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索赔1

    “好的,晓曼,我知道了……”说完郭阳挂掉了电话。周冰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郭阳已经挂掉了电话,便对他说道:“已经跟晓曼交代过了吗?冰燕那边已经交代清楚了,等晓曼过去直接跟她交接就好,不过我的证件大概要等几天才能到。”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嗯,没关系,这样我先去申请下签证,你的签证还没到期吧,到时候你的证件来了,我们一起走就是了。”

    因为之前周冰要去M国留学,所以办理的是留学签证,到现在还没过期,可以直接使用,只是郭阳还要重新申请,因为他是艾丙集团董事长的关系,在美国那边又有业务在,办理商务签会更快一些,郭阳在心中盘算着时间,用不了一周,应该就能拿得出来了。

    见周冰点头应允,没什么意见,郭阳接着说道:“好的小冰,那就先这样吧,我去找一趟大志,他也要跟我们一起去M国,给他办手续还真是件麻烦事。”郭阳说着起身,向房间里的电梯门走去。

    只是郭阳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周冰看向自己背影的眼神有些复杂。

    之前周冰再跟助理黄冰燕通电话的时候,卧室门并没关,所以郭阳在客厅里与沈晓曼的手机通话,她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都听了个真切。

    虽然他们交谈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只是郭阳在劝说沈晓曼按自己的计划办,但是听郭阳对她的称呼,以及说话的口气,周冰总觉心里有些发堵,而且同样的感觉,在郭阳与高兰对话的时候也感受到过。

    见电梯门缓缓关闭,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还是自己心眼太小?一边想着,周冰自嘲般的一笑,走进洗手间,用一泼冷水将自己的胡思乱想挤出脑海,但是不知怎么的,虽然在一阵清凉过后,头脑清醒了很多,但心情却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刘川志被安排跟鹿呦住在了一起,二人的身份都是郭阳的安保人员,所以住在一起也在情理之中,只是郭阳却忽略了二人大相径庭的性格。

    一个质朴纯真大大咧咧,另一个却是心思深沉含蓄内敛,可他们却同样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身手了得,这样的二人住在一起,若相处融洽还好,一旦发生什么间隙,闹出的动静肯定不会太小,用龙虎斗来形容,也毫不过分。

    郭阳数着门牌号,向二人所在的房间走去,可他还在走廊里,便听到一阵打砸的声响,从其中的一间房里传了出来,只是声音在走廊里回响,让郭阳拿不定声音的具体方位。

    不过郭阳心中隐隐有些预感,这阵响动一定跟他们二人有关,一边琢磨着,郭阳来到了二人房间门前,果不其然这里的声响格外清晰,显然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察觉到状况,郭阳忙不迭的敲响了二人的房门,打砸声戛然而止,不多时只见门开了一条小缝,鹿呦带着些许尴尬的脸从里面探了出来。

    “郭董,你来了,有什么事儿要交给我们做吗?”鹿呦小心翼翼的说着,只不过他的声音因为气息的关系,变得有些发颤。

    郭阳没有回他的话,而是站在门前漠然的打量着他,他如何看不出郭阳的意思,只是现在房间里跟地震过一样,让他心中不禁发虚,不敢将他迎进去罢了。

    二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着,良久鹿呦终于在郭阳的眼神中败下阵来,脸上的尴尬之色更甚,急忙将门打开,掩饰般的说道:“真不好意思郭董,我和大志习惯了早上起床松松手脚,弄的房间里有些乱,让您见笑了。”

    郭阳并没有在意鹿呦说了什么,而是直接越过了他的身影,向他身后看去,因为鹿呦挡了大部分的视野,所以里面的光景郭阳看的并不是很真切,但是那张正对着门口,只剩下三条腿,却仍然站立的椅子却是格外显眼。

    星河酒店房间里的家具,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实木,能给弄成这样,可真是没堕了你们俩的威名,郭阳心中不听悱恻着。

    可显然不止如此,此时房间里还传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想来应该是有人在着急收拾着什么。

    想到这里,郭阳再次上下扫了鹿呦一眼,接着说道:“我的确是有事找你们,不过……”说到这里郭阳注意到了鹿呦的衣袖,声音一顿,因为他发现那条袖子,已经快从袖口,扯到胳膊肘了。

    看到这一幕,郭阳再也按耐不住,伸手将鹿呦拨到了一旁。其实从郭阳一抬手,他便已经察觉到了郭阳的意图,之前与刘川志一番交手,鹿呦的神经还处于紧张的状态,下意识的便想侧身躲闪。

    但只是一瞬间,他的肩膀不露痕迹的晃动了一下,便醒悟过来眼前的人是郭阳,现在的身份是自己的老板,想到此便任由他将自己推开走了进来。

    鹿呦肩膀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过郭阳的眼睛,对于他的表现郭阳还算是满意,郭阳自己也明白,如果他不想的话,自己怕是动不了他分毫。

    郭阳踱着步子走进房间,眼前的场景不禁让他头上的血管砰砰直跳,只见屋内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各种杂物,不只是那把实木椅子少了一条腿,看到茶几郭阳才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他俩了,茶几上的桌面可是大理石板,如今竟被劈成了两截,滑落在地上。

    而刘川志正站在床头一侧,双手背在身后,似乎在藏着什么东西。

    “你们俩真够可以啊,我是让你们在这儿住的,是让你们拆房子了么?”郭阳看了一眼身后默不作声的鹿呦,哭笑不得的说道。

    “大志,拿着什么呐?又不是孩子,藏什么藏?”郭阳走到房间里唯一健全的沙发前,一边对刘川志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郭阳话声一落,刘川志憨憨的一笑,从身后提了一根木棒出来,若无其事的随手丢在了一边,郭阳打眼细细一看,这正是那把椅子断掉的腿。

    见到此景,郭阳揉了揉额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但却仍绷着脸说道:“算了,这事儿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只要知道,我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之一就好了,损坏家具的钱,从你们工资里面扣。”

    郭阳说完,鹿呦倒还没什么只是扫了屋里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刘川志的脸色却是顿时哭丧了起来,只听他接着弱弱的问道:“那个……老板,这些,得赔多少钱?”

    听到他的话,郭阳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撇了撇嘴问到:“这把椅子是谁弄断的?”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顿时低下了头,不敢搭郭阳的视线,明显是有些心虚。

    见他的样子,郭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便一手将那张三条腿的椅子拉到身边,在断茬处摸了一下,抠下一块碎屑在鼻前闻了闻,紧接着眉头一展说道:

    “嗯,星河的房间装潢果然没让我失望,柚木雕花座椅,不过不是什么好柚木,也不是什么手工大牌……”说到这里郭阳陷入了沉吟,似乎在估摸这把椅子的价格。

    听到他的话,刘川志猛的抬起头,眼神里顿时有了一丝希冀,只不过他没发现的是,鹿呦在听到郭阳的话之后,眼中有流光一闪,悄悄的挪动着步子,挡住了他身后挂在墙上古琴。

    沉吟了片刻,郭阳看着刘川志的样子,抿嘴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好吧,既然你是自己人,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给你打个折,收你两千吧,从你下月工资里扣。”

    “啊!”郭阳话音一落,刘川志顿时瞪大了眼睛,打量了一番那把椅子,又看了看一脸淡然的郭阳,他实在不敢相信,就这么一把木椅竟然这么贵,都赶上自己以前小半年的收入了。

    “这……这,这个破玩意儿这么贵?”刘川志嘴唇有些哆嗦的说道。

    郭阳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伸出一只食指说道:“首先,它之所以破是因为被你弄断了一条腿。”紧接着又伸出一只手指接着说道:“其次,这个价格已经给你打五折了,再废话那就原价赔偿!四千少一分都不行!”

    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急忙把剩下的话憋回肚子,一手将嘴捂住,眼巴巴的看着郭阳。

    郭阳并没有在意他的表情,而是将视线又转到了那张断成两截的大理石桌面上,来回打量了一番,黑金花的亮光茶几面断口处,一只掌印的污渍依稀可见。

    看到这里,郭阳眼角控制不住的一阵抽搐,嘬了嘬牙花子,又看向刘川志说道:“看样子,这也是你的手笔了?”

    这张大理石板足足有两公分厚,虽然大理石的质地偏脆,但是也是对硬物而言,在场的人里,长得最像能一掌将其拍裂的人,就只剩五大三粗的刘川志了。

    可听到郭阳的话,一手捂着嘴的刘川志眼睛瞪得更大,就像恨不得把眼球给瞪出来似的,猛的摇着头,眼神还时不时的往鹿呦的身上撇。

    他可不想背这个锅,看这样子这张茶几的价格更贵,再扣下去怕是这月的薪水都别想拿了,刘川志一边对郭阳使着眼色,一边在心中想着。

    看刘川志的样子,郭阳如何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再细看了一下那只掌印,果然显得有些修长,不似刘川志粗大样子。

    “这是你干的?”郭阳手指着断成两截的桌面,打量着文质彬彬的鹿呦,口气中满含诧异的问道。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