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门外的服务生说道:“麻烦来个人,把我朋友送回房间吧,他喝多了。”

    郭阳的话声一落,李文瀚却又突然恢复了意识,猛的抬起头,一把攥住了郭阳的手,将郭阳吓了一跳,诧异的看着李文瀚,这会儿李文瀚的吐字也变得清晰起来,只听他说道:

    “对了郭阳,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儿没问你,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从我这里借钱!按照常理,这种挤兑的规模,你自己完全能应付,难道你的集团周转资金出现了问题?”郭阳被李文瀚的突然清醒,弄得神情一愣一愣的。

    难道这小子是装醉?郭阳默默的想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李文瀚的表情,却只听李文瀚接着用安慰的口气说道:“唉,郭阳没关系,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投资失败也算人之常情,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企业的规模还在,那就放心,我威弗尔有的是钱!没钱就跟哥说一声,分分钟到账!”

    李文瀚是沈晓曼的同学,当然也就是郭阳的学长,要比郭阳年长一些,所以自称哥倒是没什么问题。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郭阳有些郁闷的想着,这会儿他已经发现了,虽然李文瀚的口齿变得异常清晰,但是眼神里却是一点聚焦都没有,顿时郭阳明白过来,他现在这种状态,其实跟梦游没什么区别,属于行为不受大脑控制的神经反射。

    想来这些话,是他一直憋在心里没有问出来的吧,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投资失败了,也许是因为怕伤到自己的自尊,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来,这会儿他喝多了酒,已经只剩下本能反应了,就是所谓的酒后吐真言。

    想到这里,郭阳心中竟有些感动,他没有接李文瀚的话茬,而是将桌上所有的空酒瓶晃了晃,终于发现有个瓶中还剩下不少瓶底,郭阳将它倒进自己的杯子,向李文瀚举杯示意,接着说道:“文瀚,凭你刚才的话,我郭阳敬你一杯。”

    说着郭阳将杯中的酒,一口干掉,然后将杯子重新放到桌子上,往后靠在靠背上,看着天花板,也不管李文瀚能不能听得懂,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放心吧,我的钱好好的呢,怎么可能投资失败,只不过我拿他去撬动世界了,哈哈哈。对了,你应该知道啊,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说到这里,郭阳把视线从天花板上挪了下来,重新看向李文瀚,李文瀚的眼神还是直愣愣的没有聚焦,虽然面朝着郭阳,却不知在看什么,见这场景,郭阳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李文瀚的肩膀,接着说道:“好了,文瀚,你喝多了,上去休息吧。”

    随着郭阳的呼唤,李文瀚终于有所反应,只见他他起头,“啊……嗯……”莫名其妙的念叨了几句,然后整个身子一歪,溜到了桌子下面。

    “哎哎!”郭阳惊叫着,想伸手将他拉住,却发现自己好像小看了他的重量,李文瀚可不像看起来那样瘦弱,特别是因为郭阳行动不便,竟险些将他也带到地上。

    还好郭阳加了把力,还是将他拉在了半空,然后用力的一提,李文瀚就像没了骨头似的身子,竟然趴进了郭阳的怀里,头重重的顶在了他的胸口。

    这一撞可是把郭阳撞的够呛,好容易缓过气来,已经将高兰与孟青青安顿好的周冰,却推门走了进来,见到包厢里的场景,眼神不由的一滞。

    此时李文瀚的脑袋,正侧脸靠在郭阳的胸口,闭着眼睛看似一副享受的摸样,而郭阳因为憋闷脸涨的通红一片。

    “那个……阳阳,我是不是回来的太早了,没关系我先出去一会儿,给你们个独处的时间。”说完还满含醋意的看了李文瀚一眼,口中不停地发出“啧啧”声,似乎在说道“真看不出来,你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周冰的话,让郭阳顿时尴尬无比,不禁看了一眼李文瀚此时的形态,的确太容易让人误会了,想到这里郭阳不禁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小冰!天地良心啊,看到你老公被人轻薄,你竟然还在笑!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赶紧帮我把他拉开,快憋死我了!”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急忙上前从背后将李文瀚拉住,帮郭阳一起用力,将他放到了座位上,并让他趴在桌上,省的再歪倒在地,摔出个三长两短。

    将李文瀚放稳,周冰还没忘了继续故作嫌弃的向郭阳数落道:“以后你别碰我,没想到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周冰的话,顿时让郭阳的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急忙说道:“好好,小冰我错了,我错了。”

    “啊,你竟然认错!没想到你真是这样的人啊!”郭阳欲哭无泪的看着周冰,这会儿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生怕一不小心又掉进周冰的套里。

    看着郭阳的表情,周冰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笑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郭阳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平时周冰不是这样的性格,都是酒精误事啊。

    在酒店服务生的帮助下,李文瀚被抬到了郭阳之前住的房间里。将所有人安顿好后,周冰推着郭阳离开了,跟副区长李杰约定的时间还没到,郭阳还是要回医院的。

    酒店大厅里,司机还一直在等着,见郭阳与周冰下楼,急忙走上前接过了郭阳的轮椅,问到:“郭董事长,郭太太,是要回医院吗?”

    司机的一句郭太太,不禁将周冰说的俏脸一红,郭阳见状连忙点头称是,司机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车现在就停在外面。”说着话,接过了周冰手上的轮椅,将郭阳推出了酒店。

    银河酒店的专车就停在门前,客人一出大门就能直接进到车里,属于最高规格的待遇。门童将车门打开,将郭阳推到车前,司机想要将他搀扶起来,却被郭阳挥手阻止了,“我自己来就好。”郭阳说道。

    郭阳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像前天那样麻木了,特别是今晚,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竟活络了不少,所以郭阳想试试他现在的情况,能不能不借助外力,自己站起来。

    周冰有些担忧的看着郭阳,吩咐司机随时准备着他一把,以免他摔在地上。

    郭阳用力的摁着轮椅两侧的扶手撑起上身,尝试着挪动自己的双腿,将它放在地上,接着将全身的力气放在腿上,努力的寻找着平衡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见郭阳的样子,周冰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走上前扶住他的胳膊,激动的问道:“阳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走几步试试?”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子,尝试着向敞开的车门靠了过去,正当郭阳的手已经摸上了车后排的座椅,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哈哈,郭董事长身残志坚,还真是我辈楷模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郭阳神色一愣,下意识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红色的火光一闪,一个身形有些消瘦的人影,从阴暗中走了出来,吐出一口烟气,在昏黄的街灯中弥漫开来。

    那人注视着郭阳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调侃的微笑。

    见到此人,郭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身边的周冰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她本能的感觉到这人不像是什么好人,她暗自拽了一下郭阳的袖口,小声的问道:“郭阳,那人你认识吗?要不要报警?”

    听到周冰话,郭阳嘴角一翘,视线仍停留在刚刚从黑暗里走出的人身上,嘴里却说道:“认识,当然认识,不用报警,你先回医院等着我吧,我可能要晚一会儿再过去。”

    周冰狐疑的看了郭阳一眼,又打量了来人一番,只见那人站在街灯下,微笑着看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心里不禁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没问题?”

    郭阳看着对面街灯下的人,脸上带着微笑说:“放心吧,真的没问题,熟人。”

    也许是察觉到了周冰的警惕,只听来人说道:“你就是郭阳的未婚妻吧,你放心吧,我跟郭阳是老朋友了,有些事要跟他谈谈,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一会儿我把他送过去就是了。”

    听到他的话,周冰礼貌似的向他点了点头,询问般的看向郭阳,察觉到她的心思,郭阳点了点头接着对周冰说道:“没关系的小冰,你先去吧,你在这里他可能有些不方便,回头我再跟你说。”

    见郭阳的样子,周冰迟疑的将郭阳扶回了轮椅,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车,看着郭阳安慰自己,让自己放心的眼神,但还是有些担心的对郭阳说道:“那我先去医院等你,你早点过去。”说完又警惕的向之前出现的陌生人看了一眼,思索了片刻,吩咐司机开车离开了。

    车灯渐渐远去,郭阳注视着来人,微笑着说道:“孙乾,真是好久不见,是什么风把你吹这儿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