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脸上的微笑,让李文瀚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读得出那微笑里有两分意外,三分赞赏,剩下的则是完全的不屑。

    意外和赞赏都容易理解,但是不屑又是什么意思?李文瀚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眼神中透出了几分不安,只听他试探着问道:“郭阳,你觉得怎么样?我们可以合作吗?”

    郭阳听到他的话,眉毛一挑,摆了摆手说道:“你刚才说是‘合作’?你的意思是说,我保护你的安全,然后你想办法帮我完成计划,是这样吗?”

    说到这里,郭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那大可不必,就算你不帮我做事,我一样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

    不管怎么样,提醒你抛售股票的人是我,不管我的主观是好是坏,但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我的确难辞其咎,更可况你之前还帮过我,要不是你高兰基金不会那么容易渡过难关,所以如果你有需要的话,于情于理我都不会拒绝你。”

    郭阳一番避重就轻的话,让李文瀚神色不由一愣,喏喏的说道:“不是这样……郭阳……你的目的不是……”

    李文瀚口气一时间变得有些支支吾吾,郭阳见他的模样,嘴角一扬闪过一丝微笑,先声夺人的打断了他的话头,接着说道:“文瀚,我的目的是什么,说到底跟你关系并不大,以你我的交情,就算你言尽于此,有你之前的帮助,好处也自然不会少你的。

    但你既然主动声称要帮我做事,并且还费心费力的猜测我的心思,那就直说吧,你想要什么,我不太喜欢跟身边人勾心斗角。”

    郭阳说完,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茶是昨晚的,现在已经凉透了,郭阳抿了一口,见李文瀚半天没有动静,瞥了一眼一脸纠结的李文瀚,端着手上的茶杯,开口说道:

    “茶凉总好过心凉是不是,之前我已经承诺过你,要你做亚洲区的总负责人,这个范围可要比华夏大得多,看来这并不是你想要的啊……”

    “不!不是的郭阳!我想要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一时情急,将心中的话脱口而出。

    意识到自己已经将之前难以启齿的话说了出来,李文瀚顿时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要想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那背后就必须要有集团股东的支持,只要你资金足够,我可以帮你争取到威弗尔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甚至你可以不用出面,就能在威弗尔占有一席之地,从此你将一跃成为,仅次于创始人肯特.威弗尔的大股东之一,就算是他也仅仅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已,威弗尔第二大股东的身份,这分量足够支持我进入董事会了。”

    百分之二十?!要知道李文瀚给的资料上,那些威弗尔集团的董事或者股东,身上最多的无非才有百分之五,甚至很多只有百分之一而已。

    郭阳本身的想法是先从史密斯下手,然后由他牵头逐一击破,这样一来无疑更加耗费时间和精力,但除此之外没别的办法。

    虽然说起来还可以从二级市场收购,但这样变数就会更大,这次危机虽然给威弗尔的股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很显然并没有伤筋动骨,而且不久之后还将扭亏为盈,要不然也不会诞生后世那样的庞然大物了。

    想到之前孟天祥对自己艾丙集团的狙击,如果自己选择从二级市场吸收威弗尔都股份,那很有可能他跟当初孟天祥的角色就该互换一下了,最起码郭阳还不清楚,威弗尔到底有多少后手。

    听到李文瀚吐露心声,郭阳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他凝视了李文瀚一会儿,察觉他不像是在信口开河,接着开口说道:“先不说进入董事会的事儿,我就想知道,你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可以帮我拿到威弗尔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听到郭阳的问题,李文瀚的面色稍缓,只听他一字一句斩钉截铁的回复道:“就凭我在威弗尔集团待了这么多年,董事会以及股东会里的人际关系势力交错,我了解得一清二楚!”

    接着李文瀚语气一转,继续说道:“现在只要我有足够的资金,就能将他们的股份收过来,而且由于这次危机的影响,现在的威弗尔正处于最虚弱的状态,收购他们的股份我觉得有五亿美金就足够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听李文瀚说道这里,郭阳嘴角再次扬起了微笑,他仰起头坐了一会儿闭目沉思状,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除了互联网泡沫破裂导致股市波动以外,因为这次危机的影响,导致华街大多数投资者,对任何局势发展保持着观望的态度,也就是说,那些威弗尔的股东,此时即使想要抛掉手里的股份,也不见得会有人接盘。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这样,拥有前世的信息优势,既然这样,将这件事叫给李文瀚这样轻车熟路的人去做,也未尝不可。反正只是推举他进入董事会而已,更何况自己进入威弗尔,只是作为股东的身份,在董事会里也确实需要一个自己的代言人。

    想到这里郭阳正色说道:“好!那成交!你帮我收购威弗尔的股份,我推举你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反正经过这次的事情,会有很多董事告别威弗尔,由你来填补这个真空,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这里,郭阳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接着开口问道:“文瀚,有件事我还是想要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执意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呢?”

    听到郭阳的问题,李文瀚略带苦涩的一笑,耸了耸肩说道:“如果我说这是我的梦想之一,你信不信?从当年我第一次踏入威弗尔开始,我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迟早有一天我要进入威弗尔的董事会。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来我给集团创造了多少价值,但是即使我做到了基金会负责人的位置,却仍跟董事会无缘,后来我明白了,在这片白人至上的土地,能力大小完全没有肤色来得重要,没人会支持我这么一个连绿卡都没有的华侨投资商的。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绝望了,所以这次考察华夏的投资环境,我就第一个递交申请了,就是想离那片是非之地远一些而已,直到遇上了你,直到发生这次的事。”

    说到这里,李文瀚的表情变得铁青一片,眼神中正酝酿着一丝火气。只听他咬牙切齿的继续说道:“郭阳,我很怀疑这次对我的悬赏,就是董事会里的人弄出来的,就算不是他们直接操作,也跟他们脱不开干系。

    之前董事会的代表曾经给我打过电话,虽然听起来像是对我的褒奖,还说要把我调到总部,可我后来一琢磨,这未免有些太反常了,哪有调离甚至连具体职务都不说的。

    所以我想,应该是我避免集团损失的举动,导致股市大跌,让他们血本无归,侵害了他们的利益,首先将我调离职权部门,然后再借机下手,以免因为我的死,导致基金的业务出现混乱,为了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引起肯特的警惕,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李文瀚冷冷的一笑,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哼,继续说道:“所以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郭阳你之前就告诉过我对威弗尔有想法,既然如此,你出钱我出力,你拿到威弗尔的股份,我得到董事会的位置,同样的你在董事会里还有了一个代言人,何乐而不为?

    这不但是完成我的梦想,而且我还想告诉这些董事,事儿的确是我做的,想要除掉我?做梦吧!论手段,我祖宗写兵法的时候,你们先人还蹲在树杈上!”

    说到这里,李文瀚的头微微扬起,神色中闪过一阵傲然,这不仅让郭阳想起了第一次与他会面时的样子,当初他谈起华夏的发展,也是这么一副模样。

    “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来自东方的智慧好了。”郭阳说到这里,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接着说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对威弗尔二级市场的股份也很感兴趣,我想知道如果吸收的话,多少才不会引起威弗尔的反弹?”

    听到郭阳的问题,李文瀚沉吟了片刻,干脆的回答道:

    “威弗尔虽然避免了互联网泡沫带来的直接冲击,但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要说一定没有影响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大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怎样从这次危机中全身而退了,如果想要吸收的话,那就尽快!百分之五左右是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百分之五?”郭阳念叨了一阵,暗自点了点头,他很满意李文瀚现在的表现,随即开口说道:“文瀚,你早这样不就好了?既然打算同坐一条船,那又何必藏着掖着的,以后注意一些吧,我不喜欢这种交流方式。”

    说到这里,郭阳的语气一顿,接着说道:“对了,最近你不是要会M国交考察报告吗?到那时候你就直接联系高兰基金在华街的证券代理负责人,我会授权给你,直接调用那边我账户上的资金用于收购威弗尔的股份,用不了多久我也会去M国处理一些事情,我想到时候以威弗尔第二大股东的身份,走进威弗尔的办公大楼,这你能做到吗?”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会心的笑意,只见他站起身子,一反常态的用恭敬的语气说道:“郭董,那如您所愿,等我办妥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见他的模样,郭阳微微扬起头,说道:“这样就好,李董事,那我就静候你的佳音了。”

    说完郭阳与李文瀚现实而笑,只是李文瀚的笑容想比郭阳要含蓄了几分,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便是郭阳的下属了,身份上已经有了区别,在自己的上司面前,他本能的将干练的一面表现了出来,再不复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