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与孙乾一直以来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直到在之前的冲突中,孙乾还有过要放弃郭阳的想法,而且如果不是郭阳行动不便,也许也扔下孙乾自己逃命了。

    但是自从二人并肩战斗的那刻起,两人的关系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孙乾在潜意识里已经将郭阳视作自己的战友了,而郭阳也同样接受了心思深沉的孙乾。

    “哎,郭阳,你好好想想到底得罪了谁,能联系上安南帮,本身就不是简单的人物,还是早些解决的好,以免夜长梦多。”孙乾默默的说着,口气中隐隐蕴含着一丝杀气。

    郭阳扭头看了他一眼,当然明白他话里的“解决”是什么意思,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往往代表着是要出人命的。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不禁有些踌躇,之前孙乾提到这人是港九人的时候,他就想到了是谁的可能性最大,只不过他一直觉得,不管那人犯了多大的错,总是罪不至死的,想到这里,郭阳故作糊涂的说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你手下的消息渠道不是很灵通吗,总不能连这个都查不到吧。”

    听到郭阳的答复,孙乾深深地看了郭阳一眼,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唉,郭阳咱们说到底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虽然看起来你在商场上杀伐决断干脆利落,但是本质上你的内心还是太善良,你不是不清楚人心有时候到底有多肮脏,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但是有些时候,善良真会害了你,就像这次,如果你继续无动于衷的话,对方一定会更加变本加厉,所以必需要处理干净,要不然不光会伤害到你,更有可能会伤害到你身边的人,你也不想看到这一幕吧。”

    孙乾的的语气很郑重,让郭阳的内心感到一阵压抑,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对,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我以前就对你说过,我有我的行事原则,不管做什么,但求无愧于心罢了,至于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说到这里,郭阳的拳头下意识的握紧了,即使抛开自己的安危不说,但至少也要保证身边人的周全。

    就在这时郭阳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的开口问道:“对了,孙乾,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人是安南帮的,你以前跟他们接触过?”

    郭阳的话,让孙乾的神色一愣,张了张嘴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沉默了良久,他最终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是从小在云省边境那片长大,后来跟他们交手了不下几十次,就他们那样子,化成灰我也认识。”

    说着孙乾将手中的烟头用力狠狠地丢进了江里,似乎提起这个话题,让他的心情变的烦躁了起来。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倒是明白了他肤色黝黑的问题,那边的人的确肤色普遍要深一些,那是种健康的黝黑,只不过孙乾除了肤色之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特征,如果他自己不说的话,别人还真的猜不出他是来自哪里。

    但同时郭阳又有了其他的疑惑,从孙乾的年龄来看,他出生的时候,华夏与安南的战役早就结束了,按理说他不应该与安南人有那么多交手的机会啊。

    也许是猜到了郭阳心中的疑惑,只听孙乾自言自语般的接着说道:“这要从哪儿开始说呢?”

    “我十岁那年,爸妈拿山里采的山珍,去集市换粮食,回来的时候被过路的毒贩给打死了。”

    孙乾的口气不悲不喜,听不出任何情感,就像是在复述别人故事一样,但听到这里,郭阳还是忍不住说道:“真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了,算了还是别说了。”

    “伤心?后来那毒贩头目被我用枪顶着下巴,打成了烂西瓜,我有什么好伤心的,现在我连爸妈的样子都忘了。”然而孙乾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郭阳却是只感觉周身一阵发冷,能把杀人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还真是应了杀人不眨眼那句话。

    只见孙乾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算了算了,过去都过去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徒增烦恼罢了,我只记得,因为他们没回来,我差点儿在家饿死,后来因为我饿极了,去附近的边防哨偷东西吃,被当兵的抓了个正着,从此我就留在了那儿,给连长做了小跟班,算是入伍了。”

    说这道理,孙乾微微一笑,不过郭阳看得出来,他这次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在那里他应该是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这也解释了他身手了得的原因,原来是在部队长大的孩子,怪不得拳脚套路像是系统训练过的,郭阳心中默默地想着。

    “我帮他们洗衣服、种菜,他们教我写字、算数,我的名字还是连长给取得,那时候我连名字都没有,连长说我上蹿下跳跟个猴似的,就姓孙吧,孙猴子一翻能上天,就取了一个乾字。”说到这里,孙乾笑得眼角都泛出了泪花,可以看的出他对那时候生活的怀念。

    孙乾说着,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去了,只听他接着说道:“后来在我十六岁那年,连长被派去执行侦查任务,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跟他一起去的那个排,也一个人都没回来。”

    “那他们去哪儿了?”郭阳问道。

    孙乾撇了撇嘴,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死了,都死了,那是次越境行动,结果走漏了消息,被伏击了。”

    孙乾说得简单,但是从他咬牙切齿的模样以及紧紧握起的拳头来看,他的内心一定是恨到了极点,心在只是故作镇定罢了。

    “再后来,我就正式入伍了,因为从小耳濡目染的关系,军事素质要比其它人好得多,所以被选进了侦查大队,之后那几年,单单是越境的侦查行动,我就参加了几十次,每次都不声不响的弄死几个,心里恨啊,所以就那些人的样子我见多了,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说完孙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一笑。

    听着孙乾的话,郭阳暗自心惊,原来他还有这层经历,怪不得把人命看得这么淡,郭阳摇了摇头,故意岔开话题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这次来深市,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来盯着我?”

    “你以为呢?”听到郭阳的话,孙乾自然也心神领会,不禁眉毛一挑,接着说道:“之前我一直在郑家伺候郑老爷子,郑公子不乐意了,一个电话打过来,把我一顿臭骂,说我不务正业,让我赶紧来盯着你,我这不就来了?”

    “嘁,郑公子,真亏了这小子还惦记着我,这是没死心呢,他都交代什么了?”郭阳听孙乾提起郑仁杰的目的,有些嗤之以鼻的说道。

    孙乾琢磨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也没具体交代什么,就是让我时刻监视着你的动作,必要的时候给你拖个后腿仅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难道他现在还不知道,当初那两盘磁带是谁塞给赵三的吗?郑家呢?这阵子有什么反应。”听到郑仁杰对孙乾的要求平淡无奇,郭阳心中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这有点不太符合郑仁杰的性格。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