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啊……”电话里沈晓曼沉吟了一阵子,盘算了一阵接着说道:“省城CBD的项目,按照省城的规划,至少需要将近一百五十亿的投资,也就是说按你之前的要求,我们至少需要八十亿的资金。

    在昨天的会议上,宏达集团已经提出了前期投资四十亿,看样子是对CBD的承建势在必得了,按比例来算的话,他们想做的事儿应该跟你一样。

    另外省城政府给我们提出的土地征用补偿是二十亿,但是里面包含了对这片土地上住户的赔偿,好在不用搬迁村落之类的,我初步算了一下,最后我们大概能拿到十三亿左右。”

    听着沈晓曼的汇报,郭阳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不屑的微笑。

    “哼,真是打的一副好算盘,不说别的,这块地就算我们现在卖了也不只十三个亿,何况还把脏活累活都扔给我们,我们只是土地所有方,又不是开发商,至于这块土地上要迁走多少住户,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谁说不是呢,这样一来好事基本全变成他们的了,但是昨天省城那边隐晦提到了我们将这块地抵押给了银行的事情,我觉得可能会有人在这方面做文章……”

    “就算没人这么想,这个命门也太大了。”沈晓曼的话还没说完,郭阳便接过了她的话头,只听他沉吟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晓曼你的意思我明白,现在无非就是资金的事儿,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拿出高于宏大的前期投资,那不管是省城政府那边,还是银行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对不对?”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省城政府那边无非就是投资多少的事情,只要我们投资高于宏大,自然就搞定了。

    而且银行看到我们资金量充沛,即使有人会传播我们资金链断裂之类的消息,也不会怀疑我们会坏账,自然也就不会敦促我们还钱。

    只不过六亿美金,有些杯水车薪了,打消银行疑虑还可以,但是拿下CBD项目,恐怕只能是拖延一下,让省城政府回心转意怕是不太够。”

    听着沈晓曼的解释,郭阳面色变得有些凝重,对于M国那边的形势,因为第一天的跌幅就超过了自己前世的记忆,所以现在有些不好估计了,股指会继续下跌那是肯定的,既然泡沫破裂已经开始,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挤完的。

    只不过跌多少很难说,如果没什么意外,按正常的发展规律,当然是比昨晚的跌幅更大,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其他状况,从而减缓下跌的趋势,让本来明天跌破了九百点才会发生的事情,提前发生在今晚。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郭阳也不敢给沈晓曼打保票,过了今晚自己能从M国抽回足够的资金。

    那现在就只能继续拖着了,保底来说只要过了明天晚上,那说什么也够了。郭阳想到这里,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按照前世的记忆,十五号纳斯达克收盘,跌幅将超过九百点。

    自己投入的资金到时候就已经翻番了,而且高兰还会将最初投入的二十亿中抽回十亿,到时候别说拿下CBD的项目,直接将之前的银行融资完全还清都没什么问题。

    也许自己多虑了呢,如果历史不曾发生变化,那今晚就能得到足够的资金了。郭阳在心中不同停的盘算着,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晓曼,我最多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只要过了今晚,我就能圈到足够的资金了,到时候我会通知高兰,让她将这笔钱第一时间现转给你。”

    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思索了片刻,接着说道:“只要今晚第一笔资金能到账,我就有足够的信心将这件事拖下去,这没问题。”

    沈晓曼信誓旦旦的说着,接着语气一转,继续说道:“但是我想用这第一笔钱,先把银行的融资还清,这也是之前你的意思,一方面是堵住在CBD项目上我们的命门,另一方面也是让别人知道我们艾丙资金雄厚,更有底气,从而扼杀之后有可能会出现的流言蜚语。

    可这样一来就需要你尽快抽调回足够的资金了,我要尽可能地趁热打铁,将CBD的项目拿下来,如果时间耽搁久了,不但我们的影响力会消退,而且还会落人话柄。”

    “嗯,晓曼,你的意思我知道,我会尽快的将资金抽调回来,你就安心的想办法拿下CBD的承建权吧……”

    对于沈晓曼的能力,郭阳是完全放心的,但是手段不管用的再巧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也只能一无是处,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资金,这也正是沈晓曼在宏大面前,处于弱势只能拖延时间的原因。

    与沈晓曼谈妥之后,郭阳挂掉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起身站在了窗前,一切就看今晚的了,只要今晚还像昨晚一样顺利,那这边的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就在郭阳盘算着,今晚纳斯达克可以跌多少点的时候,直达房间的电梯铃响了起来,郭阳的眉头微微一皱,不禁有些疑惑,是谁会这个时间找自己?

    电梯铃的声音有些响,郭阳生怕会吵醒还在熟睡的周冰,忙不迭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电梯边拿起了挂在一侧的话筒。

    “喂,哪位?”郭阳开口问道,因为不确定找自己的人是谁,所以他并没有着急摁下电话旁边的确定键,只有摁下确定键,电梯里的人才能来到他的房间。

    “郭阳,是我啊,快让我上去!我要跟你谈谈!这次被你害惨了!”虽然电话里的人并没有直接报出姓名,但是郭阳仍听得出来,这阵沮丧的声音是李文瀚发出来的。

    之前通电话不还好好的,怎么这一会儿就变这样了?郭阳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琢磨了一会儿,并没有想到李文瀚沮丧的原因,但是听他的声音,又确实像是有什么急事,想到这里郭阳撇了撇嘴,摁下了电梯的确定键。

    不管了,如果他只是想借故缠着自己,那再赶出去就好了,实在不济可以把大志喊来,我还就不信李文瀚能是他的对手,郭阳暗自心道。

    一转眼的功夫,电梯便来到了郭阳的房间,电梯门打开,显然起床之后还没洗漱,头发蓬乱眼角还挂着眼屎,身着睡衣的李文瀚,垂头丧气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抬眼看到真正在电梯门前等候的郭阳,灰头土脸的李文瀚脸色顿时一垮,带着几分哭腔的说道:“郭阳啊,救命啊……唔!”听到他的声音,郭阳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眼神瞥了一眼卧室,对李文瀚说道:“文瀚你干嘛,小声点!小冰还在休息!”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瞪着眼睛点了点头,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郭阳这才将手从他嘴上拿下来,还顺便在李文瀚的身上抹了一把,将在他嘴上沾染的口水还给了他。

    “好了,快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了,让你变成这样?”郭阳回到沙发上,盘起二郎腿,点着了一支香烟,口气带着几分好奇的对李文瀚说道。

    李文瀚丝毫没有在意郭阳在他身上抹口水,急忙走到郭阳身边,坐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抽出了一根郭阳的香烟点着,猛吸了一口似乎是定了定心神,又微微抬起头,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道:“这下我麻烦大了!郭阳你得帮帮我!”

    郭阳一直在观察着李文瀚的举动,见他略显慌张的从烟盒里将一支香烟抽出来,夹在手上甚至手指都有些颤抖,火机也打了几下才将火打着,接着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看样子他确实是有急事。

    而且能把一个基金的负责人逼成这样,那这件事也肯定非同小可,想到这里郭阳不无疑惑的问道:“文瀚,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听到郭阳的承诺,李文瀚神色稍缓,长叹了口气,伸出了拇指道了一句“唉,就知道你最仗义!”

    可他话声一落,眼见郭阳的脸上有了几分不耐,便紧接着说道:“郭阳你先别急,听我说,就在刚才我挂掉你的电话之后,又接到了M国一个金融圈里朋友的电话……”

    说到这里,李文瀚再次猛吸了一口指间的香烟,接着说道:“你知道现在华街的金融圈里对我的称呼都有些什么吗?”说着李文瀚无奈的看了郭阳一眼,苦苦的一笑继续说道:“互联网掘墓人!时代终结者!来自东方的恶魔!”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险些被刚刚吸进口中的香烟给呛到,转念一想,郭阳顿时明白了他这些称呼的来意,因为在昨天华街证券交易所一开盘,第一笔关于互联网企业的卖单就是李文瀚的手笔,而且还一次性抛售了几亿美金。

    想到这里,郭阳笑着说道:“怎么了?这些个称呼不是挺酷的吗?你确实可能因此成为一个时代的终结者而名留青史呢,这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待遇。”

    郭阳的话,让李文瀚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脖子上像顶了个十八个褶的包子,看的郭阳不禁一阵莞尔,只听他接着说道:

    “郭阳,我是认真的,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好吗?现在半条华街的人都以为是我导致了这次金融风波,还把昨天跳楼的人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我朋友还告诉我,已经有人开价五百万美金买我的人头,而且现在至少有七八个杀手,以及数个社团组织表示愿意接单,甚至开始商量合作干掉我,平分这笔钱了,你如果不帮我,只怕我项上这颗人头安稳不了几天了啊!”

    说到这里,李文瀚眼中已经隐隐闪烁着热泪,看着他的样子,郭阳也感觉到这件事可能真的有些棘手,只是个头衔而已,还要搭上脑袋啊,这个代价也太重了些,郭阳想着,禁不住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