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竹贤阁的目的

    晚风吹过茶楼的露台,之前火红的夕阳,已经只剩下了最顶部的圆边,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老何大笑着扬长而去,只留下郭阳看着手里的名片发愣。

    郭阳其实很讨厌这种模棱两可的迷茫感,茫然而且无所适从,自从踏入这里,似乎就一直在被别人牵着鼻子,而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这张名片到底有几个意思。

    上面连个人名都没有,让我找谁呢?莫非直接报出自己名字?郭阳百思不得其解,对了,刚才孙乾好像说过鹿呦在这里打工,那他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况且不止是名片,郭阳更好奇的是这家茶楼背后的人,能在一壶茶里摆下人生百态,这等气量,甚至让他生出了敬而远之的想法。

    对于权势的可怕之处,郭阳已经在郑仁杰的身上体会过了,好不容易才算将他摆平,现在他不想再跟哪个阶层有任何关系,这也是他为什么品出茶中含义之后,急于抽身的原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谁知道这样的人暗地里藏着什么心思,能有这等气量,并且还开了这么一间茶楼的人,怕是权势比起郑家怕也是不遑多让,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想到这儿,郭阳将视线转向正搀扶着孙乾的鹿呦,打量了他一会儿,沉吟着问道:“小鹿,你实话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还有那个老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听到郭阳的话,鹿呦只是微微一笑,只听孙乾代他说道:“先不说这里的事儿,你知道郑仁杰当初来到这里,见到刚才那小姑娘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样子吗?”

    “哦?郑仁杰也来过这里?”听说郑仁杰也来过这儿,郭阳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当然,只不过他看到刚才那小姑娘,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就像着了魔似的,伸手就要去摸人家大腿,当然后果就是,他被人打了一顿给丢出去了。”说到这里,孙乾苦苦一笑,接着说道:“别说他,要不是我只是个跟班,而且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人家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我这胳膊腿的,就得废在这儿。”

    郑仁杰竟然被打了?听到孙乾这说法,郭阳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想想都有些骇人听闻的感觉。

    郑家在国内是什么势力,他可是知道的,要不是郑仁杰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基本没怎么动用郑家的力量,加上自己小心翼翼的在夹缝里游走,怕是他想整垮艾丙,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可这里不光把郑仁杰给打了,而且还给丢了出去,这是何等奇耻大辱,如果换做常人,这会儿坟头草都该三尺高了吧!可眼见这里并没有什么被火烧过,或是被打砸过的痕迹。

    更何况孙乾的身手,自己可是见识过的,连他都被控制到毫无反抗之力,眼睁睁的看着郑仁杰被打,那控制他的人得是什么实力。

    最关键的是,郑仁杰说起来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就之前的那位姑娘,虽然看起来清纯脱俗,但物极必反,毫无缺点反而会让人觉得不真实,而且那姑娘的样貌也不算是倾国倾城,只能算是中上之姿,怎么会让郑仁杰变得那么失态?

    想到最初在拍卖会上,面对周冰那一幅文质彬彬道貌岸然的样子,这才是他在中意的女性面前,一向表露出来的模样啊。第一次见面就垂涎欲滴,而且动手动脚,这似乎不太符合郑仁杰的见到猎物时的原则。

    “就是之前的那个小姑娘?虽然清纯可爱,但也不至于让郑仁杰急色到像个饿鬼一样吧?”听孙乾说完,郭阳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在他看来,郑仁杰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小姑娘连面子都不要。

    “别小看那姑娘,如果她想,十个男人可能九个都撑不住她的一个媚眼,不过很显然你是剩下的那个。”郭阳的话说完,鹿呦耸了耸肩接着说道。

    听到鹿呦的说法,郭阳撇了撇嘴,对之前那个姑娘,除了第一眼那种惊艳感之外,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但是看来这个姑娘也应该是考验的一部分了,先是色诱然后品茶,也真够无聊的,郭阳心中暗自悱恻,耸了耸肩有些意兴阑珊的随意说道:

    “好了,不管她是万人迷也好,狐媚子也罢,我只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连服务员都没个善茬,开这家茶馆的人到底什么目的?还有今天把我喊来这边,除了介绍小鹿给我认识,总不能只是为了请我喝茶吧?“

    郭阳有几分不耐地说着,他已经被心中无所适从的感觉,弄得有些焦虑了,郭阳说着,将视线再次转向了孙乾。

    “当然,你以为郑仁杰当初为什么要来这里,能让他这么自负的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茶馆?”说到这里孙乾略微沉吟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着恰当的形容,接着说道:“听说过门萨俱乐部吗?”

    “你是说那个智商要达到一百四十八才能加入的俱乐部?这里跟门萨俱乐部又有什么关系?”郭阳被孙乾的解释弄得有些糊涂,他对加入这个高智商人群的俱乐部,可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谓智商英语:IQ,说白了就是智力商数IntelligenceQuotient,系个人智力测验成绩和同年龄被试成绩相比的指数,是衡量个人智力高低的标准。智商概念是美国斯丹福大学心理学家特曼教授提出来的。20世纪初,法国心理学家比奈AlfredBi,1857年-1911年和他的学生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智力量表,根据这套智力量表将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为100,而正常人的智商,根据这套测验,大多在85到115之间。智商高达一百四十八,这已经属于高智商或者干脆说是天才了,所以门萨俱乐部也被称之为天才俱乐部。

    “不不,不是这里跟门萨有关系,我是想说这地方的性质,应该像门萨俱乐部一样,只是这里的幕后老板将智力测试,换成了品茶而已,显然他也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寻找一些可以一起合作,互帮互助人物,而且显而易见你之前已经通过测试了。”

    听完孙乾的解释,郭阳一时间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责怪自己太过于张扬,他对于这里老板的所有认知,不过只是手上的这一张名片而已,对于其他则一无所知,到现在为止,郭阳心中仍是充满了疑惑。

    郭阳不理解这种方式,与其说是对这里背后老板的好奇,倒不如说是警惕更恰当一些,想到这里,郭阳扬了扬手里的名片,神色淡漠有些不满的说道:“合作?我需要跟别人合作吗?这里的老板到底是谁啊?要合作为什么不出来谈,需要这么藏着掖着的吗?单从他的这种作风,我就可以拒绝跟他合作!不过呢,还有孙兄你的面子在,我可以不给他面子,但不能不给孙兄你的面子。”

    听到郭阳略带不满的话,孙乾对鹿呦无奈的一笑,接着说道:“对于这里老板的身份,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郑家那个层面,有一些传闻,如果通过这里老板的测试并得到他的青睐的话,飞黄腾达便指日可待了,这也是郑仁杰当初要来这里的原因。”

    说着孙乾指了指身边的鹿呦,接着说道:“我只能说这里老板的能量非同小可,背景非常隐秘,来头很大。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来这里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贵,要不然也不会请小鹿这样的人来当跑堂的了。从某种角度上说,这也折射出这种地方的不简单之处。”

    “不过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他的身份再隐秘都无所谓,只要双方合作有利于我们,其实就可以忽略这一切。”

    郭阳听着孙乾的话,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鹿呦,对于他的身手,之前自己已经见识过了,有些来无影去无踪的意思,而且加上之前天生媚骨的小姑娘,这里的老板要是放在古代,勾结江湖人士,豢养门客包藏祸心的帽子,他怕是摘不掉了。

    “哎,对了小鹿,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之前郭阳就怀疑,这里的老板是从哪里搜罗的这么多奇人异士,因为之前的懵懂忘了这一茬,现在想了起来,不禁问了出来。

    听到郭阳的问题,鹿呦神色一愣,表情有些迷茫的回答道:“不知道,那天我正在给孩子们上课,有人把一封请柬塞在了我的备课本里,里面将我的生平写得一清二楚,我都不知道他们从哪里了解的我的情况,然后我就来了,是那个老何接待的我,就是让我留在这儿,如果有人闹事的话就给丢出去,而且只要满三月就可以离开了。”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前脚来到这里,后脚学校那边就来了消息,我竟然转正了,我可只是当了不到一月的代课老师,没想到不但给我转正,而且还给我放了带薪长假,想来这里的人,已经把一切都给我安排好了,所以我就留了下来,其实我也很好奇,这里的幕后的老板到底是谁。”

    听鹿呦的说法,郭阳不禁意外的再次打量了他一眼,也许是看出了他眼神里的意思,鹿呦有些腼腆的说道:“我教小学语文。”

    竟然是教语文的……郭阳觉得有点滑稽,他本来以为是教数学的。他深深打量着鹿呦,这小子貌似文弱其实骨子里透着某种个性,只是他将锋芒和个性掩饰得极好,普通人很难看得出来。但普通人看不出来,不代表郭阳看不出来,只是他暂时不想捅破这层微妙的窗户纸,且行且观察吧。若是此人别有用心,将来迟早会暴露破绽,到时候郭阳必然手下不留情。

    不过,听完她的解释,郭阳脑子里更乱了,对于这里老板的身份,除了从只言片语里,能感觉到他身份非同小可意外,其他完全是一团乱麻。

    郭阳吁了一口气,将那张白色的名片装进口袋,算了不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心中默默的念叨着,无奈的说道:“好了,不琢磨了,不管怎么样,孙乾我先谢谢你,如果这里没有晚餐的话,我想我们可以离开了吧。”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与鹿呦相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只听孙乾接着说道:“好的,郭阳从今天起小鹿就跟在你身边,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三个月了随时都可以离开,回头让他再去学校办个长假就好了。”

    其实有了竹贤阁关系,郭阳对鹿呦已经隐隐有些警惕,但是当下直接回绝,无疑是太过驳孙乾的面子,再怎么说他与孙乾也算是有过命交情了。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郭阳默默的想着,对鹿呦点了点头。见郭阳的表示,只听鹿呦接着说道:“郭董,那就以后请您多多关照了。”

    “哪里,我的安全就托付给你了,学校那边有麻烦吗?”

    “现在应该没有了,以这里的能力,我想请个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呵呵。就算是请不下假来,我也可以辞职嘛。反正那份小学教师的工资也不高,撑不死也饿不着,我其实早就厌倦了。关键是整天跟小孩子打交道,天天三点一线,谈不上累,但好无聊也很无趣的。”鹿呦微微一笑说道。

    郭阳点头应允,转眼只见孙乾脚步有些蹒跚的,艰难挪动着身子,见他的样子,郭阳不由问道:“我说孙乾,昨晚上不还好好的,跑的比谁都快,今天怎么又变成这样子了。”

    孙乾扭头对郭阳苦笑着说道:“这次大夫下手太狠,背上的伤口有点缝过了,皮绷的紧了些。”

    听到孙乾的说法,郭阳打趣着说道:“哈哈,好了,那个大夫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走吧。”

    孙乾深吸了一口气,也是无言以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