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刘川志安排给周冰,郭阳紧接着办理了出院手续,不管他跟李副区长是如何约定的,反正自己现在已经痊愈了,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医院了。

    郭阳刚刚走出医院,他的电话便响了起来,郭阳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是孙乾打来的,见是他的号码,郭阳随即摁下了接听键。

    “喂,你小子又要找我干嘛?”

    孙乾嘿笑一声,用略带着恭敬的语气说道:“嘿嘿,郭董事长,您现在有时间吗?我现在在竹贤阁,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听到孙乾要给自己介绍一个人认识,郭阳顿时会意,之前孙乾曾经说过,他给自己找了不少可以保护自己安全的人,前两天已经来了一个刘川志,料想他这次要介绍的,就是另外一位了。

    想到这里,郭阳沉吟了一会,最终答应下来,“嗯,有,你在那等我一会。”

    听到郭阳能够赶过来,孙乾还是挺高兴的,忙说:“好嘞!”

    之前他还在为将刘川志放在了周冰身边,自己这边出现了空档,会不会被有心人乘虚而入而感到有些担心,但接到孙乾的点话后,郭阳顿时放下心来,

    他先吩咐刘川志,将周冰送回酒店,等他们走后,他随便从街上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往孙乾话中所说的竹贤阁赶去。

    竹贤阁是一家坐落在江边的茶馆,上下三层处在一片竹林的环抱之中,环境清雅素净,是不少所谓的文人雅士最爱去的地方,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里满满的人文气息。

    古色古香的装饰,墙壁上无处不在的,不知什么年代留下的遗墨,特别是三楼开放的大厅,这里没有窗户,扭头往外看去便是滔滔江水,坐在这里会让人不自觉生出几分心旷神怡的感慨。

    郭阳之前从没有去过这地方,所以他只向出租车司机报出了地名,不过看起来这个地方在当地人眼中知名度比较高,郭阳刚把竹贤阁的地名说出来,出租车师傅就点头表示知道了。

    出租车将郭阳送到一处矮山的山脚,便停下了,说道再往里车子就进不去了,只能步行走进去,并且向郭阳指了一条延伸向竹林里的石子路,便接着告诉他,石子路的尽头,便是郭阳要去的竹贤阁。

    郭阳从出租车上下来,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这里的路两边停了不少车子,但这里却并没有显眼的建筑,只是一条笔直的沿江路而已,一眼看的到底,想藏什么都藏不住。

    看来司机所言不差,如果不是有什么场所藏在这片竹林里,是不会有这么多车子停在这儿的。踏上石子路,郭阳心中顿时有些赶去后世会所的感觉,当时那些会所,也是喜欢找这样清幽的环境然后藏匿其中,不知情的人,从外面看根本什么都不可能看得出来。

    走在竹林中的石子路上,路两边鸟叫虫鸣之声络绎不绝,时不时的还能看到一截,刚刚从泥土中钻出来笋尖,时间已经是下午,阳光已经变成了火红的颜色,透过竹叶间的缝隙,将石子路映射的一片斑斓。

    竹叶间透过的光斑,时不时从郭阳的身边划过,他已经走了将近一百米,但仍没有看到什么建筑的影子,而且石子路一开始的那段是直条条的样子,这会儿已经开始变得弯曲了,郭阳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出租车司机给骗了。

    可就在这时,石子路的地面上一抹黑色的物件,吸引了他的注意。郭阳蹲下身子,将这块拇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捡了起来,捏在手里观察了一番,轻轻用手一捻,接着放在鼻下一嗅,顿时嘴角扬起了一抹了然的微笑。

    这是一块普洱茶饼的碎屑,而且郭阳还闻的出来,这是莽枝山产的上等普洱,而且陈了至少有三十年,还真是货真价实啊,默默念叨了一句,郭阳将手上碎屑一丢,站起身子,看向了前面的去路,不禁暗道,这里车辆进不来,想来茶楼进货必须要靠人力搬运,遗落下几块碎片到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这里面果然是藏着一间茶楼的,可真难为了店里的员工,怕是每天都要在这天路上负重奔跑吧,看这条路蜿蜒曲折的样子,虽然有些难走,但却更加贴近自然,让郭阳不得不感叹这家竹贤阁主人的独特癖好。

    之所以说是癖好,而不是品味什么的,因为在郭阳的意识里,有反常理的爱好或者品味,即使再显得与众不同,也只能用“癖”来形容,甚至郭阳已经猜到了这家竹贤阁主人的某些特质,洁癖而且偏执,很可能还有强迫症,郭阳看着路边在竹林的映衬下看似杂乱,实则排列齐整的花草,默默的想着。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琴声,从不远处隐隐传来,郭阳不禁揉了揉额头,苦笑着在心中感慨道,不会吧,连古琴都有,竹林古琴石子路,这有点恶俗了吧一会儿,会不会有带着斗笠的蒙面人,从头顶飞过啊。

    “嘿,高山流水。”郭阳侧耳亲听了一番,小声嘀咕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去。

    拐过一段弯路,前方葱郁的竹叶间,已经隐隐的露出了些许楼角飞檐,郭阳出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这会儿耳边的琴声已经越来越清晰,郭阳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在自己身处石子路的不远处,竟然有片空地,萋萋芳草间,正有一名身着白色衬衣,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文弱男子,盘腿坐在地上,轻抚着一盏古琴。

    琴声悠远而且凄哀,郭阳左顾右盼了一番,却没见到孙乾人在哪里,拿出手机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竟然连一丝信号都没有。

    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将电话装回口袋,听着白衣男子的琴声,不禁生出了几分兴趣,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正在抚琴男子的身边,默默的听了一会儿,小声念叨着:“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郭阳话声一落,琴声戛然而止,只见那名男子,已经展开自己修长五指,摁在了琴弦上,只听他接着说道:“你就是郭阳?”

    听这名男子道出自己的名字,郭阳不禁神色一愣,随即说道:“我就是郭阳,请问您是?”

    听到郭阳的答复,那名男子却没有着急回答郭阳的问题,而是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好一句‘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俞伯牙当年就是这么想的吧。”

    嘁,矫情。听到他的话,郭阳心中顿时冒出了这几个字眼,同时心中还不禁有些汗颜,这句话他还是后世在一部电影中看到的,只是觉得有些韵味,便记了下来,没想到却用在了这里。

    “他是不是这么想的我不清楚,但是我却知道他后来将“凤尾寒”给摔了个粉碎。”虽然心中对男子的行为有些不以为然,但郭阳还是接着他的话茬说道。

    “呵呵,你这人还真是风趣。”说着那名男子小心翼翼的,将琴从盘起的腿上拿了下来,轻轻放到了一边,站了起来,转身伸出手,对郭阳说道:“郭董事长您好,我叫鹿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