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而且郑家也已经跟薛家赵家达成了协议,化工厂的事情赵三一个人全扛了,淡化了郑仁杰的存在,让他跑出国外。

    但是郑仁杰不会就这么天真的以为事情真就是薛家干的吧,真就以为那两盘磁带是薛家找人放在赵三的门前的?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郭阳心中不停的思索着郑仁杰的真正意图。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的眼神突然一滞,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疑惑的说道:“郭阳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不对劲了,听郑仁杰的口气,似乎是已经知道磁带的事情是你做的了,可是按他以往的性格,吩咐我干掉你的可能性会大一些吧,但他的确是只让我盯着你,别的什么都没说。”说到这孙乾顿了顿似乎在回忆这什么,接着说道。

    “至于郑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最近郑家正受到上层的打压,现在老实着呢,郑老爷子已经几天没出过家门了,一天天噤若寒蝉的,生怕听到一点风吹草动。”

    说到这里,孙乾嘬着牙花子,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听到他的话,郭阳的脸色却是一片郑重,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说今晚没什么意外的话,孙乾跟自己都会被安南帮给干掉吧。

    想到这里,郭阳心中一动,接着向孙乾求证道:“孙乾,以往遇到我这种情况,如果郑仁杰动了杀心,是你主动提出来把对手做掉,还是郑仁杰吩咐你。”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撇了撇嘴,也没多想只是下意识的说道:“嗨,我在郑仁杰的身边其实就是给他干脏活的,这么多年,他的脾气我早摸透了,如果说他真想动手干掉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根本……”

    说着孙乾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他也意识到了郭阳话里意思,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神中萦绕着一丝惊恐。

    对啊,他想干掉谁确实不用亲自吩咐,一般都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因为跟郭阳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关系,他从没考虑过这件事,也就下意识的没向郑仁杰主动提起过,干掉郭阳的事情,如果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那遭遇安南帮的事情,可能针对的就不知郭阳自己了,可能自己也是目标之一。

    看着孙乾的表情,郭阳继续说道:“既然这样,那郑仁杰跟安南帮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面带几分紧张的点了点头,狠狠地咬了咬牙,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可知道,当年是谁透露了风声,导致连长跟那一个排弟兄被安南人伏击?”

    郭阳诧异的摇了摇头,之前孙乾的话里,并没有提到这一茬。

    接着只听孙乾,有些恶狠狠的说道:“就是郑仁杰的父亲!以他当时的身份,自然会接触一些行动的秘密,郑家本来是发展他爸来经商的,可他毫无底线为了生意什么都敢出卖!”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待在郑家的原因,也许是报应不爽,他爸早早的死了,但是这笔账总得有人还是不是,郑仁杰继承了他爸的一切,而且那些牺牲战友的家属也得有人照顾,所以我必须得到郑仁杰的一切。”

    “既然他爸与安南人有联系,谁也不敢保证郑仁杰就没有,这个我还真没考虑到过,现在既然你提醒了,那我回头一定好好查查,说不准能查出什么新把柄。”

    听着孙乾的话,郭阳轻轻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怕是不好办了吧,现在很有可能郑仁杰已经怀疑到你了,你再想借用郑家的势力应该不是那么容易了。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今晚的事可能另有深意,如果你看着我被袭击的话,那我就会死,而你便会洗脱怀疑,如果你出手帮忙的话,那就坐实了他的猜测,然后那些人就会把咱们一起干掉。”

    这个问题,孙乾之前已经考虑到过了,现在经过养这么一提醒,孙乾也觉得可能性很大,如果真的是针对他两人的话,自己再回郑家岂不是自投罗网?

    想到这里,孙乾脸上一阵踌躇,过眼的眼珠一转,接着说道:“怕是现在,郑仁杰已经得到你帮了我的消息了,你也别回去了,先待在我身边吧,不久之后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他承认郭阳的话很有道理,但是就这么认栽,留在这里的话,孙乾心中多少又有些不甘,而且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国内,在郑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如果郑家想要对自己不利,那可是轻而易举的。

    郭阳看出了孙乾的心思,沉吟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而在旁边的孙乾也是识趣,并没有去打扰郭阳。

    过了一会,郭阳眼中忽然一亮,看着身旁的孙乾,默默地说道:“这笔账迟早要讨回来,郑家那边你放心吧,你刚才也说了他们现在正受到上层的打压,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跟地位比起来你又算得了什么?所以就算他们对你恨之入骨,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对你不利的,况且你也可以这样……”

    郭阳趴在孙乾的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郭阳的主意,无非是给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的郑家再添把火。

    前阵子薛老举报郑家的材料,正是孙乾提供的,他在郑家待了这么多年,知道的事情肯定不止如此,也就是说他手里一定还有存货,既然现在的形势,他已经与郑家撕破了脸,那就没必要继续保留这些材料了,一股脑全丢出去,也许还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果郑家继续纠缠于上层的压力,分身乏术之下,等同孤立了海外的郑仁杰,这样郑仁杰再想对付自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听完郭阳的话,孙乾并没有接着回复郭阳,看着不远处,静静的想了一会,然后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郭阳,那就这么办!”但孙乾说着,脸上又浮现了一丝担忧,只听他接着说道:“郭阳,如果真是郑仁杰联系的安南帮,那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手的,安南帮最出名的就是睚眦必报,一定还会派人来,以前有郑家的势力作为依靠,但现在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我需要找些帮手。”

    “你还有帮手?”郭阳疑惑的问道。一直以来,他总以为孙乾不过是郑仁杰的爪牙,所有的行动借用的都是郑家的势力,现在听他说还有帮手,不禁让郭阳有些好奇起来。

    听到郭阳疑问,孙乾淡淡的一笑,脸上带着几分傲然的说道:“在退伍之前,我可是侦察连的排长,手底下怎么会没几个堪用的人物。”

    “其实我倒没什么,打不过还可以跑,只不过你的安危就不好说了,这段时间必须有人保护你的周全,我一个人而且身上有伤,肯定顾不上你,这几个都是跟我刀山火海里滚过来的弟兄,本事不比我差,保你周全应该是没问题的。”

    听完孙乾的话,郭阳不禁有些惊喜,他之所以要留下孙乾,不单单只是他的确已经暴露了,回到郑家正能是死路一条,同样还有把他留在身边的想法。

    经过今晚的事,虽然郭阳嘴上没说,但是心中已经有了危机感,未来随着自己越走越远,一定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正面的冲突郭阳当然不怕,但是像这样暗地里,下三滥的手段却不得不防。

    况且已经吃了两次这样的亏,也由不得他不提防,如果只是自己还好,他最担心的就是波及到身边的人,所以是时候在身边培养一支自己的势力了。

    只是令郭阳有些喜出望外的是,孙乾不光是自己留下,而且还把自己的战友也带了过来,那可是在边境经历过各种冲突的狠人,郭阳让然求之不得。

    就在这时,孙乾有些为难的说道:“只不过这些人,现如今家中也是有老小的……”

    孙乾的话还没说完,郭阳摆了摆手打断了孙乾的话,当看到孙乾有些为难的脸色时就已经明白了,于是说道:“这你就放心吧,他们来帮我,我总不能亏待了他们。”听到郭阳的保证,孙乾舒了一口气。

    其实孙乾的目的,也不只是为了保护郭阳,他的那些战友在离开部队之后,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之前自己在郑家,还能时不时的接济他们一下,但现在自己已经回不去了,自己还好说,但是继续帮他们便力有不逮了。

    曾经孙乾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将他们带到郑家,但是因为自己的目的本身就充满了危险性,而且郑家的活也是有些见不得光的,所以孙乾并不想拉这些人下水。

    但郭阳这边就不同了,他是正经的生意人,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孙乾看得出来,郭阳也是个重情义的人,也不用担心他过河拆桥,所以把自己的这些战友安排在他的身边,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