也明白高兰电话的来意,顺手将她的号码拨了回去,电话里的嘟嘟声刚刚响起,便听到高兰将电话接了起来。

    “郭阳!你看到昨天纳斯达克的行情了吗?跌了九百点将近百分之二十,已经符合崩盘的标准了!昨天一夜圈回了将近二十五亿美金!现在你前期的投入已经完全收回了,你已经一共赚了将近三十三亿美金,现在已经有无数互联网公司停牌或者破产了,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电话一接通,高兰便激动地说着,自从业以来她还没见过如此巨大的收益,所以当看到纳斯达克跌破了九百点的时候,她差点惊掉了下巴,面对如此迅猛的财富增长,高兰心中甚至已经开始发虚,怀疑继续这样下去会引起意想不到的后果。

    “为什么不继续,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这样的局面,正式无数像我这样的人开始进入市场的征兆,现在已经不止我自己盯上这块肥肉了,正是因为有这些人才会导致昨晚纳斯达克的崩盘,这钱既然别人能赚,我为什么不能赚呢?”

    郭阳从之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之后,顿时便想明白了纳斯达克会崩盘的原因,通过昨晚的跌幅,在恐慌情绪蔓延的同时,也同样吸引了众多投机者的目光,现在这种状况,没有什么比卖空更适合操作了。

    更何况还有更多人希望,能通过卖空来对冲之前买空的股票,如此一来整个市场便进入了恶性循环,即使有熔断机制在,也无法抑制股市下跌的步伐了,看来这一世M国互联网的泡沫会比上一世挤得快一些,郭阳默默的琢磨着。

    只听电话另一头的高兰,深呼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接着说道:“好,那我就通知那边继续,对了,昨晚的收益是像之前那样转回来,还是继续放在股市里运作?”

    “转回来,当然要转回来,就现在这种状况,大量的国际投资正加速从M国市场逃逸,如果不趁现在赶紧将这笔钱撤回国内,等那边的政府出台政策,限制资金外流,恐怕就算是地下手段都不容易运作了。”听到高兰的问题,郭阳想到没想直接回答道。

    听到郭阳果断的回答,高兰琢磨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这样做也好,这么大一笔资金在股市里运作,只怕现在已经有有心人注意到了,只是现在没心思对我们怎么样而已。

    等再过一阵子泡沫挤得差不多了,这些人可能也就空出手来了,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M国银行冻结涉外账户的事情。

    这样我现在通知那边将资金转回来,只不过这笔资金量比较大,需要做的工作比较多,恐怕明天晚上回不来,最快也要等到后天上午。”

    听高兰说道这里,郭阳的神色不由一愣,后天上午?可是自己答应沈晓曼的最后期限是明天晚上啊,CBD承建权的谈判正如火如荼,这个节骨眼上,是最需要资金来体现一个企业实力的时候。

    想到这里,郭阳不禁嘬了嘬牙花子,手指轻轻地点着沙发的扶手,沉吟着说道:“高姐,这笔钱还能不能再快一点了,之前我拍下北方省省城的那块地,晓曼现在正跟宏大集团争着承建权,正是最需要资金的时候,我怕耽搁下去抢不到CBD的承建权,那我当初拍下这块地,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宏大集团?你是说那个靠做地产起家的企业?”对于宏大集团,高兰很久之前便听说过,现在听郭阳提起,便瞬间想到了宏大的经营项目。

    “对,就是它,怎么?高兰基金与宏大也有业务往来?”听高兰似乎对宏大集团并不陌生,郭阳诧异的问道。

    “这倒是没有,但曾经我们高兰基金接触过宏大的董事长王鹤辰,可因为我们是港九的基金,所以他并没有考虑跟我们合作。”感受到郭阳语气中的疑惑,高兰向他解释到。

    “哦?这不对啊,在内地你们港九不该是金字招牌吗?他怎么会拒绝跟你们合作呢?”听到高兰的解释郭阳更加疑惑了,在当今这个年头,还真没见过几个拒绝港商投资的,郭阳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前世的记忆出现了错误。

    “这个……”听到郭阳的问题,高兰思索了一会儿,接着说道:“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港九还是殖民时期,与内地不同路,而且我们高兰基金的资金成份比较复杂,世界各地的投资都有,最关键的宏大集团当时似乎还有些官方背景,承建了不少国家项目,所以为了避嫌或者说对我们高兰基金的资本比较警惕,王鹤辰拒绝了跟我们合作。”

    “官方的背景?”听着高兰的解释,郭阳不禁心中一动,小声的念叨着,如果不是高兰提起这事儿,郭阳甚至不知道,宏大竟然还有过给官方做事的经历。想来这些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是保密的,要不然不会直到后世也没人提起这茬。

    但高兰基金地处港九,信息渠道也相对复杂,能打探到一些内地企业背后的秘辛,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想来,那应该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宏大是属于王鹤辰的个人企业,要不然王怀宇根本不必跟自己接触,省城CBD的项目,本身就是省级规划,属于政府工程,如果现在宏大还具有官方背景的话,那自己早就被直接踢出局了。

    但是也正是因为宏大曾经的背景,所以还是具备了一些与政府打交道的先天优势,要不然像省城CBD的承建,艾丙本该是十拿九稳的,也不会陷入当前的僵局了。

    想到这里,郭阳对M国那边的资金需求变得更加急切,只听他接着对高兰说道:“既然这样,恐怕M国那边的资金更要快一些了,宏大既然有过这样的背景,那省城CBD出现变数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之前宏大董事长的儿子王怀宇还跟我接触过,表达了对省城CBD项目很感兴趣的意向,但是我没有答应他,看来在我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他又把心思放到省府身上了。

    对了还有件事,几天前对高兰基金的挤兑,你也明白叶冠豪是个什么人,他哪有这样的脑子策划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怀疑,这件事与王怀宇一定也有脱不开的干系。”

    “后天上午能将M国那边的资金转回来,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中间环节不能出现一丝马虎,要不然可能一分钱都回不来,还可能被冻结,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高兰有些为难的说道,但听到郭阳说之前对高兰基金的挤兑,竟也有王怀宇的份,电话另一头的高兰抿了抿嘴,像是下定了决心般说道:

    “既然你那边急着用钱,等不到后天,这样吧,昨晚到账的八亿美金,一会儿我会通知银行,以高兰基金投资的名义,全部转到艾丙的账面上,我这边撑到后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现在也拿不出更多的资金了,不知道八亿美金够不够?”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心中不禁有些感动,他在脑海中换算了一下八亿美金折合的华元,将近六十五亿,宏大的前期投资不过四十亿,这样一来就足够了,想到这里,郭阳长出了口气对高兰说道:“够了,八亿美金足够了,高姐,谢……”

    郭阳的“谢”字刚刚说出口,便被高兰打断了,只听高兰的口气,突然间变得有几分哀怨的说道:“郭阳,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

    “呃……”郭阳对高兰突然间的多愁善感,有些无言已对,心念电闪般开始琢磨合适的解释,却只听电话里高兰接着说道:“算了,我这么做也不是单单只为了你,哼,竟然敢对高兰基金动歪心思,叶冠豪那边我还没腾出手来收拾,就先从宏大集团少东家的身上收回点利息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