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乾正向郭阳讲述着自己的这些战友的故事,就在这时,郭阳的电话响了起来。

    郭阳拿出手机,见是周冰打来的,这才想起来,自己与孙乾狂奔了大半宿,然后又在这里谈了半天,中间一直也没打电话给她,想来见自己没回去,她一定急得要命。

    想到这里,郭阳摁下了接听键,只听周冰带着哭腔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郭阳!你没事儿吧!警察来找你了,现在就在医院呢,说酒店的门口发生了打斗事件,说你的轮椅留在了现场,但是找不到你的人,都快把我急死了!你现在在哪儿呢?情况怎么样?”

    听着周冰焦急的声音,郭阳心中不禁有些内疚,而且这会儿才想起来,之前自己只顾着逃跑了,把轮椅丢在了酒店门口。

    郭阳的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来,只听他装作不知情的说道:“啊?酒店门口有人打架了?我不知道啊,对了小冰,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腿好了!”

    听到郭阳的话,电话那头的周冰不禁有些意外,喜不自胜的说道:“什么?你的腿好了?那你的轮椅是怎么回事儿?”

    “我站起来了,一时激动就把轮椅的事儿给忘了,现在跟之前那位朋友,在江边散步呢,我已经打电话给酒店了,他们一会儿就派车来这边接我,你放心吧。”

    郭阳并不是故意想对周冰撒谎,而是他听到电话的那头,似乎并不止周冰自己,想到之前她说到的警察,想来现在那些警察应该就在她的身旁。

    听到郭阳已经通知了酒店派车,周冰顿时松了一口气,挂掉他的电话,周冰转身对身后的两名警察说道:“麻烦让你们费心了,我未婚夫没事儿,之前他因为受伤,导致他双腿有些麻木,今晚很意外的恢复了,所以一高兴便把轮椅丢在了酒店门口,去江边散步了,我想他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等他回来亲自问他。”

    听到周冰的话,两名警察相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他们来医院,并不只是确认郭阳的安全,而是他们之前从酒店司机的笔录里得知,今晚跟郭阳一起的,还有个陌生的男子,正是因为他,郭阳才没有跟他的未婚妻一起回医院。

    出于警察的直觉,他们总觉得今晚酒店门前的事情,很可能与这名陌生的男子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他们来确定郭阳安全的同时,也有查清这名陌生男子身份的想法。

    沿江路的尽头。

    郭阳挂掉手上的电话,回头对孙乾说道:“之前跑得太匆忙,我把轮椅丢在酒店门口了,现在警察就在医院。”

    正在说话的工夫,二人来时的路,被一道车灯照亮了,孙乾见状急忙对郭阳说到:“那你先回去,我回头去医院找你。”说着孙乾闪进了路边的绿化带,回头向郭阳摆了摆手,转身在消失在了幽暗的灌木丛中。

    目送孙乾离开,酒店的车子也停在了郭阳身旁,司机走出驾驶室,诧异的左顾右盼了一番,向郭阳问道:“郭董,这里就您自己吗?您的朋友呢?”

    郭阳看了司机一眼,淡淡的一笑,接着说道:“哦,他早就走了,就我自己在这儿。”说完,他没再理会司机脸上的疑惑,自顾自的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坐了进去。

    见郭阳已经坐在了车上,司机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向绿化带里张望了一番,只是里面没有灯光,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刚刚明明看到这边有人来着……”司机念叨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急忙快走了几步,坐进了驾驶室里。

    车子离开了沿江路,坐在车里若有所思,今晚的事他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就是想不起来,正当他苦思冥想的时候,正在驾车的司机说道:“对了郭董,今晚咱们酒店的门口旁边有人打架了,场面还不小呢,您的轮椅当时在哪儿,警察来了以后,还问过我您的去向。”

    “哦?那你怎么说的?”听到司机的话,郭阳眉毛轻挑开口问道。

    “当时看您轮椅在那儿,还以为您遇到危险了,所以我就把您跟离开的告诉了警察,刚才您太太还打电话问过我接上您了没有,还说现在警察在医院等您,想要核实一些情况。”

    听司机这么说,郭阳顿时心中一动,警察竟然没走?难道他们,不只是去确定自己是否安全,还有其他的事情?是他们在怀疑什么吗?

    想到这里,郭阳接着问道:“对了,今晚酒店门口的事闹得很大吗?我们酒店里的人没人受伤吧?”

    听到郭阳的话,司机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意,郭阳对带下属的态度一向很和善,并不像其他股东那样颐指气使,所以在酒店的员工中,他的口碑一向不错。

    “郭董您放心,事情发生在酒店外,并没有波及到我们酒店,不过听说这次的事情闹得挺大的,两伙人互殴,单单救护车就来了七八辆,我看着光用担架就抬了十几个,听说还出了人命呢。”

    司机的回答让郭阳心中咯噔了一下,今晚的混战,孙乾一人对付了二十几个,难免有收不住手的情况,一旦下手重了,所谓刀枪无眼,出人命也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以他的经验,手上应该是很有分寸吧。

    难道是自己打倒的那几个里出了人命?自己可不像孙乾那么有经验,手上没个轻重,该不会是……想到这里,郭阳撇了撇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

    可接着郭阳心中又不禁泛起了嘀咕,刚刚司机说今晚有两伙人,但那些人基本都是孙乾打的,最多加上一个自己,只是自己跟孙乾都离开了,怎么还有两伙人?

    难道今晚堵在酒店门口的人,竟然不止一批?

    郭阳的脑中顿时灵光一闪,对了!之前自己一直觉得今晚事有哪里不对,现在想来事情就出在第一批人上。

    第一批人是乘坐一辆厢式货车来的,被孙乾堵在了车里,还没下车就被撂翻了,这批人的数量有八九个,其中一个中间醒过来的,跟自己还有过接触,他当时说的可是带着港九口音的南方话,想来应该是港九人,而且他也没有后来那些安南帮的人,身上隐约透出的那种戾气。

    那些安南帮的人,从头至尾一声都没吭,也许是因为他们惜字如金,不说废话,不做任何与目的无关的事情,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怕一开口,就被别人察觉他们的身份,安南的语言可是与华夏大相径庭的。

    想到这里,郭阳感觉茅塞顿开,想来今晚的人的确是有两批,被全部撂倒后,结果让警察产生了误会,以为是这两伙人在火拼,想到这里,郭阳不禁心里放松了不少,有这个先入为主的前提在,怕警察是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了。

    本来这件事说出去也不会有几个人信,在正常人的印象里,一人对二十几个,而且还全部撂倒,全身而退,这样的情形大概只会在电影里出现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