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上的电话,高兰感觉有些温热的液体,似乎要涌出自己的眼角,她下意识的将头微微仰起,以求这些液体不会从面颊滑落,郭阳成功了,可她却失败了,不管她再如何努力,那些泪水却根本不受控制的决堤而出,划过她高高扬起的嘴角。

    就在刚刚,高兰接到M国证券代理的电话,他用激动的口气对自己说道,纳斯达克指数崩盘了,开盘不久便一泻千里,到现在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已经跌了百分之二了!

    指数便是股市的晴雨表,股指跌了百分之二,导致股指下跌的互联网板块,已经是一片哀嚎。仅仅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郭阳的资本便已几何指数上升,甚至让证券代理的负责人出现了心脏病发的征兆。

    看着电脑屏幕上,已经画出了一条相对完美的下坠抛物线的趋势图,高兰笑着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软了,她强撑着自己站起来,自嘲般的笑出了声来。

    她蹒跚的走到办公室的门前,将门打开,鼓足了力气发泄般的喊道:“好了!大家都别忙了!都回家吧!回家吧!帮我向各位的亲属道个歉,原谅我占用你们的时间!”

    高兰话声一落,大厅里前一秒还在埋头忙碌的基金员工,突然全部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一起诧异的看着,不知为何变得有些神经质的老板,让自己留下加班的人是她,这会儿喊着要自己回家的人也是她,基金的员工一时间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高兰接着大声说道:“今晚加班的员工,我给三倍的时薪!大家辛苦了……”说着她的声音里竟出现了一丝哭腔,高兰不只是为了郭阳高兴,他的成功也意味着高兰基金的生死危机已经解除了,而且有他这个大股东在,没人能撼动高兰基金的地位。

    基金的员工这时才反应过来,不管自己的老板是不是发神经,再没有什么能比三倍的加班时薪更让人高兴了,在一片欢呼声中,高兰送走了自己的员工,自己却因为再也控制不住双腿瘫坐在了地上。

    高兰自嘲般的一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诩见多了大风大浪的她,承受能力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差,而此刻她心中唯一的想法,便是打电话给郭阳,不管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只是想找个人,发泄自己被激动充斥的心情罢了。

    只是有些事高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因为郭阳并不想暴露身份,而参与具体操作的团队又是属于高兰基金,所以二十一世纪初最强对冲基金管理人的头衔,便因此盖在了她的头上。

    短短几天的时间,被人称为“奇迹女神”的高兰,便享誉全球成为行业内无人不知的大神级人物。相比李文瀚“互联网公司掘墓人”的称号,高兰的称谓显然是正面的。

    虽然有更多人对她恨之入骨,在他们眼中正是她的举动,让无数互联网上市公司关门大吉,但即使是这些人,在遵循丛林法则的金融界,也不得不承认,高兰超凡的眼光,以及对市场敏锐的分析能力。

    然而只有高兰和少数人知道,这一切都是郭阳给的,他才是真正洞察了一切的“先知。”

    北方省省城的一所高级公寓里,窝在沙发里的沈晓曼,一口将刚刚喝进嘴里的红酒给喷了出来,正如郭阳所预测的一样,开盘后不久那条本来呈上升趋势的线,就像在顶点处撞晕了头,转眼间急势而下,就在有些微醺的沈晓曼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跌破了百分之三。

    沈晓曼一边擦拭着喷满了红酒的地面,一边摸起了桌上的电话,她想打电话给郭阳,祝贺他即将成为福布斯排名前十的富豪,沈晓曼知道郭阳为此准备的资金量,在这样巨量资金的支持下,配合电视上仍在下坠的曲线,成为坐拥百亿美金的富豪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等沈晓曼拨出了郭阳的号码,却发现他的电话正处在通话中,沈晓曼有些失望的看了手机的屏幕一眼,大概今晚要祝贺他的人很多吧,算了等明天自己再给他打电话也不迟,沈晓曼默默的想着,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现在M国那边既然有了结果,没了资金的掣肘,那自己就能放手去干了,宏大集团是吧,这次看你拿什么跟我斗,就算整个宏大算起来,资本也不会超过一百亿吧,算起来也就只有十几亿美金而已,哼,省城CBD的项目是艾丙的,谁也别想跟我挣!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郭阳,此时却正被好奇宝宝般的李文瀚缠的焦头烂额,在郭阳挂掉他的电话以后,因为同住一家酒店的关系,近水楼台的李文瀚,抄起了桌上的那叠威弗尔集团董事的资料,便走进了直达郭阳房间的电梯。

    因为郭阳所住的“星河”里,是电梯直达房间的,所以如果别人想要进入,需要房间里的住户给与权限,如果换成郭阳,深知李文瀚的来意,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上来的,但只可惜接起确认电话的人是周冰。

    就这样李文瀚成功进入了郭阳所在的“星河,”将文件拍在他的面前之后,便开启了无限问答模式,为此郭阳不得不挂掉了高兰的电话。

    本来他是想把李文瀚赶出去的,但想到下午自己刚刚撞破了他的好事,贸然开口也有些不太合适,更何况自己接下来的计划里,李文瀚的身份还是很重要的。

    “郭阳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预见到互联网泡沫会破的!这个就连很多所谓的经济大师都没看到啊!”李文瀚一脸急切的问着,郭阳一边翻看着他拿来的资料,一边懒洋洋的说道:

    “呵呵,你以为他们没看到?只是他们不想说罢了,那些人本身就是这朵泡沫的既得利益者,说出来还怎么捞钱?真说出来并且有人赞同,那互联网经济的泡沫早该破了,哪还轮得到我?”

    “那你有凭借什么得出的这个结论呢?”李文瀚显然对郭阳的回答不太满意,只听他接着问道。

    听到他的问题,郭阳有些不耐的翻了个白眼,长长的吐了口气,扔掉手上的材料,接着对他说道:“我说文瀚兄,如果我说是不知哪路神仙托梦告诉我的,你会不会很失望,这个你信吗?”

    “呃……”李文瀚被郭阳的话咽的心中有些发堵,但想起不久之前,自己还向满天神佛祈祷过,而且貌似他们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这件事似乎与郭阳的说法形成了某种玄妙的逻辑关系。

    一开始李文瀚还一副皱眉凝思的样子,但仅仅是转瞬间,他看向郭阳的眼神变得精光四射,忙不迭的接着问道:“那……那神仙还有没有告诉你别的,比如彩票号码什么的!还有……”

    郭阳愣愣的看着眼放精光的李文瀚,没想到自己蹩脚的敷衍,他竟然信了,察觉到这个问题,确定了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郭阳无奈的苦苦一笑,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说道:“文瀚兄,是的!那神仙还说了,让你别来这里打扰我!如果你不听就让你失业下岗逢赌必输!”

    说着郭阳将李文瀚拉了起来,在一阵“哎哎……”声中,连推带拉的将他送进了电梯里,在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郭阳挥了挥手说道:“文瀚兄,看样子,你注定要做我亚洲大区的CEO了!”

    本来在气力上,李文瀚是要强过郭阳不少的,在回过神的一刹那,他还想挣扎一番继续赖在郭阳的房间里不走,但是听郭阳说起这话,让他不禁一乐,也就是这片刻的工夫,电梯门轻轻地关上了,这门如果关上,想再打开首先便要得到郭阳的授权,显然他并不想给李文瀚这个机会。

    “嗳,阳阳,李文瀚怎么这就走了?”听到房间外的响动,本来在卧室里,帮郭阳看着电脑上走势图的周冰,走出来疑惑的问道。

    听到她的话,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回答道:“你信不信,如果我不赶他走,他今晚能赖在这里!对了,小冰,我有事要忙,谁要上来都别同意,特别是李文瀚,知道了吗?”

    “哦。”听到郭阳的话,周冰看了一眼电梯的方向,顺从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帮我看着一点那边的走势吧,如果有反弹的迹象,立马告诉我。”郭阳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因为李文瀚的影响,纳斯达克下跌的趋势会比前世更加猛烈,只是下意识的对未来有些不确定而已。

    “恩,好的。”周冰顺从的点了点头应道,接着转身回到了卧室,继续在电脑前看起了股指的走势。

    见周冰返回了房间,郭阳拿起了茶几上的资料继续看了起来,看着上面一串串的数字,隔着纸张郭阳都能体会到这些人现在的焦躁,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也毫不过分。沉住气再等等,这些人还没被逼到绝路上,郭阳默默地想着。

    只有被现实折磨到走投无路,这些人才会真正的撕破伪善的面孔,放下傲慢,因为他们现在满心思急于将身边的一切变现,以弥补互联网板块造成的亏空,等着时候再下手无疑是事半功倍。

    郭阳翻着手上的材料,不知不觉中时间悄悄流逝,就在他已经有些许困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史密斯?没想到这趟浑水也有你的份啊,看到他所持有的威弗尔股份,郭阳眉毛一挑,于情于理也该先从你开刀。

    打定主意,郭阳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见周冰仍在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趋势,郭阳坏坏的一笑,悄悄的摸进了卧室。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