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顿时明白了孙乾为何闭口不言,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之前离开的那名少女,便又回到了桌前,只是手中多了一个托盘,而盘子里则放着一只古朴的紫砂壶和三只倒扣在瓷盘中茶盏。

    看到这把茶壶,郭阳的眼神顿时一滞,直愣愣的看着那名少女,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将三只茶盏依次翻过,摆在三人面前,接着小心的端起茶壶,将茶水倒进了三人的茶盏中。

    “请三位品鉴。”少女说话声,顿时将郭阳从失神中拉了回来,只见他并没有着急端起眼前的茶盏,而是仍看着那托盘中的茶壶,对少女说道:“姑娘,我能不能看一下这盏茶壶?”

    听到郭阳的要求,少女眼中的诧异更甚,只见她稍稍侧身,似乎是向后看了一眼。

    察觉到她的举动,郭阳用余光向她身后瞟去,只见在她身后,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他上来这么久,竟然没发现有人坐在那里!

    只见那人正端着一把茶壶,往眼前的茶盏里续着水,动作轻柔而且优雅,一看便知有极深的茶道造诣。

    他轻轻端起茶盏小啄了一口,蓝色旗袍的少女像是领会到了什么授意,只见她接着正身对郭阳说道:“这位先生,您的要求并不过分,当然可以。”

    得到蓝衣少女的同意,郭阳将自己的视线从角落里收回来,连忙点头称谢,在孙乾与鹿呦讶然的眼神中,用两手捂住了茶壶的壶身。

    在触碰到到茶壶的一刹那,郭阳的眼神一亮,看茶盏里的茶水还冒着丝丝热气,想来水的温度至少在七十度以上,可这茶壶壶身的温度却并不烫手,果真是上好的紫砂壶!

    想到这里,郭阳观察起了壶身上的山水画,只见在画的最末端,刻着“曼生”二字,字迹清晰,字体苍劲有力,看到这两字,郭阳将茶壶缓缓地举过头顶,他看向壶底的果然刻着“阿曼陀室”的落款。

    见到这四个字,郭阳心下了然,小心翼翼的又将茶壶放回了托盘里,接着对站在一旁身着蓝色旗袍的少女说道:“不得不说,你们的老板真是好手笔,竟然连给客人用的茶具都是彭年壶。”

    说到这里,郭阳淡淡一笑,眼神不动声色的向少女的身后瞟了一眼,接着说道:“麻烦你回头帮我跟你们老板道个谢,盛情款待,不胜感激。”

    听到郭阳的话,身着蓝色旗袍的少女,轻轻的捂住嘴呵呵一笑,瞬间如同一朵百合绚烂的绽放开来,脱俗之感比之前尤甚。

    只听她接着说道:“好的,先生,您的话我一定会帮您带到,现在请喝茶吧,再不喝就要凉了。”

    郭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的话其实就是说给他身后的人听得,只见他听旗袍少女把话说完淡淡的一笑,便端起了眼前的茶盏,放在鼻下轻轻一嗅。

    这一嗅,却让郭阳再次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味道?诧异不已的他,再次确认似的嗅了一下,终于琢磨出到底是哪里不对了,这根本就不是一种茶的味道!

    想到这里,他将茶盏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茶叶的芬芳划过他的味蕾,不禁让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怪不得没人喝的出这其中的门道,这壶茶里根本就不止一种茶叶。

    郭阳细细品味着舌尖上的味蕾,带来的各种感触,凝神不停的分辨着茶水中的成分,很显然,这壶茶调配得很好,这么多种茶叶混合到一起,却没有破坏掉,每种茶本来的味道,细细品味之下,还是能分辨出来。

    更重要的是,这些茶叶不但没有排斥,而且还在气味上相辅相成,形成了一股独特的芬芳,品到最后,喉头一阵甘甜的回味,冲击着舌后味蕾,这是味觉上最后的升华,到此为,止之前的繁华落尽,只剩下返璞归真般的素雅。

    郭阳闭目体会这茶带来的感觉,良久,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越过身着蓝色旗袍的少女,在众人诧异的眼神里,走向那坐在角落里的茶客,微微躬身说道:”前辈,受教了。”

    说完,回到自己的桌前,对仍然是一脸惊异的孙乾说道:“走吧,我没这本事喝出其中的门道,就不在这边丢人现眼了。”说着自顾自的,向之前鹿呦将自己带上来的楼梯走去。

    “慢着!”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喊住了郭阳的步子,只见那坐在角落里的中年人,起身站了起来,信步走到郭阳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容满面的开口说道:“你叫郭阳是吧?你可以叫我老何,只不过我不是这家茶楼的老板,只不过是个掌柜的而已,说通俗点就是店长,说不好听就是打杂的。”

    郭阳听着老何的话,同样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这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举手投足之间满是上位者气势,这是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肌肉记忆,也可以说是一种岁月的沉淀,但不管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掩饰的。

    像这样的人不管往谁的面前一站,都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这就是压迫感,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这样的气势,郭阳同样在薛老的身上感受到过,而这人身上的感觉,比薛老还要强上几分。

    如果说这样的人。都只是一个打杂的,那这家茶楼背后的老板是什么人,郭阳都不敢想象,不管他多么有钱,至少在华夏,这样的人想让自己倾家荡产,简直是举手投足般简单的事情。

    看着郭阳脸上阴晴不定的模样,老何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好了,后生,不管你有没有品出这茶其中的味道,总之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打这个电话。”

    说着老何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那就是一张简单的白色卡片,上面只有一串号码,郭阳看着老何手中的名片,犹豫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其实刚才郭阳已经品出了那杯“海南百川”的含义,当他体会到其中蕴含的意思之后,甚至有些想立马吐出来的冲动,这份胸怀太广博了,绝对不是自己这样的寻常人,能够拥有的,也就是说有这般胸襟的人,也绝不是自己这种身份的人,可以接触的。

    就在这时,老何突然伸出手,将郭阳的手抬了起来,将手中的名片拍在了郭阳的手中,只听他接着说道:“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矫情个什么劲,哈哈哈哈……”说完老何哈哈大笑着,绕过郭阳走下了楼梯。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