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紧闭的窗帘上倒映着明媚的阳光,外面的雨已经停了,郭阳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因为动作太大,将身边的周冰惊醒。

    郭阳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顺手轻轻地将房门带上,这才放开手脚,站在窗前做了一个深呼吸,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窗外的天空变得格外清明,就像此刻的心境一般。

    将电视打开,声音关到最小,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七点,早间新闻已经开始了,在这个年头从这里得到信息,要比网络来得直接一些,至少不用无休止的等待着网页加载。

    “三月十三号,M国股市发生强烈动荡,纳斯达克开盘十几分钟之内便下跌了两个百分点……”没有什么话比这段消息更让人感觉悦耳了,郭阳带着几分得意的微微一笑,点着一根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

    “……直至收盘,跌幅超过百分之六……”听到这段话,郭阳的心中一动,百分之六那就是三百多点啊,如果自己的记忆没错,这个跌幅好像要比自己前世来的快一些。

    郭阳现在对所有历史的细微变化都格外的敏感,因为稍有变动,可能就意味着自己前世的经历行不通了,虽然看起来下跌的幅度越大,那对自己的计划便越有利,但是从长远来看,谁知道最后会不会因为某些变故,改变历史进程从而让自己前功尽弃。

    “为什么会这样呢……”郭阳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嘴里小声念叨着,他不清楚现在的下跌幅度高于自己前世,到底是好是坏,他首先要弄清楚导致这件事发生的原因。

    郭阳苦思冥想着,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桌上的那叠文件,顿时眼中灵光一闪,李文瀚?!对了,自己昨天好像提醒过他。

    必须要弄清楚,要不然就赶紧把资金从那边撤回来,以免夜长梦多啊。无数心思闪过郭阳的脑海,他忙不迭拿起桌上的电话,将李文瀚房间的号码拨了出去。

    昨晚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李文瀚,还接到了董事会打来的电话,董事会对于他敏锐的嗅觉,以及果断的处理手段,免于集团遭受损失提出了高度的嘉奖。

    所以昨晚他一直处在兴奋状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要一闭眼,就满脑子都是下跌的曲线,一会儿又是满天神佛对自己微笑,最后竟然变成了郭阳意味深长的笑脸,一直折腾到后半夜,他才失去了意识沉沉的睡了过去。

    突然听到客厅里电话铃声响起,李文瀚蓦的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紧接着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哀叹,说什么也不想起床去接电话,反而转了个身,将枕头蒙在了自己头上,以求躲的一时风平浪静。

    但是很显然床上并不止他自己,睡在一旁的孟青青也悠然转醒,察觉到身旁的李文瀚没有反应,便含糊的说道:“文瀚……电话响了……快去接。”

    是她的话说完,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可外面的电话铃声,却是仍然像叫魂似的,响个没完没了。

    孟青青懊恼的睁开迷蒙的双眼,却发现李文瀚正用枕头捂着脑袋,这一看之下顿时怒火中烧,伸出一脚便蹬在了李文瀚的身上,嘴里还大声的说道:“李文瀚!你是聋了吗!电话响了赶紧去接!”

    李文瀚被孟青青的一脚直接蹬到了地上,慌忙起身的他再无半分睡意,他可怜巴巴的看了眼,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的孟青青,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客厅里走去。

    “喂!谁啊!大清早的就打电话!”李文瀚没好气的对着电话低吼道。

    同样的话,郭阳已经听过不止一次了,禁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带着几分无力的说道:“是我,郭阳,以后早上给你打电话,你能不能换个台词。”

    “啊?郭阳?”听到电话是郭阳打来的,李文瀚顿时来了精神,起床气也一扫而空,急忙继续说道:“你找我什么事儿啊,是不是想告诉我你预测股市走向的诀窍?”

    “文瀚,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知道昨天晚上,也就是美国时间九点半之前,你的威弗尔基金有没有做什么动作?”郭阳淡淡的说着,但心中却是异常期待,因为李文瀚的回答,牵扯到自己下一步继续投入的力度。

    “动作?”李文瀚沉吟了一会儿,终究是因为刚刚起床,虽然现在已经清醒,但他的脑子里始终有些混乱。

    “哦哦,对了,我按照你的提醒,早上一开盘,我便让人把基金里所有关于互联网股票的投资全部变现了。”李文瀚捋清了思路,开口说道。

    “那威弗尔基金对于互联网的投资有多少?”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心中一动,感觉离真相越来越近了,急忙追问道。如果资金量有限,也不会引起股市太大反应的。

    “嗯,基金里可能有几个亿美金的投资吧,我让人全部抛售了,这可是破釜沉舟,开盘第一笔卖单,要是昨晚你的消息有误,我现在就得亡命天涯了,昨晚回房间,我还接到了威弗尔董事会给我打来的嘉奖电话……喂喂!我X!”李文瀚说的正起劲,电话里便传出了一阵挂断的嘟嘟声,就像是一拳打在了空处,有力无处发泄的感觉,让李文瀚忍不住说了句脏话。

    郭阳并不想继续听李文瀚滔滔不绝的啰嗦,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果然没错,正是李文瀚大量抛售的举动,带动了整个股市的连锁反应。

    而且还是开盘后第一笔买单,这么说起来,很容易让人把泡沫破裂的事情,联系到他的身上,虽然破裂的伏笔在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就已经埋下了,但是吹响丧钟的人却是李文瀚无疑。

    但不管怎么说,想到这里郭阳放下心来,如此看来那边的资金,就没必要全部转回来了,可以留一部分继续运作,按照前世的历史轨迹,这场泡沫要至少挤到两年之后才会逐渐结束,纳斯达克指数会降到历史最低的将近一千多点。这中间的过程,代表的可就是源源不断的钱啊,郭阳不无贪婪的琢磨着。

    现在局势已经很明朗,是时候将之前投入的资金抽回一部分,时间再拖下去,不但会影响高兰基金的正常运作,沈晓曼正在争取省城CBD项目的承建权,也是正愁着用资金来弥补建设经验上的不足。

    自己也是时候该去一趟M国了,那边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还要自己亲自坐镇,比如收购资料上威弗尔董事手里的股份,再比如控股亚逊,亚逊的股票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跌倒历史最低点,这时候不吸收,等到三年之后怕就再也没机会了。

    而且艾丙也符合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全部条件,即使有问题,在这次事件中,M国市面上每天都有无数的互联网公司破产,或者濒临破产,更多的是在苟延残喘,自己随便收购一家借壳上市也完全没什么问题。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