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一前一后,沿着江堤不知又跑了多久,郭阳的时间感已经消失了,只是机械般的迈着步子,直到身后传来了扑通的摔倒声,郭阳才停止了奔跑,循声看去,孙乾像只蛤蟆似的趴在地上,正一脸狰狞的看着自己,双腿还在不停的抽搐着。

    在江堤的灯光下,只见孙乾的嘴微微不停的张合着,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郭阳急忙走上前去查看,却听到孙乾口中正念叨着,“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故弄玄虚的骗子……迟早有一天你得让人打死……”

    孙乾的话,不禁让郭阳哭笑不得,同时心中也微微有些愧疚,再怎么说他也是为了救自己才变成这样子,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今晚没有他,那自己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郭阳想到之前在巷子口,虽然自己也有激将法的意思,但事实上却是自己只顾没命的跑,却忘了孙乾已经满身是伤,顿时觉得自己的行为的确是有些不太地道。

    想到这一层,郭阳走到孙乾的身边,向他伸出了手,想要将他拉起来。然而孙乾却将脸转到了一侧,不去看他,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的摸样。

    “喂,孙乾,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我又没丢下你不管!干嘛甩脸子给我看,跟个娘们儿似的。”郭阳调侃的说道。

    谁知这句话,却像是将孙乾激怒了,只见他猛的蹬直的双腿,双手握拳用力拍打着地面,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郭阳!我TM拼了老命的救你,没想到你竟然要把我丢给警察!你良心不会痛吗?”

    正说着,孙乾眉头一皱,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哼,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不多时眉头舒展开来,还没等郭阳反应,只听他接着说道:“你可知道刚才那些人是干嘛的?要是我没看错,那特么是港九安南帮的人,一帮刀口舔血的畜生,无所顾忌杀人不眨眼!不管你得罪了谁,这次你麻烦大了!”

    孙乾的话,让郭阳不禁一阵愣神,让他刚想给孙乾道歉的话停在了当口,也来不及关心孙乾身上到底哪儿不舒服,郭阳凝思琢磨了一会儿,疑惑的问道:“你是说安南帮?那些安南来的难民组成帮派?”

    这个帮派郭阳在前世还是听说过的,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当年安南的两次战争,期间有大量的难民通过各种途径涌入港九,踏足一片陌生的土地,无法避免的会与原住民争夺生存空间,安南帮便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这些难民在战争中几乎失去了所有,所以更加肆无忌惮,加之这些人中还有不少经历过战争洗礼的老兵,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自然也不是当地小混混可以比拟的,因此安南帮在港九这块土地上如鱼得水,短短的时间内便成了气候,甚至让它的地盘成为了一片法外之地,最终在港九政府的介入下,才算遏制住了安南帮扩张的势头。

    十几年来港九的持续发展,创造了众多的工作岗位,安南帮的结构本身,就是一帮无所事事的难民,当他们有了事情做,过上了相对安逸的日子不在一无所有,自然也就没了跟人拼命的心思,也不再向过去那样具有凝聚力。

    最终在各方势力有意无意的排挤下,安南帮的势力已经萎缩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不多的狂热帮众,支撑着帮派最后的一丝尊严。

    “呦,你也知道这帮疯子啊,知道就好,你赶紧想想你最近得罪了谁,这人应该是港九人,而且还拥有一定势力,要不然也不会把陈年老黄历的安南帮给翻出来了。”说着孙乾的身上再次一阵细微的颤抖,只听他紧紧地咬着牙说道:“郭阳,你TM先别琢磨了,把我拉起来好嘛?我两条腿都抽筋了,M的疼死我了!”

    沿江堤的尽头,一段台阶直接延伸到江水里,平时是附近居民钓鱼的地方,郭阳连拖带拽的将孙乾带到了这里。扶他坐下之后,郭阳起身左顾右盼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终于放心的点了点头,低头对坐在台阶上的孙乾说道:“好了,这里应该安全了。”

    说着郭阳坐在了孙乾的身旁,掏出了身上已经压瘪的烟盒,抽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递给孙乾说道:“凑合抽吧,一会儿我联系一辆车,来这边接咱们,先休息一会儿。”

    孙乾接过郭阳递来的香烟,叼在嘴上,一声闷哼,猛的蹬直双腿,用力的翘起脚拇指。郭阳察觉到他的举动,微微一笑他看得出来,这是缓解肌肉痉挛最普遍的方法。

    “怎么?还没恢复过来?你身上的伤没事儿吧?”郭阳一边问着,一边掏出火机把孙乾叼在嘴上的香烟点着,然后自己也掏出一根,对着滔滔江水默默地吸了起来。

    不多时,只听孙乾长舒了一口气,抬手夹住嘴上的香烟猛吸了一口,接着说道:“好了,今晚可是要了我半条命,这帮人可真是扎手。”

    孙乾说着,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势,蛮不在乎的说道:“这点儿小伤,两道刀伤麻烦点儿,回头可能要缝一下,其他的都是硬伤,没啥大碍。”听孙乾的口气,好像伤的不是他的身字一样,让郭阳觉得一阵无语。

    “我说你不疼么?”郭阳看着孙乾把上身黑色衬衣的袖子撕扯了下来,麻利的裹住了背上的刀伤,禁不住一阵乍舌,开口问道。

    听到郭阳的话,孙乾无谓的一笑,带着几分落寞的说道:“疼啊,怎么不疼,不过只是这样强度的伤,来几次也就习惯了,如果受了十几次,换你也该麻木了。”

    说着孙乾伸手拍了一下郭阳的肩膀,有些感慨的说道:“不过我还真看错你了,总以为你们这些人,整日里娇生惯养的,早就应该四肢不勤手无缚鸡之力了,没想到你还挺能打。”

    孙乾无意的一拍,本身也没用多少力气,却让郭阳感到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直吸凉气。刚才只顾着没命跑了,忘了自己曾经用肩膀硬抗了一记钢管的攻击,这会儿消停下来,疼痛感也随即回到了身上。

    “我X,你能不能轻点儿,我肩膀都快让你拍断了。”郭阳抱怨着,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艰难的将一只胳膊从袖管里抽了出来,借着岸堤上的街灯,他看到自己的肩头出现了一道紫到发黑的伤痕。

    看着这道伤痕,郭阳竟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好笑,禁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看到这道青紫,孙乾刚要向郭阳道歉,却见郭阳再一次傻笑了起来,忍不住说道:“郭阳你有完没完了,是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啊,要不然你以后跟着我,这样的机会有的是。”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摇了摇头,摆着手自嘲般的笑着说道:“算了算了,这样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我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既然老天爷都在跟我开玩笑,那我笑笑又怎么了。”

    说到这里,郭阳沉吟了片刻,接着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今晚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就得交代在那儿了。”

    “别这么说,我本来是被派来盯着你的,没想到遇到这种事儿,我还得指望你扳倒郑仁杰呢,弄成这样,也是我没预料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把安南帮请了过来,回头我一定得好好查查。”说着孙乾再次猛吸了一口手上的香烟,火光瞬间燃到了烟蒂,感觉到指尖的灼痛,孙乾熟练的将烟蒂在指尖一转,用手指弹了出去。

    火星在半空里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转瞬间湮没在了江水里,孙乾叹了口起气接着说道:“说起来,我应该谢你才是,要不是你及时赶过来,我这脑袋现在该两半了,不过话说回来……”说着孙乾将视线转到了郭阳的腿上,“你这腿是怎么回事儿?神经受创怎么说站就站起来了?你到底是不是装的?”

    听到孙乾的话,郭阳轻哼了一声,将烟头捻在了脚下的台阶上,没好气的说道:“还说呢,你之前解决的那几个,显然没处理干净,有个醒过来了,走到我跟前就是一刀,我一紧张就站起来了,至于是什么原理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你应该查过医院的检查报告了吧,那个可没做假。”

    对于孙乾的消息渠道郭阳是见识过的,借助郑家的势力,在那个阶级之下,他很少有打听不到的事情,既然他是被派来监视自己的,必然也会查明自己住院的原因,不管他如何阳奉阴违。至少郑仁杰那边还是得有汇报内容的。

    说到这里,郭阳又抽出了一根香烟点上,似乎是本能的想要借助尼古丁,来安抚尚未完全平复的神经。

    郭阳把烟盒丢到孙乾身上,吐出一口烟气继续说道:“再说了,你当坐轮椅舒服啊,连上个厕所都得让人扶着,你觉得会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郭阳的话,让孙乾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将烟盒拿起来,抽出了一根点着吸了一口,笑着说道:“得了,这事儿先别提了,回头我去找你的主治大夫打听打听,说不准还能创出一种新式疗法呢哈哈哈哈。”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