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破裂的前奏

    见郭阳面对茶几上的饭菜,却迟迟的没下筷子,还在不停的搅动着汤匙,甚至连汤撒了出来都没注意到,周冰终于看不下去去了,拔高了几度声调开口说道:“你还吃不吃了?不吃我通知服务员来收盘子,看你搅啊搅的,汤都撒桌面上了!”

    周冰突如其来的大发雌威,让郭阳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愣愣的将视线转到了她的身上,只见周冰一手掐着腰,眉宇间升腾着几分火气,她的这副形象郭阳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有些弄不清出,一直以来温柔婉约的周冰,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般样子。

    见郭阳呆呆的看着自己,周冰的眉毛一挑,接着说道:“看什么啊,我脸上有花吗?你要是不吃,我现在就收了。”说着她便俯下身子,真的就开始给郭阳收拾起碗筷来。

    “哎哎,别别!小冰别收啊,我吃!我吃还不行吗!”见周冰的举动,郭阳忙不迭的抢过已经被她拿在了手里的筷子,大口的吃起了桌上的饭菜,一边吃还一边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瞟着周冰,就像生怕她会突然将自己饭碗抢走一般。

    见郭阳的样子,周冰的鼻子发出了一声轻哼,转身将电视打开了,只是郭阳没看到的是,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哼,青青说的果然没错,男人有时候就是欠调教,好言好语的确实是没有直接吼来的好用,想到下午孟青青对自己的嘱咐,周冰深以为然的暗自点了点头。

    六神无主的郭阳并不清楚周冰在心中对自己的悱恻,这顿饭吃的有些战战兢兢的意思。“小冰,把台拨到财经频道好嘛?”郭阳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饭一边对周冰说道。

    周冰这次倒没说什么,听他的将电视台调到了一个财经频道,郭阳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电视上的节目,现在离美国开盘还有半个小时,不知道这边的新闻会不会第一时间报道,像这种爆炸性的新闻,大概没有什么媒体能抵得住诱惑,无非就是时间等待长短的问题了。

    吃过了晚饭,服务员来房间收走了郭阳之前用过的碗筷,抬头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九点,看到这里,他与周冰靠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上无聊的节目,其实也不是电视上的节目太无聊,而是郭阳此时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今晚神不守舍的,显然不止郭阳自己,李文瀚今晚同样有些心神不定,他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叠文件,时不时的还瞟一眼面前桌子上的电话,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手里拿着的,是M国那边连夜给他传过来的,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经济报表,李文瀚已经分析了几遍,眼前的草纸上,也已经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摘抄下来的数据,但是从这些报表上,完全看不出他们的股票会有崩盘的迹象。

    郭阳孤注一掷的自信是哪儿来的呢?李文瀚百思不得其解,苦恼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上,摘下眼镜揉捏了一会儿两眼之间的晴明穴,视线又转到了桌面放着的另一叠文件上,那是郭阳下午要的,威弗尔董事会参与投资互联网董事的资料。

    已经九点十分了,离华街证券交易所开盘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李文瀚已经知会过公司里的操盘手,开盘十分钟之内,将公司里中所有有关互联网公司的股票抛售干净。

    到现在他还没忘掉操盘手在听到他的话之后的惊呼,以及声称要去董事会投诉自己损害集团的利益,是李文瀚以他的这份工作相威胁,才逼操盘手就范的。按地位来说,操盘手离集团高层距离太远了,只要李文瀚想,那他的消息到不了高层手里,自己就已经下岗了。

    也就是说一旦郭阳的消息不属实,那自己面对的很可能不止是丢失工作,很可能还会因为威胁操盘手的事情,被公司告上法庭。

    我这是何苦来哉呢,李文瀚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打算好了,如果公司真要起诉自己,那自己就在国内不回去了,华夏跟M国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在这里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不管了,宁可信其有吧,这样一来威弗尔只会损失未来的收益,但是如果郭阳所说属实,那可就是池沼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孰轻孰重李文瀚自然分得清,更何况在潜意识里他已经相信了郭阳的话,因为他已经有神预测股市走向的先例了。

    同时李文瀚还命令了公司的操盘手,如果明天网络股指下跌,那就第一时间开始做空所有市场的网络指数,如果郭阳的消息属实,那这些钱可就是像白捡一样,没人会介意自己钱多的、

    现在李文瀚在等着桌上的电话响起,不管是集团高层的电话,还是操盘手的电话,无一例外内容肯定是因为抛售互联网股票的事情,到底是自己成为传奇,还是今后要亡命天涯,等那个电话响起便知道了。

    李文瀚不知道的是,真正令他成为传奇的,并不是他在泡沫破裂之前的这波操作,或者说是在泡沫破裂中得到的利益,而是之后他以互联网公司掘墓人的身份名留青史。

    成为了众多投资者又爱又恨的人物,因为那一天第一个抛售互联网股票的公司,就是威弗尔集团下的威弗尔基金会,而下达这一指令的人便是李文瀚。

    港九国际金融中心

    高兰基金所属楼层的写字间内,一片灯火通明,正在等待宵夜送达的基金员工,很是不解自己的老板为什么要留下他们加班,而且只是告诉他们等待指示,然后便猫进了办公室没了动静。

    百无聊赖的基金员工,已经有人开始在办公桌之间溜达着谈电话,或者是坐在位子上不停地打着哈欠,甚至茶水室里传出了推牌九的声音。

    然而他们的老板高兰,则在紧绷着脸,给远在M国证券代理团队的负责人打着电话。

    “对,没错,一会儿开盘,做空所有关于互联网的股票,具体时机由你把控,账户上的筹码不要结余全部清仓卖空!”

    “啊!”证券代理的负责人,被告兰的话惊的长大了嘴巴,这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大手笔啊,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证券代理负责人,声音有些颤抖的对高兰说道:

    “董事长,可是互联网指数并没有下降的趋势啊,您真的确定把账户里将近二十亿美金的股票全都抛出去?”

    “废话!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证券代理负责人疑问的口气,不禁让高兰觉得有些烦躁。

    事到临头,高兰的心情格外紧张,郭阳账户里的钱,绝大部分可都是自己的,那基本上已经是高兰基金的全部了,虽然郭阳抵押了艾丙,但是一旦他失败,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可能会让高兰基金还没来得及将艾丙集团的产业变现,便已经垮掉了。

    虽然她已经开始着手开始准备,今晚将员工留下加班,便是为了赶紧将艾丙具体价值计算出来,以求用最快的时间变现,

    “是是!董事长,对不起!是我多虑了,一会儿开盘就按您的意思来。”听到高兰似乎心情不好,证券代理负责人忙不迭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高兰感觉自己刚才的口气有些重了,但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接着嘱咐道:“唉……另外给我盯着亚逊的股票,如果下跌,那就第一时间通知我。”

    得到证券代理肯定的答复,高兰挂掉电话,无力的趴在了桌上,自己这么做到底图什么,他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还跟他的CEO关系不清不楚,那自己算是什么呢?

    高兰摇了摇头,将混乱的思绪甩出脑海,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听到高兰办公室门响动,大厅里的高兰基金员工顿时停下了手上的活计,齐刷刷的扭头向她看来。

    感受着员工的目光,高兰深呼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让大家久等了,今晚让大家留下的目的,就是清算艾丙集团的资产,具体资料我的助理正在打印,一会儿分给大家,好了,大家开始忙吧。”

    随着高兰一声令下,大厅里之前闲散的气氛顿时消失了,高兰基金的员工各自从高兰的助理手中接过了艾丙集团的资料,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同样紧张的还有身处北方省省城的沈晓曼,对于郭阳的计划她是完全知晓的,甚至比周冰了解的细节还要多,至少艾丙这边的资金,便是她给郭阳统计的。

    沈晓曼窝在省城住处的沙发里,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直直的盯着眼前的电视机。

    这里的电视用的卫星接收器,可以接收境外的电视节目,此时沈晓曼便看着其中一个,不知道哪个国家英文财经类的节目,节目中正预测着M国的股市,今天开盘后会有什么样的情形,以及对其他国家产生的影响。

    但是越听沈晓曼便越有些焦躁,因为节目里的预测,大多都与郭阳所说的大跌没什么关系,看到这里,她一口将杯中的红酒饮尽。

    起身来到了窗前,点着了一根香烟,沈晓曼平时是不抽烟的,只不过现在她觉得自己需要烟草,来帮自己冷静一下。

    下午在市府的会议开的很不顺利,看样子果然像郭阳预料的一样,宏大集团想要从省城CBD的项目上分一杯羹,而且已经公关了相关部门,形势对艾丙很是不利,然而这个节骨眼上,郭阳又不在集团,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

    但是在这件事上,对艾丙最大的制约无疑是资金上的短缺,现在账面上已经拿不出多少钱了,如果M国那边出现差池,资金没有及时回笼的话,这边也不用再跟宏大抢承建权了,到时候应付银行的贷款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弄不好就得卖房卖地。

    “咳咳……”沈晓曼因为心情烦躁,猛吸了一口香烟,却因为烟量太大,被呛得弯腰咳嗽了起来,双眼顿时被眼泪糊住,连身形都有些站立不稳。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