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在二十二点零八分,发现自己的双腿恢复,步行离开的现场?那您发现周围有什么可以的地方吗?”病房里的沙发上,年长的警察负问着,年轻一些的负责在一旁做着笔录。

    “是的,因为我当时还想早些回医院,所以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当时可能我太高兴了,只是想多走几步,又害怕随时会跌倒,所以并没有注意四周的情况。”

    郭阳侃侃而谈,他当然不能告诉警察,今晚的事情其实是他跟孙乾干的,不管怎么样,现在警察的怀疑方向是两伙人互殴,既然有这个前提在先,那自己最好还是少说点为好,洗掉自己与孙乾的嫌疑,何乐而不为。

    听到郭阳的回答,老姜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接着说道:“嗯,好的,那郭先生,您方便透露下您朋友的姓名?以及工作单位吗?不是我们不相信您的话,只不过工作需要,我们要对之前现场的每个人都做一份笔录。”

    “这个……”郭阳的表情变得有些为难,其实他并不是故意隐瞒,而是孙乾的身份的确是比较难介绍,自己该怎么说,郑家的保镖还是杀手?转念一想,对了他不是还有正当身份的吗,想到这里,郭阳微微颔首,开口说道:“美国天杰信托董事长助理,平时他都在国外,我也不太清楚他在深市的落脚点在哪儿,只知道他家是在京城。”

    一旁的周冰听到郭阳说出这个公司的名称,神色不由得一愣,但随即又掩饰了了过去,她知道现在还不是她问问题的时候,不管自己有多少疑问,都得等警察离开以后再说,要不然会徒增麻烦。

    听到郭阳的介绍,两名警察,相互看了一眼,他们没想到这人还涉外,这无疑给他们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其实郭阳说出郑仁杰的公司,也有其他的考量,他说出这条信息,警方无疑会回去核实,反正天杰信托的管理人员资料都是公开的,上面也有孙乾的名字。

    但如果他们想继续深入调查,一定会发现,这家公司董事长在国内的背景,任谁也看得出来这块山芋有多烫手,到时候自然就无法继续查下去了。

    老姜看了一眼身旁同事所做的笔录,琢磨了一会儿,接着说道:“郭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您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在业务上与其他人产生过什么纠纷?”

    听到这个问题,郭阳笑了起来,在外人看来,他可能是在嘲讽警察问题的幼稚,自己坐在医院的沙发上,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人吗。

    但只有郭阳自己清楚,因为警察的怀疑方向是黑帮火拼,虽然这样有可能洗脱自己的嫌疑,但是同样作为幕后主使的叶冠豪,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可不是郭阳想要看到的。

    就算警察在审讯中也能将主谋问出来,但郭阳只想缩短一下中间的时间,给警察把大方向给指出来。

    之前郭阳就在想着,该怎么样让叶冠豪闪亮登场,现在这机会终于来了,见年长警察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不虞,郭阳敛去了笑容,沉吟着说道:

    “老姜,对不起我不是在笑你们,你也知道我之所以住在这里,就是因为受人暗算所以才受了伤。我们做生意的,难免会遇到竞争,虽然讲究的是和气生财,这边没争过人家,有了损失我可以从别处再赚回来。”

    “但总会有些心术不正人的人,喜欢用些旁门左道的手法,想压竞争者一头,要说自从姓邱的被收监之后,也没什么得罪的人,不过之前……。”说到这里,郭阳故作深沉的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道:“要说得罪嘛…你们也知道我是高兰基金的股东,之前在基金的董事会上,我与其中一名来自港九的董事,因为经营理念的关系,发生过一些冲突,其他倒是没什么了。”

    听到郭阳的回答,正在做笔录的年轻警察眼神一亮,虽然随即掩饰了过去,但他的表情仍然没有逃过郭阳的眼睛。

    “你们问这个,是不是怀疑今晚的火拼,也有我的一份?”

    听到郭阳的话,老姜急忙说道:“郭先生您别误会,这只不过是正常的笔录流程而已,所以我们才会有此一问。”

    说完老姜大概觉得也问的差不多了,向一旁的同时使了个眼色,随即站起身来,伸出手去说道:“好了,郭先生,感谢您的合作,我们的笔录就先做到这里,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赶紧休息吧。”

    郭阳也伸出手去,与他握在一起接着说道:“不用客气,配合警方的调查,本就是每个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我的回答还有什么不足,随时可以打电话联系我。”

    听到郭阳的话,老姜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现在像您这样开明的企业家不多了,感谢您能支持我们的工作。”

    听他把话说完,郭阳将二人送出了病房,转过身却见周冰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见他的样子,郭阳微微一笑,说道:“小冰在想什么呢,时间不早了还不赶紧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办出院手续。”

    “之前你那个朋友,我总觉得有些面熟,知道你提到天杰信托,我才突然想起来,那人不就是郑仁杰身边的那个助手吗?你们怎么联系上了?”

    本来这件事,郭阳也没打算对周冰有所隐瞒,之前在酒店的门前,他之所以没告诉她孙乾的身份,不过是害怕她担心罢了,再怎么说二人的关系,在周冰的眼中也是是敌非友。

    现在听她问起来,郭阳便把自己跟他的关系,以及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全部告诉了周冰。

    “什么?!今晚的事情真是你跟他做的?”听玩郭阳的讲述,周冰顿时震惊到无以复加,她只感觉眼前的郭阳似乎有些陌生了,从认识他到现在,郭阳从来都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虽然性格坚韧,但从来都不是会在街头跟人打架的人。

    但今晚他不只是做了,按他的说法,还打倒了不止一个。

    周冰有些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着郭阳,让他觉得浑身老大不自在。“喂,小冰,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也没办法啊,有人今晚要对付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的束手就擒吧,不过也算因祸得福,我的腿确实是突然就恢复了。”

    虽然郭阳说的轻巧,但从他话中的字里行间,周冰仍然能感受得出当时的惊险,便也没了心思计较他的隐瞒和变化,急忙在郭阳身上找了起来,想知道他是不是受伤了。

    找了半天没有见到明显的伤痕,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郭阳也暗自摸了一把冷汗,自己的伤在肩膀,如果被她看到,那还了得?

    可还没等郭阳回过神来,只见周冰猛的窜了起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而此时周冰的胳膊,恰好压在了郭阳的肩头,让他顿时只感觉自己肩膀,像是被用力的拽了下来一样,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倒吸了一口凉气。

    察觉到郭阳的异样,周冰松开了环包住郭阳脖子的胳膊,见他脸上一副强忍着疼痛的为难样子,想到之前自己触碰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在了郭阳的肩膀上,轻轻的拉开了他肩上的衣服,那道紫到发黑的伤痕顿时漏了出来。

    见到郭阳郭阳肩膀上的伤痕,周冰嘴巴一瘪,眼眶一红,瞬间豆大的泪珠便沿着脸颊滑落。

    郭阳看着周冰伤心的样子,强扯起一丝微笑,安慰着说道:“小冰,没关系的,只是皮外伤。”

    他不说还好,他的话声刚落,周冰顿是抽噎了起来,一时间弄的郭阳手足无措,组织听她一边抽噎着一边说道:“郭阳,你怎么能这样,受伤了都不告诉我,你拿我当什么了?”

    说完扭过了头,不在理会一筹莫展的郭阳,暗自抹着脸上的泪水、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顿时头大如斗,他不想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她,无非也是害怕她担心罢了,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郭阳说什么也不会瞒着她的。

    看着周冰抽动的双肩,郭阳试探着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却被她使性子似的,从肩头甩落了下来。

    见这番场景,郭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冰,我当然是把你当做爱人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肩膀受了伤!”

    “就是怕你担心,才不敢告诉你啊,本来就没什么事儿……”

    说着郭阳慢慢的靠在周冰的身边,继续说道:“你应该也清楚,今晚的情况有多危急,那边有二十几个人,我只是肩膀受伤已经是万幸了。”

    说到这里,郭阳想起了受伤更严重的孙乾,如果自己也变成了那个样子,周冰还不得晕过去!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渐渐停止了抽泣,抹去眼角的泪水,轻轻抬起头来对郭阳说道:“阳阳,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担心,可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我担心你不是应该的嘛?你身上有伤瞒着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该怎么办?”

    说完周冰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与郭阳对视着。郭阳看着她的眼神,眼眶微红,眼角还有蓄着一滴尚未干涸的泪水,心中不由升起积分愧疚。

    只听他带着些许歉意的说道:“唉,小冰,真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