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索赔2

    看着郭阳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鹿呦捋了一下稍显散乱的头发,清了清嗓子,含糊其辞的说道:“那个……好像,应该是我干的吧,不过您看……这个桌面肯定是质量有问题,也太不结实了,对不对……”

    郭阳眼角忍不住又有些抽动,他急忙挥了挥手,打断了鹿呦的开脱,揉着眼角接着说道:“这是两公分厚的大理石,让你站在上面跳舞都没问题……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个,就当它不结实吧,是你的手太硬了。就算是这样也跟你难逃干系,这是意大利进口黑金花大理石板,给你也打个折,就八千吧。”

    郭阳说的是风轻云淡,可鹿呦听到他报出的价格,却是按耐不住了,只见他全然不复平时文质彬彬的样子,一手指着断裂的大理石板,一脸悲愤的大声说道:“什么?就这个值八千?!你说进口就是进口,怎么不去抢?!”

    鹿呦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吵得郭阳的耳朵有些发痒,他一手用小指抠着耳朵,抿了抿嘴说道:“怎么,刚才劈的很爽,这会儿后悔了?我还就告诉你,这就是意大利进口的大理石板材,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要觉得这个价便宜,那也可以给全价,六千一平自个儿算去。”

    郭阳这么说,还真不是完全在忽悠鹿呦,只不过他给出的价格是后世的而已,当时他办公室地面用的,便是这种材质的地板,看完报价单之后,他还咂舌了一阵子,所以印象格外的深刻。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郭阳放下挖耳的手,斜眼撇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呢,瞧瞧你这点出息,是汉子就得敢作敢为!看人家大志,一句废话都没有!做了就得认!”

    默不作声的刘川志,正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工资被扣掉两千,还能寄回家多少,突然听郭阳提起自己,神色木然的左顾右盼了一番,看到鹿呦像是便秘一般的表情,不禁一乐,开口说道:“我说姓鹿的,你还真就比我识货,专挑贵的砸,啧啧,八千块呢,这钱我都能回家盖间房了。”

    鹿呦被刘川志的话气得直翻白眼,拳头再一次握了起来,而刘川志也有所感似的,摆起了防守的架势,就在二人剑拔弩张的间隙,郭阳轻咳了一声,站起身冷冷说道:“怎么?当我不存在是吧?还想在我面前动手?你们可以试试。”

    郭阳的话顿时冲散了紧张的氛围,见二人有所收敛,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说孙乾这都给我找的什么人,没事儿砸东西玩儿,没事儿,只要你们付得起钱随便砸。”

    说着郭阳摇了摇头,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向门口走去,走到半路却突然突然一顿,接着回头说道:“对了,都被你俩气迷糊了,把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郭阳看了刘川志一眼,接着对鹿呦说道:“小鹿,你现在带着大志去办一本护照,过几天我们要出趟国。”

    “啊?郭董,我有护照啊,我们要去哪儿,我直接去办签证就好。”听到郭阳的话,鹿呦急忙说道,显然是不想牵扯刘川志的麻烦事儿。

    听到鹿呦的话,郭阳深呼了一口气,接着对鹿呦说道:“我知道你有,但是他没有,因为你比他更懂得流程,所以你带他去办理一本明白了吗?要不然我去?”说着郭阳瞟了一眼地上茶几大理石面的残骸,满含深意的看着鹿呦,嘴角挂上了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呃……好的郭董,我马上就带他去。”见郭阳的神情,鹿呦回答的干净利落,他怕再说一个不字,地上的茶几,就得全价赔偿了,可能连下月的薪水都得搭上。

    听到鹿呦答应了下来,郭阳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说道:“那就好,尽快办出来,然后你们跟我去办签证。”

    说完郭阳开门离开了,看到郭阳将房间的门关起,鹿呦嫌弃的瞅了一眼一脸木然的刘川志,视线扫过房间里的一片狼藉,看着郭阳离去的方向,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奸商!”

    郭阳走在酒店的走廊里,对鹿呦的编排完全不知情,当然也知道他肯定不会说自己的好话就是了,但他的心思完全不在猜测鹿呦会对自己说什么上,现在他满脑子都是M国明天早上会发生什么。

    虽然他知道未来的历史轨迹,但是他为了这次计划,基本已经压上了自己能拿得出的所有资金,所以难免会有些患得患失,因为一旦有意外,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郭阳并没有着急回房间,而是踱步走到了到走廊拐角处的窗前,将窗户拉开点着了一支烟,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默默的吞吐着。现在是上午十点,还有十个小时了,这最后的十个小时,让郭阳有几分度秒如年的感觉。

    一名酒店的保洁急匆匆的推着放满杂物的小车,从他身后走来,也许是看着郭阳的背影有些眼熟,所以停下了步子,试探着问道:“先生,这里是走廊,如果您要吸烟的话,请回房间,这里是公共区域,而且烟雾感应比较敏感……”

    保洁员正说着,郭阳扭过了头,看到他的样貌,酒店的保洁似乎是确认了他的身份,顿时变得有些惶恐又有些庆幸,只听她继续说道:“啊,郭董是您啊,您在这儿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郭阳急忙将烟头掐灭,但保洁员的神情,却是让郭阳觉得有些疑惑,不知道她一脸的庆幸是从哪儿来的,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开口问道:“是,我是郭阳,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郭阳问起来,保洁员的神态又变得有几分扭捏,只听她接着回答道:“是这样的郭董,您的两名随行人员……”

    听她说到这里,郭阳顿时恍然大悟,看来她是已经去过那二人的房间了,郭阳突然生出一种孩子在学校毁坏了财物,被老师找上门的感觉,现在该自己这个家长负责了,想到这里郭阳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了,他们我已经警告过了,损坏的财物记到我的帐里,这个你不用担心,正常汇报给酒店经理就好。”

    听到郭阳的答复,保洁员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您郭董,唉,里面的垃圾这一车还没装完,我得先去忙了。”听到他的话,郭阳无奈的点了点头。

    看着保洁员娇小的背影,映衬着小车里堆的像小山一般杂物,郭阳不禁长叹了一口气,默默念叨着,也许应该让他俩分开住。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喧扰,郭阳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两位始作俑者,一边绊着嘴,从房间里出来了。

    “我们老板就是个奸商,就那么一张破茶几,竟然还扣我八千!简直是压榨劳苦大众的资本主义毒瘤啊!大志啊就你老实,说扣多少就扣多少,连个屁都不敢放。”鹿呦不无怨愤的说着,与最初与郭阳相见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姓鹿的,话也不能这么说,这本来就是咱们弄坏的,让我们赔钱也是天经地义,好在我就踢断了椅子腿,一把椅子就两千块呢!回头问问老板,我赔了钱之后能不能把它搬走。”刘川志一边挠着头一边说着,心中盘算着自己能不能将它修好寄回家去。

    刘川志的话,咽的鹿呦一阵直翻白眼,刚想要说什么,只听走廊拐角处,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能!”随着声音一落,郭阳挂着一脸坏笑,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见郭阳突然出现,鹿呦的眼瞪得如铜铃大小,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郭阳竟然还没走,并且还听到了自己与刘川志的对话,那个“能”字,显然也是对刘川志说的。

    “大志,钱还是得扣,椅子也可以送你,而且送你一套新的,我让人给你寄回家去,至于你……”说着郭阳一脸不怀好意的,将视线转向了鹿呦,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既然我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毒瘤,那我就得有个毒瘤的样子,这样吧你赔全价,一万六少一分都不行!”郭阳说着,看着鹿呦的脸一点一点的垮下来,心中不禁有些报复的暗爽。

    “我的老板,先不说这个到底值不值一万六,我真的拿不出这些钱啊。”说着鹿呦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郭阳面前,挡住了他的身前。

    郭阳看着哭丧着脸的鹿呦,摇了摇头说道:“没钱?我从你工资里扣就好,实在不行可以先拿你那把琴抵债,看你现在这样子,也配不上那把琴的意境了。”

    之前鹿呦偷偷拿身子挡住那把琴,郭阳便猜到了他的意图,人在遇到危难时,总会下意识地保护住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说郭阳的索赔算是“危难”的话。

    果不其然,听郭阳提起自己的古琴,鹿呦变得一脸惊恐,瞪着眼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默然了良久,这才听他咬牙点头说道:“好!扣就扣吧……”鹿呦的口气有些大义凛然的意味,但是说到这里,却语气一滞气势顿时垮了下来,只听他继续说道:“那个,能不能分摊到几个月扣……”

    看着他的样子,郭阳忍不住扑哧一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好吧,看你态度也算中肯,那就这么办了,你现在带大志去办护照,办得顺利,也许我心情一好,再给你打个折也说不定,但是现在一万六不能少!”

    说完郭阳大笑着扬长而去,留下满脸沮丧碎念着“奸商”的鹿呦和一脸幸灾乐祸的刘川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