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住手!”看到眼前的场景,郭阳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火气,大吼了一声,将店铺里所有人关注店铺门口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郭阳瞪着刘川志,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前,冷冷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店员,又将视线转回到刘川志的身上。

    感受到郭阳的目光,一夜间除掉安南帮十八口人命都没眨过眼的刘川志,却深深地低下了头,心中羞愧感,屈辱感油然而生,他只觉得自己果然还是让郭阳丢人了,自己干嘛要进来呢,这里的衣服那里是自己能买得起的?

    “先……先生,请问这位……是您的朋友吗?”之前被郭阳的一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的店员,小心翼翼的说道。

    郭阳并没有理会店员的话,而是瞪着正低头不语的刘川志,怒其不争的说道:“是爷们儿,就把你的脑袋给我抬起来!”

    刘川志听到郭阳的话,缓缓的将头抬了起来,但眼神中的那是怯弱与自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掩饰。

    看着他的样子,郭阳心中怒火更甚,只听郭阳怒气冲冲的戳着刘川志的胸口,继续说道:“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有谁是生下来就有见识的?嗯?这就是TM一家卖衣服的店而已,除了价钱比外面地摊上的贵点之外,在其它性质上没有任何区别!你明白吗?”

    听到郭阳的话,刘川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但另一名站在柜台里店长模样的人,听到郭阳的话,确实有些不乐意了,只见他从柜台里绕出来,上下打量了郭阳一眼,又看了一眼一副懦弱样子的刘川志,嘴角顿时扬起一抹不屑的微笑。

    在他的眼里,真正有钱有势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寒酸的朋友,而且听他之前的话里,竟然还把自己家的店铺,与街边的小摊混为一谈,本来还想教训一番自己店员的他,顿时有了跟店员一样的想法。

    “呦,先生,您这句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街边摊啊,我们这家店可是国际认证的品牌,您就算买不起,也不用这么贬低我们的商品啊,我们这里的东西,是给买的起的人准备的,虽然顾客是上帝,但是上帝指的可不是您这样的人。”

    听到店长阴阳怪气的说话口气,倒是把郭阳给气笑了,抬头看了看这家店铺,郭阳把视线放到了店长的身上,心想,把我当什么了?就这么一家店一年的营业额,还赶不上自己的艾丙超市一天的流水。

    郭阳当然不会直接将这话说出来,因为在当前的情况下,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已经先入为主,即使说出来这会儿也不会有人相信,只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但是店长的话,的确也将郭阳得罪死了,他上一世就曾经遇到过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事情,只不过当初自己确实是囊中羞涩,对别人的嘲讽无力反驳。

    可是现在的自己还是那个曾经的郭阳吗?

    想到这里,郭阳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扭头对店长说道:“那你的意思,只要我买得起,就可以在你的店里,向上帝一样为所欲为了?”

    郭阳说完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管店长的反应。而是继续对刘川志说道:“我真为你感到丢人!不是因为你的见识,也不是因为你的装扮,而是你堂堂一个一米八多的汉子,竟然让这么一个满脸短命相的瘦猴推来推去!”

    “你本事呢?不是侦察连出身吗?不是TM连续三年比武冠军吗!这就是你的本事?就你这样怎么保护我?现在别人不但羞辱了你,而且还侮辱了我!而你却还在这里装懦夫!”郭阳表情严肃的看着刘川志的样子,然后缓缓的说了一句:“你TM是废物吗!”

    刘川志这辈子,本来最介意的是别人侮辱自己的家人,自从参军入伍之后,便又加了一条,那就是听不得别人贬低自己从部队学来的本事!

    听着郭阳的话,刘川志的面容越绷越紧,身上的怯弱在一点点退去,等到郭阳的把话说完,他眼神中的羞愧与苦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深邃且毫无感情。刹那间一股如同山岳般令人窒息的气势从身上散发出来,这种气势不同于上位者身上的权势,而是从尸山血海中沾染的煞气!

    他现在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与之前判若两人,甚至让郭阳的呼气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这才是真正的那个一夜灭了安南帮的刘川志吧,果然可怕!郭阳心中默默地想着,感受着她眼神中的杀气,赞许般说道:“对了!就是这样!记住这种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你!”

    听着郭阳的话,刘川志扭动了一下脖子,颈椎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喀啦声,拳头紧紧的握起手指的关节也发出了一阵爆响,只听他语气阴森的接着对郭阳说道:“郭董事长,你想让我怎么做?”

    即使怒火已经充斥心头,他仍没忘记孙乾之前的嘱咐,以及自己对郭阳的保证,郭阳说什么那自己就干什么,即使刀山火海也不皱一下眉头。

    “别人现在羞辱你,你说该怎么做?”郭阳冷冷的说道。

    “折了?”刘川志试探似的说道,按他的意思这两人是该死的,但是他同样记得孙乾的话,现在自己不是在边境了面对安南猴子了,而且身处法制社会,再弄出人命可是要偿命的,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听到他的话,郭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嘴角扬起了一抹阴森的笑意。

    见郭阳的笑容,刘川志神色一愣,随即会意的点了点头,绕过郭阳走向了他的身后。见他向身后走去,郭阳并没有转过身,只是从怀里将香烟掏了出来,点着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

    “你……你要干嘛……啊!”

    “别……别!我错了!我错了……啊!”

    惊慌失措的求饶声很快从身后传了过来,随着两声骨骼断裂的脆响,伴着两声惨叫,声音夏然而止,店里其他的顾客见到两名店员的惨状,惊叫着涌出门去,很快整间店里变得鸦雀无声,正因为如此,两名店员的呻吟声便显得格外突兀。

    郭阳吐出一口烟气,观赏着烟雾在眼前弥漫殆尽,消匿于无形,只听刘川志在身后瓮声瓮气的说道:“郭董事长,事情妥了。”

    听到他的话,郭阳将烟头扔在脚下轻轻一碾,转身看着倒在地上两名店员,他们各自的一只胳膊,从手肘处以诡异的角度弯向了一边。

    见到这场景,郭阳赞许的向刘川志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二人只是脱臼,并没有骨折,刘川志的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

    来到二人的身边,看这看着地上的两名店员,郭阳缓缓蹲下了身子。

    见到郭阳的举动,强忍着不敢发声的两名店员,惊恐的向后爬去,郭阳轻蔑的一笑,没理会二人的反应,只是自顾自的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两沓钞票扔在了二人的身上。

    接着对那名店长说道:“你不是说,只要是上帝就能为所欲为吗?那我现在是上帝了吗?”

    看着各自身上的两沓百元大钞,二人同时停止了向后攀爬的动作,相互看了一眼,顿时理解了郭阳的意思。

    见店长已经点了头,郭阳淡淡的一笑,接着说道:“既然这样就好办了,这些钱是补偿你们的汤药费,另外一会儿如果警察要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到郭阳的话,两名店员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看到他们的表情,郭阳满意的站起身,对站在一旁的刘川志说道:“好了大志,他们知错了,给他们弄回来吧,”

    郭阳说着,不落声色的给刘川志使了一个眼神,看到郭阳的眼神,只见刘川志嘴角一扬阴森的抿嘴一笑,变向倒在地上的店员走了过去。

    很快店铺里再次响起了两声惨叫。

    “这次只是给你们个教训,记住了以后再敢狗眼看人低,到时候你们的胳膊腿的可就不一定还能接回去了,明白了吗?”

    听玩郭阳的训诫,再看着站在他身旁,那名其貌不扬的煞神,两名店员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更何况他们还收了郭阳每人一万的汤药费。

    见两名店员点头称是,郭阳接着说道:“嗯,好了,现在你们去给我这个兄弟,找几套合身的衣服去,记住要黑色,而且一定要合身!”

    听到郭阳的吩咐,两人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各自捂着一根胳膊,其中店员急忙拿出了皮尺开始测量刘川志的体型,另一名店长,则根据他的长相身材,开始寻找符合要求的衣服。几番试衣之后,郭阳面对店长,冷冷的掏出银行卡。

    店长哆哆嗦嗦的拿过银行卡,看了一眼郭阳,有看了看郭阳身后已经变了模样的刘川志,赶忙结完账,赔着笑脸将两人送出店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