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病房,周冰在反复确认了郭阳身上没有其他伤痕之后,才终于安心。

    而此时,时间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之前警察过来询问情况,两人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这一下子松了,睡意顿时就袭了上来。

    郭阳紧紧的握着周冰的手,连说好话带保证的安慰着周冰,好不容易才将她给哄睡着。

    看着枕在自己腿上发出轻微鼾声的周冰,郭阳一时间只感觉身心俱疲,睡意瞬间如潮水般涌来,只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思维越来越沉,很快就只剩下了一阵缝隙。

    可就在郭阳即将睡去的当口,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一阵响声,不但吓了郭阳一大跳,让他顿时睡意全无,也让枕在自己腿上的周冰睁开了眼睛。

    郭阳急忙伸手去摸茶几上的手机,心中却已经将打电话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了,可因为周冰他住自己腿的关系,他的下身动不了,即使竭尽全力的伸直胳膊,离桌面上的手机也还有一掌的距离。

    就在这时,郭阳突然感觉自己的腿上一轻,闪的郭阳差点扑在茶几上,不过他终于将手机拿在了手里。

    铃声还在响,郭阳看了一眼,是孙乾打来的,但令他尴尬的是此时周冰已经坐了起来,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他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看现在这个架势,自己大概是没有机会找个僻静的地方接电话了。

    “接啊,愣着干嘛?是不是又想躲出去?不行,就在这里接,我看你敢不敢瞒着我。”见周冰已经看透了自己的心思,郭阳的脸上不禁有些尴尬,他讪讪说道:“这怎么敢,好好,我这就接。”

    郭阳说完,心中一边问候着孙乾的祖宗十八代,一边摁下了手机的接听键,也不管孙乾那边说什么,先声夺人的说道:“我说姓孙的,你们这些人都是属夜猫子的啊,这都几点了,再过一会儿天都亮了!你还不睡啊!”

    电话那头的孙乾忍不住眨了眨眼,他被郭阳突如其来的吐槽,弄得有些发蒙,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想要跟他说什么。

    听电话里半天没有动静,郭阳接着说道:“我说你有事儿没事儿了!幼稚不幼稚啊,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玩儿骚扰电话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游戏,是不是当了那么多年光棍,嫉妒我跟未婚妻的二人世界,故意来捣乱的是不是!”

    “啊……不好意思,那没事儿了……”孙乾已经完全被郭阳一串机关枪似的话给弄懵了,他记得好像是要对他说什么,但是一张嘴却忘了个一干二净,甚至隐隐的对自己这么晚给他打电话产生了些许愧疚。

    孙乾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便传出了一阵嘟嘟声,郭阳已经在那边把电话给挂了。孙乾直愣愣的地看着手里的发着嘟嘟声的电话,心中感觉异常的憋闷,自己明明是有事要跟他商量的啊。他这个态度是什么回事啊。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一阵灵光闪耀起一串巨大的电弧,贯穿了孙乾的脑海,对啊!被这小子给弄懵了!郑仁杰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啊!我X竟然还说我嫉妒他的二人世界!孙乾越想越气,再次拿起电话将郭阳的号码拨了出去。

    挂掉孙乾的电话之后,虽然郭阳的脸上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但在内心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在心中不停的祈祷着,千万别回电话过来……千万别会电话过来……嘴上还讨好般的对周冰说道:“这人真是讨厌,凌晨打骚扰电话,年纪大的老光棍内心都是变态的,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听到郭阳的说法,一直冷着脸的周冰,再也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许是察觉到了自己这时候笑有些不妥,瞬间又转回了一脸冰霜的样子,只是看起来却没了之前的味道,反而充满了故意为之的感觉。

    “哼,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去上厕所!”察觉到自己已经找不到之前的感觉,周冰借上厕所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起身离开了。

    见周冰走进洗手间,郭阳脸上讨好的笑容顿时变成了苦笑,他看了一眼手机,找到孙乾之前打给自己的电话,以他对孙乾的了解,这么晚打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就在郭阳刚要将孙乾电话拨出去的刹那,手中的手机随着一阵震动,屏幕上再次出现了孙乾的号码。大多数的手机,在同时打开震动与响铃的情况下,一般都是震动先开始的,紧接着铃声才会响起。

    趁着自己手机铃声还没响,郭阳眼疾手快,急忙摁下了接听键,他还没把电话放到耳边,便听到听筒里,孙乾已经喊了起来。

    “郭阳!你个死没良心的!我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还不是因为全身都是伤,躺不下睡不着吗!我这伤怎么来的,你没个数吗!还说我嫉妒你?我呸!我纵横京城各大夜总会,哪个姑娘见了我不得叫一声黑哥,只要我勾勾手指,有哪个不乖乖的跟我走!就你那牢笼般的生活,我稀罕!”

    感受着孙乾话里的怨念,郭阳苦笑着的挠了挠自己被孙乾巨大的声音,震的有些发痒的耳道,有些无奈的说道:“好了好了,孙乾刚才的话是我不对,我也是有苦衷的,之前小冰就在旁边,还请见谅、见谅,你这么晚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吧,好了你赶紧说,她去洗手间了,可能随时会回来。”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才明白过来他之前为什么那么反常,便也不再计较,他话里对自己自尊心的伤害,虽然还是感觉气息有些不顺,但仍急忙说道:“让然是有急事找你商量!我觉得给你找的人还有点不够,想再给你找几个。”

    “啊?就这事儿啊,你想找就找呗,不管你招来多少我都收下,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他们的,也不会亏待他们家中的妻儿老小。”听郭阳似乎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孙乾补充着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身边的危险系数升级了!”

    听到孙乾的说法,郭阳的面色顿时郑重了起来,孙乾这人也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军伍出身,有在郑家做了那么多年的爪牙,空穴来风没有根据的话,他是不会说的。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心?”想到这里郭阳急忙问道。如果自己身边的危险真的升级了,郭阳自己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周冰他们却也跟着自己,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

    听到郭阳的问题,孙乾吸了口凉气,又带着几分懊恼的说道:“这事儿也是怪我,都怪我没有多嘱咐几句……”接着孙乾将怎么吩咐刘川志教训安南帮的事情经过告诉了郭阳。

    听孙乾说这个刘川志竟然屠了安南帮满门,郭阳坐在沙发上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十八条人命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探囊取物了吧!想到这里,郭阳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说孙乾,你这都给我找了一些什么人啊!到底是保镖还是杀人狂啊!一个个的都跟你一样杀人不眨眼,会不会一时兴起,把我的脑袋也取了啊!”

    “唉,这有时候也是挺无奈的事儿,说残酷点儿,我们是华夏训练出来的暴力机器,已经习惯了在任务中不掺杂自己的感情了,只要有命令,我们就会不折不扣的坚决完成,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反应,不过你放心,退伍这些年来,我们已经改变很多了,这些人如果跟了你,只要没有你的命令,他们是不会动手杀人的。”

    孙乾耐心的给郭阳解释着,说到这里,他的口气中已经有些祈求的意味了,他确实是有些担心,如果郭阳不收留这些人的话,自己也没能力在接济他们了,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家庭条件都不太好,如果一但将他们逼上绝路,所造成的危害也是难以想象的。

    其实,孙乾心里也明白郭阳的想法,能从战场上走出来的人,说起他们的过去,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写成一本小说,还是男主角的那种,如果不能掌握好控制好这些人,放在郭阳的身边,郭阳有所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些人就是一把双刃剑!

    听完孙乾的解释,郭阳沉吟了一会儿,考虑到如果孙乾猜测的没错的话,那自己确实是需要这么一伙人,来保证自己和身边人的安全。

    郭阳并不知道孙乾是怎样理解他的,郭阳他对这些人,有着自己的认知和想法。

    虽然战场上每一个战士都是从血雨腥风走出来的,他们的每个人手上少说都有几条人命,但是,正是因为经过,所以才知道拥有的来之不易。也许生活上会有多多少少的瑕疵,那也绝不是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的撒旦,他们更懂得规矩,也更珍惜现在的生活。

    权衡了一番利弊,郭阳说道:“好吧,那就先这样,你让他们都来吧。”

    挂掉孙乾的电话,郭阳随手将电话丢在了茶几上,一抬头去发现周冰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此时正带着一脸得逞的微笑,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郭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又大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