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郭阳带着刘川志走出那家店铺的时候,此时刘川志已经焕然一新了,黑色笔挺的西装穿在身上,显的他格外挺拔,本身刘川志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身材并不差,他身上的西装虽然是量产的成衣,在他身上也如同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除了身上穿着的一套,在他手里还提着几只手提袋,显然郭阳给他置办了不止一套行头,刘川志掂量着手中的新衣,嘴角都已经快咧到耳根了。

    郭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在他的手提袋里,透出了一抹扎眼的橄榄绿,郭阳一愣,随即停下步子,在刘川志一脸的茫然中,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手提袋,哭笑不得的从其中一只里面,将他之前穿着的,那条橄榄绿色的老式军裤给提了出来。

    “我说大志啊,你现在都有新衣服了,还留着它干嘛?以后你跟在我身边,怕是也没有再穿这件衣服的必要了啊。”

    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色微微涨红的说道:“这件衣服陪了我将近十年了,都有感情了,不舍得就这么扔了,留着也算有个念想啊。”

    听他这么说,郭阳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这条橄榄绿色的裤子重新扔回手提袋,一把塞进刘川志的怀里,无可奈何的说道:“行,行,随你便,你喜欢那就留着吧。”说完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刘川志看了一眼郭阳的背影,憨笑着挠了挠头,满意的看了一眼那天仍然躺在手提袋中的橄榄绿色裤子,如果这时郭阳看到他的眼神的话,一定会恶寒到浑身起满鸡皮,只见他眼神温柔地,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情人一般。

    郭阳是叫了星河酒店的车将自己送来东街的,把他放下后,酒店的车子便又返回酒店,接送其他的客人去了,所以他帮刘川志置办好行头以后,再次联系了酒店的车来接自己,就在郭阳站在路边,百无聊赖的等着酒店的车来接的间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文瀚啊,你醒了,昨晚睡得怎么样?”现在已经是下午,郭阳本想着他今天上午就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却不曾想他竟然一觉睡到了现在。

    可事情似乎跟他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郭阳的话声一落,便听到电话里李文瀚急切的,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传了出来:“郭阳!青青被人绑架了……”

    等郭阳赶回酒店,只看到一脸落寞的李文瀚,正坐在酒店的台阶上,垂头丧气的等着自己。

    “文翰!怎么回事儿?你什么时候发现孟青青不见的?你报警了没有?”还没走到李文瀚的身旁,郭阳便大声的向他问道。

    听到郭阳已经来了,李文瀚猛地抬起头,灰暗的瞳孔里,再次有了些许色彩。

    “郭阳!你终于回来了!”说着李文瀚几步跑到郭阳的身边,一把攥住她的手继续说道:“郭阳,你快救救青青吧,今天中午我一觉醒来就发现青青不见了,然后在门缝里发现了这张纸条。”

    说着李文瀚将纸条递给了郭阳,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人被绑架了第一时间应该是报警才对,可他为什么说要让自己去救她?

    想到这里,郭阳接过他手上的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内容,他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李文瀚会有此一说了,只见这张纸条上面写着“郭阳,你的未婚妻现在在我们手里,如果还想要她活命,那就自己来S港的码头!”

    原来绑匪竟然是绑错了人,看来绑匪本来的目标是周冰的,只不过昨晚因为李文瀚喝多了酒,所以自己便让他住在了自己的房间,阴差阳错之下,绑匪将孟青青当做是周冰绑走了。

    不过由此也能看出两件事,第一件绑匪并不清楚周冰的长相,第二绑匪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因为受伤,现在住在医院的事情。

    况且一般来说,绑架无非就是求财而已,而这张纸条上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上面只是让自己去一个S港的码头,一个字也没提赎金事情,由此可见,那只能是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寻仇。

    结合现有的条件,跟自己有仇,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仅仅这两点,嫌疑的范围就已经缩到很小了。

    但是郭阳仍需要确认一些事情,想到这里,他拿出了手机拨出了孙乾的号码。

    “喂,孙乾有件事需要向你求证一下,你在跟郑仁杰撕破脸之前,是多久向他汇报一次,关于我的事情,他知道多少?”电话一接通郭阳便急不可耐的问道。

    孙乾此时正趴在医院的病床上,等着大夫给自己换药,听到郭阳的问题,不由有些疑惑,但听他急切的口气,孙乾也知道,现在不是问他为什么的时候,琢磨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一般情况下,都是二至三天向他汇报一次,当然遇到突发状况也会立马告诉他。”

    “不过关于你的事情,我也不会什么都跟他说,一般情况下我汇报的原则就是,只挑不重要的消息,或者能让他大发雷霆的事情,所以现在他所知道的,无非也就是你跟周冰一起住在星河酒店,你不知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愤怒。”

    “甚至连你受伤住院的事情我都没告诉他,因为他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这会让我觉得不爽,其他的到也没什么事了。”

    从孙乾话里的字里行间,郭阳都能感受到他对郑仁杰那满满的恶意,想来郑仁杰也挺可怜的,这么多年来,郑家的地下势力在孙乾的带领下,得让他多生了多少闷气!

    想到这一层,郭阳心中一动,接着问道:“那如果没了你,郑家的地下势力都是谁在领头,他们有没有可能认识周冰?”

    听郭阳这么问,孙乾心里更加疑惑了,他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现在还不太确定,郑家知不知道我已经跟他们决裂了,不过就这么跟你说吧,如果郑家的地下势力没了我,那就是一盘散沙,谁也挑不起这个头,不过现在应该没人认识周冰了,当初唯一认识你们俩的那伙人,已经被我送进江里喂鱼了。”

    这样就对了,郭阳在心中暗自嘀咕着,想来这又是郑仁杰搞的鬼,只不过郑家已经没有人认识周冰了,所以在知道自己住在星河酒店的前提下,他下的命令一定是,住在“星河”里的女人就是周冰,将她绑走以此威胁郭阳。

    只不过这次恐怕郑仁杰捅了篓子了,他绑的可是孟青青,美国华裔,威弗尔华夏代表团负责人的秘书,而李文瀚可是被商务部邀请来的。

    在国家政策面前,他郑家可能还真不够看的,况且这阵子郑家还在受上层的打压。如果这件事闹大了的话,郑仁杰可就把郑家坑惨了。就算这样,如果李文瀚知道了绑架孟青青的幕后主使,又岂能善罢甘休?

    就算他郑家在国内有相当可观的势力,但在国外可就没这么好使了,如果在国外斗的话,他都不一定李文瀚的对手,反正他的资产都在国外,大不了不回国就是了,想来以他对美国做的贡献,想得到一张绿卡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孙乾听电话里没了动静,想来郭阳的问题应该是问完了,想到之前自己的疑问,便忍不住开口问道:“郭阳,你问我这个干嘛?是不是周冰遇到什么麻烦了?”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顿时反应过来,其实想把孟青青救出来也很简单,只要让郑仁杰知道他绑的人是谁就可以了,只要他不傻就知道该怎么做。

    郭阳想着随即开口说道:“孙乾,麻烦你再联系一下郑仁杰,就跟他说,他绑错人了,他现在绑的,可是他天杰信托最大的投资方的女朋友……”

    “哈哈哈,好好,我马上就联系他,想想好长一阵子没他的消息了,还怪想他的。”郭阳虽然没有直接把话说的一清二楚,但孙乾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玩儿绑架是吧?姓郑的还真是越混越倒退了,真不知道是谁给他出的这样的馊主意。

    料想现在郑家的地下势力,在没了自己的统筹协调之后,一定变得混乱无比,要不然也不会闹出这样的大乌龙了再怎么说找一张周冰的相片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可这帮人仍然将孟青青给绑走了,可以想象得出,郑仁杰找的人都是一帮什么货色。

    想到这里,孙乾忍不住叹了口气,同时心中却满满的都是成就感,郑家当下的混乱,自己可是出了很大一部分力啊,自己这十来年的忍辱负重,也不是没有价值的。

    孙乾在心中默默的嘀咕着,一边按郭阳的要求,拨通了郑仁杰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孙乾变先声夺人的说道:“哎呀,老板,真是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您有没有想我,我在国内过的很好,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美国看望您的。”

    说到最后,孙乾的口气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的轻佻,而是变得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他已经把郑仁杰恨到了骨子里,曾经自己忍辱负重,那是担心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从而前功尽弃。

    但现在郑家的衰败已经是时间问题了,没了郑家,那郑仁杰只能是无根的浮萍,已经没什么值得忌惮的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