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医院,郭阳并没有着急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主治大夫的办公室,他的主治大夫姓司,如果换在寻常也没什么,但是冠上大夫的头衔之后,司大夫这个称呼,就显得有些不太吉利了。

    而且这里是神经科,郭阳这样的情况,在这里算是幸运儿了,有意识生活能自理,总比那些植物人要好的多,至少不用担心随时可能会被白布蒙着头推出门去,当然也正是如此,他并不像那些患者家属一样,忌讳“司大夫”的称呼。

    “司大夫,怎么样我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吗?”郭阳透过门上的玻璃,往司大夫的办公室里张望了一眼,见他正趴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接着推门而入开口说道。

    “哦,是小郭啊。”听到有人没敲门便进了自己办公室,司大夫顿时有些不太高兴,抬起头来刚要说什么,却见来人是郭阳,不禁眉头一展,开口说道。

    “你来拿检查报告是吧?嗯,结果已经出来了,你先坐着等一会儿,我给你找找,我这儿太乱了,哈哈。”司大夫一边说着,不但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还自嘲般的哈哈一笑。

    也许是因为难得有个不避讳自己的人,或者说他跟郭阳有眼缘,就是看着他顺眼,总之郭阳是为数不多的,能让他笑脸相迎的人。

    而这一点在刘川志的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他本来一直跟在郭阳身后,见他走进了办公室里,他迟疑了一会儿,便也跟着走了进去。感觉到又有人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司大夫诧异的抬起头,见是一名陌生的魁梧汉子,顿时脸色便拉了下来。

    “你敲门了没?看病先挂号,进门先敲门,出去!”司大夫气呼呼的说道。对于他的为人,郭阳是十分了解的,古板倔强但却十分正直,就是嘴巴臭,也难怪别人不怎么待见他,如果不是他医术确实高明,只怕他在这里连一天都混不下去。

    被怒怼了的刘川志,一时间觉得格外委屈,刚才他也没见郭阳敲门啊,怎么现在他就能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就变得十恶不赦了?不过随即他便想起了,之前在东街卖男装的店铺里,郭阳刚教会他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感觉有人在羞辱自己,先折他一根胳膊腿儿,再考虑其它的,这是作为郭阳安保人员的基本素养。

    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是郭阳的保镖,越疽代苞的事情,他知道是不能做的,凡事都要先汇报,想到这里,他向郭阳使了个眼色,这个眼神跟之前在东街男装店铺里是一样的。

    看着刘川志的眼睛,郭阳不禁一愣,这个眼神他好熟悉,熟悉到甚至能读懂里面传递的信息,那就是“折了?”

    郭阳眨了眨眼,打量了一番司大夫的细胳膊细腿儿,然后向刘川志対起了口型“GUN!”

    的到郭阳的指示,刘川志有些依依不舍得向后退去,临出门还贪婪的看了怼他的人一眼。

    “这人是你带来的?”刘川志的眼神,让司大夫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便悻悻的向郭阳问道。

    听到他的话,郭阳急忙摆了摆手,一脸无辜的说道:“不是,这人我不认识,从刚才就一直跟着我,大概不是什么好人吧。”

    郭阳的话,顿时引起了司大夫的共鸣,但是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修养告诉他,在背后编排别人的不是,是不对的。即使这人贼眉鼠眼,没有礼貌,穿着一身黑西装,冒充黑社会,满脸的苦大仇深,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他也不打算说出口。

    这就是典型的看着不顺眼了。

    “那么说他在跟踪你?那要不要报警?”司大夫一边翻找着郭阳的体检报告,一边不动声色的说道,心中却是在不停呐喊着,赶紧报警吧!

    “呃,那就不用了吧,这里是医院,就算他是坏人,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对我怎么着吧。”

    “嗯。”听到郭阳的回答,司大夫不禁有些失望,但也不好继续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最起码当事人都不在乎,那自己也没理由比他还积极。

    在他心中总结为是郭阳的善良的内心,选择放过了跟踪他的歹人。

    这就是看着顺眼的好处。

    “哦,找到了!”说着司大夫从一摞文件里,将几页纸抽了出来,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不仅眉头皱了起来。

    看着他的表情,郭阳不禁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看他一脸为难的样子,难道是自己的伤势有了意外的变故,自己的痊愈只不过是假象,其实是绝症的前奏?一瞬间万千思绪涌进了郭阳的脑海。

    “嗯……”司大夫沉吟着,郭阳心中升起一阵悲凉。

    “从这份报告上来看,你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小郭,祝贺你,你痊愈了。”这次司大夫说的倒是很痛快,就像是心中放下了什么,看郭阳的眼神,也蕴含着满满的慈祥。

    唉,真没想到,他竟然真痊愈了,这也算是医学上的小意外了,不过还真有些舍不得他,好不容易才有个能谈得上来的患者,司大夫在心中不停嘀咕着。

    我X,郭阳心中大吼。就在之前,他甚至连自己灵堂的装潢都想好了,一副白底黑字的巨幅挽联,左边“壮志未酬身先逝,”右边“英年早逝昭后人,”自己则躺在中间的花海里。最可怜的就是周冰了,未婚丧夫,年纪轻轻便要守活寡。

    不管刚才怎么想,现在郭阳只想把刘川志叫进来,将这喜欢大喘气的大夫,从楼上扔下去,还要往车流密集的地方扔,以保证他能死透。

    郭阳深呼了几口气,将内心的冲动压了下去,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从司大夫的手里接过了自己的检查报告,看着他脸上让人心中发毛的慈祥微笑,郭阳堪堪将脱口欲出的脏话,咽回了肚子里。

    只见郭阳强扯起一丝微笑,对司大夫点头称谢,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独留下听完郭阳的感谢,刚要向开口说几句的司大夫,嘴巴还微微张着,看着郭阳决绝离去的背影,愣在了当场。

    一直等候在门前的刘川志,见郭阳面沉如水的走了出来,脸上的憨笑瞬间凝结,只见他眼珠一转,跃跃欲试的在郭阳身旁低声说道:“郭董,折了?”

    听到他的话,郭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低声气冲冲的念叨了一句:“折个屁!”说完也不管他听没听到,自顾自的绕过挡在身前刘川志,径直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疾步离去的郭阳,刘川志挠了挠后脑,紧接着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一眼司大夫办公室的房门,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看样子他对一脚将这门踹开很感兴趣。

    但无奈郭阳已经越走越远,只能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几步跟在了郭阳的身后,随着他离开了。

    来到自己病房的门前,郭阳对身后的刘川志吩咐道:“大志你在这儿等着,我不叫你你别进去,另外不管是谁想进去,都给我拦住。”

    “好的,郭董。”听到刘川志的回答,郭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的窗帘拉的死死的,只有微弱的阳光透过窗帘本身纤维的缝隙,将房间里映衬成一片阴沉的暗黄。

    借着房间里仅有的光芒,郭阳看到了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周冰,她身上覆盖的床单,将她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见到这番场景,郭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他眼神直直的盯着床上的周冰,小心翼翼的地向她走了过去,也许是在昏暗中太过与关注眼前,却没注意到脚下的纸篓,只见郭阳一不留神,将只听踢了出去。

    塑料材质的废纸篓,虽然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但是已经足够将周冰吵醒了,察觉到声响的她,蓦的睁开双眼,在一片昏暗中,却发现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个人影正摆着了一个向前扑出的动作。

    看到这个人影,恐惧顿时涌上了周冰的心头,只见她猛地坐起身来,将床单往身上一裹,惊恐地喝到:“是谁!”

    听到她的呼喝,郭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刚要开口作弄一番惊恐万状的周冰,却隐约的看到她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拿了起来,显然是想丢出去,至于目标自然不言而喻。

    郭阳见状,也顾不得心中捉弄的想法,急忙大声回答道:“小冰是我!”

    听出是郭阳的声音,周冰神色一愣,随即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开口埋怨道:“你干嘛偷偷摸摸的,走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进来了!你要再回答晚一点,我就要拿烟灰缸砸你了。”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不禁暗自抹了一把冷汗,想到之前自己的心思,有些心虚的说道:“我刚去那体检报告了,回来看你在休息,便不想吵醒你,可是房间里太暗了,一不小心就踢倒了废纸篓。”

    周冰半信半疑的摁下了床头的电灯开关,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郭阳有些尴尬的攥着检查报告站在了当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